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四、足刑


    他们坐的马车停下来了。
    四四格也开着一家很大的公司,比皮皮商店还要大。门口有一块半里路长的招牌。
    咕噜公司,咕噜公司
    本公司专制各种珠宝,珠宝,
    珠子,玉,金银,还有金刚钻,金刚钻!
    都好极了,好极了!真好,真好!
    “你瞧见了这招牌没有,牌没有?”四四格问小林。
    “瞧见了。”
    “对了,对了。那你就得在我公司里做工,里做工。你如果偷懒我就打你,打你。”
    咕噜公司有八百个女孩和男孩做工,他们都是制造珠子和金子和银子的。小林呢,绿胡子老板叫他制造金刚钻。制造金刚钻的人可少极了,连小林只有三个人。
    四四格对小林说:“你早晨三点钟起来,替我到厨房里去把我的早饭拿来,早饭拿来。然后你给我剃胡子,剃胡子。然后你去做工,做工。然后休息一秒钟,一秒钟。然后再做工,再做工。然后再休息一秒钟,一秒钟。然后再做工,再做工。然后到了晚上十二点钟睡觉,睡觉。然后三点钟起来,给我到厨房里去把我的早饭拿来,早饭拿来。然后你给我剃胡子,剃胡子。……”
    小林就忙极了。三点钟起开,天当然还没有亮,只有月亮站在窗子外面望着小林。小林就得给四四格拿早饭。四四格早饭要吃五十斤面,一百个鸡蛋,一头牛。小林拿这些东西真拿不动。幸得有个朋友帮助他,这朋友叫四喜子,也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也是制造金刚钻的。
    等四四格先生吃过了早饭,小林就给四四格剃胡子。原来四四格的绿胡子天天要长的。三点半钟剃了,到四点钟又长得像昨天一样长了。     四四格告诉小林:“要是我的胡子不天天剃,天天剃,恐怕要比全世界还要长呢,长呢。”
    给四四格剃了胡子,小林就去做金刚钻。小林到四四格的秘密地窖里,从一个漆黑的地洞拿出一些像泥土一样的东西来,就放到一个桶里去搅。搅上三天三夜,流下十几身汗,就制出一百颗金刚钻。每一颗金刚钻可以卖十万块钱。四四格当然很阔气很阔气的了。
    小林虽然这么苦,可是四四格还常常打他。只要小林看一看别处,打一个呵欠,四四格的鞭子就“拍!”打到背脊上。四四格一天到晚老拿着鞭子。无论谁都得挨打。
    有一天,小林很努力,造的金刚钻比平日多,四四格非常高兴,给了小林一个铁球玩。四四格还说:“今天你的工作很好,很好。我给你一个铁球奖励你,奖励你。可是你平日做得不好,不好。可见你平日不努力,不努力。你平日为什么不努力呢,不努力呢?可见你这个人坏,人坏。坏的人是要挨打的,打的。我今天还是要打你,打你。”
    于是小林又挨了一顿打。
    这么着过了许多日子。如果要把这许多日子的事都说出来,这故事就太长太长了。现在我们只要翻开小林的日记,就可以知道这许多日子里的事。
    星期五,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六,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日,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一,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星期二,起来拿早饭,后来剃胡子,后来做工,后来挨打,后来我哭了,后来睡。
    到了一个月,小林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来。小林悄悄地问四喜子:“为什么把汗流到泥土里,就变成金刚钻呢?”
    “我不知道。”四喜子说。
    “金刚钻为什么这么贵呢?有什么用呢?”
    “我不知道。”
    小林低声说:“泥土是我们掘的,汗是我们流的,桶子是我们搅的,那么我们也可以卖金刚钻了。”
    四喜子想了一想,说道:“是呀。”
    “四四格为什么可以拿去卖钱呢?”
    “我不知道。”
    还有一个制造金刚钻的孩子叫木木。木木说:“那我们拿去卖罢。”
    “同意!”
    小林问:“要是四四格知道了,他会不会打我们?”
    四喜子又想了一想,说道:“我说不会。我们可以对四四格说:‘这是我们的东西,我们可以卖掉,你管不着!’”
    这天他们三个人都不睡,他们三个人拿了几颗金刚钻,溜到了街上。
    木木就吆喝着:“一二三,卖金刚钻!一二三,卖金刚钻!价钱公道,每颗只要五万!”
    有一位老太太走了过来:“少一点行不行?”
    四喜子说:“五万够便宜的了,奶奶!”
    老太太摇头:“太贵,太贵。”
    老太太就走了。走了几步,她又打回头,拿起一颗金刚钻细细地看了一会,忽然她嚷了起来:“这是假的!”
    小林不服了:“怎么是假的!”
    “你们是什么公司的?为什么没有商标?”
    “这是我们自己造的。”
    说呀说的有一个巡警跑过来了。这个巡警有四只眼睛。巡警一把抓住木木和小林和四喜子:“你们这批小鬼是不是咕噜公司里的?”
    “是的。”
    巡警把他的四只眼睛都睁得大大的:“好,你们竟把咕噜公司的金刚钻偷出来卖!跟我走!”
    “什么偷出来卖!这是我们自己造的!”
    “不管,跟我走!”
    他们三个人正想要逃走,那个巡警已经拿出一根绳子把他们三个绑起来了。
    巡警把他们带到一个官儿面前。这位官儿是个狐狸,是平平的弟弟,叫做包包。包包的脸是黑色的,身子也是黑色的。包包说:“你们为什么要偷金刚钻出来卖?”
    “我们没有偷,这些金刚钻都是我们自己造的。”
    “是呀,我可长得很美丽。所以你们偷了东西,就得罚你们。”
    小林大叫道:“我们刚才说我们没有偷,是我们自己做出来的!”
    包包点点头道:“不错,我已经到御花园去过了,大家都称赞我美丽。我既然很美丽,所以你们到这里来了,我就得罚你们。”
    小林小声问四喜子:“这个官儿说话干么那么奇怪?”
    “我不知道。”
    木木问包包:“你凭什么罚我们?什么理由?”
    包包又点点头:“是呀,我已经吃了两只鸡,一只兔子,这么着就非罚你们不可。并且又因为月亮上挂着的帽子,已经掉到地上来了。所以我要把你们关起来,关一个星期。你们下次不准偷东西!”
    四喜子正要说话,那个四眼巡警就把他和小林和木木抓去了,给关到了一个房间里。
    小林说:“为什么要把我们关起来?”
    四喜子哭了,一面说:“我不知道。”
    这时候,四四格不见了小林和四喜子和木木,他就大发脾气。四四格手里的鞭子呼呼地响:“呼呼,我要打人!呼呼,我要打人!”
    四四格对鞭子道:“别多嘴,多嘴!我自然知道,知道!找到了他们我总得结结实实打他们一顿,他们一顿!”
    过一会四四格知道了他们出的事,四四格就跑到了包包那里。
    “包包先生,先生。你把他们三个人关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谁给我做金刚钻呢,钻呢?请你别关他们,用别的法子罚他们吧,他们吧。”
    包包说:“可以。”
    包包就叫人把他们三个放出来。包包在一张纸上写着:“罚足刑。”
    要罚他们足刑了。足刑是什么呢?不知道。小林想,这足刑大概是用鞭子打脚。打可不怕,他们都挨打挨惯了。
    巡警把他们三个带到一个房间,门口有一块牌子:
    足刑室
    那些巡警把小林他们三个绑起来,再把他们的鞋子和袜子都脱去,就开始上“足刑”了。
    足刑并不是用鞭子打,是……啊呀,不得了,可真难受极了!原来是……啊呀!可真难受!
    小林叫:“啊呀,不行不行!这么着可不行!”
    四喜子也叫着:“放了我呀,放了我呀!哎哟!”
    木木脸上都是眼泪:“啊呀,真要命!轻一点吧,轻一点吧!啊呀啊呀!”
    现在我趁他们不叫的时候说出来吧。足刑是什么呢?原来是——搔脚板!
    他们三个都给绑得紧紧的,一动都不能动。巡警们就用手在他们脚板上很重地搔着。他们都痒得要命,难过极了,又挣不脱。三个人都笑得喘不过气来,笑出了眼泪。他们三个人又想哭。
    搔脚板搔了一个钟头。
    后来四四格把他们三个带回去了。四四格拿着鞭子,说道:“你们这么可恶,可恶,偷我的金刚钻去卖,去卖。今天我要狠狠地打你们,打你们!”
    拍!拍!拍!
    这次挨打比平常还重,他们三个都给打得皮破肉绽,血一条一条地流了下来。三个人嚷着,哭着。小林想起没有了妈妈和爸爸,又没有了大林,他就哭得更伤心了。
    四四格打累了,才住了手:“便宜了你们,你们。现在去做金刚钻去,钻去!”
    他们的腿子都给打得走不动了,就一拐一拐地走去。
    拍!又是一鞭。
    “快点!”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