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残疾人宣言》
作者:蜘蛛

18、疯子

  我娘疯了,不知不觉就疯了。

  她的精神日渐恍惚,伸出双手象在梦游。走到井旁,忘了想干什么(喝水)。编筐的时候,手指也没有以前那么灵活。柳青说她老了,安生说这是病,神经病。

  睁着眼闭着眼对我娘来说都一样,都看见黑暗。巨大的阴影笼罩着她,她开始失眠,整夜的坐在床上,捏捏我的胳膊,摸摸我的脸,把我弄醒之后她就说,儿呀,娘的眼不好,你长大了,给娘当拐棍,娘走到哪,你跟到哪。我说娘睡吧。然而她又很不放心,娘老了,走不动了,咋办?我说娘我背着你。

  白天我娘觉的身边空荡荡的,摸摸马扎,我不在,她歪着脑袋想一想,摇头,叹息。中午,还有黄昏,她固执的站在门口等我放学。她象一棵歪脖树,风吹雨打全不怕。有一回我放学后,公路上一辆卡车驶过,我娘赶紧把我揽在怀里,惊慌失措的四处看,胸脯因紧张而波浪般起伏不定,她又装做平静似的小声问,车走啦?叶子说,婶,走啦!

  我娘还是以为我会被那辆车带走,或者轧死,于是她解下腰带把我绑在了树上。大头走过来想把我松开,我娘吼叫一声,掐住了大头的脖子,那双手冰冷有力。大头哽着嗓子喊,毁了我啦,毁了我啦!

  我爹把我娘锁在了屋里。安生说想吃啥就让她吃啥,这病治不好。我爹没有一句怨言,眼神里流露着温存。他给我娘梳头,编辫子,给我娘端屎端尿。如果他不是哑巴,他会给我娘唱一支歌(什么歌)。有时我娘清醒一会,摸着我爹的脸说,真好,下辈子还嫁给你。更多的时候她蹲在墙角哆嗦,或者站在窗前胡言乱语,医院旁边有个电线秆,电线秆下面有个垃圾堆,伊马,你不是娘亲生的,你是捡的,垃圾堆里捡的。

  我娘在屋里转圈子,这是野兽关在笼子里养成的习惯。有人从窗外走过,她就喊我的名字,她已经分辨不出我的脚步声。她一次又一次的重复着,伊马,过来。我远远的站着小声说娘我不。那时我想起昏黄的灯,大冷的天,我娘给我补裤子。灯下,我看到她花白的头发。我爹坐在椅子上抽烟,有时他也喝点酒。那是我记忆中温馨的夜晚,然而一去不复返了。

  疯子的力气大的惊人。有一天,我娘掰弯钢筋跳窗出来,上了公路,进了县城,用鼻子到处闻,哪儿有臭味她就摸哪。也许她觉的我还躺在垃圾堆里。她身上臭烘烘的,两手都沾了狗屎。在北关小学的拐角处,一群脏兮兮的小孩听到我娘自言自语,没有,不是这个。她抬头翻着白眼想了想,想了半个小时,猛的一拍额头(小心狗屎),对了,找电线秆,医院门口的电线秆。医院在南边,那群小孩坏笑着说,往西,往西走。是的,到处都有好心的人。有个小孩认真的说,西边有个沟,过了沟就是。我娘面无表情,瞎指挥啥!

  我娘很明智的向东走,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她在刹车声喇叭声和司机的吼叫声中慢慢蹲下,很从容很大胆很若无其事的撒了泡尿。她肯定以为那里是高粱地,但她忘了脱裤子。她打了个哆嗦,在别人惊愕的目光中站起来继续往前走。老天有眼,我娘终于在棉厂家属院门口摸到了一根电线秆,电线秆下面正好有一堆垃圾。我娘兴奋的哼哼着,趴在垃圾上,象狗一样嗅着,两手小心翼翼的翻动。然而除了垃圾,什么都没有。我娘歇了一会,向周围的人要水喝。有人问她找什么呢。我娘说找孩子,孩子没了。她又重新翻了一便,最后摸到了一个纸箱,箱里有一只死帽。我娘惊喜的说,可找着你了。

  我是不是垃圾?如果我是垃圾,我娘是不是垃圾?(以后是!)

  哪天下午发生了车祸。去柳营的公路上,有人看见我娘抱着一个纸箱,也许是因为高兴,她跑了起来。做为一个瞎子,这是她第一次奔跑。那快乐难以形容。所以她越跑越快,飘飘悠悠,仿佛要振翅高飞,突然一辆黄河大货车疾驶而来将她撞倒,向前拖了二十米咯噔一声从她身上轧了过去。

  如果把那瞬间放慢,会看到车撞到了我娘的胸部,我娘哼的一声,手里的纸箱飞起滚到了路边,由于惯性,她的身子趴在保险杠上,脚被磨的皮开肉绽,拖出两行血迹。假如痛苦使我娘清醒,那时的她会想些什么呢。因为她是瞎子,也许会看见死神。死神真他妈多此一举。短短的二十米距离来不及做一个梦。19,20。一只轱辘碾过我娘的头,颅骨炸裂,眼珠子迸了出来,后面的轱辘又滚过我娘的肚子,并且一颠,这一颠将我娘的胸腔撕裂,心啊肝啊苦胆肠子流了一地。(司机跑啦,娘吸屁!)

  现在该怎么称呼我娘呢,她?,它?一个死了的人,一具尸体。头扁扁的,面目全非,脑浆和头发粘在一起,两只脚血肉模糊,中间的胸腔开裂,满腹狰狞,Rx房上露着一截白森森的肋骨,鲜血蠕动而下(心呢?),旁边的那几块肉渣就是心。上帝和女娲不得不承认生命就是由这些东西组成。这颜色让苍蝇都感动眼花缭乱,这弥漫的气味是人真实的气味,这整个画面在阳光之下显的阴森无比。肉体从魔鬼的嘴里吐出来,死亡让寄居在躯壳里的灵魂获得自由,让囚锁在胸膛里的心灵获得解放。

  愿我娘安息!(脱帽)

  我爹看见我娘时打了个寒颤,头发都竖起来了,他的眼睛睁的巨大,嘴巴因惊呆而张着,突然他直挺挺的倒下,抽搐着昏了过去。

  河堤上挖了一个坑,柳编厂所有的残疾人都来送葬。我娘被草席包着,两只结满老茧的手露在外面。那双手饱经风霜,在黑暗里摸索,在风雨中长大,那双手给叶子洗尿布,给我补裤子。那双手是双好手。我趴在坑边一直哭到嗓子哑了,我大声喊,娘,娘,你起来,起来,你别死,你看不见,我给你当拐棍,你老了我背着你,你走到哪我跟到哪,娘,你起来,你别死。我爹目光呆滞,跪在那里,当柳青洒下第一把土,我爹的胸腔里有闷雷滚过,他发出狼一样的吼叫。马回回,小拉,家起,戏子,四个人按住我爹才制止他跳下去。一个坟头一个人。火焰里一只黑色蝴蝶翩飞,鸳鸯望着沉睡在水底的恋人。我爹在我娘的坟前哭了三天三夜,泪水浸湿了他面前的土地,有谁听过一个哑巴的哭声,那哭声在旷野上回荡,象锯子锯断一扇门,象木棒砸烂那屋里的东西,象刀子划破胸膛,象锤子一点一点敲碎人的心。第四天,叶子提着水罐给我爹送吃的,我爹坐在坟前一动不动。

  他已经死了。

  一个星光满天的夜,所有的花朵和小鸟都睡了,流星划过天际,风徐徐的吹着。我和叶子坐在一个小土坡上。我说,叶子,我娘死了,爹也死了,我活着就是为了你了。叶子说谁也不能把咱俩分开,就象你爹和你娘一样。(椰!)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