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酒国》
作者:莫言

第十章

    莫言与李一斗走在驴街上。

    驴街上果然铺着古老的青石板,夜里的雨把石板冲涮得很干净,有一股清冷的腥气从石板缝里冒上来。莫言想起了李一斗的小说,便问:

    “这街上果真有一匹神出鬼没的小黑驴?”

    李一斗说:

    “那是传说,其实谁也没见过。”

    莫言道:

    “这条街上徜徉着无数驴魂。”

    李一斗说:

    “这倒不假。这条街少说也有二百年了,杀过的驴无法计数。”

    莫言问:

    “现在每天能杀几头驴?”

    李一斗说:

    “少说也有二十头吧!”

    莫言问:

    “哪有这么多驴?”

    李一斗说:

    “支起杀驴铺,还愁没驴杀?”

    莫言问:

    “杀这么多驴,能卖掉吗?”

    李一斗说:

    “有时还不够卖哩。”

    正说着,有一个农民模样的人牵着两头肥胖的黑驴迎面走来。莫言走上去,问:

    “老乡,卖驴?”

    那牵驴人冷冷地瞅莫言一眼,一声不吭,拉着驴,虎虎地过去了。李一斗说:

    “要不要看杀驴?”

    莫言说:

    “看,当然要看。”

    他们折回头,跟着牵驴人往前走。走到孙记驴肉铺前,牵驴人在铺外大叫:

    “掌柜的,来驴了。”

    一个秃头的中年人从铺子里跑出来,说:

    “老金,怎么才来?”

    老金说:

    “过渡口时耽误了。”

    秃头打开铺子旁边一道栅栏门,说:

    “牵进去吧!”

    李一斗上前,说:

    “老孙。”

    秃头怔了怔,说:

    “哎哟,兄弟,大清早出来遛弯儿?”

    李一斗指指莫言,说:

    “这是北京来的大作家,莫言莫老师,写电影《红高粱》的。”

    莫言说:

    “一斗,行啦。”

    秃头看看莫言,说:

    “红高粱?知道知道,酿酒用的好材料嘛!”

    李一斗说:

    “莫老师想看看你如何杀驴。”

    秃头为难地说:

    “这……这……血沫横飞的,别把晦气弄了您身上……”

    李一斗说:

    “你别支吾了,莫老师是市委胡书记请来的客人,给咱酒国写文章的。”

    秃头说:

    “噢,是记者呀!看吧看吧,给俺这小铺子扬扬名。”

    莫言和李一斗随着驴走到后院。秃头围着两头黑驴转圈。两头驴好像怕他,转着圈躲避。

    李一斗说:

    “这家伙,是驴阎王。”

    秃头说:

    “老金,今日拉来的货色不怎么样啊!”

    老金说:

    “嫩口,黑皮,豆饼催的膘,你还要什么货?”

    秃头说:

    “怎么说呢?这两头驴都喂了激素,肉味不行呐!”

    老金说:

    “我他妈的到哪儿去弄激素?你说个痛快话,要不要?不要我就拉走,满大街都是杀驴铺子呢!”

    秃头说:

    “老哥,别性急嘛!多少年的老朋友啦,你就是牵来两匹纸糊的叫驴,我也得买下来烧给灶神爷。”

    老金伸出手,说:

    “给个价吧!”

    秃头也伸出一只手。两只手握在一起,用袖管盖住。

    莫言有些奇怪。李一斗小声说:

    “这是规矩,买卖牲口,从来都是摸指头讲价钱。”

    秃头和卖驴人的脸上都有丰富的表情,好像两个表演哑剧的演员。

    莫言观察着他们的脸,感到很有趣。

    秃头一抖胳膊大声说:

    “就是这个数了,到了顶啦,一个子也不能加了!”

    卖驴人也抖抖胳膊,说:

    “这个数!”

    秃头人挣出手,说:

    “我说了,一个子也不加了,不卖你就牵走!”

    卖驴人叹了一口气,大声说:

    “孙秃子呀孙秃子,下了阴曹地府,让野驴啃死你个杂种!”

    秃头反相讥:

    “先啃死的是你这个驴贩子!”

    卖驴人把驴缰绳解下来。买卖做成了。

    秃头喊:“嫚她娘,给金大爷倒碗酒来。”

    一个浑身油腻的中年妇女端着一大白碗酒出来,递给卖驴的老金。

    老金接了酒碗,不喝,看着那女人,说:

    “嫂子,今日可是两头黑叫驴,那两根花花驴屌够你咬会儿了。”

    女人啐了他一口,说:

    “有多少那玩意儿也轮不到我咬,你屋里那个人就好那一口呢!”

    老金哈哈大笑着,咕嘟嘟把酒喝了。喝完酒,把碗递还妇人,将驴缰绳往腰里一缠,大声喊:

    “秃子,过半晌我来取钱。”

    秃头说:

    “去忙你的吧,别忘了买根‘钱肉’去孝敬崔寡妇。”

    “人家早就有了主了,轮不到我老金孝敬了。”说着,大步走进店堂,从柜上穿过,走上驴街。

    秃头紧手紧脚地拾掇家什,准备杀驴。他对李一斗说:

    “兄弟,您和记者靠边站,别溅了身上污秽。”

    莫言看到,那两头解了缰绳的毛驴竟老老实实地挤在墙角,不跑,不叫,只把身体颤抖。

    李一斗说:

    “无论多凶的驴,见了他就只剩下颤抖的份儿了。”

    秃头提着一柄血迹斑斑的橡木槌走到驴腚后,抡起来,在驴蹄与驴腿的结合部敲了一下,那头驴便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挥动木槌,又在驴的额头上敲了一下,那头驴便彻底放平了,四条腿挺得笔直,像四根棍子一样。另一头驴依然不跑,只把一颗驴头死劲抵在墙上,仿佛要穿墙出去一样。

    秃头拖过一只铁盆,放在倒地驴的颈下,然后持一把虎口长的小刀,挑断了驴颈上的血管子,紫红色的血喷到盆里看完了杀驴,莫言跟李一斗走上驴街。莫言说:

    “够残酷的。”

    李一斗说:

    “比之过去,这已经是超级温柔了。”

    莫言问:

    “过去还能怎样?”

    李一斗说:

    “清末这驴街上有一家驴肉馆,烹炒的驴肉最香,他们的方法是:在地上挖一个长方形的坑,上边盖一块厚木板,木板的四角上各有一圆洞,把驴子的四条腿下到圆洞里,驴子就无法挣脱。然后用滚水浇驴,刮尽驴毛。食客们要吃驴身上哪块肉可随意选,选定后即下刀割取。有时把驴肉卖光了,驴还在苟延残喘。你说残酷不残酷?”

    莫言咋舌道:

    “是够残酷了。”

    李一斗说:

    “前不久薛记驴肉馆恢复了这种驴的酷刑,一时顾客盈门,市政府出面禁止了。”

    莫言道:

    “禁得好!”

    李一斗说:

    “其实,那样做,驴肉并不好吃。”

    莫言道:

    “你岳母说动物临死前的恐惧心情会影响肉的质量——这是你在小说里写过的。”

    李一斗说:

    “老师的记性真好!”

    莫言说:

    “我吃过‘红烧活鱼’,那鱼的身体热气腾腾浇着卤汁,嘴巴还在一张一合地动,好像说话一样。”

    李一斗说:

    “这种虐食的例子很多——我岳母是这方面的专家。”

    莫言说:

    “你的小说中的岳父母与实际生活中的岳父母有多大差别?”

    李一斗红着脸说:

    “天壤之别。”

    莫言说:

    “老弟胆子够大的,万一你的小说发表了,你夫人和你岳父母非把你红烧了不可!”

    李一斗道:

    “只要小说能发表,我甘愿被他们红烧,清蒸也行,油炸也行。”

    莫言道:

    “那不值的。”

    李一斗说:

    “值的。”

    莫言道:

    “今晚上我们好好谈谈吧,你能行,你的才华绝对超过我。”

    李一斗说:

    “老师过奖了。”

    午宴在一尺酒店举行。

    莫言坐贵宾席。市委胡书记坐东道席。陪宴者七八人,都是市里的重要干部。余一尺和李一斗也陪宴。余一尺经多见广,很潇洒,李一斗则手脚无所措,很不自然。

    胡书记年纪约有三十五岁,国字脸,大眼睛,留背头,油光满面,仪表堂堂。言谈不俗,且透着一股威严。

    酒过三巡,胡书记还有几桌客人要陪,起身离席。宣传部金副部长把盏劝酒。半个小时后,莫言就头晕眼花,嘴唇发了硬。

    莫言说:

    “金副部长……想不到您是个这么优秀的人……我还以为您真是个……吃小孩的恶魔呢……”

    李一斗满面汗水,慌忙打断了这个话头,高声说:

    “我们金部长吹拉弹唱样样通,尤其是那一口包公,铜声铜气,不让裘盛戎!”

    莫言说:

    “金部长,来一段……”

    金副部长说:

    “献丑了!”

    他站起来,清清嗓子,石破天惊,起伏跌宕,把那一大段不畏强权、反腐倡廉的戏文唱下来,脸不红,气不喘,双手抱拳,说:

    “见笑了!”

    莫言高声喝彩。

    金副部长说:

    “请教莫老师,为什么要往酒里搀尿?”

    莫言红着脸说:

    “小说家言,何必认真?”

    金副部长说:

    “我敬三杯,请莫老师唱一段‘妹妹大胆向前走’。”

    莫言说:

    “酒也不能喝了,歌也不会唱。”

    金副部长说:

    “男子汉大丈夫,对酒当歌,来来来,我先喝!”

    金副部长把三个酒杯紧凑着放在面前,依次倒满,然后低头长吸,抬头时,用嘴巴把三个杯子叼起来,再把头往后仰,让杯子底朝天,最后,低头把杯子放下。

    一位陪酒的干部说:

    “好!‘梅花三弄’!”

    李一斗说:

    “莫老师,这是金部长的绝活!”

    莫言说:

    “精彩!”

    金副部长说:

    “莫作家,请吧!”

    三只杯子摆在莫言面前,倒满了酒。

    莫言说:

    “我可不会什么‘梅花三弄’。”

    金副部长宽容地说:

    “一杯一杯喝也行,别难为莫老师。”

    莫言喝干了三杯酒,头晕得很厉害。

    众人催莫言唱歌。

    莫言感到嘴极不方便,嘴唇和舌头互相牵扯。

    金副部长说:

    “莫作家,只要你唱一段,我喝个‘潜水艇’给你看。”

    莫言便鬼腔鬼调地唱起来: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头哇……没唱完就把酒喷出来了。

    众人一齐叫好。

    金副部长说:

    “好,我喝个‘潜水艇’。”

    他先倒了一大杯啤酒,又倒了一小杯白酒,然后把那杯白酒沉入啤酒杯中,最后,他端起啤酒杯,把啤酒和白酒全喝干。

    这时,一个女人大声说笑着走进餐厅:

    “哈哈,作家呢?让我敬他三碗!”

    李一斗在莫言身旁低声说:

    “王副市长,海量!”

    莫言看到,那迎面走来的王副市长四方大脸,又白又嫩,双眼流波,宛若秋水,衣裙翩翩,恍若人物汉唐时。

    莫言想站起来表示礼貌,却不由自主地钻到桌子底下去了。他在桌子底下听到王副市长响亮地说:

    “怎么了大作家?躲起来了?躲起来也不行,把他拉出来,喝,不喝就捏着鼻子给我灌!”

    两只强有力的胳膊把他从桌子底下拖出来,他看到王副市长用那只像粉藕一样的玉手,端起一个盛满酒浆的粗瓷大碗,递到他的面前,雄赳赳地说:

    “干!”

    莫言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大嘴,让那仙人一样的王副市长把那一大碗酒灌下去,他听着酒水沿着自己的喉咙往下流淌时发出的声音,嗅着从王副市长胳膊上散出来的肉香,心中突然地充满了感激之情,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

    “作家,怎么啦?”王副市长用温柔的目光盯着他问。

    他克制着冲动的心情,嗓子发着颤说:

    “我好像在恋爱!”

    1989年9月——1992年2月创作于北京——高密1999年11月修改于北京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