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老枪宝刀》
作者:莫言

马驹横穿沼泽

    “他们为啥非要穿过沼泽,非要穿过沼泽到这边来,这边难道果然就比那边好?那边难道就不生长地瓜和茅草?为什么非要横穿沼泽?绕点路走好道不行吗?费那么多辛苦死那么多人值得吗?……”

    ——生蹼时代那个著名的小杂种滔滔不绝的疑问惹得他心情烦闷,便啐一口唾沫,从草地上站起来,不忘记拍拍屁股上沾着的草屑,对准低头吃草的远处的牛群走去。

    生蹼的小杂种睁着黑溜溜的眼睛盯着他的背影,一直望酸了眼睛,把他送进了暮色沉沉的墓地里。他——就是小杂种?——他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坐在那里?——就叫他小杂种吧,坐在那里……

    就算他坐在那里放牧牛羊吧——所有的讲述,总是被一代一代求知欲过分强烈、性情又特别着急的小家伙打断——这也是革命传统代代流传的一种表现形式。

    天眼见着就要黑了,牛羊自动地靠拢过来,母牛蓝色的眼睛里忧伤巨大,母爱泛滥,脊梁微微躬起,牛犊子用脑门子撞击着母牛的Rx房,呱唧呱唧响。

    爷爷对我说——爷爷死去若干年啦——我对拖着黄鼻涕的孙子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跟着我爷爷到这儿来放牧牛羊,他对我说这说那的。那时的太阳比现在白,沼泽嘛跟现在差不多,三棱草上沾着一串串油蚂蚱,火红色,一烧滋啦滋啦冒油……”

    我孙子把一只烧焦了的蚂蚱扔在嘴里。

    ……小杂种晃晃脑袋,我爷爷说,好像打尿颤一样。这个小杂种每天傍黑总是坐在那个地方:往南是红色淤泥大沼泽,往东是草地,往西是草地和庄稼地,北边有个小村子。草地上有三棵大柳树,像三个垂头丧气的大汉子一样。小杂种就坐在那儿等候那个“他”——一个黑巴鱼样的瘦男人。瘦男人总是日头刚冒红时从那片乱七八糟地生长着杂树的坟墓堆里走出来,和小杂种一起玩耍,讲横穿沼泽的事——他们也烧油蚂蚱吗?——爷爷问他爷爷我问我爷爷我孙子好奇地问我——我折了一根草棍,刮掉他的即将入口的黄鼻涕,回答道:当然!当然!

    看到孙子漆黑的眼,我的心头浮起了一阵悲凉,一阵悲凉从容不迫地浮上我的心头。傍晚时分,草地虽然照样热咕嘟,但从沼泽吹出来的风,却已经凉爽,淤泥的味道渗进我们的骨髓。

    一转眼就是七十岁,梦到死人的机会越来越多,死期要到了,心里很高兴。

    ……最初,小杂种坐在那儿,用草棍捅蚂蚁窝,瘦得像一道黑烟的男人在他身后冷冷地笑着。小杂种并不吃惊——因为这笑声很熟悉,族里的长者都是用这种声音笑。他把一只粉红色的蚂蚁诱到草棍上,让它沿着草棍往前爬,爬到顶端,如同面临万丈深渊,蚂蚁搔首踌躇。他感到了恐怖。一只黑色的脚,宛若一只独立的怪物,漫过他的肩头伸到他的面前。他闻到脚上的味道:幽幽野菊香。蚂蚁跳上他的过分突出的脚趾,很快地往上爬,爬过脚背,爬上脚踝,看不见了就扭脖子回头:黑瘦的男人青白分明的眼睛盯着他,坚硬的唇边漾着青苔状的微笑,嘴里是两排钢铁牙齿……

    我爷爷对我说:小杂种打量了黑色男人一会,冷不丁地问:“你是谁?”黑色男人回答:“我是我。”他们俩就这样认识了。第一天什么也没说,第二天什么也没说,第三天上,傍黑了,黑色男人说:“明天我给你说件事。”

    “说的是马驹穿过沼泽的事吗?”我孙子好奇地问,“马驹为什么要过沼泽?沼泽南边难道没有好草让它吃吗?……”

    “不许打岔!”我爷爷对我呵斥,我对孙子说,“不许打岔!”

    草地上……油蚂蚱蹦来蹦去,我稚嫩的皮肤被油蚂蚱弹打得生痛……我苍老枯槁的皮肤上站着一只油蚂蚱,火红鲜亮的颜色,油润有光泽,它如同玉石雕就,活脱脱一个宝贝物儿,它脚上的吸盘弄得我皮痒痒,抬手擦掉了它……爷爷,蚂蚱碰得我肉痛,孙子哭咧咧地说着。我们到三棵柳下去吧,那里草少蚂蚱也少。

    我被爷爷讲述的黑色男人吸引着,几乎见到了他的面容,头发蓬松着,恰如一股黑烟……爷爷打死了站在他胳膊上的油蚂蚱,领我到了三棵柳下。

    ……第三天一大早,小杂种就来到了这里,把两头黄牛十二只绵羊散漫在草地上吃草,他坐在树下等黑色男人。草上露珠扎着绵羊们的嘴,它们啊啾啊啾地打着响亮的喷嚏。日头刚一冒红,黑色男人就出现在小杂种面前。小杂种问:“你吃了饭啦没有?”黑色男人说:“我喝了一巢蜜。”——一巢蜜是多少?鬼知道!鬼知道一巢蜜是多少——我给你讲个马驹过沼泽的故事吧!很早很早以前啦,有一群人赶着一匹母马从南边过来,走进沼泽之后,母马生了一匹马驹子,红色的,紧接着母马就死了,就剩马驹自己了。那群人也死了若干,最后剩下一个小孩,男孩。男孩和马驹抱在一起,呜呜地哭起来,哭呀哭呀,把眼泪都淌干啦……

    小杂种夜里睡得不好,不由打起呵欠来。

    黑色男人说:“好好听着!孩子!”

    小杂种说:“这故事一点也不好听!你骗我一大早跑来,连饭都没顾上吃,你领我吃蜂蜜去。”

    黑色男人从地上揪了一朵花,撕了两片草叶,放在手心里揉搓烂了,吹了一口气,往空中一扬,一群蜜蜂飞舞着。在一棵草上垒了一个窝。采来花粉、海水、屎尖——最甜的东西要用最臭的东西来造——酿出一巢蜜,给小杂种吃了。吃了蜜,小杂种不困啦也不饿啦,听黑色男人继续讲。

    ……小马驹用舌头舔舔小男孩的脸,说:小哥哥,别哭啦。小马驹是母的,两只大眼蓝汪汪的,双眼皮,长睫毛,鼻唇又嫩又红,像玫瑰花瓣一样。小男孩摸着马驹的脸,说:小妹妹,我听你的话,不哭啦。我比你大,我怎么能哭呢?男孩和马驹找了块硬地方,吃了一点东西:马驹吃草,男孩吃草籽。吃饱了,就一起跋涉沼泽……

    刚讲到这里时,就听到沼泽地一声怪响,如同虎啸,黑色男人和小杂种都震悚不浅,延颈开口,也算目瞪口呆,往那一丛丛灌木里看。

    我记得当年爷爷说到这块时,我也不禁歪了头,怯生生地望着那连绵不断地延伸到沼泽深处的红色灌木丛。那又是傍晚,阳光凉森森的,沼泽里升起一团团烟雾。灌木枝条嚓嚓嚓摆动一阵,然后便一动不动,静寂无声,牛羊已自动围绕过来,眼睛里都流露惊惧之色。

    “是什么鸟儿叫?”小杂种问黑色瘦男人。

    黑色瘦男人正死盯着已经静静如画的沼泽地与沼泽地里如花如絮的烟瘴发呆呢。他的深凹在凸出的眉棱骨下的双眼锐利,宛若发现了野兔的鹰隼。

    小杂种又问他,并用手指戳了戳他的大腿侧——后来的人都说那黑色男人的大腿像石头一样坚硬像冰块一样凉。

    “是苍狼在叫。”他回答着,其实更像自言自语着。灌木丛深处又发怪声,似狗叫非狗叫似狼嗥非狼嗥,仔细辨别则认为近狗声而远狼声。灌木摇动,静止,怪声在死寂的沼泽里回荡。我当时吓得尿颤现在却习以为常,孙子用兽爪般的小手紧紧地抓住我的皮。他拍拍小杂种方方正正的脑袋,忽然把头抬起来,脖子上的大筋暴跳起来,出了怪声。他摹仿得很像,引逗得沼泽里苍狼与他唱啊……啊……啊……“这是苍狼,是一种鸟。”他说着,前言似乎总难搭后语,然后用一种锐利的嗓音唱:“苍狼啊苍狼生蛋四方,鸣声如狗叫行动闪火光,此鸟非凡鸟啊此鸟是神鸟,口衔灵芝啊筑巢于龙香,得见此鸟啊避祸消殃,得见此鸟啊万寿无疆!”他翻来覆去地唱着,一直到日头沉没,天地全被紫气笼罩,星斗的寒光从紫气中射下来,好像闪烁的流萤。那天晚上,小杂种看到了苍狼低飞,拖着一道道月光,把灌木的枝条照耀得如同金丝。

    ……小马驹和小男孩在沼泽里艰难地走着,辛辣的腐败气息刺得他和它眼睛流泪。周围噼剥噼剥响,那是气泡从淤泥里冒上来又破裂的声音。远远近近地漂浮着一些枯黄的草疙瘩,他们小心翼翼地、躲躲闪闪地、蹦蹦跳跳地寻找着草墩子立足,一刻也不敢懈怠。

    稍一迟缓,他们的腿就会随着草墩的下陷而被淤泥吞没。淤泥暗红色,黏稠如漆,味道腥臭。沼泽似乎永无尽头。这天,小男孩一不小心陷在泥潭里,愈挣扎愈深,很快陷到了胸口。男孩头发胀,鼻子流血,眼珠子往外鼓。他哭了。马驹用蹄子去拉他,拉不上来,她也难过地哭啦。男孩说:“马驹……别管我了……你自己走吧……”马驹说:“不,要死咱俩也要死在一块儿……”男孩使劲地摇着头。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一群群萤火虫飞舞着。清风掠过沼泽。忽然,前边传来几声朦朦胧胧的狗叫声,抬头看时,狗叫声处,隐隐约约显出几线灯火。马驹兴奋地叫起来:“小哥哥,你快看,前边有人家啦!我们快走出沼泽啦!”男孩感到一股力量注入全身。也是情急智生:马驹把屁股调过来,支棱起尾巴,让男孩揪住。她四个蹄子把住四墩大草,躬着腰,嘴巴几乎扎到泥里,拽啊,拽啊,终于把男孩拽出来啦。

    红马驹累瘫了,寻了块硬地方,躺着喘粗气。男孩好久才松开她的尾巴。遥望那前方明明灭灭的灯火,聆听着梦呓般的狗叫,一股温暖的浪潮在他血管里荡漾。他感觉到只有放声大哭一阵才能把郁积在心里的感情排泄出来,于是他就呜呜地哭起来。马驹幸福地眯缝着眼。

    小男孩情不自禁地抚摸着她凉森森的皮肤,梳理她滑溜的鬃毛,把脸儿贴在她狭长秀美的鼻梁上。马驹坚硬的睫毛摩擦着他的腮,他的唇,他的嘴巴正在舔着她的眼睛。后来,马驹身体灼热,用四条腿把男孩搂抱起来,男孩紧紧地贴在她的肚皮上。她的喷着热烘烘的青草味道的嘴巴几乎要把男孩的头皮咬破。又后来,他们一起扶持着,向灯光走去。以往的夜晚,他们寸步不敢动,生怕黑灯瞎火地陷进泥潭里去。今天的夜晚,他们把陷入泥潭的危险抛到脑后,灯火和狗的呜叫——人间的气息——赋予他们神奇的力量,他们感到身轻如燕,腥臭的泥潭里竟然也放出兰花的幽香。他们终于寻到了那发出灯光的地方:一棵金黄色的树——龙香木——树上一个大巢——巢里有两颗正方形的鸟蛋——一只金色的大鸟惊飞——一道火光——发出狗吠般的鸣叫声……

    那小杂种盘问黑色男人:“你见过苍狼吗?”

    黑色男人长叹一声。小杂种于暗夜中听到牛羊在黑暗里的嚼草声,看到黑色男人眼里闪烁的光芒,憔悴在夜里更显得分明。村庄里狗声狺狺,有一个女人拖着嘶哑的长腔在呼叫什么。

    黑色男人拢了一堆枯枝败叶,用石头碰撞铁镰,一颗光芒四射的大火星溅到枯叶上,他嘬唇一吹,一缕绿色的火苗,犹如一条游动的小蛇,渐渐放出温暖和光明来。天上也有一颗大星陨落,把一道天划得贼亮。他从火堆周围掘出了两只大木薯,也不刮皮去须,径直填到火堆里去。火苗黯淡片刻,立即又明亮起来。

    “我不回家啦吗?”小杂种问。

    “难道你还有家可回吗?”黑色男人用嘲讽的口吻说。

    于是小杂种便默然了。他用一根小木棒挑拨着燃烧的枯枝。羊儿在光圈之外不时地打喷嚏,尖声浪气,酷似女人。有时光明中突然伸进来一个牛头,铁角耸立,双目炯炯,有些吓人。

    在木薯的香味里,小杂种又问:“你真的见过苍狼吗?”

    黑色男人用眼睛逼着小杂种,脸上浮着冷酷的、轻蔑的神情。他的下巴铁青、尖削,边缘锋利,好像一柄钢斧。

    我问爷爷:“您见过苍狼吗?”

    篝火映得爷爷的脸一片金黄。遥远的南方和北方俱有冲天的火柱,连我们也闻到了钢铁被熔化的味道。

    “我们也生一堆火吧!”我对孙子说。他的爹娘被一场旋风卷走有一个多月啦,现在不知降落到哪里的草地上去啦。但我相信他们会回来的,王瞎子占卜,也说他们会回来的。孙子可怜巴巴地问我:“爷爷,真有苍狼吗?”

    ……苍狼被他们吓飞啦,贴着灌木的梢儿飞,拖着长长的、像扫帚星一样的大尾巴。马驹闻到那棵树上放出的迷醉心灵的香气,痴痴地说:“小哥哥,真香啊……”小男孩也被那味道熏得魂不守合,他搂抱着红马驹的脖子,好像搂着母亲又不似搂着母亲……马驹那些日子里渐晓春情,尤其是当她把尾巴给了小男孩拽住之后,那羞羞答答的爱便像蘑菇一样膨胀起来。她说:“小哥哥,到了那边,咱俩做一对夫妻吧……”小男孩亲着她的耳朵、眼睛、沉甸甸的鬃毛,嘴里流着香甜的津液……马驹说——她的眼里水汪汪的,都是泪:“小哥哥……我早就等你啦……我有一条要求,就是,你我结成夫妻之后,你永远不能提一个马字……”小男孩爽快地答应啦。马驹说:“小哥哥你闭眼吧!”小男孩闭了眼。只听得一声响,好像马鸣。男孩睁开眼,竟发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姑娘。只见她一头金红色的长发、沉甸甸的,好像马驹的鬃毛;两只水灵灵的蓝眼睛,好像水中的宝石;娇嫩的嘴巴,谁见了谁想亲。男孩刚想问:“你就是马驹吗?”但立即想起了誓约。女孩说:“小哥哥,我的名字叫草香。”小男孩当夜就跟草香在龙香树下成了夫妻。一夜晚景不提。第二天,夫妻二人携手并肩,继续跋涉沼泽;受尽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这地方……黑色男人用手往村子的方向大略一指,便停嘴不语。火苗剥剥地响着,木薯的香味愈加浓重。一忽儿有一只羊头伸进光明里来,一会儿又伸进来一头牛犊的脑袋。小杂种出神地望着火苗,心里却在思想那匹一声响就变成了美丽小姑娘的红色小马驹。

    你怎么知道他在想那匹红色小马驹?

    当时,我也产生过这样的疑问,我爷爷说他怎么会不想那匹红色小马驹呢?难道你不想那匹红色小马驹吗?老实告诉我,孙子,我严肃地问,你现在想什么?孙子恍恍惚惚地望着跳动不安的火焰,好像丢了灵魂。难道你现在想的不是那匹红色的小马驹吗?你骗不过我的经验。

    也难怪啊也难怪,我自言自语着,多漂亮的一匹红马驹啊!双眼如水,四蹄如花朵,嘴唇像花瓣儿一样!咱们食草家族在这块洼地里繁衍生息若干年,一代又一代,哪一个男子汉没听说过红马驹的故事呢?哪一个没在白日梦里思念过红马驹呢?它一声响就变成了千娇百媚的俊姑娘。思念着这样美好的姑娘,还有什么样的高山大海能把人阻挡住呢?你、我、爷爷、爷爷的爷爷,世世代代的男子汉们,总是在感情的高峰上,情不自禁地呼唤着:ma!ma!ma!这几乎成了一个伟大的暗号。

    爷爷说黑色男人把烤熟的木薯从火堆里扒出来,捞一把枯草,包住木薯的两头,用力一掰,木薯断成两半,玫瑰色的薯瓤冒着热气。

    他递给小杂种一半,自己拿住一半。只一转眼的工夫,他就把木薯填进了肚子。小杂种唏溜唏溜地吹着木薯,烫嘴不敢咬。

    火堆渐渐黯淡,余烬暗红,周围的景物渐渐有了轮廓。牛羊的影子在晃动着,哨子虫尖利地呜叫起来,叫声爆发得那般突然,令人心惊肉颤。沼泽里的声音,很远似的,小杂种听到了马驹的鼻息。光溜溜的绸缎般的马皮伸手就可触摸一样。

    “后来呢?”小杂种问。

    “你还想知道后来吗?”黑色男人笑嘻嘻地问。他的笑声里藏着一种很怕人的情绪,小杂种感觉到了。

    “当然想知道,爷爷给我讲故事每次都有头有尾。”

    “他们来到这里时,这地方人种没有一个。遍地是没人深的野草,野草里隐藏着狼虫虎豹。他们搭起了草棚,开荒种地,打猎逮鱼,养鸡养狗。一年过去,草香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男孩。又一年过去,草香又生了一对双胞胎,两个女孩。”

    ……草香误吃了彩球鱼的卵块之后,便丧失了生育能力。她日夜辛劳,纺纱织麻,种菜种瓜,人渐渐憔悴,大眼睛里雾蒙蒙的。小男孩早长成了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他一心扑到土地上,不管老婆,也不管孩子。一转眼十几年,两男两女长大了。她们和他们竟偷偷地干起了欢爱的事。一边干还一边笑。他发现了,就用猎枪把一男一女当场打死,剩下的一男一女躲在母亲背后。草香眼里流着泪,为孩子开脱着……他骂道:打死你们这两个母马养的畜生!一语未了,就听得一声巨响,犹如山崩地裂,地上升起红色的烟雾,一匹火红色的马驹被那浪涛翻滚般的烟雾卷跑了……ma!ma!男孩和女孩搂抱着,喊叫着。他立刻后悔啦,马驹在烟雾中升腾时,那两只流泪的大眼睛里射出的仇恨箭矢般扎在他的心上。只用了一天工夫,他就由一个膘肥体壮的大汉变成了一具又黑又瘦的活死尸……

    “他唱着有关苍狼的歌儿四处游荡。苍狼啊苍狼,下蛋四方——声音如狗叫飞行有火光——衔来灵芝啊筑巢于龙香——此鸟非凡鸟啊此鸟乃神鸟——得见此鸟啊万寿无疆——”

    爷爷说,黑色男人站起来,也不跟小杂种告别,高唱着胡编乱造的歌儿向坟墓走去。他唱什么呢?我问。爷爷说他唱:兄妹交媾啊人口不昌——手脚生蹼啊人驴同房——遇皮中兴遇羊再亡——再亡再兴仰仗苍狼……

    爷爷拨着灰烬,再也不说什么。

    “小杂种还蹲在那里吃木薯吗?”孙子问我。

    爷爷告诉我:小杂种没吃木薯,他摸着手指间的蹼膜,站起身来,一步步向黑咕隆咚的村子走去。

    “后来呢?”

    爷爷倦了,躺在草地上睡着啦。

    马驹横穿沼泽的故事就这样流传着……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