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一卷 秦始皇陵 第四章 溶洞怪物

  霍桑问:“你相信有怪物吗?”

  临风答:“不信。”

  霍桑说:“你会相信的!”

  霍桑队长下令出发,没有闪光灯,没有人送行,只有旷野的风徐徐吹来,然而这却是考古史上最伟大的奇迹,人类首次进入尘封两千年之久的秦始皇陵。一行人穿上防化服,从荒野之井下降到溶洞底部,沿着地下河前行。

  他们看到像房子一样大的蘑菇,那蘑菇是石头做的,还有像楼一样高的莲花岩,层层叠叠,顶端是一个平坦的莲花盆,盆中有水溢出。继续前行,渐入佳境,映入眼帘的是一道壮观的石头瀑布,溶洞顶部垂下来密密麻麻的钟乳石,细的如藤,粗的如柱,每一根钟乳石都滴着水,水中游动着罕见的盲鱼。这种盲鱼在光的照射下,细长的身体粉红而透明,可以清楚地看到体内的脊椎和内脏,犹如一条条玻璃小鱼。盲鱼都是瞎子,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眼睛退化,依靠许多细小的敏感须游动。光,对它们来说意味着危险。

  在一处崎岖狭窄处,霍桑队长带领大家潜水而行,他们看到水中有一种蛇鳚,在光的照射下,蛇鳚就在水底盘成一坨大便的形状,还有很多盲鳗鱼,以为遇到危险,纷纷吐出水泡,然后将身体钻进水泡之中。

  考古队游过落水洞,在一处溶潭浮出水面,奇特的溶洞景观再次让他们目瞪口呆,地面耸立着一大片石林,洼地中有穴珠,石林中间有很多垂丝结网的荧光生物,像漫天星辰一样闪耀。霍桑队长介绍说,并不是只有蜘蛛会织网,南美洲的园丁鸟,非洲大陆的蝴蝶都会织网,这种奇异的荧光生物叫做小真菌蚋,成虫外形象一只大型蚊子,它们生活在洞穴中,垂丝筑巢,依靠独特的自身荧光诱捕昆虫。

  走上一处天然的悬空石桥,朵拉从地上捡起什么东西,“爷爷,我有发现,这是一根价值几亿美元的翡翠筷子吗?”

  霍桑拿过来一看,笑了,“这只是一根普通的塑料筷子”

  陆离教授,“应该是一个地质勘探队员掉落的,要知道,他们很辛苦,风餐露宿,背包里都带着吃饭的家伙,有个调查小组来过这溶洞,三人死亡,另外一人死在医院。”

  霍桑说:“死因是什么?”

  陆离摇摇头说:“不清楚,这个洞穴里肯定有什么怪物,大家小心一些。”

  临风没有说话,只是将一把军用匕首紧紧地握在手里。

  悬空石桥是由地面坍塌而形成,暗河的水不断侵蚀,桥下冲刷出无数个潜水洞,声音在这里显得非常怪异,考古队一行人不再说话,默默地继续向前走,朵拉向桥下看了一眼,大叫起来,霍桑问她怎么了,朵拉指着桥下说:

  “我看到一条血红色的大舌头!”

  众人低头观看,桥下的每个潜水洞里都有着一堆东西,在航标灯的照射下,看上去就像是一堆堆紫葡萄,它们浸泡在水中,晶莹而透明。盗墓贼吉斯向桥下扔了块石头,石头落在一堆“紫葡萄”之中,除了水花四溅,再也没有任何动静。吉斯对朵拉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长,哪有什么大舌头?”话音刚落,无数个潜水洞中都吐出了红色的舌头在空中舔了一下。

  众人感到毛骨悚然,陆离教授说:“应该是某种洞穴动物,那些葡萄状物体是它们的卵。”

  霍桑仔细辨认着那些卵,说道:“是蝾螈,咱们快走。”

  这时,从洞中纷纷爬出一些像蜥蜴又像鳄鱼似的动物,它们看上去奇丑无比,腹部有不规则的桔红色斑块,用四肢爬行,吐着长舌头。蝾螈是一种水陆两栖动物,全世界大约有400多种,中国比较常见的有红腹蝾螈和蓝尾蝾螈。这种动物一般不具有攻击性,在日本,常被作为玩赏动物。

  吉斯说:“它们不吃人,放心吧,我吃过它的肉,是咸的。”

  霍桑说:“快走,现在是蝾螈的产卵期,母鸡下蛋时也会啄人,更何况这种食肉动物。”

  一只蝾螈爬上石桥,发出青蛙似的叫声,随之所有的蝾螈都叫了起来,洞穴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声音中似乎带着某种愤怒,越来越多的蝾螈爬上石桥,阻断了后路,突然,叫声戛然而止,一只巨大的火红色蝾螈出现在石桥的前方,考古队一行人被困在桥的中间,进退两难。

  朵拉说:“吉斯叔叔,它们真的不吃人吗?”

  吉斯苦笑道:“它们不吃人,只是会咬人。”

  那只巨大的火红色蝾螈足有三米长,它露出邪恶的眼神,像蛇一样吐着信子,步步逼近,考古队的身后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蝾螈,桥面变得拥挤起来。霍桑毫无惧色,但也无计可施,一行人不断后退,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撕咬成碎片……

  巨型蝾螈呲牙咧嘴,它的舌头已经舔到了考古队员的脚,女队医吓得跳了起来,危急时刻,临风挺身而出,巨型蝾螈发出吼声,张开大嘴咬向临风的腿,临风一个漂亮的侧空翻避开攻击,刚一落地,巨型蝾螈的尾巴就卷了过来,临风这次没有躲避,而是顺势抱住蝾螈的尾巴,转身将它从桥上甩了出去。

  吉斯对临风称赞道:“我一直以为你是个白痴呢。”

  临风警惕的向桥下观望,那只巨型蝾螈并没有摔死,它爬起来,像壁虎一样游走在岩壁上。吉斯发一声喊,大家落荒而逃,只有临风站在桥上,那只巨型蝾螈显得非常愤怒,它从岩壁上凌空而起,扑向临风,临风先是一个垫步,然后飞身一记迅猛凌厉的侧踹,踢中了它的肚子。巨型蝾螈落在桥上,踉跄着后退两步,倒地死掉了。

  从桥上下来,地势渐渐平坦,溶洞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湖,靠近岩壁的湖面上有一扇门若隐若现。考古队每个人都激动起来,这扇门通向秦始皇陵地宫,通向世界上最伟大的坟墓。菊师傅扛着摄像机默默地记录着这一切,霍桑和陆离教授商议着怎么涉水而过,朵拉蹲在湖边,用手拨弄着水,突然,她吓得尖叫起来——水底有一张脸正在对她微笑。

  霍桑和陆离跑到湖边,水里沉着一具尸体,死者应该是四人勘探小组中的一位。

  湖面非常平静,然而每个人都意识到湖中有着无法预知的危险,不知道有什么怪物正潜伏着,刚才的巨型蝾螈使他们惊慌未定,现在又要面临新的考验,想要到达那扇门,必须从湖中游过去。没有一个人退缩,霍桑身先士卒,紧接着,吉斯和陆离教授游了过去,随后,摄像师菊师傅和女队医涉水而过,到达了那扇门的台阶上。

  朵拉对临风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吗?”

  临风点点头,用牙齿咬住军用匕首,两个人走进湖里,慢慢地向前游。游到一半的时候,身后水波汹涌,不知道是什么怪物从后面跟了上来,它的速度非常快,临风和朵拉爬上湖中间的一块大石,看到身后有一个很大的黏糊糊的物体浮出水面,又圆又扁的脑袋上有两只邪恶的大眼睛,这双眼睛正看着他们。

  有一种动物具有很高的智慧,可以像人类一样用两只脚走路,在水里还会拟态成海蛇、狮子鱼、珊瑚,并且能够根据周围的环境变换身体的颜色,有时攻击船只,即使是鲨鱼也难逃它的魔掌,这种动物的名字叫做章鱼。

  临风和朵拉这时候的感觉是无法形容的恐惧。

  这只大章鱼爬上岩石,它像鬼魂似的发出绿幽幽地光,然后换成了像岩石一样的红色,八条长长的触须,每一条都像是一条妖蛇,能够将猎物紧紧缠绕,每根触须底下都有平行的两排吸盘,如果将人缠住,那个人会看到透明状触手上的吸盘慢慢变成红色,那是他自己的鲜血。

  章鱼开始进攻了,两根触腕像鞭子似的猛烈抽了过来,临风使出了一招极真空手道中的凌空舍身踢,踢开一条触腕,然而,朵拉被另一条触腕卷在空中,眼看着章鱼就要把她拖向水里,临风的手一扬,军用匕首飞出去正中章鱼的眼睛,章鱼吃痛,松开朵拉,爬回到岩石的另一面。

  临风说:“你快走,我来对付它。”

  朵拉说:“你会被吃掉的。”

  临风说:“别管我。”

  朵拉说:“不。”

  临风粗暴的将朵拉推进水里,朵拉拼命游了起来,一边游一边关切的回头看。临风站在湖中间的岩石上,将一块大石头举过头顶,看来他想把章鱼的脑袋砸烂,但是,那只章鱼竟然不见了。

  吉斯大声喊道:“它在上面。”

  临风抬头观看,章鱼的一只腕抓着顶部的钟乳石,其余七条腕突然攻向临风,临风没有躲避,因为他知道自己躲避不了。

  石头掉在地上,两只触腕缠住了临风,这种触腕又平又滑,坚韧如橡胶,冰冷如寒夜。第三条触腕又伸了过来,鞭打临风的肋部,然后牢牢地贴住了。临风感觉好像有无数的嘴唇紧贴在他的身上,要喝他的血。章鱼的三条触腕将临风紧紧缠绕,卷在空中,然后准备塞到它的肛门里去。因为它的肛门也是它的嘴巴,正如它的手也是它的脚。乐观主义者认为章鱼需要五分钟就可以将一个人吃掉,而悲观主义者认为两分钟就足够了。

  朵拉筋疲力尽的游到门前的台阶处,霍桑扶起她,他们一起回头观看。章鱼吊在钟乳石上,触腕紧紧缠绕着临风,这是一副恐怖的画面。吉斯说,不要相信什么奇迹出现了,因为章鱼本身就是一种奇迹。朵拉扭过头,不忍再看,她哭了起来。

  然而,奇迹发生了。就在章鱼准备将临风塞进嘴巴里的一瞬间,临风拔出那把插在章鱼眼睛中的匕首,然后刺向章鱼的另一只眼睛,这为他争取到了一点时间,他将刀尖刺进章鱼那扁平的黏糊糊的头部,向四周挖出一个圆圈,他割下了它的头。

  没有头的章鱼依旧舞动着触须,渐渐失去了力气,临风扔掉章鱼头,顺着一条触须从空中滑落,他一口气游到众人身边。

  朵拉对临风说:“你很了不起,我早就想对你说了,可我不好意思。”她语速很快,眼中还闪着泪花。

  临风平静的说,“这没什么。”

  霍桑说:“确实没什么,因为真正的危险还在前面。”

  他们看着半掩在水中的那扇门。

  那扇门通向坟墓。

  现在,他们走了进去!

  他们进入的是一个下水通道,陆离教授非常激动,他跪在地上,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地面。地上铺砌的砖和秦长城的砖是一样的,有些砖上面雕刻着一些图案。朵拉问这些图案是什么意思。陆离教授说,这是秦朝的大篆字体,中国最古老的文字之一,这八个字是‘持满有道,富之四海。’”

  考古队沿着下水通道前行,通道像迷宫一样,没有尽头。秦始皇陵地下城庞大而复杂的排水系统令人叹服。陆离教授用声纳检测仪器找到了一个出口,出口位于一条通道的上方,已经被砖封死了。吉斯看着那个出口说:“很明显,两千多年前,这儿应该有一把梯子,修建下水道的工人就是从这里下来。”

  考古队打通出口,霍桑第一个钻了上去。

  霍桑的声音颤抖,好像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这,不可能。”

  其余人在下面,不知道霍桑究竟看到了什么……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