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一卷 秦始皇陵 第五章 骷髅之街

  霍桑看到的是一盏灯!

  考古队员从下水道出口上去,他们站在十字形的地宫甬道里,他们的面前有一盏灯。过了一会,先是左边甬道上的一盏灯亮了,随后,四面甬道墙壁上的灯依次点亮,延伸开来,蔚为壮观。

  霍桑说:“古墓长明灯。”

  陆离教授说:“这种灯违背能量守恒定律,古墓里千年不熄的灯是不存在的。司马迁《史记》中记载,秦始皇陵地宫‘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这是种夸张的说法。”

  吉斯指着面前的灯说:“这个如何解释?”

  陆离教授说:“我们用科学来解释。”

  陆离教授拿出一个电子化学暨传导分析仪,灯具是一个青铜人俑,跽坐姿势,两手托鱼,鱼嘴里伸出灯芯,在灯具上没有检测出任何异常,检测灯芯时,手腕上的立方体计算机显示灯芯中含有过氧化钠。霍桑恍然大悟,他向众人说道,过氧化钠是一种淡黄色粉末,遇水和二氧化碳,就会燃烧。陆离教授补充说,人呼出的气体就含有水和二氧化碳,一旦人进入古墓,灯芯就会自燃。吉斯说,这只是一个小魔术,中国古代那些降妖除魔的道士,对着剑尖的符纸吹口气,符纸就燃烧起来,也是这个道理。

  地宫甬道呈十字形,他们所处的位置就在甬道的中间,通过指北针辨别方向,考古队选择了向东的一条甬道。已发掘的917座秦墓,绝大部分都是面向东方,这是秦朝墓葬的特点。在人鱼灯的映照下,考古队看到长长的甬道尽头影影绰绰,好像站着几个人。

  女队医小声的对摄像师菊师傅说:“前面有人?”

  菊师傅回答:“我也看到了。”

  地宫甬道尽头,豁然开朗,空地上有一个石亭,周围有一些“大”字形状的石架,远远看上去,就像是一些人站在地上。考古队发现,这个石亭和秦长城上的“亭候”比较相像,长城的亭候起到瞭望的作用。这个石亭里有个台子,台子中间有个洞,可以看到里面装着沙子。

  朵拉问吉斯:“吉斯叔叔,这个亭子是作什么用的?”

  吉斯说:“还是问我们的导游吧,欢迎陆离教授讲解一下。”

  陆离教授说:“你真的想知道吗?”

  朵拉说:“我很好奇。”

  陆离教授缓缓地说:“剥皮亭!”

  陆离教授简单介绍了秦朝的地方机构名称,秦始皇把全国分成三十六郡,郡下有县,县下有乡、亭、里。亭有长,亭也是一种负责治安的机构。秦朝律法的特点是严刑酷罚,一个人犯罪,就连邻居也要遭殃。对于奴隶和刑徒,更是设置了很多酷刑,其中一种就是剥皮。剥的时候由背部脊椎下刀,把皮肤割成两半,用刀分开皮跟肌肉,像蝴蝶展翅一样慢慢撕开。

  陆离教授指着亭中的台子说,还有一种活剥的方法,把犯人埋在台中的沙子里,只露出脑袋,在头顶割个十字,将头皮撕裂,然后把水银灌进去,水银很重,能把肌肉跟皮肤分离开来,埋在土里的人会痛得不停扭动,但又无法挣脱,最后的结果是一具光溜溜血淋淋地身体从洞中跳出来,只留下一张完整的人皮。

  吉斯说:“我想,那些人皮是晾晒在……”

  朵拉看着那些“大”字形状的石架说,“我知道了。”

  众人的目光也转向那些石架,石架像树林一样,有几个矮一点的,很显然是为儿童而准备。两千多年前,修建陵墓的奴隶和刑徒每天都要走过这人皮森林,他们会是怎样的心情,看到这座剥皮亭,他们又是什么样的感觉,是恐惧还是麻木?

  离开剥皮亭,考古队走上了一条街道。

  霍桑:“不要向下看。”

  朵拉:“下面有什么呀?”

  朵拉止步不前,却不敢向地面看,她试探着向前走了一步,脚下发出咯吱的声响,意识到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她又走一步,脚下一滑,摔倒在地,然后忍不住大叫起来——她看到整条路是用骷髅铺就而成,漫无止境,没有尽头,远处有几朵鬼火飘摇。走得近了,几朵鬼火汇聚成一大团鬼火,跟在他们身后。骨骼含磷,鬼火也就是磷火,在空气静止的情况下,磷火很轻,如果有风或人经过时带动空气流动,磷火也就会跟着空气一起飘动,甚至跟着人走。

  街道两旁,那些房舍依旧,葵纹瓦当、陶量、石鬲、篆体十二字砖,所有的东西都还在原来的位置,这一切都原封不动的保存着两千多年的记忆。

  考古队小心翼翼走进一间房舍,这是秦朝一个普通老百姓的家。房间用夯土隔断,进门有榻。陆离教授介绍说,秦朝人穿黑衣,进门脱鞋,席地而坐。屋子里所有木制品都已化成了尘埃,地上散落着几枚半两钱,这几枚秦币原先应该是放在桌上的。墙边的石案上有陶罐、陶盆等器物。陶罐和陶盆上刻有“中厩”、“大厩”、“左厩”、“三厩”,陆离教授推断,这是一个“圉人”的房间。圉人,也就是养马人。

  从房舍出来,沿街而行。

  吉斯说:“如果两边房子里的居民还活着,他们肯定以为我们是外星人。”

  霍桑说:“我发现了一个外星人。”

  在一处高大的建筑前面,有两个獬豸石像,很显然,这是秦代的一个衙门。衙门旁边有一个坑,坑边围有石栏,石栏上竟然系着很多骷髅,每一具骷髅上都有丈余长的粗铁链穿过肩胛骨,更为怪异的是这些骷髅都没有手和脚。

  霍桑指着一具没有手脚的骷髅说:“这是外星人的尸骸吗,还是文人,我知道秦朝焚书坑儒,这些是不是犯法的文人,这个坑又是作什么用的?”

  陆离教授仔细观察,说道:“人彘坑!”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残忍的刑罚,陆离教授说,秦始皇为了排除不同的思想和见解,将四百六十余名儒士和方士坑杀,史称“坑儒”,那些没有被活埋的人,死罪虽免,活罪难逃,他们被剁去手脚,割掉鼻子、耳朵和舌头,挖出眼睛,丢在猪圈里和猪一起喂养,取名“人彘”,他们拖着长长的铁链,一直到死。

  陆离教授说:“这个坑就是猪圈,这些没有手和脚的骷髅,就是人彘。”

  临风用手重重地在石栏上一拍:“教授,别再说了。”

  考古队每个人的心情都压抑起来,他们继续前行,走过骷髅之街,经鬼市,登腰斩台,进梳洗楼,出凌迟阁,渡缢首桥,终于到达了秦始皇陵地宫的外羡门。一路上惨不忍睹,在梳洗楼,朵拉发现了一把造型怪异的梳子,她问陆离教授这梳子是不是给女犯梳妆打扮用的,陆离教授的回答让朵拉不敢再问任何问题。梳洗是一种极为残酷的刑罚,它指的是用铁刷子把犯人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抓梳下来,直至露出白骨,最终咽气。

  地宫共有三道门,他们终于到达了外羡门。

  地宫最外面的城墙由五色夯土建成。史书记载,城墙建造好了以后,秦朝最强的弓弩士兵站一百步外对墙而射,如果箭至而不掉土,就算质量过关,如果掉土则推倒从建,负责该段城墙的工人也会全部杀掉。

  地宫城墙,坚不可摧,检测发现足有三米之厚,考古队只能选择破门而入。

  陆离教授拿起钢钎撬棍,吉斯打趣道:“我以为你们考古学家只会使用小刷子呢。”

  七个考古队员一起发力,石门却纹丝不动,霍桑队长只好使用冲击电钻,队员轮流在石门上钻孔。吉斯一边钻孔一边问陆离教授,这座墓有没有被人盗过?

  陆离教授说,“项羽来过,黄巢来过,还有石勒,几十万大军都没挖动秦始皇陵,项羽一怒之下,焚烧了地面上的阿房宫,秦始皇陵地宫中存在大量水银的事实,更是其未遭到盗掘的有力证据。因为地宫一旦被盗,水银就会顺盗洞挥发掉。”

  盗墓贼吉斯说:“这是一些前辈。”

  陆离教授说:“那些挖掘秦始皇陵的士兵,一边挖一边掉头发,变成秃子后,牙齿也全部脱落,最终死于水银中毒,所以没人敢挖了。”

  半小时后,石门轰然倒塌。霍桑教授放飞一只金灿灿的机器蜜蜂,遥控飞行,没有检测到汞异常,看来,水银应该在中羡门之内。他们跟随机器蜜蜂进入了一个地宫广场,一边走一边观察,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些兵马俑,地宫广场非常大,死气沉沉。

  突然,霍桑停下了脚步。

  霍桑小声说:“嘘,前方两点十分的位置,显示有不明生物。”

  陆离教授疑惑的说:“密封的地宫里不可能有氧气啊,更不会有生物。”

  霍桑说:“大家注意,它正在向我们这边移动。”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