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一卷 秦始皇陵 第九章 竹木之简

  石亭摇摇欲坠,上方的封土裂开了一条缝,抬头可以看到夜空,周围的地宫围墙全部垮塌了,岩壁裸露出来。亭子下面,水银缓缓地流动着,石块泥土中夹杂着玉石铜器,地宫已经不是原来的模样了。

  朵拉:“爷爷,计算机显示我们生还的几率为825比1”

  霍桑:“放心吧,你临风哥哥总会想到办法的。”

  临风说:“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只知道这里很危险,我们应该尽快换个安全的地方。”

  陆离教授说:“哪里安全?”

  临风向四周观看,他指着前方一处凹下去的岩壁说,“那里。”

  朵拉说:“怎么过去呢,除非我们像鸟儿一样飞过去。”

  临风说:“那我们就飞过去。”

  临风拿出一卷捆仙索,安装好钨钢箭镞,使用弹射器射出去,箭镞拖着长长的捆仙索射进前方的岩壁,临风将捆仙索的另一端系在石亭的柱子上,这样也就做好了一条悬空的吊索。霍桑和陆离教授使用轮滑装置先后滑了过去,亭子摇晃了一下,塌了半边,时间紧迫,这座亭子随时都可能倒塌。

  临风说:“抱住我。”

  朵拉说:“好的。”

  临风说:“闭上眼睛。”

  朵拉说:“好。”

  朵拉的心怦怦直跳,她抱住临风的脖子,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与男人相拥,两颗心是如此的接近。临风揽住她的腰,要她抱紧一些,她十指相扣,将头靠在临风的肩膀上。朵拉一点都不担心什么,因为她拥抱着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英雄,几乎无所不能。她闭上眼睛,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她在心里自言自语地说,呀,我的脸红了。然后,她感觉自己飞了起来,他们飞在空中,水银之河缓缓地流动着,两千年的地宫坍塌成废墟,在这废墟之上有一朵花悄然绽放,这朵花层层叠叠如玫瑰花蕾。

  朵拉睁开眼睛,他们已经到了岩壁的凹处。

  朵拉说:“我喜欢这种感觉。”

  临风对她微微一笑。

  朵拉低下头,有些伤心,“可是我知道,这种感觉也许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石亭轰然倒下,随即,上方的封土层垮塌了,整个地宫被掩埋了起来。考古队四人躲避在岩壁的凹处,幸免于难。他们抬头看到星空,巨大的封土堆全部坍塌了,秦始皇陵已经变成了一个天坑。

  临风发射出一支信号烟花,烟花在空中绽放,过了一会,他们听到螺旋桨高速转动的声音,夜空中,一架迷彩直升机飞了过来。直升机放下救援绳梯,十分钟后,直升机载着四人缓缓降落在秦始皇陵军事禁区的空地上。气浪压得夜色中的草起伏不平,霍桑、陆离教授、临风、朵拉四人从直升机上下来。

  陆离教授和霍桑回头望着秦始皇陵,一声长长地叹息。

  两千年来,这封土山上花开花落,地下寂静无声。如蝗的箭矢穿过楚河汉界消失于光阴之中,三国的铁骑在两晋的菊园旧梦中渐行渐远。两千年来,是谁在山上的亭子里弹琴,杏花纷纷,纷纷落在地上变成尘埃。又是谁在山下千里送君,大雪铺满归来时的道路。雨水不停地冲刷,朔风不停地吹拂,曾经映着星星也映着战火的河流早已干涸。现在只有清风悠悠,碧草青青,一如两千年前一样。

  临风向军区首长汇报了考古的整个过程,首长下令官兵组成四个搜捕分队,牵着警犬,全面搜捕盗墓贼吉斯,由临风担任搜捕总指挥。

  陆离教授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得到。”

  军区首长说:“虽然我是个军人,但我也相信天数,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够把握的。”

  霍桑说:“我很抱歉,吉斯夺走了黑刀。”

  首长说:“这不怪你,我们会抓到他的。”

  陆离教授说:“秦始皇陵的抢救性发掘工作还得由你带领大家。”

  霍桑说:“我们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得到,如果是你,你会选择从秦始皇陵带走什么?”

  陆离教授说:“祖龙玉玺。”

  霍桑说:“祖龙玉玺和那把神秘的黑刀,都是绝世珍宝,不过还有一件及其重要的东西,你似乎忘记了。”

  陆离教授说:“什么?”

  霍桑说:“秦始皇书案上放着的竹木之简,那上面记载着什么,其中肯定有深刻的含义。”

  陆离教授说:“可惜,那竹木之简被压在了封土下,即使挖掘出来,也面目全非,字迹难辨了,菊师傅的摄像机也被埋在了里面。”

  霍桑说:“我们已经把竹木之简带出来了。”

  陆离教授说:“在哪?”

  霍桑拿出朵拉的照相机说:“在这里!”

  照片连夜冲洗了出来,然而朵拉的拍摄技术并不高明,照片中竹木之简上的文字看上去很模糊,陆离教授使用VSC2000文检仪放大一万倍,然后用薄层扫描仪做画面清晰处理,再把每一个字都投影到背景墙上按照原先的顺序排列。

  霍桑说:“这些文字像蝌蚪一样。”

  陆离教授说:“蝌蚪文是先秦时期的古文,是一种深奥难懂的古老文字。”

  霍桑说:“你能破译出来吗?”

  陆离教授说:“可以,但需要时间。”

  霍桑说:“多久?”

  陆离教授说:“也许几天,也许几年。”

  首长说:“要不要召集全国的古文字专家帮助你一起破译?”

  陆离教授说:“不用,这上面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最高机密,虽然现在我不知道上面记载着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秦始皇陵里的这卷竹木之简,应该可以称为一部天书,中国曾经发现过苍颔书、大禹书、峋楼碑、巴蜀符号,因为扑朔迷离无人能识而被称为四大天书。”

  三天过去了,陆离教授连一个字都没有破译出来。

  陆离教授废寝忘食,常常一连几个小时看着投影墙上的蝌蚪文发呆,然后迅速的拿起笔记下什么,接着再次陷入长时间的思索。这三天以来,临风带着官兵展开了大规模的搜索,然而盗墓贼吉斯无影无踪,搜捕行动宣告失败。霍桑和考古人员开始对秦始皇陵进行抢救性挖掘,霍桑要临风帮忙照顾朵拉,因为朵拉只要一离开军事禁区,就会有数以百计的记者像苍蝇一样包围着她,他们想从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口中打听到秦始皇陵的第一手资料。

  朵拉整天闷在军事禁区之内,她要临风带着她到处游玩,临风可以徒手杀死一只熊,然而对这个小姑娘却感到束手无策。他们爬山涉水,在一处红叶飘飞的树林里,朵拉和临风坐在一棵树下。

  朵拉说:“这些天,陆叔叔在看着那些蝌蚪发呆,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

  临风说:“什么问题?”

  朵拉说:“我希望爷爷挖的慢一些,如果很快就挖完了,我和爷爷也要离开了,可是我还没想好怎么和你告别。”

  临风说:“就是这个问题吗?”

  朵拉说:“是的,我很想对你这样说,嗨,我们要走了,要回美国了,再见,可是我做不到,我想我会哭的。”

  临风说:“为什么哭呢?”

  朵拉说:“因为……也许这就是永别,再也不会见面了。”

  临风说:“也许吧。”

  朵拉说:“你有女朋友吗?”

  临风说:“有过。”

  枫叶落了一地,厚厚地像是地毯,两个人躺在地上,临风看着天空说:“你知道吗,你让我想起了很多往事……”

  朵拉没有继续问下去,那些往事或许和另一个女人有关。

  数天之后的一个凌晨,陆离教授发出了一声尖叫,这声音在寂静的凌晨听起来毛骨悚然。霍桑、朵拉、临风、还有军区首长都从睡梦中被惊醒了,他们从各自的营房里迅速的穿衣起床,跑到陆离教授的临时研究室里,他们简直不敢相信——陆离教授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

  霍桑说:“你终于破译出来了竹木之简上面的蝌蚪文?”

  陆离教授点点头。

  首长说:“那上面到底记载着什么,怎么把你折磨成这样?”

  陆离教授坐在椅子上,他想站起来,却摔倒在房间内的废纸堆里,临风上前扶起他,他推开临风,走了两步,感到一阵晕眩,竟然精神恍惚起来。他自言自语,浑浑僵僵地走出门,对着天空发了一会呆,然后又低下头愣愣地出神,过了一会,他竟然像个白痴一样,一边走一边笑,笑着笑着,眼泪流了下来。

  霍桑说:“告诉我们吧,那竹木之简上究竟记载着什么?”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