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三卷 淫魔之岛 第十八章 世界监狱

  痛苦之王站在海边,他抽出那把黑刀,使出全身的力量横向一甩,刀身竟然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火焰。火焰向前延伸出去,一只飞翔的红嘴海鸥躲闪不及,被烧焦了羽毛落在海里。

  典狱长说:“找个人试试。”

  痛苦之王拎着刀,打量着沙滩上的四个铁柜子,柜子中的临风、伊贺、毒枭、东南亚抠肠者目光惊恐的看着痛苦之王。痛苦之王挥刀一甩,一道火焰划向毒枭,毒枭大叫一声,头发燃烧起来,典狱长解开裤子,一边尿在毒枭的头上一边对吉斯说:“这把刀归我了!”

  吉斯的嘴角动了两下,没有说什么。

  所罗门世界监狱关押着五百多囚犯,每个囚犯都是由各国选送的罪大恶极的人,这里是一个真正的地狱,剩余刑期就是剩余生命,终生不得保释。没有人可以越狱,只要是来到所罗门监狱的犯人就得死在这里。按照典狱长的话来说,即使屁眼里藏着一艘船也无法逃跑,岛屿周围遍布礁石,还有旋涡和暗流。岛上的那道电网围墙不是为了防止越狱,而是用来预防劫狱。四周的海水才是真正的围墙,每天都有卫兵在海岸上巡逻,或者说散步,这也成为孤独的象征,每隔两个小时,就有另一个士兵替代他站在沙滩上。

  临风和伊贺被安排在监狱重刑犯人A区。

  狱卒:“好了,穿上吧。”

  临风:“什么?”

  狱卒:“你这辈子穿的最后一件衣服。”

  临风穿上了囚衣。

  潮湿狭小的囚房内还关押着两个犯人,一个光头,胳膊上刺满了纹身;另一个还是个少年,不到二十岁,脸色苍白,萎靡不振。

  少年说:“我叫小巴尔。”

  临风说:“你好。”

  少年说:“知道头顶上是什么吗?”

  临风说:“是铁皮和石板。”

  少年说:“铁皮和石板上面呢?”

  临风说:“不知道。”

  少年说:“这屋顶之上是太平洋。”

  另一个胳膊上刺满了纹身的光头眯着眼睛看着临风,光头从枕头下拿出一片羽毛送给临风。小巴尔说这里的犯人用海鸟的羽毛当作情书,同性恋在这里非常普遍。随后,小巴尔向临风介绍了光头,光头外号叫做挪威雪人,世界十大杀人恶魔之一。

  临风嗤之以鼻,将羽毛扔在了地上,“没有听说过。”

  挪威雪人愤怒的冲到临风面前,“你知道什么是雪人吗,你竟然没有听说过我的杰作?”

  所罗门监狱关押着世界十大变态杀人狂魔,虽然挪威雪人于数年前落网,但他的罪行依然令人闻风丧胆,在斯瓦尔巴群岛和扬马延岛一带,他的名字可以吓哭小孩。挪威雪人第一次犯罪就震惊了世界,当时,挪威北部遭遇三十年不遇的大雪,天空中落下的雪花如同纸片那么大,一个早起的渔夫看到街道的垃圾桶边多了一个雪人,渔夫以为这雪人是孩子们堆的,也不以为异,等到天色大亮以后,渔夫才发现这个雪人的五官十分奇怪,仔细一看,几乎吓得魂飞魄散,原来这雪人的眼睛、鼻子、嘴巴、耳朵均系用活人的器官组装而成。巡警赶到现场之后,勘察发现,雪人的四肢也是用活人肢体做成的,初步判定,这是一起极度凶残,变态的恶性凶杀案件。法医的鉴定结果显示,这个雪人至少是由六名被害死者的肢体和器官拼凑而成,该案件的恶劣程度可以说是世所罕见。

  随后几年里,这样的人体雪人接连出现,贝尔根城市广场在圣诞节之夜竟然出现了三具雪人,人们感到极大的恐怖和震撼,凶手被命名为挪威雪人,谁也不知道凶手是谁,那几年,晚上没有人敢出门。警方一筹莫展,不得不寻求国际侦破专家帮助。

  挪威雪人被捕的时候正在和邻居下棋,警察破门而入,挪威雪人推倒棋子,说了一句:“这一局,算是我输了。”

  挪威雪人的最终被捕可以说是一场意外,他在酒后扬言要把同事的耳朵和上司的鼻子放在一起,同事报警,警察在他家里发现了肢解的工具,审判之后将其送进了所罗门世界监狱。

  所罗门监狱每天放风三次,每次半个小时,囚犯可以在电网围墙内的院子里活动。临风在公共卫生间撒尿的时候,挪威雪人手里拿着一片羽毛,另一只手抓住了他。

  临风:“放手,否则我打烂你的脸。”

  挪威雪人:“我要是松开手,你的裤子就掉下来了。”

  临风左手举起挪威雪人,右手一记重拳打在挪威雪人的眼眶上,另外几个犯人趁机也来打挪威雪人,公共卫生间内乱成一团,狱卒按响警报,持枪的狱警冲过来,所有犯人背靠墙壁立正站好,典狱长了解事情经过之后,看着临风缓缓说道:“你要么娶一个人,要么嫁给一个人。”

  临风疑惑的说:“我不明白。”

  典狱长说:“你要在这个监狱里度过余生,剩下的生命还很漫长,所以,找个伴吧。”

  临风说:“什么?”

  典狱长说:“这里都是成双成对的。一旦你有了伴侣,才不会被人骚扰。”

  临风说:“让我做同性恋吗,如果我拒绝呢?”

  典狱长说:“那就立刻枪毙你,我可不想大家为了你争风吃醋闹出什么事来。”

  临风无奈的摇摇头,他感到恶心,随即,他想到了朵拉,一阵心酸。

  典狱长说:“现在就开始挑选你的夫人或者丈夫吧,我为你们主持婚礼。”

  临风苦笑着,眼光环视着周围的囚犯,心里踌躇不定,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挑选谁。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