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三卷 淫魔之岛 第二十章 受难之树

  邋遢博士说:“其实这不是一株草,而是一棵树。”

  典狱长说:“好吧,我看看这棵树开什么花,结什么果。”

  临风肩膀上种植的这棵树苗长势良好,每隔一个星期,邋遢博士就做一次检查。临风的忍气吞声让大家感到惊讶,小巴尔曾经问过临风,你为什么不把它拔下来呢?伊贺也问起临风,为什么不把那个邋遢老头捏死?

  临风是这样回答的:“我不敢!”

  邋遢博士患有一种罕见的血液病,他要杀死一个人的话,只需要咬破自己的舌头,将带血的唾沫吐到对方脸上,对方就会受到传染。临风肩膀上种植的那株树苗,根系与临风的血管和神经连接在一起,这使得临风不敢轻举妄动。

  在手术台上,邋遢博士将临风固定住,他对临风说道:“你知道吗?”

  临风说:“什么?”

  邋遢博士说:“上一次躺在这手术台上的人已经死了。”

  临风问道:“怎么死的?”

  邋遢博士说:“我往他的眼睛里倒了一勺热油。”

  临风说:“他肯定瞎了。”

  邋遢博士说:“我给他移植了一双眼睛,一双白鳍豚的眼睛。”

  临风说:“你心肠不坏。”

  邋遢博士说:“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临风说:“什么都没有看到。”

  邋遢博士说:“不,他看到了天堂。”

  邋遢博士拿起一针麻醉剂,恐惧使得临风闭上了眼睛,邋遢博士在临风耳边说道:“我做过一个人兽杂交的试验,让一个犯人和海豹交配,诞生了世界首例人兽混合胚胎,可惜只存活了三天。还开发过一种喷气式背包,可以让人在天上飞。还有,我是世界上第一个人工制造出龙卷风的人。我是一个科学家,从石器时代就是,现在我要用你做一个实验,如果成功将会轰动整个世界。”

  地球上有很多奇异的细菌,例如耐辐射球菌和氧化硫杆菌。耐辐射球菌,在核辐射垃圾桶里繁殖,第一次发现是1956年。氧化硫杆菌可以存活在硫酸之中,这是一种惊人的细菌,也是唯一可知的能存活在硫酸中的细菌,深海的火山口也生活着这种生物,毫无疑问,这种细菌也可以存活在木星或者火星那种恶劣的环境中。

  邋遢博士将这两种细菌植入植物的细胞,寄生有细菌的植物再栽培到临风身上。自然界的动物、植物、微生物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临风肩部种植的是一株海柳,因为吸收血液为养分,海柳的枝叶都变成了红色的。

  这株血红色的海柳长势良好,邋遢博士又注入了一种激素,没过多久,海柳就长出了毛毛虫似的花絮。邋遢博士用力一吹,红色的柳絮就在监狱里飘扬起来。邋遢博士在空中抓住一朵柳絮,放在嘴巴里咀嚼了两下,“味道不错。”

  临风的肩膀顶着一棵血红色的树,除了伊贺和小巴尔,其他犯人都对临风避而远之,挪威雪人向典狱长要求更换牢房,理由是这棵移动的树让他感到害怕,典狱长就把伊贺调换了进去,并且叮嘱伊贺说:“你现在的身份是园丁,应该照顾好这座岛上唯一的一棵树。”

  邋遢博士为临风做了一次全面的体检,临风身体健康,除了感到手臂麻木不听使唤之外,没有任何不良反应。

  邋遢博士在实验室里点燃了一盏酒精灯,命令临风将自己的手放在火苗上。

  邋遢博士:“感到疼痛吗?”

  临风说:“废话。”

  邋遢博士示意临风将手拿开,然后他把自己的右手伸到火苗上面去。他开始烧自己的右手,意志非常的坚定,没有闪躲,一动不动,临风看到他的手被烧得皮开肉绽,冒起难闻的青烟,邋遢博士依然无动于衷,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被烧,然后他对临风说:“我也疼,我的这右手啊,该烧,该惩罚,为什么呢,因为它写信,它违背了我的意愿,给母亲写了封信。”

  临风说:“你母亲多大?”

  邋遢博士说:“她已经死了。”

  邮差每隔一个月就会来到所罗门监狱,与此同来的还有教会派来的一个神甫。所有犯人在这一天都会变得很安静,他们阅读自己的信件,聆听神甫的祷告。邋遢博士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也许他所寄往的那个小村落早已不存在。

  邮差和神甫来的时候,一场飓风摧毁了监狱的电力设施,监狱房顶也破了个大窟窿,风停了之后,每个牢房里都点燃了蜡烛,这些蜡烛是一个公益学校的孩子们捐助给监狱的。犯人们享受着烛光,聆听着彼此的呼吸,没有人说话,整个夜晚都很安静。

  神甫走在前面,痛苦之王和邋遢博士陪同着他,还有两个士兵跟在后面负责护卫,因为上一个神甫被劫持杀害了。他们走到一个牢房门口,如果有犯人向神甫跪下,那就表示愿意忏悔。大多数犯人对神甫恶语相加,只有少数人会跪下忏悔自己的罪过。

  神甫走过挪威雪人的牢房,挪威雪人说:“等一下。”

  挪威雪人说:“我现在是在地狱里吗?”

  神甫说:“天堂的大门已经为你打开!”

  挪威雪人欲言又止,想说什么但又犹豫不决。

  神甫说:“如果你想忏悔,请你跪下,天父会宽恕你的罪过。”

  挪威雪人想了想,恶狠狠地说道:“滚吧。”

  神甫又来到一个毒枭的牢房前面,这个毒枭的头发被烧光了,他是和临风、伊贺一起被送进的所罗门监狱。痛苦之王向神甫简单介绍了毒枭所犯过的罪行,神甫问毒枭:“吸毒是什么感受?”

  毒枭说:“你做过爱吗?”

  神甫说:“没有。”

  毒枭说:“那你手淫过吗?”

  神甫说:“男人大都有过,说实话,我也不例外。”

  毒枭说:“你的性高xdx潮乘以1000倍获得的快感就是吸毒的感受。”

  神甫说:“这也是魔鬼的诱惑。”

  毒枭说:“你可以帮我弄到海洛因吗?下次带来,我有很多钱,多到你无法想象。”

  神甫说:“慈悲的天主在冥冥之中正注视着你。”

  毒枭说:“那就让他看着,看我把你磨成粉,吸进肚子里。”

  毒枭气急败坏,隔着牢房的铁栏,猛地抓住神甫的领子,士兵慌乱的开了一枪,毒枭倒在血泊里,神甫叹口气,划了个十字。

  神甫来到临风的牢房门口,小巴尔已经睡着,伊贺看着监狱房顶的那个窟窿发呆,临风走到神甫面前跪下,低着头说道:“我很想她。”

  神甫说:“她是谁?”

  临风说:“我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我觉得自己快要活不下去了,可是我每天都在想她,无时无刻,如果能让我再看她一眼,即使是让我立刻去死,我也愿意。”

  神甫说:“她就在你的心里。”

  神甫指着临风肩膀上的那棵树,轻声的询问邋遢博士这是怎么回事。邋遢博士告诉神甫,这棵树也是十字架的象征,如果成功存活,将会救赎很多受苦受难的人。

  临风的右手突然向神甫的肚子上重重地击打了一拳,神甫痛得弯下腰,临风急忙站起来解释自己根本没有冒犯神甫的意思,只是自己的手突然不听使唤了。神甫身后的士兵举起枪,邋遢博士按住枪说:“我早就预料到了,这确实不是他的错。”

  临风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右手,说不出话来。

  邋遢博士说:“这只手很可能不再属于你了。”

  临风说:“我的手,怎么了?”

  邋遢博士说:“手,也可以有自己的思想。”

  神甫说:“邪魔附身?”

  邋遢博士说:“科学的解释,叫做——异己手。”

  邋遢博士解释说,“异己手综合征”是一种非同罕见的神经紊乱疾病,这种患者的手好像不受主观意识支配,自己有了思想。该症状是由大脑内侧前区的运动神经受损引起,通常在经过手术、中风或某种传染病后会患异己手综合征。

  患有这种神经紊乱疾病的人,既不能控制“异己手”的运动,也不清楚自己的手将会做什么。存在这种症状的人经常觉得身体和手没有连接在一起,感觉到自己的手不是身体的一部分。因此患者意识不到异己手有时产生的一些奇怪的动作,例如做各种手势,将衣扣解开,或着殴打自己或别人。医学界一直都没有找到治疗“异己手综合征”的方法,最无奈的办法就是给这只异己手提供一个可以把玩的东西,让它分神,避免做任何对患者有害的事情。

  临风说:“我的手不受控制,那么,是什么在控制我的手呢?”

  邋遢博士说:“可能是你肩膀上的这棵树,替换了你成为了新的主人。”

  神甫说道:“这只手属于上帝。”

  痛苦之王笑着说:“也可能是魔鬼。”

  邋遢博士说:“你的手也许会成为一件杀人工具,无意识的刺杀别人,或在睡梦中杀死自己。”

  临风的右手开始击打囚室的墙壁。

  临风试图用左手按住右手,制止这种不可思议的疯狂行为,但是右手根本不听使唤,直到鲜血迸出,然后,临风惊讶的看到自己的右手蘸着鲜血在墙上写下了两个字。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