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三卷 淫魔之岛 第二十一章 异己之手

  众人凑上前看到墙上赫然两个血红的大字:截肢。

  临风愣愣地出神,这不是他心里想说的话,不明白究竟是谁的意愿在主宰着这一切。

  到了夜里,尽管临风已经睡着了,但是他的手却依然醒着,时而轻轻地挠墙,时而抓弄临风的头发,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折腾了半夜才渐渐地安静下来。凌晨的时候,这只手大概是睡醒了,突然给了临风一记耳光,然后死死地掐住了临风的脖子。临风猝不及防,猛地惊醒,急忙用自己的左手抓住右手腕,可是右手的力量很大,临风感到呼吸困难,挣扎着身体,在同室狱友伊贺和小巴尔的帮助下,才得以挣脱。

  临风说:“我差点掐死自己。”

  小巴尔说:“除了截肢,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吗?”

  伊贺说:“有个办法。”

  在典狱长办公室里,典狱长和吉斯、邋遢博士正在喝酒。临风提出自己需要一条绳子,典狱长听取了邋遢博士的意见之后就应允了,他警告临风不许上吊也不许吊死别人,临风点点头,当场用那条绳子将自己的右胳膊和身体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

  这滑稽的样子让典狱长和吉斯哈哈大笑起来,他们正在烤鱼,典狱长把焰火刀抽出半截刀鞘,然后把生鱼片蘸上辣酱放在刀身上,鱼片发出嘶嘶啦啦的响声。

  吉斯对邋遢博士说:“你发明的什么鬼东西,一个肩膀上插着扫帚的粽子?”

  邋遢博士说:“很多年前,西班牙人赛尔维特发现血液可以在人体内循环,被当做异教徒活活烧死,如果我的实验成功,大家会不会认为我是个疯子?”

  吉斯说:“你本来就是个疯子。”

  典狱长对邋遢博士说:“你应该研究一下这把刀,究竟是什么物质做成的。”

  吉斯看着临风说:“如果咱俩还能够用人类的方式进行交流的话,我想告诉你,你现在变成这样,全是我造成的,我一点都不感到抱歉,你恨我吧,这里,我有一张照片要给你,上面也许有你想见到的人。”

  临风面无表情接过照片,在士兵的押解下走出了典狱长的办公室。

  吉斯送给临风的那张照片拍摄于秦始皇陵地宫,画面上的朵拉笑吟吟地拿着一串红玉荔枝,旁边的霍桑和陆离教授欣喜欲狂的看着秦始皇鎏金塑像。

  当天晚上,临风躺在床上失眠了,他将照片紧紧贴在胸口,那照片似乎散发着芬芳,仿佛胸口开放着千朵万朵的花儿。其实,在无数个黑夜里,他只要一闭上眼就看到朵拉的身影。他想起在机场的时候,第一次和朵拉见面,朵拉怯怯地像一只小鸟;他想起在地下溶洞的时候,他和朵拉牵着手走向地下之湖;想起在秦始皇陵的时候,地宫塌陷,他抱着朵拉飞跃水银之河……

  伊贺咳嗽了一声,轻轻地问道:“睡了吗?”

  临风回答:“没有。”

  伊贺压低声音说:“监狱房顶的那个窟窿是我们越狱的唯一出路。”

  临风说:“囚房的铁门怎么打开?”

  伊贺说:“我可以打开。”

  临风说:“但是,我们即使逃出监狱,也逃不出这座岛。”

  伊贺说:“越狱需要三种东西,锯子,绳子,还有船。”

  临风苦笑着说:“我们现在只有绳子,就在我身上绑着呢。”

  小巴尔突然说道:“你们要越狱吗,算我一个吧,带我离开好不好?”

  伊贺瞪了小巴尔一眼。

  小巴尔说:“好吧,不带我也没关系,别杀我灭口,我就当没有听到你们说话。”

  临风问道:“你到底是犯了什么罪进来的呢,你还是个孩子啊。”

  小巴尔开始讲起自己的故事。他在剑桥大学读书,爱上了一个女同学,他很痴情,每天下午六点都会在校园的长椅上坐着,只是为了偷偷看她一眼。后来,他们相爱了,成为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两个人毕业后,正筹备婚礼的时候,她患上了白血病,需要骨髓移植,治疗费用高达数十万,并且还要在一个月之内弄到,否则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未婚妻死掉。

  小巴尔对临风和伊贺说:“这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艰难的选择,如何才能在一个月之内搞到几十万,这道选择题回答错误,我的未婚妻就要死。”

  临风和伊贺耐心的听着。

  小巴尔说:“A,借钱。”

  小巴尔停顿了一下接着说:“B,买彩票。”

  小巴尔最后说:“C,犯罪。”

  伊贺说:“你选择了C。”

  临风说:“如果我是你,我想我可能也会这么做的。”

  小巴尔说:“最有钱的地方在哪里?在瑞士。世界上约有四分之一的个人财富被存放在这里,各国政要、商界巨子和演艺明星都把存款放在瑞士而感到放心,这也造就了瑞士闻名于世的银行业。我大学主修的是计算机专业,我用黑客技术入侵了瑞士商业银行的电脑系统,偷取了几十万,本来不会被发现的,可是我搞了个恶作剧,重新洗了一下牌,将那些大富翁的钱转账给了穷人的账号……我就被抓到这里来了,幸运的是未婚妻获救了,我觉得值。”

  临风对伊贺说:“我们带上他吧,现在我们是三个人一起越狱。”

  小巴尔告诉临风和伊贺,一旦越狱失败,就必死无疑。所罗门监狱曾经发生过一次越狱,有个犯人爱吃塑料制品,没有人怀疑他的这个怪癖,因为世界上有一些异食癖患者,有的爱吃玻璃,有的爱吃泥土。这个犯人用几年的时间耐心准备,一点点收集各种塑料,然后他做成了一张简易的气垫船,这船很丑陋,不如说是一个可以充气的气球。

  小巴尔问道:“你们知道他把气垫船藏在哪里吗?”

  临风思索了一会,摇了摇头。

  小巴尔说:“他把船藏在他的胃里。”

  那天夜里,这个犯人用自制的塑料钥匙打开牢门,悄无声息的杀死一个士兵,换上士兵的衣服,突破监狱的重重岗哨,一路上很顺利的来到海边。他在沙滩上呕吐,把气垫船从胃里吐出来,然后像吹气球一样充气。他的这个越狱计划可以说是天衣无缝,然而却被大海打乱了,就在他扎紧气垫船准备扔向海里的时候,海面上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这声音非常巨大,令人恐惧。

  小巴尔问道:“知道这声音是怎么回事吗?”

  伊贺回答:“某种海洋动物发出的声音。”

  小巴尔说:“是的,是鲸鱼。”

  一只座头鲸突然从大海里冲过来,搁浅在沙滩上,挣扎着身体,呜呜吱吱的大叫,叫声引来了巡逻的哨兵。那个犯人被发现了,一排士兵举枪就要射击,睡梦中惊醒的典狱长打着哈欠说道:“放他走吧!”

  所有的人都不明白典狱长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个犯人吓得战战兢兢的说:“我知道,我一转身,你们就会开枪。”

  典狱长像绅士般的伸出手,对着大海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他命令所有士兵放下枪,全部回到监狱营地。

  空荡荡的沙滩上,那个犯人把气垫船扔进海里,然后爬上去,他在大海中漂流了几天几夜,最终又漂回到了这座岛上。邋遢博士解释说,这是因为岛屿周围有环绕的海流,只依靠个人的力量不可能战胜大海。

  那个越狱的犯人饿得奄奄一息,他被士兵撕成了碎片,像布条一样挂在监狱围墙的铁丝网上,他的鼻子距离脚趾起码有三十米之远。

  典狱长对所有囚犯说:“你们现在找到答案了吗?”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胆敢越狱。

  第二天,伊贺对临风和小巴尔说:“现在,我有了一个越狱计划。”

  小巴尔说:“我有点害怕,我可不想变成腊肉。”

  临风说:“什么时候越狱?”

  伊贺说:“今天晚上。”

  临风说:“那三样东西都准备好了?”

  伊贺说:“是的。”

  临风说:“我这里有绳子,锯子在哪?”

  伊贺说:“在这里。”他从胳膊的肌肉中挤出一个蜡丸,蜡丸里装着一把钨钢折叠小锯。

  小巴尔说:“我们的船呢?”

  伊贺说:“在沙滩上。”

  他们透过监狱围墙的铁丝网向沙滩上看去,然而沙滩上没有一艘船,只有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礁石。临风和小巴尔疑惑的看着伊贺,不明白他所说的船在哪里。

  小巴尔问道:“那个死去的越狱犯人把船藏在肚子里,你把船藏在了什么地方呢?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