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三卷 淫魔之岛 第二十四章 幽灵之船

  伊贺剥开蜡丸,里面是一个蓝色的小药片。

  伊贺说:“这个能让人立刻死去,并且没有痛苦,我可以分成三份。”

  小巴尔失望的说:“毒药,你倒是挺大方,我可不想吃。”

  临风说:“我也宁愿死在自己手里,不愿被大海杀死。”

  鲸鱼仍然在下沉,三个人感到绝望,伊贺将药片分成三份,分发给他们,小巴尔最后一次举目张望,周围的海域没有一艘船的影子。

  海水已经到了齐腰深的位置。

  伊贺说:“谢谢你们俩陪我走完这段旅程!”

  他仰起脖子,准备将药片放入口中,临风突然用手打掉了药片,药片落入水中。

  临风大声说道:“等等,我好像看到了一艘船。”

  伊贺和小巴尔向四周环视,海面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

  伊贺问:“船在哪里?”

  临风说:“在水下!”

  他们低头观看,海水之下竟然隐隐约约有一艘船的轮廓,那船缓缓地向上升起,就在他们身边“哗”的一声浮出了水面。确切的说,这是一艘三桅船的残骸,船身上布满各种藻类和贝壳,这使得它看上去更加的丑陋和恐怖,就像是一个海怪,突然跃出水面,水淋淋的浮在他们面前。

  三个人来不及多想,立刻跳了上去,因为他们脚下的鲸鱼就要沉没了。

  龙卷风的力量巨大无比,海里的沉船有时也会被卷入空中,这艘像幽灵一样的沉船就是被龙卷风从海底卷起来的。船身是木质的,在水下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海龙卷搅动清除船身上覆盖的泥沙,沉船就慢慢地浮出了水面。

  人类的航海史中,幽灵船的故事让世人既惊又怕,同时也百思不得其解。幽灵之船是无法解释的鬼魅一样的船只,它们通常是失踪或已沉没的船只,但却不知为何地再次出现。某些幽灵船则是无法合理解释全体船员失踪再出现的无人空船。

  一对度蜜月的新婚夫妇遇到过一艘幽灵船,该船仪器正常却空无一人;一个水手报告说看见已沉没27年的Valencia号蒸汽船出现于温哥华岛附近;最著名的幽灵船当属漂泊的荷兰人,这艘船在十七世纪沉没,几百年来不断被目击者报道,有人声称这艘船如幽灵般的尾随其他船只,然后突然消失。

  临风,伊贺,小巴尔三人登上的就是一艘神秘的幽灵之船!

  他们发现这艘古怪的船甲板上部舱室的窗户全用木板钉死了,右舷扶手上有深深的斧头痕,伊贺在甲板的缝隙里发现了一把锈迹斑斑的斧头,他捡起来,拎在手里。临风拨开桅杆上的海藻,小巴尔一抬头,吓得叫起来,桅杆上的笼子里竟然吊着一具骷髅!

  吊笼里有很多尖利的木棍,关在里面的人只能保持站立的姿势,看来那具骷髅是站在吊笼里活活累死的,或者饿死的,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一周的时间。

  三个人打开密封的货舱盖板,舱底一片狼藉,已经积了不少的水,因为隔壁是厨舱,所以,锅、勺、碟、盘也全在水上漂着,舱底有很多木桶浸在水中,看来木桶里装着一些重物,才没有使得它们浮在水上。

  小巴尔打开一个木桶,吓得又叫起来,木桶里装着满满的骨骼——人的骨骼!

  伊贺挨个的打开木桶,每一个木桶里都装着骷髅。

  临风说道:“这或许是一艘海盗船!”

  他们进入后舱,里面一片寂静,借着几缕光线可以看到后舱存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伊贺捡起一双铁质的鞋,鞋内竟然竖着一根钢针。

  小巴尔说:“我更相信,这是一艘鬼船,谁会穿这样的鞋子呢?”

  临风仔细查看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他认出这是一些古老的刑罚装置,军队里的专家曾经讲解过刑罚方面的知识。那双鞋也叫做惩治鞋,常常结合手枷一起使用,犯人穿上后只能靠脚趾支撑住身体,否则,鞋后部的钢针就会刺入脚跟。

  临风向伊贺和小巴尔介绍了其他的酷刑装置。

  舱内中间位置放着一架刀凳,刀凳是犹大尖凳的变种,让犯人骑在刀刃上,脚上还挂着铁球。左右两边各放着一把审讯椅,这种铁质的椅子有数以百计的钉尖,让人感到难以坐住,通常还在下面点火将铁椅子烤热。审讯椅的后面放着一个很大的绞刑架,这个绞刑架还可以施以锯刑,锯刑代表着人类最残忍的惩罚方式,把犯人倒吊下来,大部分的血液会涌向头部,然后用锯子从裆部向胸部锯,头部的血液得到充分的氧气,即使锯到肚脐的位置,犯人都很清醒,不会因血流失过快而死。

  小巴尔从舱内的壁上拿起一把奇形怪状的铁叉子,问道,“这个是做什么的?”

  临风接过铁叉,将下端放在自己的两根锁骨之间,然后用力的向后昂起头,将叉子的三个尖端顶在自己的下颌上。

  临风演示完之后,小巴尔说道:“这个小叉子可以治好驼背,还能够让人类中的任何一个招供。”

  他们用工具打开密闭的水手舱,所有的东西都是潮呼呼的,不过家具完好无损,帆布吊床也绑得牢牢的,桌子上放着一本航海日志,因为潮湿,日志上面的字体已经难以辨认,只能依稀看到最后一页的日期是一个月以前了。水手舱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们又打开隔壁大副的住舱,那儿的舷窗关着,一切摆设也都井然有序。

  小巴尔拿起一个指南针说:“奇怪,这个指南针,不指南,也不指北。”

  伊贺问道:“那它指向哪?”

  三个人全神贯注地去看指南针,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是人的手在抓挠一扇门。

  他们对视了一眼,表示自己都听到了,然后将目光一起转向船长室的那扇门。

  那扇门后面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过了一会,又传来一阵抓挠的声音。

  三个人只觉得毛骨悚然,侧耳倾听,寂静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这声音很像是一个人发出来的,他们听的清清楚楚,吓得后退一步。

  小巴尔战战兢兢的说:“门后面是人还是鬼啊?”

  伊贺说:“不管是什么,都要去看看,因为咱们也无处可去。”

  临风握紧手里的那把叉子,伊贺举着甲板上捡到的斧头,俩人小心翼翼走上前。他们转动舱门的把手,门缓缓地开了一条缝,密封的舱内传出难闻的腐烂气息。临风壮着胆子走进去,船长室内竟然空无一物,只有墙壁上显现出一些抓挠过的痕迹。

  临风说:“怎么回事,什么都没有。”

  临风转过身,他看到伊贺和小巴尔脸上的表情惊恐万分,临风惊慌的问道,“怎么了?”

  小巴尔结结巴巴的回答:“你……你肩膀上……趴着什么东西……”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