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五卷 彩虹之剑 第三十八章 麻风病院

  回到极地训练营之后,典狱长并没有按照事先说好的那样均分极地之行的收获,而是将来时的那艘舰船大方的送给了古特船长,古特船长非常高兴,帮他们办好了出入境手续,作为感谢。典狱长、霍桑一行人辗转数日,从格陵兰岛经过加拿大,到达了美国,根据那封信上的地址,找到了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洲的麻风病院。

  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与内华达州相毗连的群山之中,有一条长二百二十五公里、宽六至二十六公里不等的死亡山谷,地势险恶,荒芜人迹,这里也是北美洲最炽热、最干旱的地区。

  麻风病院就处在这个荒凉的山谷之中,像监狱一样有着电网高墙。

  麻风病是一种接触性传染疾病,患者大多毁容,肢体溃烂,所以必须隔离治疗。麻风病院也大多建立在远离繁华都市的荒野。在古时候,一旦发现麻风病人,患者便会被赶出家门、逐出村镇,甚至惨遭火烧、活埋。

  这个病院属于非盈利的公益性质,除了收留麻风病人之外,还有各种各样难以解释的怪病患者,他们来自美国各地,几乎每个病人都患有极其罕见的疑难杂症。

  麻风病院与世隔绝,很少有造访者,典狱长并没有向院方直接说明来意,而是谎称自己隶属于国际红十字会想要资助病院,前来考察,这使得院方对他们一行人热情接待。进入隔离区之后,大家换上了防护服,院长亲自带领他们参观。病房里的患者伤势触目惊心,令人惨不忍睹。典狱长注意到后院有一道铁丝网,表示要进去看看,院长急忙阻止说:“这里还是别看了,你们会做恶梦的。”

  典狱长问道:“为什么?”

  院长回答:“里面是一些怪病患者。”

  典狱长坚持要看,院长也不想得罪他们,只好打开铁门,院中有一株高大的红杉,叶子落了一地,一个医生陪着病人在走廊上慢悠悠地散步,看上去并没什么可怕之处。院长警告他们不要随处走动,那医生面带微笑,向典狱长点头致意,典狱长主动走过去握手,医生突然拿出一个针筒猛地扎在典狱长胳膊上,典狱长疼的吸了一口气,用力拔出针管,血流如注,那医生微笑着说,“你漏水了。”

  几个工作人员冲上来将那医生抱住,拖走了。

  院长走了过来,一边道歉一边说:“他是个疯子,喜欢冒充各种人,典型的臆想症患者。”

  典狱长说:“他给我注射了什么?”

  院长说:“没事的,是他的尿液,也许是别人的。”

  典狱长指着那个走廊上散步的病人,问道:“那么他呢,得的又是什么怪病?”

  院长回答:“他是一个玻璃人,患有罕见的骨质疏松症,不能和别人握手,这样有可能会使人握碎他的手指,因为他的骨头很脆弱,简直就像饼干一样,摔一跤的话就会跌断肋骨,尽管如此,他还坚持每天运动,试图恢复健康。”

  病房就像牢房一样,每个都是封闭而独立的,透过一个钢化玻璃小窗,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临风和朵拉忍不住向其中一个窗口望去,只看了一眼,俩人就恶心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似乎被剥了皮的人,或者说躺着一条红色的巨蛆更为恰当。院长告诉他们,这个人一年四季都不能穿衣服,因为他没有皮肤,血管和筋脉都暴露在身体上。

  院长一边走一边像导游似的介绍其他病人的情况,他指着一个窗口说,“这个病房里的是一个树人,很少有人能有胆量注视他十分钟,他患有一种罕见的莫吉隆斯症,感到有昆虫、寄生虫一类东西,在自己皮肤底下爬行蠕动,所以他每天搔得满身伤痕流血流脓,产生一些很难愈合的伤口,并分泌大量条状纤维,就好像浑身上下挂满了意大利面条。”

  临风和朵拉实在没有勇气再去观看病房内的情景,前方的玻璃窗口出现两个病人的面孔,看上去与常人无异。

  其中一个病人突然张开嘴,大家都吓了一跳,因为他的獠牙又长又尖,就像是一个吸血鬼,这是一个卟啉症患者;另一个病人是个肥胖的中年妇女,等到众人走到她的病房前,她开始亲吻玻璃窗,亲的如痴如醉,大家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有吉斯向她挤眉弄眼,她的眼神立刻变得媚惑饥渴,如果不是隔着玻璃,她肯定向吉斯扑过去了。

  吉斯问道:“这个胖妞,又是什么病呢?”

  院长笑了笑,“说出来,你们不相信,她爱上了这里所有的人,对所有的医生、护士表达自己的爱情,包括女护士。她爱所有的人,唯独不爱自己,看到镜子就会砸碎的。”

  吉斯耸耸肩膀说:“感情丰富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院长笑了笑说:“如果仅仅是感情丰富,她没有资格送到这个病院的,她患有持续性冲动综合征,如果和玻璃人握手,玻璃人会骨折,如果和她握手,她会达到性高xdx潮。对于那些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过‘持续性冲动综合征’的人,这种怪病听起来就像是一个黄色笑话,因为它让患者任何时候都处于性冲动状态中。这一怪病非常罕见,全世界也只有几例,患者一天到晚都处于性亢奋状态,几乎像喷泉一样流水不止,任何简单的身体接触,例如握手,人群中的摩肩接踵,都会令她情不自禁的高xdx潮。更难以理解的是,她坐巴士身体受到震动会高xdx潮,听到猫叫也会高xdx潮,甚至是看到一个挑逗的动作也是这样,可一日有多达300次高xdx潮。”

  吉斯回头向那个肥胖的女人送上一个飞吻,那女人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体颤抖起来。朵拉的脸红了,悄悄地用手指甲掐临风的胳膊。

  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没有窗户,门也锁得死死地,似乎里面没有人。

  霍桑说:“这间病房好奇怪?”

  院长似乎对此不愿多谈,只是嗯了一声,就转身想带着大家离开,这时从门后面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爸爸,我怕黑。”

  典狱长表示要进去看看,否则就取消捐助,院长无奈之下打开了门。

  房间里光线很暗,从角落里传来一个小女孩的声音:“你们是谁呀?”

  等到大家习惯了昏暗的环境,才看清楚房间里没有小女孩,只有一个骨瘦如柴的黑人老头蹲在角落里,很显然,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这不禁使大家感到毛骨悚然,还有什么能比一个枯瘦的老人模仿女童的声音更令人恐怖的了,并且模仿的惟妙惟肖。

  老人站起来,依旧用女童的嗓音问道:“我爸爸呢,他两年没有来看我了,我好想他。”说完,泪水从眼睛里涌了出来,像个真正的小女孩一样哭起来,哭的非常伤心。

  院长说:“你根本就没有爸爸,你爸爸叫什么?”

  老人开始怔怔地发呆,似乎陷入了一个精神恍惚的世界,过了一会,他换成一幅傲慢蛮横的语气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哭了?”

  院长挥挥手,几个护士从后面冲上来,老人的脾气变得暴戾,恶狠狠地挥舞着手臂,护士将老人按在床上,打了一针镇定剂,老人才安静下来,重新陷入了精神恍惚之中。

  朵拉好奇的问道:“他睡着了吗?”

  院长解释道:“这个人患有精神分裂症,分裂为多重人格,刚才的两个人格,一个是想念爸爸的小女孩,一个是有暴力倾向的中年人,都有着各自的名字和记忆,都居住在他的体内。如果说身体是一个机器,而这台机器是由17个,不,加上他的主人格,应该是18个人控制的。”

  这时,老人醒来了,对刚刚经历的一切浑然不知,他揉揉眼睛,打个哈欠,换做一种轻松谦虚的语气说道:“我病了,你们都是来看望我的吧。”

  院长说:“现在我在和谁说话?我应该叫你什么?”

  老人笑起来,“你可真幽默,我是胡安。”

  院长悄悄地对典狱长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人格,他认为自己的身份是个大学老师,聪明而又睿智,他上一次出现是几年前了,你们可以和他聊聊,他智商很高,简直就是一个天才,几乎无所不知。”

  霍桑不太相信,拿出一支笔在墙上出了道题,“在多变的微积分中,一个难题会有多种解答,这道题,世界上最聪明的数学家也要解答几个月,有的,甚至要一辈子,不知道胡安先生能不能做出来?”

  胡安说道:“你要考我吗,我很愿意一试。”

  胡安拿过笔,冥思苦想了一会,然后在墙上迅速的写着什么,仅仅过了十分钟,他对霍桑说,“这个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霍桑仔细观看,感到难以置信,“这是一流的解答,不过,我并没有说向量场是有理函数,你的答案是错误的。尽管如此,你还是比我强的多。这道题,我也曾经解答过,也错过,我用了三年,而你只用了十分钟。”

  邋遢博士向痛苦之王要过焰火刀,拔刀出鞘,刀身变得灼热通红,他对胡安说道:“这个,如何解释,刀鞘为何不会燃烧?”

  胡安说道:“核聚变反应时,内部温度高达1亿~2亿℃,没有任何常规材料可以包容这些物质。而超导体产生的强磁场可以作为磁封闭体,将热核反应堆中的超高温等离子体包围、约束起来。”

  朵拉说:“好深奥呀。”

  胡安说:“没什么好奇怪的,你们来的时候应该看到院子里有个花岗石雕塑,现在我也考考你们,如何让这块大石头在水中燃烧?并且是自燃?”

  霍桑和邋遢博士面面相觑,俩人摇了摇头,都回答不上来。

  胡安笑了,缓缓说道:“克拉普罗特可以做到。在泥土中,海水里,石头之内都含有一种元素:铀。铀在各种岩石中的含量很不均匀,例如在花岗岩中的含量就要高些,平均每吨含3.5克铀。粉末状铀于室温下,在空气中,甚至在水中都会自燃。”

  霍桑说道:“克拉普罗特,德国化学家,1789年发现了元素铀。”

  胡安继续问道:“将一个篮球吹气到地球那么大,你可以做到吗?”

  朵拉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胡安说:“爱因斯坦做到了,从理论上来说是可以的,E=MC2,一切物质都潜藏着质量乘于光速平方的能量,质量不断的成倍的转换为能量,这也是原子弹爆炸,太阳为什么发光的原因。”

  霍桑说:“一粒中子足以毁灭世界——如果核战爆发的话。”

  胡安说:“剖开一粒尘埃,你会看到什么?”

  霍桑说:“两个世界。”

  胡安说:“是的,和我们的世界一样大。”

  邋遢博士说:“看来你学问渊博,无所不知,不过,有一件事你肯定不知道。”

  胡安说:“什么?”

  邋遢博士说:“你,并不存在!”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