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秦书》
作者:蜘蛛

第五卷 彩虹之剑 第四十章 幻术表演

  霍桑说:“如果那个谜语是上帝出的,我想我猜到了。”

  邋遢博士不甘示弱的说:“我也知道了。”

  两个人要求典狱长拿出地图,霍桑说胡安画的那个十字其实是一个坐标点,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常识,上面的那个数字“5”应该指的是北纬5度,邋遢博士抢着说,下面的数字“20”就是南纬20度,左右两边的“80”和“50”,指的是经线范围。

  典狱长问道:“那是什么鬼地方?”

  霍桑的手指向地图的一个地方,“亚马逊河流域!”

  亚马逊河全长6440公里,在世界河流中位居第二,但流域面积和流量位居世界第一。发源于秘鲁南部安第斯山脉,一路向东,沿途接纳了1000多条支流,全长6400千米,最终注入大西洋。亚马逊流域动植物种类之多居全球之冠,这个地球生态界的宝库,仅一棵树上就生活着1000多种昆虫,因此也有着“地球之肺”的美誉。

  吉斯说:“咱们先穿越这死亡山谷,然后想办法去亚马逊丛林。”

  典狱长说:“看来,我们要再一次踏上了冒险之旅。”

  霍桑说:“这次,也许是最后一次。”

  典狱长说:“为什么?”

  霍桑说:“那片热带丛林简直就是探险家的墓地!”

  他们跋涉了整整一天,死亡山谷的地质非常奇特,脉络分明的岩石上记载着的十多亿年来的地球发展史,风吹日晒使得峡谷里砂岩的层次逐渐清晰地呈现出来,那些平滑的,雕塑感的砂岩和岩石上流畅的纹路创造了一种令人目眩的三维立体效果,这使得众人在这个山谷会感到头晕目眩。傍晚时间,他们穿过一片牛鸣石林,牛鸣石是浅灰色的石灰岩,被雨水溶蚀出许多孔洞,蚂蚁、蛇、鼠和鸟类穿行其中,山体表面好像被镂空了,布满了大大小小互相联通的鸟巢状结构。人往一个洞口吹气,互相串通的孔洞受空气摩擦,便产生铜管乐器的效应,发出动听的声音。还有一处奇异的岩壁,这块岩壁就是由八音石组成,只需要往上面扔个小石子,石子蹦跳着滚落,就能弹奏出美妙的音乐。

  天黑的时候,他们宿营在一片废墟之中,那是采矿者和淘金客遗留下来的简易住所。霍桑、临风和朵拉三人住在一个废弃的房子里,其他人住在一个大的硼砂窑里。山谷的夜晚很安静,没有风,只有伊贺吹响树叶的声音悠悠传来。

  第二天清晨,霍桑、临风、朵拉三人还没起来,典狱长等人谈论着即将要去的亚马逊森林。

  典狱长说:“拯救世界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咱们的目的是找到那个传说中的失落之城,据说整个城市都是由黄金建造。”

  痛苦之王问道:“然后呢?”

  吉斯说:“然后,我们就像切蛋糕一样把这个城市分吃掉。”

  罗格将军说:“要胸怀大志,我们可以利用这些财富购买一个国家。”

  邋遢博士说:“上帝给了我们一个坐标,还有一首诗,那首诗很可能有着什么暗示。”

  典狱长说:“是的,不过,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解决。”

  邋遢博士说:“什么?”

  典狱长说:“干掉霍桑,我们已经不再需要他了,还有临风和那个爱哭的朵拉。”

  典狱长拿出一把手枪,看着面前的几位,邋遢博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这段时间,他和霍桑朝夕相处,彼此钦佩,实在不忍痛下杀手。吉斯低下头点着一根香烟,并没有想接过手枪的意思,也许他的内心里觉得亏欠霍桑很多。罗格将军点点头,典狱长却摇摇头,伊贺上前一步,接过枪说:“我去!”

  伊贺向着霍桑、临风、朵拉居住的那间废弃小屋走去,他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将枪口对着典狱长。

  典狱长说:“不出我所料,你为什么要帮他们?”

  伊贺说:“因为临风是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

  伊贺扣动了扳机,但随即脸色一变,他发现枪里没有子弹。典狱长又拿出一把枪,罗格将军也将枪掏了出来,两人的枪口都对着伊贺。伊贺一句话也没有说,扔掉枪,转身就走。

  典狱长说:“站住,你是不是想和子弹赛跑啊?”

  伊贺说:“如果你要开枪,那就开吧。”

  伊贺不理会众人,背后的枪口也似乎并不存在,他大踏步的向着荒原上那间废弃的小屋走去,枪响了,伊贺仰面躺下,倒地的一瞬间,他又想起和临风坐在车水马龙的街头喝酒,想起樱花决战……想起驾着大鲸鱼在海中颠簸……

  典狱长迅速的向那个废弃的小屋跑去,然而,小屋里空无一人。

  霍桑已经意识到一旦自己失去利用价值,典狱长就会除掉他,所以他半夜里叫起临风和朵拉不辞而别了。典狱长气急败坏的检查了一下,他发现霍桑离开的时候带走了那把焰火刀以及在北极冰洞中发现的彩虹剑,还有古特船长赠送给他们的一部Iridium卫星电话。

  典狱长自言自语的说:“我太失望了,你狡猾的一刻远胜于我邪恶的一生。”

  痛苦之王愤怒的举起拳头说:“强盗,他们偷走了我的刀!”

  清晨的时候,霍桑就带着临风和朵拉穿过了死亡山谷,中午的时候,他们三人站在了一处房子前。房间坐落在城市的郊区,看上去有些古朴,篱笆上的蔷薇掉光了叶子,门廊上的风铃默默无语,邻居家的一只小猫从草坪上跑过,教堂的钟声正在敲响。

  临风说,“这是什么地方?”

  朵拉说,“我的家,错了,应该是我们的家。”

  朵拉在门前的垫子下面找到钥匙,她拉着临风的手参观整栋房子,书房、卧室、餐厅、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如数家珍似的给临风介绍她从小到大的玩具,朵拉指着一把摇椅,告诉临风,爷爷平时就是在这里读书。临风问道,那你呢?朵拉这样回答,负责制造各种噪音打扰爷爷读书。

  霍桑顾不上休息,马不停蹄的准备新的探险装备,三块陨石目前已经找到了两块,剩下的那块陨石也知道了大概的位置,所以必须抓紧时间,免得被典狱长等人捷足先登。尽管朵拉有些厌倦冒险生涯,但是她和临风一样担心霍桑的安危,所以,几天之后他们就登上了美国飞往厄瓜多尔的飞机。

  在飞机上,朵拉说:“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

  霍桑说:“也许吧,有个占卜师说我会死在一片丛林里。”

  临风说:“霍桑先生,我会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您的。”

  飞机在厄瓜多尔的首都基多落下,基多是16世纪在印加城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赤道就在城外经过。

  基多市分为新城、旧城两部分,很多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行人,赤着脚,像幽灵似地走向旧城区,霍桑觉得诧异,就跟随着人流向前走。旧城区的许多地方保留了印第安人和西班牙人的建筑风格,穿过几条破败的街道,街道两旁是古老的砖房,苔痕斑驳的红瓦房顶几乎覆盖住整条街,鹅卵石铺成的路面坑坑洼洼,街边一个耍蛇艺人吹响笛子,一只眼镜蛇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霍桑随着人群来到一个广场,广场很大,可以容纳上万人,四周栽种着仙人掌,巨型仙人掌有几层楼那么高,形似一盏绿色的枝形大烛台,巍然屹立,甚为壮观;有的仙人球像房子那么大,浑身上下长着棘刺,开着黄花,结有红色鲜艳的果实。

  广场上熙熙攘攘挤满了人,有衣着华丽的西班牙血统公民,也有戴着平顶帽、披着毛毯的印第安人。卖龙舌兰酒的小贩推着酒桶吆喝着穿行期间,小偷伺机盗窃,乞丐成群结队的向人群乞讨。

  霍桑、临风、朵拉以为是什么节日,打听后才知道,一年一度的幻术大赛即将在这个广场上举行。

  一个主持人宣布幻术大赛开始,音乐响过之后,一个头缠红布的印第安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中间的空地上。老人手里拿着一捆粗如儿臂的绳子让周围的观众检查,绳子并无异样,老人走回到空地上,所有人都盯着他,只见他用力的将绳子的一端甩上天空,绳子竟然没有落下来,而是像棍子一样硬挺挺地直立着,小女孩手脚麻利的爬上绳子,很快就爬到了顶端,她做了个鬼脸,迅速的滑了下来。老人抖了抖绳子,刚才还僵硬的绳子立刻变得软软地,掉落在地上。

  观众大声喝彩,临风和朵拉也鼓起掌来。

  主持人先说了几句插科打诨的俏皮话,然后宣布下一个幻术表演开始。

  一个头顶陶罐的农妇走到空地上,她非常胖,衣着奇特,裤子松松垮垮,穿着花格子衬衫,还将衬衫的下摆打了一个结,满是赘肉的腰部挂着一圈铜铃,手中拿着一面小鼓。她的出现使得人群一阵骚动,观众的笑声夹杂着起哄声。那农妇把陶罐放在地上,捏着一粒种子给周围的观众看,看完之后,她将种子放进陶罐,然后围着陶罐一边跳舞一边敲响手鼓,只一会儿,嫩芽就破土而出,随着鼓声和铜铃声的节奏加快,嫩芽在罐子里迅速生长,很快就长出叶子绽开了花,这株生长速度奇快的植物让观者大开眼界,等到鼓声停止,农妇鞠躬答谢,观众无不鼓掌喝彩。

  接着上场的是一个身穿披风戴着斗篷的神秘人,他全身上下都是黑色的,人们也看不到他的脸,神秘人自称要为大家表演巫术。他让几个助手抬上来一个非常大的木盆,木盆呈椭圆形,有5米之长,助手向盆中倒水,直到注满,然后将几条小金鱼放进木盆里。观众都不解其意,议论纷纷。那黑衣神秘人抬起脚,全场安静下来,没人再大声说话,神秘人竟然站在了水面上,小金鱼在他脚下游来游去,这说明木盆中并没有什么支撑物。那神秘人在水面上走了几个来回,观众掌声如潮,大声叫好,然而这个表演还没有结束,接下来更让观众目瞪口呆。那黑衣人站在木盆前,双手合十,对着木盆缓缓张开手掌,木盆中的水竟然慢慢地分开了,中间陷落下去,就好像被什么神奇的力量分成了两半。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静默了几秒钟之后,爆发出潮水般的掌声。

  主持人告诉大家,幻术接近于巫术,魔术在幻术面前暗淡失色。

  主持人拿出一把手枪,风趣的说,“我用这把枪击毙了10个从大礼帽中变出兔子的垃圾魔术师,他们都该死,拙劣的魔术是对观众的侮辱。今天,我要枪毙第11位魔术师,这把枪,我敢保证是真的,如果不信,谁都可以试试。”

  主持人先用枪击毙了一只兔子作为测验,然后将一个五花大绑蒙着眼睛的魔术师押了上来,主持人举起枪,魔术师身后的观众轰的一下散开了,主持人笑着说自己枪法一向很好,不会误伤。为了证明一切都是真的,主持人放了一面玻璃,倒数321之后,主持人开枪,子弹击碎了玻璃,玻璃后面的魔术师竟然不可思议的用牙齿咬住了射来的子弹。

  接下来又有人表演了影子分身、意念控制、悬浮等等幻术,每一次表演都让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

  朵拉说:“我们需要付钱吗,简直太精彩了。”

  霍桑说:“这些好像是免费表演,娱乐观众而已,而且这些都是魔术。”

  临风说:“牙齿咬住子弹是怎么回事?”

  霍桑说:“魔术师的嘴巴里事先含着子弹,主持人的手枪里没有子弹,扳机和遥控装置连接,扣动扳机,玻璃破碎,造成子弹射碎玻璃被魔术师用牙齿咬住的假象。”

  朵拉说:“那迅速生长的植物呢?”

  霍桑说:“这个更简单,膨胀塑料而已,其实,魔术说穿了就没意思了。”

  朵拉说:“我也可以上去表演一下,让他们见识下彩虹剑的神奇。”

  临风和主持人耳语了几句。主持人点点头,对大家说:“下面,欢迎一位女士,她要为观众表演真正的奇迹。”

  朵拉走到空地上,取下背包,从水晶球里抽出彩虹剑,举在空中。

  所有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呼,大家屏住呼吸,一个个呆若木鸡……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