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师傅越来越幽默》
作者:莫言

第二章

    一辆白色的切诺基鸣着笛开进了大门。围观下岗名单的人们都把头扭转,看着那辆沾满了泥土好像刚从万里之外归来的吉普车。吵闹声停止了,众人的表情都有些呆。切诺基也有些果,喇叭声停了,发动机喘息着,车尾的排气管喷着气,好像一头预感到了危险的兽,瞪着灰白的大眼,惊恐地观望着,然后它就向大门口倒去。工人们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吼叫,同时挪动了腿脚,转眼之间就把切诺基包围起来。它前前后后地冲撞了几下,便动弹不得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紫脸膛小伙子弯腰拉开了车门——丁十口认出了那是自己的徒弟吕小胡——一伸手把管供销的副厂长搡了出来。骂声轰然而起,亮晶晶的唾沫像雨点般落在副厂长的脸上。副厂长小脸煞白,一缕油流流的头发垂到鼻梁上,他双手抱拳,弓着腰,先对着吕小胡然后对着周围的人作揖。他的嘴频频开合,但他的话淹没在工人们的吵嚷声中。老丁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只看到他的脸上挂着一种可怜巴巴的神情,好像一个被当场抓住的小偷。紧接着老丁看到,自己的徒弟吕小胡伸手揪住了副厂长脖子上那条像结婚被面一样鲜艳的领带,猛地往下一顿,副厂长就像落进了地洞一般消逝了。

    两辆吉普车拉着警报愣头愣脑地开过来,丁十口吓得心跳如鼓,想赶紧溜走,却挪不动脚步。警车开不进大门,停在了厂外的马路边上。警察一个接一个地从警车里钻出来,四胖三瘦,一共七个。七个警察和他们的警棍、手枪、手铐、报话机、电喇叭一起,文文静静地往前走几步,便一齐停了。在工厂的大门外边,他们排成一条大体整齐的阵线,看样子是封锁了工厂的大门,仔细看又不是太像。那个提着电喇叭的上了点年纪的警察,举起喇叭喊了几句话,让工人们散开,工人们就顺从地散开了。就像砍倒了高粱闪出了狼一样,工人们散开,管供销的副厂长就显了出来。他趴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丰满的屁股高高地撅起来,仿佛传说中遇到危险就顾头不顾脏的鸵鸟。那个喊话的警察把手里的电喇叭交给身边的同伙,走上前去,用三根手指捏着副厂长西服的领子,想把他提起来。但副厂长的身体死劲地往下坠着,使他的西服与身体之间出现了一个帐篷般的造型。老丁听到副厂长喊着:

    "老少爷们,不怨我,我刚从海南回来,什么都不知道,这事不能怨我"

    警察提着他的衣领的手没有松动,抬脚轻轻地踢了一下他的腿,说:

    "起来吧你给我!"

    副厂长就起来了。当他看清提着自己衣领的是个警察之后,沾满了唾沫的脸突然变得像路上的黄土一样。他的双腿不由自主地软下去,多亏警察提住了衣领才没让他再次瘫在地上。

    后来,厂长坐着红色的桑塔纳来了,市里管工业的马副市长坐着黑色的奥迪也来了。厂长脸上流着汗,眼里沁着泪,向工人们深深地鞠了三个躬,直了腰后他发表演说,先怨市场无情,接着说自己无能,把一家有着光荣历史的工厂办得连年亏损,如不停业,亏损更大,只好关门倒闭。最后他还充满感情地提到了老丁,他历数了老丁的光荣,特别提到了老丁再有一个月就到了退休年龄,但也不得不让他下岗。

    老丁这才如梦初醒般地回头看了看宣传栏上的大红榜,一眼就看到了,按照姓氏笔划排列的下岗名单上,自己的名字排在了第一名。他转着圈子看着众人,仿佛小孩子寻找母亲,但出现在他眼前的都是一些灰白模糊的同样的脸。他感到头晕,就蹲在了地上;蹲着很累,就坐在了地上;坐了几分钟,便咧开大嘴哭起来。他的哭比女工们的哭更有感染力,工人们都面色沉重,眼窝浅的跟着哭起来。他泪眼朦胧地看到和蔼可亲的马副市长在厂长的陪同下朝着自己走过来,便慌忙止了哭,双手一按地,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副市长伸出一只手握住了他的一只沾满泥土的手,他感到副市长的手柔软得像面团,仿佛没有一点骨头。他赶快将另外一只手也伸过去握住副市长的手,副市长随即也把那只空闲的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这样他们的四只手就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他听到副市长亲切地说:

    "老丁同志,我代表市委市政府感谢您!"

    他鼻子一酸,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马副市长说:

    "有事到市里去找我。"

    市农机修造厂的前身是资本家的隆昌铁工厂,当时的主要产品是菜刀和镰刀,公私合营后改名为红星铁工厂,五十年代生产过名噪一时的红星牌双轮双铧犁,六十年代生产过红星牌棉花播种机,七十年代更名为农机修造厂,生产过小麦脱粒机和玉米脱粒机,八十年代生产过喷灌机和小型收割机,九十年代从西德引进了一套先进设备,生产马口铁易拉罐,厂名也改为西拉斯农业机械集团,但人们还是习惯称呼它是农机修造厂。

    那天与马副市长热烈握手后,老丁沉浸在一种既幸福又空虚的感觉里,好像年轻时刚从老婆身上下来似的。面对着警察、市长和厂长,烦躁不安的工人们渐渐地心平气和了。他无意中为工人们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他听到厂长对工人们说:论资历,你们谁能比老丁老?论贡献,你们谁能比老丁大?人家老丁不吵不闹地服从了安排,你们还有什么好吵好闹的?马副市长也对工人们说:同志们,希望你们向丁师傅学习,顾全大局,不要给政府增添麻烦。政府会积极创造就业机会,让大家再就业,但在机会没创造出来之前,大家要自己想办法,不要等靠。副市长激昂地说:同志们,我们工人阶级的双手能够扭转乾坤,难道还挣不出两个馒头吗?

    副市长坐着黑色奥迪走了,厂长坐着红色桑塔纳走了,连衣冠不整的副厂长也开着他的白色切诺基走了。工人们吵了一阵,便各奔了前程。吕小胡朝着宣传栏撒了一泡尿,然后对正将身体依靠在一棵树上的老丁说:

    "师傅,走吧,呆在这里没人管饭,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啦!"

    老丁向看大门的老秦点点头,推上他的大国防,走出了厂门。他听到老秦在身后大声地说:

    "丁师傅,你等等!"

    他站在大门外边看着这个从中学退休后到这里来看大门的老秦小跑着过来。大家都知道老秦有很硬的关系,所以才能在退休后找到看大门发报纸这样的轻松差事多挣一份钱。他站在老丁面前,从口袋里郑重地摸出了一张名片,说:

    "丁师傅,我二女婿在省报当记者,这是他的名片,你可以去找找他,让他在报纸上帮你呼吁呼吁。"

    老丁犹豫了一会,但还是伸手接过了名片。他向老秦道了谢,抬腿上了大国防。只蹬了半圈他就感到腿酸得难以忍受,身子一歪就倒了。沉重的大国防将他的身体压住,使他动弹不得。老秦跑来,把他的车子搬开,将他拉了起来。

    "没事吧,丁师傅?"老秦关切地问着。

    他再次感谢了老秦,推着自行车,慢慢地往家走。四月里和暖的小风一缕缕地吹到他的脸上,使他的心里空空的,甜甜的,有一点头重脚轻的感觉,好像喝了四两老酒,杨花似雪,结成团体,在马路边上滚动。一群鸽子在天空中转着圈子飞翔,哨子凄凉而明亮,声声入耳。他没感到有多么深重的痛苦,眼泪却像小河,哗哗地往下流。路过他家附近那个街心公园时,一个追球的小男孩懵懵懂懂地撞到了他的大腿上。他感到腿像触电似地麻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坐在了马路牙子上。小男孩抬起头,看着他的脸,问:

    "爷爷,你为什么哭?"

    他抬起衣袖擦了脸,说:

    "乖,爷爷没哭,爷爷让沙土迷了眼睛"

    到家后他感到腿痛不止,让老婆去买了两帖膏药贴上,疼痛不但没减反而加剧,没有办法,只好去医院。他们没有孩子,老婆找来吕小胡。吕小胡用三轮车将师傅拖到医院,拍了一张片子,竟然说是骨折。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