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师傅越来越幽默》
作者:莫言

第九章

    他骑着沉重的自行车仿佛梦游般地冲下山包,他没有捏车闸,他想就这样摔死了更好,东北风迎面吹来,衣服鼓涨,肚子冰凉,耳朵边呼呼作响,仿佛腾云驾雾,车后座上的垃圾袋子开了口,肮脏的纸片和塑料袋子在身后轰然而起,漫天飞舞。环湖路上,连那个抗癌明星的身影也见不到了。一群灰秃秃的天鹅在湖面上盘旋着,好像在选择地方降落。湖上已经结了一层冰,冰上落满黄土。他麻木地骑车进了城。街灯已经点燃,不时有玻璃破碎的声音令人胆战心惊地响起。一辆没有鸣笛的警车转动着红绿灯油油地滑过来,吓得他差点从自行车上栽下来。

    他懵懵懂懂地来到了徒弟吕小胡的门前,刚要抬手敲门就看到门板上贴着一张画儿,画上画着一个怒目向人的男孩。他转身想逃,看到徒弟提着一只光鸡从楼道里走上来。楼梯间昏暗的灯光照着死鸡惨白的疙瘩皮,使他身上的老皮顿时变得像鸡皮一样。他的腿软了,骨折过的地方像被锥子猛刺了一下子,痛得他一腚坐在了楼梯上。吕小胡猛一怔,急问:

    "师傅,您怎么在这儿?"

    他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突然见到了爸爸的小男孩似的,嘴唇打着哆嗦,眼泪滚滚而出。

    "怎么啦师傅?"徒弟快步上前,把他拉起来,"出了什么事啦?"

    他双膝一软,跪在了徒弟家门口,泣不成声地说:

    "小胡,大事不好了"

    小胡慌忙开门,把他拉起来拖到屋子里,安排他坐在沙发上。

    "师傅,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师娘死了?"

    "不,"他有气无力地说,"比你师娘死去糟糕一千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胡焦急地问,"师傅,你快要把我急死了!"

    "小胡,"他擦了一把眼泪,抽泣着说,"师傅闯了大祸了"

    "快说呀,啥事?!"

    "中午进去了一男一女,现在还没出来"

    "没出来就多收钱呗,"小胡松了一口气,说,"这不是好事吗?"

    "啥好事,他们在里边死了"

    "死了!"小胡吃了一惊,手里提着的暖瓶差点掉在地上,"是怎么死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看到他们死了?"

    "我没看到他们死了"

    "你没看到他们死了,怎么知道他们死了?"

    "他们肯定是死了他们进去了三个小时,起初那个女的还哭哭啼啼,后来一点声音也没有了"他让徒弟看着自己敲破了的手,说,"我砸门,敲窗,喊叫,把手都砸破了,车壳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丝丝声音也没有"

    小胡放下暖瓶,坐在沙发对面的木凳子上,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支,点燃,垂着头抽了一口,抬起头,说:"师傅,您别着急。"他的双手在大腿上紧张地摸索着满怀希望地望着徒弟的脸。小胡抽出一支烟递给他并帮他点燃,说:"也许他们在里边睡着了,人们干完了这事,容易犯困"

    "别给我吃宽心丸了,"他悲哀地说,"好徒弟,我的手指都快敲断了,嗓子都喊哑了,即便是死人也让我震醒了,可是里边一点动静也没有"

    "他们会不会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溜了?这是完全可能的,师傅,为了不交钱,人们什么样的怪招都能想出来的。"

    他摇摇头,说:

    "不可能,绝不可能,铁门从里边锁着呢,再说,我一直盯着呢,别说是两个大活人,就是两个耗子从里边钻出来,我也能看见"

    "您说起耗子,我倒想起来了,"小胡道,"他们很可能挖了条地道跑了。"

    "好徒弟,"他哭咧咧地说,"别说这些没用的了,赶快帮师傅想想办法吧;师傅求你了!"

    小胡低下头抽烟,额头上摆起了很多皱纹。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徒弟的脸,等待着徒弟拿主意。小胡抬起头,说:

    "师傅,我看这事就去他娘的吧,反正您也挣了点钱,明年开了春,我们再另想个挣钱的辙儿!"

    "好小胡,两条人命呢"

    "两条人命也不是咱害的,他们想死我们有什么办法?"徒弟愤愤地说,"这是两个什么样的鸟人?"

    "看样子像两个有文化的人,或许是两个干部。"

    "那就更甭去管他们了,这样的人,肯定都是搞婚外恋的,死了也不会有人同情!"

    "可是,"他嗫嚅着,"只怕师傅脱不了干系,雪里埋不住死尸,公安局不用费劲就把师傅查出来了

    "您的意思呢?难道您还想去报案?"

    "小胡,我反复想了,丑媳妇免不了见公婆"

    "您真想去报案?!"

    "也许,还能把他们救活"

    "师傅,您这不是惹火烧身嘛!"

    "好徒弟,你不是有个表弟在公安局工作吗?你带我去投案吧"

    "师傅!"

    "徒弟,师傅求你了,让你那个表弟帮帮忙吧,如果就这样撒手不管,师傅后半辈子就别想睡觉了

    "师傅,"小胡郑重地说,"您想过后果没有?您干这件事,原本就不那么光明正大,随便找条法律就可以判您两年,即便不判您,也得罚款,那些人罚起款来狠着呢,只怕您这一个夏天加一个秋天挣这点钱全交了也不够。"

    "我认了,"他痛苦地说,"这些钱我不要了,师傅即便去讨口吃,也不干这种事了。"

    "万一他们要判你呐?"徒弟说。

    "你跟表弟求求情,"他垂着头,有气无力地说,"实在要判,师傅就弄包耗子药吞了算了"

    "师傅啊师傅!"小胡道,"徒弟当初是吹牛给您壮胆呢,我哪里有什么表弟在公安局?"

    他木了几分钟,长叹一声,哆嗦着站起来,将手里的烟头小心翼翼地掀灭在烟灰缸里,看一眼歪着头望墙的徒弟,说:

    "那就不麻烦您了"

    他一瘸一拐地朝门口走去。

    "师傅,您去哪里?"

    他回头看看徒弟,说:

    "小胡,你我师徒一场,我走之后,你师娘那边,如果能顾得上,就去看看她,如果顾不上,就算了

    他伸手拉开了门,楼道里的冷风迎面吹来。他打了一个哆嗦,手扶着落满尘土的楼梯栏杆,向黑暗的楼道走去。

    "师傅,你等我一下。"他回头看到,徒弟站在门口,屋子里泄出的灯光照得他的脸像涂了一层金粉,他听到徒弟说:"我带你去找我表弟。"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