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1》
作者:蜘蛛

第七卷 骷髅之花 第三十五章 回忆之母

  几天后,画龙和包斩买了礼物,开车带上梁教授一起去孤儿院。车行驶到孤儿院门前时却没有停下,画龙告诉梁教授,他们在从省城回到大泽县的时候,发现路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的字很值得一看。

  车驶出很远,重新拐弯掉头进入大泽县境内,横幅上写的是“欢迎来到竹器之都大泽县”。向前一直行驶,每隔几百米就有一个铁质横幅,上面写着一些即不是广告也不是标语的文字:

  过往司机请注意,前方有一个民办孤儿院!——大泽县交警大队宣

  院长是一个孤寡老人,至今已收养350个孤儿。——大泽县民政局宣

  孤儿院中有109位孤儿考上了大学,6名研究生。——大泽县教育局宣

  如果您想捐款捐物,或购买孤儿院种植的花卉,请在此下车。——大泽县县委县政府宣

  梁教授、画龙、包斩三人下车。这是公路边一座毫不起眼的院落,铁门上方有一道弧形牌子,上书“阳光福利院”,占地面积五亩左右。门前设有一个铁皮功德箱,旁边挂着铃铛和锤子。几十年来,这个功德箱在雨中被被淋刷,在风中被锈蚀,包括旁边的铃铛和锤子,已经是锈迹斑斑,尽管如此,但依然在闪闪发光——我们知道,有些光是肉眼看不到的,而是要用心去看。

  这个世界上比金子更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比金子更闪耀的东西是什么?

  孤儿院中有一株老槐树,阳光洒满院落,槐树枝繁叶茂,有风吹过,千古绝唱!

  罗老太搬出几个小马扎放在树下,她对梁教授三人讲起自己的经历。罗老太已是风烛残年,她幼年丧母,少年丧父,从未上过学,嫁到大泽县不久,丈夫在山上采石不幸被炸死,那是1978年,她以捡破烂种田为生,也是从那时开始,她靠着微薄的收入收养了六名被遗弃的孤儿。从此以后,这个苦命的女人含辛茹苦又收养孤儿多名,很多孤儿都是在医院附近的垃圾箱里捡到的,报纸电视台将其感人事迹报道之后,社会纷纷捐款捐物,阳光福利院也是从那时设立。后来,罗老太先后卖过冰棍,开过豆腐坊,还创建过一个手工作坊式的手套厂。然而,这个善良的老人并不擅长做生意,随着收养的孤儿越来越多,她的经济压力也就越来越大,生活过的无比艰难。

  有一天,一个司机载着位官员来到孤儿院,他用锤子敲响铃铛,却没有捐助任何财物。

  罗老太对这个恶作剧的司机表示愤怒,她说,“走开,我有几百个孩子呢,没空搭理你。”

  那位官员下车后说道:“我不捐款也不捐物,不过,我有一句话,可是价值千金。”

  罗老太挥着手说:“没空,没空听。”

  司机劝道:“大妈,就耽误您五分钟时间,这个点子绝对比捐钱捐东西都值”

  那位官员声称罗老太有五亩地,种植农作物的收入很微薄,如果能种植花卉植物出售,又占据公路边的地利优势,过往司机会争相购买,肯定财源滚滚,孤儿院也能摆脱窘境。罗老太觉得有些道理,但她表示自己不擅长做生意,也不知道价格。

  官员说:为什么非要标价呢,人的良心自有尺度,您种了花,摆到路边,不必标价,顾客想给您多少钱,你就接多少钱,放心,没有人会少给您的。

  罗老太说:你是谁?

  司机介绍道:这是我们大泽县刚刚上任的新县委书记!

  这个县委书记为罗老太做了两件事。一、他派了几名技术员去培训花卉苗木种植技术,将孤儿院改建为苗木花卉基地;二、他在大泽县公路边立起了一些铁架横幅,还特意要求上面的字不要写的太官方化,要以口语表达。

  长途旅行的人如果善于观察,会看到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例如某县用油漆绿化荒山,某市在公路边建造了很多美观漂亮的墙,这些墙看上去很像别墅的一部分,然后墙的后面是破烂不堪的农村房屋。

  有些信息可以让我们长时间思考,知道我们问出为什么?

  梁教授对罗老太说:你比我年龄大,我称呼您一声大姐吧,这次来,我们也不是警察身份,就是特地来看望您,有件事想了解下,金条是怎么挖到的,罗大姐,放心,你说的话不会写进任何警方的报告,咱们就是闲聊几句。

  罗老太说:这事可玄乎了,我在大棚里种花,挖地挖到了一堆金条,还有人骨头。

  梁教授点点头说:罗大姐今年得有70多了吧,还能记得解放前,这个地方枪毙过人吗?

  罗老太说:我再有三个月就80岁了,听我家过世的公公说,解放前,那会打仗,造孽吆,可没少死人,国军***来回打,最后一次,枪毙了很多人,就在屋片竹林里,国军让监狱里的犯人挖了个深坑,后来把那些犯人打死埋了,他们跑,正好遇到***,打的可真狠呐,一天一夜,国军都死了,也被埋在了那坑里,这里是个千人坑啊!

  特案组回去之后,包斩说:我推理分析认为,他们命令犯人挖坑,埋下搜刮来的金条,然后将犯人枪毙,打算日后寻找,没想到一场遭遇战,被全歼了,知道此地埋下金条的人本就不多,也许只剩下了一个,那人逃到台湾,几十年后,他的儿子——也就是狼青,前来大陆寻宝,故意建造了这家犬类养殖场。

  画龙说:狼青和牛队长应该是好朋友,从照片上就可以看得出他们的关系很亲密。

  三个月后,被警方通缉的狼青在一条偷渡船上被边防民警偶然抓获。很多大案要案的凶犯都是因为偶然的因素而落网,例如抢劫杀人犯魏镇海越狱后,因在过年放鞭炮时胡乱试枪被群众报警,而将其捕获;还有连环杀童案案犯宫润伯,因贪财,竟然让知道他杀人真相并且搂着睡了一夜的男孩回家拿钱,男孩舅舅报案后,警方将其擒获。

  大泽县呈送给特案组的三级密级案卷记录了此案的全过程。

  彭所长为艾芒所杀。艾芒在看守所关押期间,彭所长对这个英俊帅气肌肉健美的年轻人垂涎三尺,她把他叫到办公室,声称要检查身上是否有违禁物品,搜身时,她开始百般挑逗,要求媾和。艾芒当场拒绝,彭所长却淫笑着握住了他的下身,威胁着说道:小弟弟,你要是从了阿姨,绝不会亏待你,要是不听话,就说你逃跑越狱,开枪打死你也是白打……小弟弟,听话,乖,阿姨要受不了了啊,快点,把你的火车放进来……

  艾芒被彭所长传染上了性病,从看守所释放之后,他去了县里的一家私人诊所,庸医告诉他,很可能是艾滋病初期感染症状,这使得艾芒提心吊胆又去了省城检查,省城医院告知,潜伏期症状并不明显,需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证实是否患上艾滋。在观察期间,对艾滋的恐惧再加上对彭所长的仇恨,艾芒悄悄地把彭所长约到看守所的竹林里,残忍的将其杀害。

  在此之前的几天,大泽县四家公安机关单位门前的白骨都是牛队长放置的,白骨组成的神秘数字坐标指向看守所,也是牛队长破译的。

  牛队长生性好赌,狼青正好利用了这一点,故意与其结识。狼青多次带牛队长去外地参加斗狗比赛,斗狗也是赌博的一种方式,下注者多为富商大款,赌注金额可高达百万。牛队长最初赢了不少钱,这是因为狼青选择了作弊,他用一只狼来冒充狗,自然无往不胜,即使是其他赌博用的狗,狼青捉来街上的流浪女锻炼狗的攻击性,所以他能做到想赢就赢。

  后来,牛队长深陷赌博深渊,狼青故意输掉比赛,又教唆输得倾家荡产的牛队长挪用公款继续参与斗狗赌博。牛队长越陷越深,眼看着挪用公款就要东窗事发,狼青以救命恩人的形象告诉了他一个消息:看守所围墙附近埋有大量金条和金砖。

  狼青信誓旦旦的说是自己的父亲告诉他的,消息绝对准确,挖出金条后,俩人均分。

  牛队长急需巨资填补自己秘密挪用的公款,所以他精心布置了人骨坐标,坐标指向看守所,这样才能使身为刑警的他去看守所实地勘察。看守所附近是警戒区域,一定区域内禁止建造任何建筑,想要进行大规模挖掘,必须需要一个合理上级能够通过的理由。放置人骨坐标之后,彭所长在附近的竹林里被艾芒杀害,这样更使得牛队长有理由假借破案发掘现场。

  县公安局长请求特案组协助,牛队长雷霆大怒,特案组很可能会破坏他的秘密行动,知晓他的真正目的,所以他坚决反对,公安局长提出分组破案,正和他的心意,他和特案组打赌一事,他的嗜赌成性也可见一斑。

  牛队长在竹林内挖掘了两天两夜,他支开同事,自己捡取金条,然后连夜去了狼青的养殖场,他换上新衣,戴上墨镜和帽子,打算做船去省城金店将金条兑换成现金。狼青送他去码头,在河边时,狼青说了一句让牛队长感激涕零的话:

  这些金条,并不多,比我想象的要少,都归你了,你换成钱,尽快把挪用的公款悄悄补上,以后再也别赌了。

  牛队长感激的说:我这辈子,就你一个好朋友,好大哥,我回来和你拜把子。

  牛队长虽然是刑侦警察,但是对狼青心怀感激,当成了救命恩人,在毫不提防的情况下,再加上当时天未亮,狼青突然拔出了牛队长别在腰里的枪,迅速上膛打开保险,将其杀害,夺下金条。

  此后,狼青尽快处理出售了养殖场的狗,打算逃回台湾,临行的前一天,特案组梁教授、苏眉、以及市局侦查员秘密前往养殖场调查。苏眉打碎了办公室暖水壶,狼青意识到这三个人是警察,所以他果断的开枪杀死侦查员,将中弹没死的苏眉和手无缚鸡之力的梁教授锁进了狗舍,然后,惊慌而逃。

  特案组请教了一位专家,专家声称地下的金子确实可以移动。

  金具有游离性和延伸性,1克金可以拉成长达4000米的金丝,金的密度非常大,虽然只有麻将牌大小的一块金砖,但也非常重。由于金的密度大,于是,埋在地下的金砖就会下沉和移动,半个多世纪以来,金子在地下受化学物理等地质环境和地壳运动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当年埋下的金砖和金条移动了位置,移动到了罗老太的花圃之中。

  包斩说:专家说的,我不太懂,我更认为,善有善报。

  梁教授说:有时,很多事情也可以用天意来解释。

  狼青落网的几天后,罗老太听到孤儿院门外一片嘈杂,一些人纷纷敲门。

  这个佝偻着身躯的老人去将门打开,她穿过院子,她的白发在风中颤抖,她的衣着是那样的简朴,她向前走着,就像是给我们开门的母亲!

  我们的回忆之母!

  门外的这群人都是她的儿子,从全国各地赶来为她庆祝她自己已经遗忘了的八十岁寿辰。

  老人开门后笑了,从这如沐春风的笑容上,我们有理由相信,她能够活到一百岁!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