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2》
作者:蜘蛛

第三卷 蔷薇杀手 第十一章 吞手之人

  2008年10月24日,《城市新闻时报》刊载了一则新闻,选摘如下:

  昨日,一个73岁老翁赶着驴车进城卖红薯,他告诉本报记者,红薯是自家地里种的,儿子瘫痪在床,卖红薯只为了给儿子挣点医药费。老汉赶着毛驴车走了8个小时,早晨在开发区解放路市场路口刚刚停下车子,突然来了一辆城市执法车,下来一帮凶神恶煞般的人,骂骂咧咧就开始摔红薯。

  一名围观群众声称,老汉驼着背,极力护着自己的一车红薯,老伴跌在地上流泪。

  一家商户对本报记者说,老汉上前扯住一名城管的衣服,一个劲的央求,那人像是个小领导,估计是副队长,他扭过身,连扇老汉的脸,扇的啪啪响。老汉跪下求饶,那人依然掌掴不停,并且怒骂道,滚,不许在这里卖,再卖还揍你。

  市民赵女士也目睹了这一幕,她说,唉,看着心酸啊,那老人比他的父亲年龄都大,那人怎么就能下的去手呢,当时有不少人围着看,其中有人喊“把城管的车给砸了”,群情激愤,打人者坐上车就跑了,要不是跑得快,我一个女人也要上去把车给掀翻,太过分了。(记者王文涛实习生陈广)

  这则新闻迅速被国内媒体转载,网络新闻排行榜中也占据头条,一时间成为时事热点。

  三天后,开发区城市管理执法大队副队长被人杀害,一名早起的晨练者发现了尸体,尸体侧躺在死者平日上下班的单位门口,晨练者以为是个醉汉,翻过来后发现死者的嘴巴里塞着一只手,那正是死者自己的手。

  尸体周围还有蔷薇花瓣,被风吹散,零落一地。

  副队长横尸街头,手被人剁下来塞到了嘴巴里,这个爆炸新闻立即传开,街头巷尾,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有人在谈论这事,老百姓以讹传讹,最终给杀人者起了个文绉绉的绰号:蔷薇杀手!

  老百姓有着高超的文学水平,每一个谈论此事的人都参与了创作,坊间的故事版本最终定型为这样——蔷薇杀手武功高强,曾在少林寺学艺十八年,下山后除暴安良,劫富济贫,只杀贪官和污吏,每次杀人,都要留下一朵蔷薇。

  没有人知道蔷薇杀手是谁。

  当地警方调动了大量警力对此案进行侦破,然而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执法大队人人自危,领导开会决定悬赏缉拿,对提供破案线索者奖励人民币十万元。

  一天过去了。

  政法委焦书记问道:有多少人拨打了举报热线?

  电话接听员失望的说:0个。

  很多大案中,只要警方向社会公布案情提供悬赏,热线电话就会被市民打爆。然而,此案中,根本没有人拨打电话提供线索,就连一个人都没有。

  政法委焦书记向上级公安机关汇报,迫于无奈,请求特案组协助。

  梁教授看完案卷之后,说道:案发前,副队长打人,有人把他的手剁了下来,这是一种很明显的报复行凶。法医鉴定报告显示,死者断腕后存活了一段时间,致命伤在胸口,被利器刺中心脏。断腕处创口整齐,也是用了一下,看到这个杀人者力量大的惊人,一下剁掉手腕,一下刺死受害人,杀人手法干净利落。至于为什么把死者的手塞进嘴巴,原因不明,鉴于死者的城管身份,这个城市里的每一个正义人士都有可能是凶手,从现场照片上看,尸体附近没有种植蔷薇,这些蔷薇确实是凶手留下的。

  苏眉说:这是一种晚期蔷薇,也叫野蔷薇,多生长在郊区野外,生命力极强,花期可开至十月底。

  包斩说:蔷薇杀手,这个杀人者的名字还真有诗意。

  画龙说:咱们非得接这个案子吗,就让他们当地警察忙活去呗,找去呗,说实话,这种人真是死有余辜,我以前就揍过城管,那个蔷薇杀手,说实话啊,我觉得,这人是个英雄,我想和他喝酒。

  白景玉:国有国法,法治社会不需要英雄。

  画龙说:老大,我想请假,自从加入特案组,我多长时间没回家了,请批准。

  白景玉:不准,立即出发!

  市公安局政法委焦书记亲自开车到机场迎接特案组,本来梁教授要求低调行事,不要大张旗鼓,但是焦书记声称局里已经准备好了一个欢迎仪式,同时还要召开全市公安干警的动员大会,限定日期,誓破此案。

  车辆驶进市区,特案组四人注意到街道两边没有种植蔷薇。

  苏眉问道:我看资料上写的,蔷薇是这个城市的市花,市区为什么见不到?

  焦书记解释说,蔷薇确实是市花,在这个城市的郊区,野外田边,铺天盖地都是野蔷薇,这种蔓延和攀援性植物如果种在城市里,就会疯长,绿化带会被野蔷薇占领。这种蔷薇只生在野外,虽然是市花,在城市里却看不到。

  车辆行驶到开发区解放路路口,梁教授让司机停车,这里就是副队长掌掴卖红薯老翁的那个路口,车辆往来,人流穿梭,小商小贩云集于此,吆喝叫卖,看上去一副繁华景象。

  梁教授:你有多久没买过菜了?

  焦书记:好久了吧,平时挺忙的,呵呵,哪顾得上买菜。

  梁教授:那好,我们现在去买菜,小眉去通知局里的欢迎宴会取消,中午咱们自己做饭。

  梁教授、画龙、包斩、焦书记四人下车,梁教授说这里才是第一案发现场,这里是案发源头。包斩推着轮椅上的梁教授,走进小贩占据的街道中间,但见瓜果新鲜,蔬菜绿意盈然,焦书记心里突然涌出一种微服暗访的感觉,买菜这种小事对于一个官员来说,非常亲切难得。

  蔷薇杀手也许就是这路口的一个小贩。

  司机载着苏眉来到市公安局,苏眉走进大厅,有些疑惑,大厅里人员很多,除了穿警察制服的,还有穿着城管制服的,通往会议室的走廊里甚至还有抱着孩子的少妇在走来走去乱糟糟喧哗一片。

  苏眉旁边站着一个年轻的小警察,个子很矮,正在摆弄手机。小警察看上去刚刚工作,稚气未脱,脸上竟然还有青春痘。

  苏眉:请问一下,特案组接待处在哪里,谁负责?

  小警察抬头看了她一眼:特案组马上到,你也想看看特案组啊,新来的吧,以前没怎么见过你。

  苏眉意识到这个小警察把她当成警局同事了,正想表明身份,那小警察压低声音说:我就是。

  苏眉没有听明白,问道:你是什么?

  小警察说道:特案组有四个成员,从全国警察中选拨而出,其实,我是第五个,不过现在没公开,属于保密状态。

  苏眉忍俊不禁,问道:那你见过特案组四位警员吗?

  小警察继续低头摆弄手机:切,我和他们太熟了,梁老头,画龙哥,包哥,眉眉。画龙哥功夫好,我前几天还和他切磋过散打,戴拳套和护具打个平手,其实我是让着他,毕竟我刚进特案组得给人留面子,下次就要修理他,免得他目中无人。包哥皮肤很黑,跟炭似地,好像刚从烟囱里跑出来,但他好厉害,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眼睛。梁老头,我们都喊他老爷子。

  苏眉再也忍不住,扑哧笑了:你觉得苏眉,怎么样?

  小警察:黑客,懂点电脑技术,但花瓶一个,没啥大用,不过——

  苏眉好奇的问道:不过什么呢?

  小警察耸肩说:谁叫眉眉是我的女朋友呢。

  这个冒充特案组成员的小警察是焦书记的儿子,他非常喜欢吃水果布丁,以至于没人喊他的真名,朋友和同事包括他老爸都喊他布叮布丁从小就立志做一名英勇的警察,对特案组非常崇拜,特案组四人在他眼里就像明星一样。

  特案组到来之后,欢迎宴会取消,梁教授在焦书记的办公室特意召见了布叮

  布丁开门进来,立正姿势敬礼,看上去很紧张,心里因为冒充特案组而忐忑不安。

  画龙活动一下手腕说道:小子,你不是要修理我吗,我就是画龙。

  小布丁保持立正姿势,面有惧色,挤出一个笑脸说道:画龙哥,我开玩笑,您可千万别当真。

  苏眉走到他面前,笑着说:你有十八岁吗,人小鬼大,竟然还想泡我?说什么眉眉是我的女朋友。

  小布丁感到非常尴尬,吞吞吐吐说:我,我,21岁了。

  梁教授说:脱下警服。

  小布丁头上开始冒汗,急忙说道:我错了,原谅我吧,我不该冒充特案组。

  旁边的焦书记也劝道:犬子不懂事,我替他道歉。

  梁教授:脱下警服,不是要你不当警察,我们也没这权利,而是要你做一名侦查员。

  小布丁有些不明白,一头雾水。

  包斩说道:侦查期间,你就不能吃布丁了。

  梁教授特意叮嘱一句:也不能偷吃。

  特案组初步分析认为,蔷薇杀手就是一个小商贩,因为和城管发生矛盾,将其报复杀害。因为没有群众愿意提供线索,特案组决定派一名侦查员暗中调查。在刑事侦破中,警察需要扮演各种角色,来获得有用的侦破信息。电视剧中常看到警察扮演嫖客,假扮购买毒品的顾客,包括卧底侦查,这些都是很有效的侦破手段。

  小布丁即将扮演的角色是一个小贩。

  梁教授说:我们会安排人,把三轮车以及一些水果,都放在解放路派出所家属院的一个储藏室,你每天天不亮就出摊,晚上八点收摊,要和那些真正的小贩融在一起,打听信息,你的工作对于侦破此案来说,非常重要。

  小布丁点点头说:我明白了,保证完成任务。

  包斩说:时刻记住这一点,你不是警察,不是焦书记的儿子,你是一个卖水果的小贩。

  梁教授说:特案组只有四人,现在,我们决定增加一个。

  小布丁喜出望外,张大嘴巴说,埃

  梁教授说:现在正视任命你为特案组临时警员。

  苏眉说:小弟,侦破此案后,你不用再吹牛,可以对任何人讲,你是特案组第五位警员。

  市场开市的时间比布丁想像的还要早。

  布丁六点还没到就早早去家属院拿了三轮车出摊,到时市时,才知道自己已经是算晚的了。一些做批发的小贩,早已把新鲜的瓜果蔬菜批发给了别的小贩,在收拾家伙准到回家了,路边已经三三两两有卖早点和蔬菜的小贩,开始张罗自己的生意,在他们眼里,每天都是这样,普通,但必需周复始,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布丁因为被任命为特案组临时成员而兴奋,不过像他这么早出摊的水果小贩,还真是不多。他慢慢把三轮车蹬到一个早点摊旁边停下来,想着要怎么过去搭讪。想了一下,掏了两块钱去买了一根油条,一杯豆浆,一边吃一边和老板搭话:“老板,你这豆浆还不错啊!”

  老板:我这可是真正的原味豆浆,可不像别人那样,磨好了又兑水下去。小伙子,好像没见过你啊?

  布丁:哦,我前几天刚从老家过来,本来是要找我朋友的,可他们工地现在没什么活,就先来摆摆摊。

  老板:哦,那你倒是勤快,只是你又不着出这么早啊,你又不像我们买油条,这么早,水果没什么生意的。

  布丁:早点来,总会有人买的。

  老板:那你可以小心了,城管抓得很凶的,一不小心,就把你水果砸了。

  布丁:听说前两天有城管来抓人,后来有一个被人弄死是,是不是真的?

  老板:可不是嘛,那人活该,打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人家都给他跪下了,还打,换做是谁都想弄死他。听说弄死他的是一个叫蔷薇杀手,学过武,还说就是咱这市里做生意的,人高马大,一手能提一百多斤。

  布丁想,果然和特案组分析的差不多。布丁的油条和豆浆也吃完了,时间快到七点了,路上行人渐渐多了,油条老板忙着招呼自己的生意,不再和布丁闲扯。旁边的小摊也越来越多,市场里热闹起来,一个骑摩托车的,后座上载着一只剖成两半的生猪,过道里来来往往的人挡住了路,他不耐烦按着喇叭,可是人们对他的喇叭声充耳不闻。

  布丁观察了一下四周,身后是一家不大不小的拉面馆,马路对面有家水站,大概八点多的样子,水站才开门,老板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他手底下的工人也很年轻,有个小货车司机,看上去二十四五岁,还有两三个送水工,最大的,也是三十多岁的样子,有个大个子,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身体强壮,装水的时候,都是一手一桶,看样子毫不费力。

  布丁时不时和旁边的小贩们聊天,希望能从他们的话语中,打听到关于蔷薇杀手的消息。结果让人很失望,一个早上快过去了,大家说的都是关于蔷薇杀手如何厉害的各种传闻,而对于其真实自份,大家都没有什么具体的内容。

  画龙在办公室里抽着烟,看着苏眉在电脑上看案发现场拍摄的照片,苏眉看着照片,喃喃的说到:如果不是因为这是一个死人,那这是多么浪漫的一个场景。

  梁教授:或许凶手本身就是一个很浪漫的人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