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2》
作者:蜘蛛

第六卷 杀人部落 第二十九章 红袖山庄

  红袖山庄是一个负责招商引资的高尔夫度假村,并不对外经营,属于富豪俱乐部性质。周边城市的很多大型重点投资项目就是在这里谈成。

  在寸土寸金的羊城,度假村内还有一个标准的国际高尔夫球场,湖水清澈,绿草茵茵,岸边林立着几栋观景别墅,中央位置是度假村的主楼,主楼后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大殿,自从发生几起盗窃事件之后,高墙上就扯上了电网。

  包斩问道:什么盗窃事件?

  黑皮回答:小事,有人来捡球。

  画龙说:这个度假村,我也只是听一些高层人士谈起过。

  度假村附近的居民常常翻墙进来捡高尔夫球,再卖出去赢利,这些都是小事,但是影响了当地招商引资的项目,就是天大的事了。

  度假村门前有哨兵站岗,没有得到邀请的话,任何人都不准入内。

  电网没有架设之前,有个翻墙进来捡球的小男孩问一个香港富翁:你为啥这么有钱呢?

  香港富翁俯下身对小男孩说:小时候,我和你一样穷,什么也没有,爸爸给我一个苹果,我没有吃,而是把这个苹果卖了,用赚到的钱买两个苹果,然后又卖了,再买四个苹果……

  小男孩若有所思,说道:先生,我好像懂了。

  香港富商说:你懂个屁啊,后来我爸爸死了,我继承了他所有的遗产。

  比尔盖茨的传记不会告诉读者他的母亲是IBM董事,母亲给儿子促成了第一单大生意;巴菲特的书只会告诉读者他八岁就去参观纽约交易所,但不会告诉大家,那是他国会议员的父亲带他去的,由高盛董事接待。

  成功的秘诀不仅仅在于自身的努力和奋斗,而是要让已经成功的人为自己提供帮助,让即将成功的人和自己并肩作战,让不会成功的人为自己服务。

  在这个度假村里,除了海外投资富商,还有一些高干子弟和黑道中人也在这里被奉为上宾。富商也是男人,除了打高尔夫球之外,嫖和赌也是必不可少的娱乐项目。赌场和色情场所,都有黑势力的参与,他们能够摆平警方无法出面摆平的事情。

  富豪俱乐部的赌场有自己的圈子,很少接纳外人。

  富豪俱乐部的顶级情色场所,是有钱人的梦幻天堂。

  黑皮介绍说,天上人间的小姐都是大学本科学历,这个富豪俱乐部的小姐不仅需要高学历,还得会说文言文,琴棋书画,无所不精。

  画龙和包斩有些纳闷,小姐提供色情服务,为何还要说文言文,等到他们到了度假村之后,终于大开眼界。

  画龙和包斩扮演成黑皮的保镖,俩人穿黑西装戴墨镜,画龙手里拎着一包美金,这是黑皮的赌资。三人搭乘出租车前往度假村,黑皮懒得买车,因为全市的出租车都是他的专车,不仅所有的出租司机都认识他,他在羊城黑道上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大哥级人物。

  三人进入度假村,走过一道安检门的时候,响起了报警声。

  安检员要求画龙交出随身携带的违禁物品。

  黑皮说,不交,我们没带刀枪。

  安检员有些为难,黑皮正想发作,安保部长走过来赔笑说,黑皮哥,他是新来的,不懂事,你们进去玩吧。

  安保部长对安检员正色道:这是黑皮哥,以后记住了啊。

  主楼大厅装饰精美,中式文化与现代艺术的完美结合,设有茶区、酒吧和书吧、还有一个昆曲舞台。设计风格古色古香,很有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穿过大厅,拐进一个秘密的走廊,尽头有人把守,负责人检查了黑皮的会员金卡,微微一笑,打开一道密码门,门外竟然别有洞天,亭台楼阁,百花争艳,穿过花园,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宫殿似地建筑。朱红大门前,站着两个古装带刀侍卫,再次查看了会员卡,打开朱红大门,包斩和画龙惊呆了,他们眼前的是一个富丽豪华的皇宫!

  殿内所有陈设都是模仿皇宫的格局模样,仿佛回到了古代!

  一个古装白衣侍女冉冉走来,流苏飘曳,上前施施然道个万福,嫣然说道:皇上吉祥!

  黑皮哈哈一笑,说道,平身吧。

  古装侍女说道:奴婢伺候皇上沐浴更衣。

  画龙和包斩对视了一眼,心里想有钱人真是太会玩了,一个老嫖客到了这里就成了皇上。

  古装侍女轻移莲步,带领黑皮三人来到皇帝沐浴的场所——华清池。池内温泉翻涌,花瓣漂浮,四个古装美女跪在一边,看到黑皮到来起身行礼,然后上前帮黑皮脱衣,搀扶着他走向温泉池中。黑皮赤裸裸半躺在一个美女的怀里,闭上眼睛细细享受,周围轻烟缭绕,有帮他洗身的,有喂他吃水果的,还有用胸部给他按摩的。一会儿,四个小宫女搀扶着黑皮站起来,先用蜂蜜涂抹黑皮的全身,接着,黑皮躺下,四个美女一点点的把他全身舔干净。画龙和包斩有些尴尬,他们本以为黑皮会在此颠鸾倒凤一番,没想到四个小宫女为黑皮换上了龙袍,原来,好戏才刚刚开始!

  画龙和包斩也换上了古装护卫的服装,四个小宫女带着三人移步正殿。

  正殿之中,七个古装美人正在翩翩起舞,穿的衣服都是一层华丽的薄纱,颜色各异,玲珑玉体隐约可见,每一个美人都容貌如花,眼如秋水,随着古典婉转的乐曲舞着流云长袖,裙衫拖曳,婀娜多姿,宛若步步生莲的下凡仙子。

  龙榻之下,一个红装绝色佳人正在抚琴,远看有雍容华贵之感,近观有空谷幽兰之气质,似水柔情,艳惊天下,想必这就是皇后了。

  皇后起身行礼,亭亭玉立,嘴角笑意微微,眼神妩媚至极,黑皮三人不饮自醉。

  黑皮将皇后揽在怀里,问道,你是哪儿人啊?

  皇后回答:回陛下,臣妾乃燕赵人士。

  黑皮说:你做这行多久了,上次来,怎么没见你,我以后肯定会常来的。

  皇后答曰:深闺燕闲,怅秋水之潆洄,倾葵迎君,衔千潭之同月。

  黑皮说:你说的鸟语我也不懂,咱还是及时行乐吧,朕给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黑皮三两下脱掉龙袍,赤条条的躺下。皇后嫣然一笑,素手盈盈摘下钗簪,又用指尖解开裙带,华美古装如流水般滑落,肌肤娇嫩,玉峰高耸,她含情脉脉的看着黑皮,羞答答的俯下身,温香软玉就贴到了黑皮怀里。

  七个古装美貌嫔妃也上前伺候,龙榻上娇喘吁吁,呻吟阵阵。

  画龙和包斩目不斜视,他们俩扮演的是皇帝的带刀护卫……

  黑皮尽兴之后,又闭目养神休息了一会,让皇后和七个嫔妃捶腿揉肩,敬酒饮茶,然后换上原来的衣服,用美金付了嫖资,带着画龙和包斩来到赌场。赌场内各种赌博设施齐全,人虽不多,但是每一个都腰缠万贯,一掷千金,这里是专为富人准备的高档赌博场所。

  黑皮将美金换了筹码,几个赌客正在一张台子前玩梭哈,靠近荷官左边的一个赌客是个长发青年,嘴里叼着一根烟,骂骂咧咧的,看上去输了钱。

  黑皮悄声对画龙介绍说,这个人就是羊城的乞丐头子,名叫韩露管。

  韩露管并不姓韩,这是一个外号。他在少管所的时候,有一次手淫被监狱教导员偶然发现,教导员悄悄走到背后,问了句,撸管呢?他以为是别的犯人,手上依旧忙个不停,头也不回的说,滚一边去。教导员猛的踹了他一脚,骂道,你还撸,我叫你还撸管!从此,他就有了这么一个名字。出狱后,别人依旧叫他韩露管,他纠集了一批马仔,勾结负责治安收容的民警,专门收取乞丐的保护费,势力逐渐扩大,成为羊城黑帮林立中的一个势力团伙。丐帮并不存在,但是很多城市的乞丐已经职业化,集团化,带有黑社会色彩。

  黑皮坐在梭哈赌桌前,和其他赌客打了个招呼。

  韩露管烟瘾极大,一支抽完,又点上一支香烟。

  黑皮打趣道:韩露管,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让你戒掉抽烟,还能戒掉撸管的习惯。

  韩露管说道:黑皮哥,我现在不撸管了。

  黑皮说:戒烟和戒手淫,这两样其实可以一起戒掉,你每次抽完烟,就把烟头碾灭在老二上,用不了一个星期,你就把烟和手淫都同时戒掉了。

  在场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画龙和包斩也笑了。

  外面天色已黑,看来这些赌客要玩一个通宵。

  华灯初上,志愿者依然在城市里寻找小蛋蛋,梁教授运筹帷幄,电话指挥,他要求所有志愿者不仅要寻找小蛋蛋,还要找到更多的目击者,毕竟一个小孩子拉着木头车沿街乞讨,车上还有一个残疾孩子,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随着各方消息的汇总,梁教授最终将范围缩小,锁定在羊城棚户区。

  志愿者已经寻访到,棚户区有多人都见过这个小蛋蛋,根据出现时间和行走路线可以确定——小蛋蛋的住处就在棚户区。

  住在棚户区的都是民工,春节前几乎所有民工都回家了,空置了很多简陋的房子,一些乞丐就住了进去。

  棚户区距离乞丐村并不远,老婆婆听到这个好消息,就再也坐不住了,她想去找小孙子。

  梁教授耐心相劝,让她安静的等待,老婆婆却絮絮叨叨的出门而去,神态有些不太清醒,梁教授坐着轮椅,拦都拦不住。过了一会儿,梁教授开始担心这个老婆婆走失,城中村的街巷如同迷宫,棚户区的建筑杂乱无章,老婆婆年岁已高,人生地不熟,很容易走失。

  梁教授打电话求助于片警小马,要他开车去棚户区把老婆婆带回来。

  几个小时过去了,老婆婆还是没有回来。

  梁教授很焦急,心里想,志愿者找到小蛋蛋应该是迟早的事,现在老婆婆却又丢了。

  赌场内,黑皮的手气不错,面前的筹码堆积如山,韩露管的筹码所剩无几。画龙和包斩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度假村不敢轻举妄动,打算等韩露管输光离开赌台后,再找他调查一下小蛋蛋之事。

  包斩突然想起志愿者阿朵的话,阿朵曾经目睹过一个长发青年弄残一个小孩子。

  那个长发青年是不是韩露管呢?

  韩露管的电话突然响了,赌场的规则是下注后要离手,私人东西不可以放上赌桌,这是为了防止出千作弊。韩露管站到一边接电话,包斩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电话号码,却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韩露管接通电话,脸色一变,对方应该给他说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他匆匆忙忙就离开了赌场。

  画龙和包斩来不及和黑皮打招呼,紧跟而上,可是,他们初次来这个度假村,只记得来时的路,韩露管却从侧门溜走了。画龙和包斩耽搁了一些时间,跟到停车场的时候,韩露管已经发动了汽车,画龙和包斩眼睁睁看着韩露管疾驶而去。

  包斩说:我想起是谁给他打的电话了。

  画龙问道:谁?

  包斩说:奇怪,他们俩怎么会认识呢?

  棚户区附近有一个工地,四下无人,两辆车对头停在一起,车辆都没有熄火。工地的一个坑边,放着一堆沙土,看来工地的民工没有来得及把这个坑填平就回家过年去了。

  黑暗中,两个人握着铁锨,往坑内扔着沙土。

  坑内竟然有两个人,一个老婆婆坐在坑底紧紧搂抱着一个小男孩。

  用不了多久,这个坑就会填平,坑里的人也会被活埋。

  小男孩说:奶奶,有沙子,眯眼。老婆婆说:一会儿就不迷眼了……

  、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