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3》
作者:蜘蛛

第四卷 掏肠恶魔 第十八章 僵尸炸毛

  张红旗老人正想打开铁栅防盗门,突然看到老伴的头发竖立了起来。

  老伴变得陌生,几乎认不出来。站在门外的这个老太婆不仅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头上的银白短发竟然根根竖起,紧接着,老太婆的头缓缓地歪向右边,脖子里筋脉暴起,睁着的那只眼睛也闭上了,同时,另一只眼睛慢慢地流出血液。

  张红旗老人吓了一跳,大喊起来,他觉得老伴像是死人,可是死人怎么可能会敲门呢?

  他感到蹊跷和恐惧,想起民警的告诫,没有立即开门,而是转身去厨房拿菜刀,又打开厨房窗子向楼下的副食品店喊了几嗓子,来人呐,快来人呐。副食品店门前有几个街坊在打牌,听到喊声,纷纷抬头往楼上看。

  老人举着菜刀,杀气腾腾的打开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老太婆身体僵硬,姿势倾斜,直挺挺的向右歪着,头部靠着墙,一只脚居然能够悬空,就像是一个塑料人体模特倾斜着靠在墙边。她闭着双眼,其中一只眼睛流出血液,顺着脸颊慢慢滑落。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老太婆的裤子半褪到膝盖处,屁股后有一根绳索似地东西,仔细看竟然是她的肠子,肠子很长,从五楼顺着台阶一直延伸到四楼……

  又一起震惊的掏肠案发生了!

  特案组赶到的时候,楼下已经聚集起一些街坊邻居,张红旗老人正抱着老伴的尸体在门口失声痛哭,指导员安慰了一下,将他劝回屋里做笔录,张红旗老人悲痛不已,拍着桌子说,你们快叫救护车,送医院啊,赶紧抢救。

  指导员说,人已经死了……

  梁教授和指导员对张红旗老人进行了询问,民警向楼下群众简单了解了一下情况。这个倔强老人一个劲的要叫救护车,他还没有从老伴遇害的噩耗中清醒过来,无法接受这一事实。

  包斩、画龙、苏眉三人现场勘察,公安局没有法医,临时找了一个痔漏科女医生对尸体进行初步检验,女医生匆匆而来,走到四楼的时候,画龙喊道,别上来,别破坏了现场。

  苏眉说:大姐,你踩到了死者的肠子。

  女医生吓得后退两步,又踩到了一截硬邦邦的东西,她退到楼道墙角,站在那里不敢再动。

  当地民警借来了钻井队的照明设备,案发楼道里灯火通明,如同白昼。

  女医生看清楚了,她刚才踩到的硬邦邦的东西竟然是一截包裹着大便的肠子。尽管有点对死者不敬,女医生还是忍不住说,哎呀,真恶心啊,粗的吓人的屎蹶子,就像易拉罐那么粗的屎蹶子。

  医生一般都有较强的心理素质,然而这名女医生却惊恐的叫起来,她指着自己脚边说道,这里,看这里。

  女医生的脚边有一颗圆滚滚的眼球,差点被她踩到。

  楼道里惨不忍睹,弥漫着令人作呕的粪便味和血腥味,四楼和五楼之间的平台被确认为张红旗老伴遇害的现场,这里也是陈落沫被袭击的地点,她和她的外婆在楼道的同一位置惨遭掏肠。

  女医生说,人的肠道长度有近十米。

  包斩测量后发现,这个患有便秘的老太婆被凶手掏出来的肠子有四米多长。

  女医生看了一下尸体,老太婆直肠破裂,括约肌有明显的钩刺伤口,正如当地民警分析认为,可能是秤钩子所致。秤钩子刺到乙状结肠,向内割破结肠组织,引发内出血和呼吸衰竭。腹腔压力升高,括约肌割裂,只需要轻微使劲,凶手就可以将手伸进肛门拽出肠子。在腹腔压力,重力和外力的作用下,血液从肛门喷涌而出,沉甸甸的大便也随之掉落。

  肠子在楼道里有拖行痕迹,很显然,凶手掏出肠子后并未停手,而是用手拽着那截包裹有大便的肠子向楼下走了几步,老太婆当时挣扎着爬向楼上,因流血过多和呼吸衰竭痛苦的死去了。

  四楼、三楼、二楼的楼梯扶手上,都发现了几枚清晰的血手印,应该是凶手留下的。

  苏眉拍照,包斩对血手印进行了采集,这个物证至关重要,画龙和另一名民警找来锯子,锯断了一截带有血手印的楼梯扶手,打算带回去进一步勘验分析。

  凶杀现场的物证是指明侦查方向的重要途径。

  楼道里有多种不同类型的血迹分布:溅出型、弹跳型、转移型等等。

  血迹喷溅形态是现场重建的重要部份。当血液撞击物体表面,因物表结构和吸附性的不同而会产生不同的形态。包斩将一些血迹标明顺序,从血迹喷溅形态上推测犯案经过,结合女医生的尸检分析,很快有了一个初步的结论,这个结论令所有人大吃一惊!

  老太婆的死亡时间是晚上7点左右,11点时分却敲响了家门。

  尸体不可能敲门。

  包斩立即向梁教授报告,梁教授却摆了摆手说,不用讲了,我已经猜到了。

  包斩说,案情其实就是一道关于尸体敲门的推理题。

  推理题:一对老年夫妇住在五楼,老太婆出门买挂面,过了几个小时才回家,她敲响门,老头开门时,透过铁栅防盗门,看到老太婆站在门外的楼道里,她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银白短发竖起。老头觉得怪异,起了警惕心,去厨房拿起菜刀并向窗外呼救,打开门后发现老太婆已经死了,死亡时间在四个小时前。

  梁教授说:凶手扶着尸体,让其站立不倒,躲藏在尸体背后,敲响门。

  包斩说:这是我见过的最恐怖的骗人开门的方式。

  梁教授说:凶手的目标可能是张红旗老人。

  包斩说:如果是这样,凶手也太残忍了,滥杀无辜。

  陈落沫侥幸未死,还在医院抢救,外婆又在楼道里惨遭杀害,凶手不仅掏出了她的肠子,还挖掉了她的一个眼珠。死者眼眶和眼皮上都没有利器伤痕,初步判断为凶手硬生生地将老太婆的眼球抠了出来。

  国内发生过不少挖眼珠的凶杀案例,有一种迷信的说法,人遇害死亡时瞳孔会记录下凶手的模样,所以凶手会将死者的眼珠挖出来。

  老太婆死不瞑目,不知何故,凶手只挖出了她的一只眼珠。

  这也是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原因,当时,张红旗老人并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一具尸体,这具尸体站在门外,张红旗老人打开门,尸体睁着的那只眼睛也慢慢地闭上了。

  这是为了看最后一眼吗?

  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只有看到朝夕相处的老伴才会真正的瞑目长辞吗?

  死者的头发立起来有几种可能,一种情况是接触到了静电,科学馆里有种静电球,接触到就会头发飘起,有时在野外,一个人的头发也会无缘无故的竖立起来,遇到这种现象应该尽快离开,这是空中云层的静电和地面产生感应的现象,站立的那个位置很可能会遭受雷击。

  另一种头发竖起来情况就是人已经死了。

  不要以为一个人死了,尸体就不会动了。男性死亡八小时后,生殖器还会做人生最后一次勃起。死人也会长指甲和头发,人死后,部分组织细胞并没有全部死亡,依旧执行正常的生理功能,头发和指甲就会生长。尸僵现象,每个人都会出现,死后一到四小时,肌肉开始僵硬,并使尸体的头发竖立起来。

  看到一具尸体吐出舌头不要以为是诈尸,夏天,死亡一周左右,腹内腐败气体会将舌头挤压出来。

  看到一具尸体的头发突然竖直起来,不要感到怪异,这是尸体在僵硬时的现象。正如一个人冷的时候,皮肤收缩,汗毛也会竖立。所谓的炸毛就是指毛发直竖,不仅僵尸会炸毛,鸟类受到惊吓时也会炸毛,养猫的人有时会看到猫咪全身的毛竖起,这是预感到某种危险,有种迷信的说法是猫咪看到了什么灵异现象。

  晚上七点左右,凶手在楼道里将老太婆杀害,十一点的时候,凶手又出现在了凶杀现场。

  特案组分析,凶手要么是重返凶杀现场,要么就是一直站在楼道里和尸体呆在一起。凶手挖掉了老太婆的一只眼睛,拖起尸体,肠子从四楼延伸到五楼,凶手扶着尸体,让其站立在自家门前,然后敲响门,躲在尸体背后,还帮忙提着死者的裤子。死者发生尸僵现象,身体僵硬,所以很容易站立,然而头发却竖立了起来,引起了张红旗老人的警觉,他没有立即开门,而是去厨房拿了把菜刀,并且向楼下呼救,他开门的时候,凶手已经逃走,老太婆的尸体僵硬的斜靠在墙上,裤子褪下半截。

  凶手的目的是什么呢,进入张红旗老人的家中,然后杀死张红旗老人,或者是抢夺什么值钱的东西?

  特案组想不明白,一个老人没有什么财物,和别人又能有什么深仇大恨,更何况,前期的调查了解到,这个老人虽然脾气倔强,但是为人友善,在街坊邻居中口碑不错。

  民警对现场周围群众进行了详细的询问,当时,楼下的副食品店有几个街坊在打牌,他们听到张红旗老人的呼救,又听到哭喊声,随即报警。因为那栋楼里发生过掏肠案,还被人泼了羊血,几名街坊都没敢上楼查看。其实,他们更担心的是会遇到凶手,哭喊声足够使人想到楼道里又发生一起惨案。

  警笛声吸引了附近的一些邻居前来看热闹。画龙注意到其中有帮指导员杀羊的胖厨子,胖厨子问指导员发生了什么事,指导员不答,画龙反问胖厨子晚上七点到十一点在什么地方。

  胖厨子说,我在家啊。

  画龙说,谁能证明?

  胖厨子说,我一个人在家,老婆孩子都不在这,你问这干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胖厨子转头问旁边的人,周围群众议论纷纷。

  从案发到报警,时间很短暂,凶手可能隐藏在围观的人群里,苏眉悄悄的拍下了围观者的照片。包斩对当时在楼下副食品店打牌的几个邻居进行了单独询问,重点调查谁具有作案时间。询问结果显示,打牌的人中有两个人曾独自离开,时间上有可疑之处,一个是副食品店的老板,十一点钟时收摊,他将门前的杂货装到山轮车上,一个人搬回储藏室;另一人是个小工,当晚拉肚子,打牌时去了好几次厕所。

  副食品店在案发旧楼的南面,楼道出口向北,凶手是在很短的时间里离开。

  梁教授问,你有没有听到下楼的脚步声?要是听到了,你觉得那人穿的什么鞋?

  张红旗老人摇了摇头说,我没听到有人下楼。

  这简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楼道里黑暗一片,没有灯,凶手怎么可能悄无声息的下楼?

  时间已经临近深夜,围观群众陆续散去,一个母亲牵着小孩子的手,低声威胁小孩子不要乱说话,这对母子住在后面的一栋楼里,苏眉无意中听到那小孩子抬起脸对母亲小声说:

  为什么我姐姐半夜会看到有人从那个楼梯走下来?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