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3》
作者:蜘蛛

第五卷 恐怖村庄 第二十二章 暗夜灯塔

  农村发生过很多古怪离奇的案子,有些难以从人性的角度作出合理的解释。

  一所大学的两名女生外出游玩时迷路,走进一个比较偏僻的荒村,从此失踪。一个月后,其中一名女生被警方找到,但是她一句话也不说,呆傻傻的,她已经精神失常了,另一名女生最终也没找到,下落不明。

  年龄比较大的人应该记得发生在东北的九头案,一个村民,先后将9个人用毒药毒死,将头割下,堆成一个用于祭祀的形状。被害人有3男6女,涉及5家,这是一起因为迷信活动而导致的凶杀案。

  滇东南的一个乡村,常年有小孩失踪,都是10岁以下的幼童。最初,村民以为是被人贩子拐跑了,都加紧看护自己家的孩子。但是农村的孩子需要干一些农活,无法管教太严。有一家,姐弟俩白天出去玩,晚上回家的时候只有姐姐,父母问你弟弟呢,姐姐说跟着一个老奶奶吃糖去了。父母就去老妇家找小孩,老妇一家矢口否认,眼神却瞟着院里的猪圈。父母觉得可疑,就过去看,在猪圈里发现一具被剁去四肢的小尸体正在被猪拱来拱去。父母吓瘫了,醒过神爬起来就跑,召集村民围攻老妇一家。老妇被愤怒的村民扭断双手,她家的菜板上有血迹,问她以前失踪的那些小孩哪去了,老妇说都喂猪了……

  特案组觉得这个村子很可疑,村口有人把守,村里一户人家的门前还蹲守着几个人,他们穿着军大衣,坐在马扎上,从墙根处堆满的烟蒂可以分析出,这些人很显然是24小时轮流看守着这户人家。

  村支书将特案组以及随行警员请进村委会,动员村干部前来开会。

  梁教授悄悄的让包斩脱下警服,去村里暗中调查一下该村的异常情况。

  包斩站在村子里,他闭上眼,深呼吸。

  他就是在这样一个贫穷的村子里长大,他熟悉村子里的每一种味道。高粱的甜味混杂着雨后的土腥味,枣树上滴落的水珠穿透炊烟,落入泥土中,塑料大棚里栽种着芥菜和大白菜,田埂上还有几株砍去了头的向日葵。

  这里的村民淳朴善良,热情好客,但又愚昧无知,他们无法从电视里和报纸上获得对与错的判断。包斩看到村后有个骑着自行车的农妇,正远远的从一片柿子林里出来,自行车后座上绑着一个纸箱子。

  包斩走过去,用方言喊道:卖柿子的。

  农妇停下车子问道:你买柿子?

  包斩说:多少钱一斤,这柿子甜不甜,我是收柿子的,车就停在那边。

  包斩随手一指,农妇说道:俺自己家种的,看见后边那片柿子林了吧,就是俺家的,前天刚卖给贩子,没剩下多少,这些想到集上零卖。

  包斩说:哦,那我来晚了,要是早来几天,就好了。

  农妇笑着说:就是,你收不收大蒜?

  包斩说:不收,现在蒜都贱了,收大蒜不赚钱,我问你个事啊,你们这村里还有短路的?

  农妇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低下头木讷地回答:不知道。

  包斩故作紧张的说:我来的时候,你们村口有几个人,呼啦一下就把我围上了,还翻我的包,要揍我,让我滚,这些人是干啥的,干啥劫路?

  农妇疑惑的看着包斩,说道:他们不是短路的。

  包斩说:我也是好心,你可千万别从那里过,抢了你卖柿子的钱。

  农妇低下头,小声说:他们不是短路的,我认识他们。

  包斩说:那他们是干啥的,你们村子,又不是军事禁区,为啥不让外人进村?

  农妇叹了口气说:唉,还不是为了广城那事。

  包斩说:广城是谁啊。

  农妇迟疑了一下说:姓陈,叫陈广城,是俺村里的一个瞎子。

  包斩问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啊,那些短路的,都是看着他不让他出村,也不让外人进村看他,是不?

  农妇说:以前是好人,现在是坏人。

  包斩说:以前是咋回事?

  农妇说:唉,广城是个苦孩子,从小是个瞎子,自学成才,成了律师,帮村里的人打过官司,帮全国的瞎子打过官司,瞎子在北京坐地铁不要钱,就是广城打官司赢来的。

  包斩说:要是坏人也得关监狱里去啊,把他家当成监狱了啊。

  农妇说:后来,美国人给他发奖哩。

  包斩说:他还获得过国际奖项,这不是好事吗?

  农妇说:美国人哪有好人?

  包斩说:村里停着很多轿车,那里面坐着的都是大官吧?你说一个瞎子,能干什么,为啥找那么多人看着他,关着他?

  农妇说:你这个收柿子的,快点走吧,别和他们说这瞎子,要不他们能揍死你

  包斩回到村委会,将调查到的情况悄悄告知特案组其他三位成员。案情发布会已经开完,梁教授让村干部组织起来,挨家挨户调查,列出该村的失踪人口名单。村支书表示村里的很多男人都外出打工去了,一时半会联系不上,核查失踪人口名单需要时间。

  画龙打开电脑,搜索了一下这个盲人以及村庄的名字,但是找不到相关信息。

  苏眉说:这人被屏蔽了,你得切换成特殊服务器,我教你一招最简单的越墙方法,不受IP封锁、内容过滤、域名劫持的限制。

  画龙说:我是电脑菜鸟,太复杂的话,我也学不会啊。

  苏眉说:越墙很简单,只需要三步——1、打开百度,搜索“在线代理”;2、打开一个在线代理网站,输入“GOOGLE”;3、使用代理后的GOOGLE搜索你想搜索的内容。

  画龙试了一下,果然成功,所有被屏蔽的内容都可以看到了,上面有这个盲人的详细信息。

  他自幼失明,自学法律知识,多次帮村民和残疾人维权,曾被指控“犯有故意破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入狱四年,引起国际舆论关注,释放后依然被软禁在家,并且受到多次殴打,一些同情支持他的村民也曾遭殴打,甚至就连那些前来探望他的热心网友都会遭到暴力驱散。

  梁教授决定开诚布公的谈谈,他对村支书说:你们村里有个盲人?

  村支书说:不知道,俺庄上没有瞎子。

  梁教授把电脑显示器给村支书看,他说:那些人其实不是来偷牛的,他们是从全国各地赶来的热心网友,是来探望这个盲人的,其中有记者,律师,作家,有教授和学者,对不对?

  村支书说:什么作家记者啊,什么教授啊,俺不管,只要来,待遇就是拳打脚踢,劈头盖脸一顿狠揍,别说国内的,就是国外的记者都敢揍,他们没事上俺庄上干嘛来了?

  乡长高日德说:对,狠揍,狠揍,他们就不敢来了。

  梁教授说:八具尸体,你们谁能负得起责任?我们怀疑那盲人有杀人嫌疑,你们知道,他肯定有着强烈的杀人欲望,或者那些看守以及被殴打的网友和此案有关,这个,我们必须调查清楚,我们要见见那位盲人。

  画龙说:我们要把他带走调查一下。

  村支书急了,说道:不能带走,这不憨包嘛,那瞎子整天被人看守着,上哪作案去。

  乡长高日德瞪了村支书一眼,村支书自知失言,支支吾吾想转移话题。

  画龙问道:为啥看守着那瞎子,他犯啥罪了?

  苏眉说:就算是犯罪,也得关监狱里去啊,你们限制他的自由,这是侵犯人权。

  村支书说:啥人权,俺听上边的,上边让干啥就干啥。

  包斩说:上边?乡政府?

  村支书说:不是。

  包斩说:县委?

  村支书说:还得往上,你们别问了,这事你们管不了。

  乡长高日德说:案子肯定和这瞎子无关。

  梁教授说:高乡长,你能保证和他无关?有了责任你能担当得起?

  高日德请示了一下,同意特案组对这位盲人进行询问,但是谈话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

  陈广城的家破破烂烂,家门口有十一个人24小时轮班看守,禁止这个盲人外出,就连他七十多岁的老母坐在地里摘花生,旁边都站着三名看守。在村口以及国道上,还设有两道防线,安排了近百名壮汉,其中还有专打女人的女打手,严防死守,禁止外人进村,胆敢进村者,一律暴力驱散。

  这个盲人家有一扇窗户对着胡同,窗台光滑锃亮,这是看守常常趴在窗台上偷听的结果。有两名看守曾经偷听到盲人夫妇这样一段对话:

  陈广城妻子:这么多残疾人的困苦,都是社会问题,光靠我们俩能改变什么?

  陈广城: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为这个社会做了什么?哪怕只说一句公道话,干一件公道事;哪怕把这个社会不好的地方改变一点点,尽一点点力也好。假如人人都能这样,那咱们的社会肯定能改变。

  无数的网友前赴后继,从全国各地赶到这里。

  这里一片黑暗,但是黑暗之中也有灯塔,吸引着探险的勇士不畏艰难险阻,他们明知自己会被殴打,被侮辱,知道自己根本无法靠近村子,但是心中的方向坚定不移,关注着一个承受苦难的盲人,那也是上帝的目光所在!

  陈广城有两个子女,儿子九岁,女儿六岁。九岁的儿子在外公处上学,暑假回家被强力阻拦禁止与父母团聚,禁止回家看望爸妈,这个小男孩在村口连续三次冲向自己的家,都被看守强力推出村口,小孩看着家的方向大声痛哭:我不回家了!

  现在,特案组敲开了这位盲人的家门,这是一扇什么样的门呢?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