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4》
作者:蜘蛛

第五卷 慕残者说 第二十三章 强xx男人

    蝶舞是一个艾滋病人。

    蝶舞是一名慕残者。

    蝶舞被人杀死,凶手把一个瓶子塞入她下阴,又用麻线缝合阴部。

    蝶舞的身份变得扑朔迷离,令人难以捉摸。特案组分析,无论是学校的教育,还是家庭的教育,还有蝶舞父母信奉的佛教的清规戒律,都是让她听话,让她向善,这可能使她从小就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一直在压抑着,石头下的小草畸形的生长,直到性意识过早的到来,以此为缺口一发而不可收拾,性欲就像泄闸的洪水,将她吞噬。

    警方通过多方调查,统计出一份性爱名单,上面有五十三个男人与蝶舞发生过性关系。宋政委先在外围对名单上的人进行逐一摸排,掌握背景信息,梁教授要求从中重点寻找艾滋病患者,然后突击审讯,进行正面接触。

    宋政委开具了五十三张传唤证,其中七人在外地,四人拒绝到公安机关接受讯问,警方不得不采取强制拘传措施。根据讯问笔录,警方掌握了更多的信息。这五十三人来自各行各业,几乎全部都是蝶舞主动献身,有的人否认和蝶舞发生性关系,有的人已经想不起蝶舞是谁。警方尽到了告知义务,他们听说蝶舞是一名艾滋病人,深感震惊,大多数人在第二天就去体检,担心自己感染艾滋病。

    五十多个犯罪嫌疑人中没有发现凶手,没有发现艾滋病患者,讯问工作接近尾声,只剩下最后一个人。案情的最后一丝曙光寄托在他身上,此人是一个独臂少年,只有十七岁,在父母的陪同下,他来到西杭分局接受讯问。

    独臂少年紧张的说:你们不会打我吧?

    梁教授说道:孩子,你不要怕,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画龙说:我们警察的名声有这么坏嘛,你只要老实回答问题,就没人打你。

    苏眉说:我们就是聊天,你认识照片上这人吗?

    苏眉拿出蝶舞的照片,独臂少年点点头说:她叫蝶舞,我和她是在训练基地认识的。

    钱唐市有一个残奥会备战训练基地,一些残疾人运动员在此进行集训,其中有游泳、举重、击剑、乒乓球、轮椅篮球、盲人柔道等项目,他们在此进行强化训练,争取进入国家队参加残奥会。

    蝶舞患上艾滋病后,辞去了工作,在残疾人训练中心做了一名志愿者。

    蝶舞性爱名单上的残疾人都是在这里相识,其中就有这名独臂少年。

    包斩说:我们需要知道你和她交往的过程,每一个细节,每一句对话,你要好好想想。

    苏眉说:你和她住过旅店,你别不好意思,全部说出来,越详细越好。

    独臂少年说:那是半年前了,天还有点冷,是一个周末,那是我的第一次……

    独臂少年因一场意外事故失去了左臂,心灰意冷,索性退学。他从小爱打乒乓球,父母送他到残疾人训练基地,希望他能振作起来,争取一个好的名次进入国家队。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他感觉很好,不用学习,每天只有一个目标:参加残奥会。

    当时,蝶舞是一名志愿者,主要负责田径、游泳等项目的助残服务。

    蝶舞问一个青年盲人,你参加的是什么项目,是盲人柔道吗?

    盲人回答:跑步。

    蝶舞说:这可真是太神奇了,你看不见,却想跑步,我希望你获得冠军。

    盲人说:我从小就看不见东西,走路都困难,我很想跑一次。

    这名盲人也在蝶舞的名单里,他曾对警方说,蝶舞是他这辈子认识的最美丽的女孩。

    在残奥会中,盲人可以参加赛跑,由志愿者或者教练担任引导员,通过手腕上的系带引导盲人运动员在跑道上参加比赛。在训练中,志愿者分担了教练员更多的工作。

    蝶舞已经患上不治之症,她白天陪残疾人训练,晚上陪他们睡觉。

    独臂少年讲述了他与蝶舞的一夜激情——

    我打乒乓球,她为我捡球,加油助威,就这么认识了。她很好,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没有歧视,没有那种异样的感觉。她比我大,我和她的交往没有任何目的,我总是找不到话题,口才不好,她说我太单纯,天真。认识的当天晚上,她带我去外面吃饭。我们去吃烧烤,她说要喝点酒,我就陪她喝,因为我觉得我不喝酒是件很丢脸的事。

    包斩问道:你们那天喝了多少?

    苏眉补充说:还有,你们那天穿的什么衣服?

    独臂少年说:我穿的羽绒服,她穿的一件戴帽子的外套,下身是黑丝袜,我不知道具体叫什么,就是像丝袜一样,冬天穿的,里面是棉的,把腿勒的很紧,曲线玲珑,看上去腿很直很长,有一种想摸的冲动,其实我隐隐约约觉得她和我喝酒是对我有意思,但是我不敢想。我们喝了四瓶啤酒,冷的牙齿打颤,她还想继续喝,我打断她说别喝了。

    画龙说:离开烧烤摊,你们去了哪里。

    独臂少年说:我当时贼无奈,她说找个旅店住,附近就有一家,她登记的,我去买了一瓶脉动,我本来想借口买东西悄悄离开的,可她出来找我,带我到房间里,我说我得回训练基地的宿舍,要不教练就急疯了。我真的可矛盾了,觉得和一个女孩住旅店不好。屋里有暖气,很热,她就把外套脱了,只穿着保暖内衣,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孩的身体,尽管还穿着内衣,可是内衣是紧身的啊,在我眼里和没穿一样。

    包斩问道:后来呢?

    独臂少年说:她装喝醉,我看的出来,她还和我撒娇,说去厕所,让我陪着她去。她故意躺床上,一副站不起来的样子,让我架着她的胳膊去厕所。她说,你扶着我,我要尿尿。我把她扶到卫生间门口,我在做思想斗争,她搂着我的脖子,让我脱她裤子。我当时犟不过她,就脱了她穿的冬天的丝袜,白白的屁股,刺激我的眼啊。我扶着她坐到马桶上,眼睛看着别处,但是能听到声音啊,哗啦啦的撒尿声,我晕乎乎的,不知道想什么。她站起来,我看到两腿之间的黑森林,我觉得她可真开放,也可能真的喝醉了吧。我说姐姐,你穿上吧。姐姐说不,就这样露着大腿,光着屁股,搂着我的脖子,我扶着她慢慢挪到了床上。她两条腿蹬来蹬去,用膝盖,用脚把下面脱光了。我给她盖上被子,她一脚踢开,故意撇开腿,让我故意看个够,我彻底震惊了。这样的场面让我面红耳赤,不知道怎么做。

    苏眉说:继续,别停,越详细越好。

    独臂少年说:我说我走啦,她哭了起来,她说你过来,我说姐姐干什么啊。她猛的得用两条腿夹住了我的脖子,女人的……我……第一次看这么清楚。我要疯了,她用双腿勾着我的脖子,我的头埋在她两腿之间,我的嘴正对着她的……我挣脱,大喊了一声。

    画龙好奇的问道:喊的什么?

    独臂少年说:有味,我当时就这么喊的。

    苏眉说:哈哈,你们也没洗澡。接着说。

    独臂少年说:我脸通红,使劲挣扎,我那时有点生气了,气呼呼的大喘气,真想走开。可她坐起来,一把抱住了我。在我脸上一顿乱亲,我都愣了,她就亲我的嘴,舌头都进来了,我跟木头似的,不知道该不该推开她,或者闭上眼睛。她一边亲我,一边脱我衣服。先脱了我的羽绒服,又解开腰带脱了裤子,接着是棉裤,线裤,秋裤,最后是裤衩子,我的那东西跳了出来,啪的一声,打到了肚皮上。

    画龙笑了,说:你这小孩没有自制力啊。

    独臂少年说:她捂着嘴笑了,用手握住了我那东西,我打了个激灵,身体一哆嗦就喷了,到处都是啊,根本控制不住,她头发上,脸上,都有。我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她笑笑说没关系,用纸给我擦干净了,然后把我脱光,又用嘴给我含了起来,我只想说好舒服!她还很用心的亲了我断臂的地方,我感觉这个更羞耻,可是她很动情。我已经被她俘虏了,我少个胳膊根本挣脱不开,她抱着我,把我摆好,看着她的眼睛,面带微笑,骑上来,把头发一甩,一下子坐在我身上,我感觉上天了,她的屁股像触电似的哆嗦起来,她说,这是她的绝招。

    苏眉问道:什么绝招?

    独臂少年说:电动马达臀,真的像电动似的,她的屁股哆嗦个不停,好神奇。

    包斩问道:当时戴上安全套了没?

    独臂少年说:一晚上用了六个,我也不知道她从哪弄来的,可能是提前买好的避孕套。那天晚上好色情,我第一次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自己长大了,完事后,她问我是不是第一次,我说不是,其实,我是处男。

    梁教授说:她有没有和你谈论到别人?

    独臂少年想了想说:那天晚上我们几乎没睡觉,折腾了一宿,我想起来了。

    当时,蝶舞问独臂少年:哎,我问你啊,你最想和谁做爱?

    独臂少年犹犹豫豫说了一个台湾女星的名字。

    蝶舞问:你知道我最想和谁吗?

    独臂少年一连说了几个歌星影星的名字,其中有东方神起、韩庚、罗志祥,都被她否定了。

    蝶舞说:他是一个侏儒,叫石磊。

    独臂少年有个同学就叫石磊,所以他对这个名字印象深刻。

    警方通过户籍管理部门查询到该市名叫石磊的有数十人,经过排查,警方最终找到了这个叫石磊的侏儒。多年前,石磊和蝶舞是邻居,他们一起上学、放学。石磊患有骨骼系统疾病,身材矮小,虽然年过二十,但看上去还是个小孩子。搬家后,俩人再无联系。

    蝶舞是他的初恋,那时,他和她只有十岁。

    当警方告诉他蝶舞不幸遇害的消息时,这个小孩子,这个已经二十四岁却拥有孩童身体永远长不大的人——哭了起来,哭的那么伤心,那么难过,肆无忌惮,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包斩试探着问他,你能否抱得动一个大人?

    侏儒回答:我抱过她,十年前的事情了。

    画龙说:那你近期见过她吗?

    侏儒说:前段时间见过她一次,在公交车上,我只是隔着车窗看到了她,没有和她说话。

    苏眉问:然后呢?

    侏儒回答:擦肩而过。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