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4》
作者:蜘蛛

第八卷 公路人饼 第三十八章 魔高一尺

    特案组没有想到,凶犯竟然这样胆大妄为,残忍无比,绑架了孩子,又在夜里悄悄地把孩子的文具盒送到家门口。文具盒内有两枚指甲盖,上面的血迹尚未凝固,从形状来看,应该是使用钳子之类的工具硬生生夹下来的。

    小希父母的心都碎了,两个人抱头痛哭,苏眉妈不忍多看,把头扭向一边说道:哎吆,心疼死我了,小希丫头……这得多疼啊。

    凶犯心狠手辣,冷静沉着,具有超强的反侦察意识。小希家养了一只拉布拉多狗,晚上九点半左右,这只狗冲着门外叫了几声,家人并未在意。凶犯此时应该就站在门外,仔细聆听屋里的动静,放下装有小希指甲的文具盒后匆忙离开。

    通过小区的监控录像发现了凶犯的身影,此人伪装成送水工,戴着帽子和手套,穿着一身绿色劳保服,因为天色黑暗,再加上他故意用肩膀上的矿泉水桶遮挡脸部,没有获得他的正面图像,只能判断出他的年龄在25~30之间,身高1米7,体重125斤。

    他以这种冒险的方式威胁小希的家人,不要报警!

    小希爸爸上岸后,前行不久,一眼就看到了这棵死杉树。

    小希爸爸说:钱都换成金条了,你什么时候过来拿,就我自己,咱这事赶紧解决了吧。

    画龙说:放心吧,只要有人走进树林,或者从树林走出来,我们肯定能发现。

    小希爸爸说:好,你能看见我?你在哪呢?

    包斩对侦查组所有成员说:绑匪可能就在附近,大家注意观察,不要暴露目标。

    绑匪说:靠边,上岸,去那片树林里。

    梁教授说:除值班人员外,全部回家睡觉。

    包斩带领着一队侦查人员早已提前埋伏到位,下午两点十分,绑匪打来了电话。

    绑匪说:我都不急,你急什么,你别挂电话,看见桥下边的船了吧,桥下边还有个垃圾堆,垃圾堆上有个黄书包,那是你孩子的书包,你现在下去,把金子装书包里,然后坐船。

    这个肩膀上扛着矿泉水桶的年轻男人,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梁教授说:不要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你们去了,那家伙肯定早就转移了。

    苏眉家客厅里坐满了穿着便衣的警察,每个人都沉默不语,他们对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感到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就冲出去将绑匪绳之以法。

    按照绑匪的要求,下午两点,小希爸爸将车停在建设路工商银行的门口。

    绑匪说:下桥,把金子装到那个书包里,上船,只能带那个书包,别的东西不准带。

    梁教授说:任何一个靠近树林的闲杂人等,都有可能是前来取钱的绑匪。

    桥下停着几艘铁壳小船,江心竖着一些竹竿,竹竿间连着渔网和浮标,郊区的渔民在江心布网捕鱼,船就停在岸边,平时无人看管。小希爸爸在桥下的垃圾堆里找到了女儿的书包,解开缆绳,跳上船向前划水,只感到一阵心酸,小希爸爸已经不在乎财产损失和警方能否抓到绑匪,心里只祈祷上天能让女儿平安归来。

    绑匪说:别多问,带上书包,按我说的做。

    小希爸爸说:我也不会划船啊,往哪划啊?

    按照绑匪的要求,小希爸爸把装有金条的书包放在死杉树的树叉上,随即离开了。

    按照绑匪的要求,小希爸爸把金条装到了书包里,并没有带上那个安装有针孔摄像头和微型追踪定位仪的拉杆箱。江的两岸地形复杂,不适合车辆尾随跟踪。警方乱作一团,计划全部被打乱,叶局长紧急联系了市渔政处、海警支队、航道管理部门,调用了一艘专门巡察水上事务的快艇,然而梁教授否决了这种水面跟踪方案。

    苏眉一直在监听小希爸爸的电话,然而一个小时过去了,绑匪都没有再次打来电话。小希爸爸万分着急,他不停的划船,把手机放在贴胸的上衣口袋里,担心错过了绑匪的电话。夕阳西下,水面上波光闪闪,前方是一个风景优美的自然保护区,岸边有一大片茂密的树林。

    车辆本身带有GPS定位系统,为了万无一失,苏眉又将一枚针孔摄像头和微型追踪定位仪安在装有五十万现金的拉杆箱中,现金都是连号的新钞。即使绑匪成功的拿到赎金,警方也能追踪到绑匪的逃窜路线,绑匪日后如果把这笔钱存进银行,也会引发自动报警。

    这片树林属于浦江自然保护区,保护区面积很大,并没有对游客开放,平时很少有人会出现在这片树林。梁教授立即做出部署,安排警力布控,如果布控的范围太靠近放赎金的位置,有可能引起绑匪的警觉,那么他也就止步不前,不敢拿取赎金。所以警方在外围进行了严密的监视,包括附近河道也设立了堵截点,防止绑匪拿到赎金后乘船逃窜。

    梁教授心想,坏了,这下把警察给甩开了!

    第二天,特案组做了很多准备工作,梁教授要求小希的爸爸不要惊慌,等待绑匪发号施令并且毫不犹豫地执行。一百名公安干警分三个梯队、九个小组暗中监视和跟踪,确保在绑匪拿取赎金的那一刻,做到人赃俱获。

    现金容易做手脚,绑匪似乎早已料到了这点,所以要求把赎金换成金条,这样更方便携带,打开车灯,可以起到通知绑匪的作用。

    通过技术定位,凶犯打电话的地点是在20公里外的一条乡村公路上,使用的依旧是一个没有身份登记的手机号码,只用一次,就丢弃不用。

    绑匪下达了第一条指令,要求小希爸爸走进银行,把五十万现金买成投资金条,然后坐到车里,打开车辆的大灯。

    岸边的树林,深邃幽谧,人迹罕至。树林里有棵黄杉树,已经枯死了,叶子落了一地,粗壮的树干依旧屹立不倒,树冠高耸,干枯的枝杈横伸,有的地方还丛生着木耳,这株死去的树与这片绿色的树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绑匪威胁道: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做,我就杀了你孩子,我也不要钱了,你要是多一句废话,我就杀了你孩子,只能是你一个人,要是看到第二个人和你在一起,我就杀了你孩子。

    特案组分析,绑匪至少有两名,一名在银行附近负责观察,另一名在外围打电话遥控受害人家属。不出所料,小希爸爸把五十万现金买了投资金条,坐到车里,刚打开车辆的大灯,绑匪就打来了第二个电话,要求小希爸爸开车前往东郊大桥,一路上要开着车灯。

    受害人家属划着船沿江而行,如果后面跟着一艘快艇,很容易打草惊蛇,引起绑匪的警觉,绑匪藏在岸边的任何地点都能够观察到江面的情况。

    苏眉在第一时间对绑匪使用的电话号码进行了调查和定位,打电话的位置在50公里之外,那里有个棉花收购站。

    小希爸爸试图拖延时间,说道:我的车停这儿也不安全啊,我先换个地方停车吧。

    众人有些郁闷,感到很窝囊,每个人都憋着一肚子气。

    包斩汇报说:我们已经对树林形成了包围之势,每一条路都有人秘密监视。

    半小时后,小希爸爸开车到了桥边,下车等待,画龙将伪装好的厢式货车停在大桥附近的一个加油站,车里藏着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察,随时可以出动抓捕。

    这时,电话响了。

    小希爸爸说:别这样,好好好,我听你的。

    梁教授坐镇指挥,心想道,糟了。

    梁教授在江的两岸,布置了大量警力,随时根据受害人家属的位置做出调整。

    价值五十万元的金条在警方的眼皮底下不翼而飞了!

    画龙负责指挥跟踪组,他请示梁教授要不要派出一辆车前往那个棉花收购站。

    小女警阿紫说道:下命令吧,我们该怎么做。

    苏眉做出了精准的定位,这一次,绑匪打电话的地点是在西郊的一大片果园里。

    如果绑匪要求把赎金扔到江里,然后使用潜水设备拿走赎金,怎么办?

    又过了半小时,绑匪没有和受害人家属接头,而是再次打来了电话。

    画龙说:兄弟们,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才是重头戏!

    暮色苍茫,天色很快就黑了,一些警察埋伏在灌木丛里,还有的警察隐藏在树上,每个人都睁大眼睛,对这片树林严密布控,耐心等待着绑匪的出现。整整一夜过去了,他们没有看到任何人进入树林,也没有看到任何人从树林里出来,第二天早晨,那个装有金条的书包却不见了。

    如果绑匪在前方桥上或者岸边某处等待,指令受害人家属把赎金抛出去,怎么办?

    跟踪组距离受害人家属的位置最近,画龙和两名警员改扮成骑行爱好者,沿江而行,跟踪组其他队员到前方桥梁处蹲守,包斩指挥的侦查组全部分散到江的两岸,让目标始终保持在视线范围之内。

    梁教授的脑子飞速运转,他铺开地图,立即制定了第二套方案。

    绑匪说:顺着水流的方向往前划就行,划快点,别的不用管,我会再给你打电话的。

    绑匪对小希爸爸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回家等着,我拿到钱后,明天,你孩子就回家了。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