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4》
作者:蜘蛛

第九卷 猫脸老太 第四十三章 吸血怪物

    向阳村发生过一连串的怪事,村民家里的鸡常常被咬断脖子,并且吸干了血。恐怖的气氛一直弥漫在村庄里,人们最初以为是什么野兽闯进了村里,然而,这些家禽的死法实在是太蹊跷了,如果是附近山林里的狼或者狐狸干的,不可能只吸血,不吃肉。

    吸血鬼的传说和当地广泛流传的猫脸老太结合了起来,每到夜里,村民紧闭房门,足不出户,他们隐隐约约觉得,有个神秘的怪物就在身边。

    第一个目击者是向阳村的刘医生,他开着一间卫生室,平时起的很早。

    这天清晨,拂晓时分,刘医生去鸡窝拾鸡蛋,准备做早饭,刚打开房门,就觉得不对劲,院子里散落着一地鸡毛,他心想,难道是那个吸血怪物来了?

    刘医生抄起一把大扫帚,仔细观察院子,厢房和堂屋之间的夹道里有个水缸,盖着石板,缸里腌的是酸菜。此时,天还未亮,刘医生似乎听到什么声响,他缓缓地转过身,眼前的一幕令他毛骨悚然,一个黑乎乎赤条条的人形怪物正蹲坐在酸菜缸上,白森森的牙齿咬着鸡头,发亮的眼睛正盯着刘医生。奇怪的是,怪物抱着的那只鸡,竟然毫不挣扎。

    村民在电话里兴奋的说:我们把那怪物逮住啦!

    几天后,巡逻队终于有了新的发现,他们行走在幽深的丛林里,周围只有鸟叫声和虫鸣声,走到一个山洞口的时候,人们看到了一个可疑的东西,前方的丛林深处有个影子,正弯腰驼背慢慢前行。虽是白天,却让人头皮发炸,视线里这个黑乎乎的东西,不像人,也不像兽。巡逻队员都害怕起来,小逼灯手持猎枪,因为过于紧张,扣动了扳机,枪声吓跑了怪物,搜寻未果。唯一的收获是村民用操蛋局长发放的照相机把怪物拍了下来,但仅仅拍下了一个模糊的轮廓。

    命案的发生似乎验证了村民的预言,村里的一对母子被害。

    特案组决定,不管这个吸血怪物是人是兽,都要想方设法将其捕获。

    中国的神农架和大兴安岭地区,传说有野人出没。中科院曾经多次组织科考队进入神农架和大兴安岭,找到了许多疑似野人存在的证据,世界各地都有关于野人的传说,这是一个未解之谜,从来就没有人抓到过野人。

    大兴安岭地形复杂,在荒山野岭和灌木丛林展开搜寻难度很大。包斩提议,不如买一些鸡鸭放在村里,诱捕这个“吸血怪物”,把守村子的每一个出入口,设下陷阱,暗中监视,一定能成功抓获吸血怪。

    无头但不死的鸡,世界各地都有,最著名的就是“无头鸡麦克”。

    苏眉将照片发给了中科院,得到的回馈是,这个吸血怪很可能就是野人。

    从此以后,村里又接连发生了十几起诡异的事件,被袭击的不仅有鸡,还有鸭子和鹅。刘医生担心无头鸡再次引来吸血怪,就把鸡放养在户外。大人会告诫小孩:别碰这只鸡,有毒,被怪物咬过,吸血怪物吃完了村里的鸡,就该吃人了。

    无头鸡只剩下一只耳朵和部分脑干,看上去怪模怪样,没有了脑袋后,最初有点无所适从,反应强烈,但不久便可正常行走,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尽管没有了眼睛,但是无头鸡还能笨拙地走到鸡窝处,做出用喙整理羽毛的动作,习惯性的把不存在的头伸到翅膀下睡觉。也许是出于一个医生的神圣天职,刘医生做了一些救治工作,他用针管和滴眼药水的塑料瓶哺养无头鸡。无头鸡的食道偶尔被黏液堵塞时,刘医生使用注射器清除。

    村民听说要捕捉吸血怪,个个自告奋勇,一只巡逻队很快就组建了起来。操蛋局长任命老逼灯和小逼灯为巡逻队的正副队长,发放了两只猎枪,还有一个照相机,此外,村民还准备了渔网、刀枪长矛、绳子等。巡逻队每天晚上值班在村里蹲守,白天就在村子周围的山林里搜寻。

    铁匠姓魏,皮肤黝黑,看上去老实巴交,说话有些木讷,他犹豫了一会儿说,有一年下雪的时候,我也见过那怪物,浑身长着白毛,像猫一样走路,头发披散着,只从背后见过。

    画龙说:周围的山林太大了,我们在明处,怪物在暗处,不好找啊。

    村民说:还活着,我们是用网逮住的。

    全村进入一级戒备,村里布置好了陷阱,各路口都埋伏着村民,24小时监视异常情况,专等这个神秘的怪物前来。几天后的一个深夜,一个黑影进入了村子。负责监视的村民敲响脸盆,巡逻队紧急出动,黑影还没跑出村口,就被大家围堵住了。

    操蛋局长说:死的还是活的,你们打死了没有,还活着吗?

    苏眉摇了摇头说:技术处理,也做不到,因为拍的距离太远了。

    那只被怪物啃掉了头的鸡,竟然没死,晃晃悠悠站了起来。

    操蛋局长端详着照片说:看上去像是非洲的黑人,对了,那地方就叫野人沟。我们多派一些人手,把国营林场的职工也都动员起来,一起把这黑鬼逮住。

    那天夜里,森林公安局的操蛋局长接到了向阳村打来的电话。

    刘医生抱着鸡,逢人便说,村民啧啧称奇,心里又恐慌不已。

    一连几天过去了,都没有找到吸血怪的踪影。

    魏铁匠握紧大粪叉子,步步逼近,那对遇害的母子的家人更是仇恨万分,手持锄头,上前就照着那怪物砸了过去,锄头砸在井沿的石板上,碰出火星。怪物受惊,跳到一边躲闪,另一个村民眼疾手快,将手中的渔网撒了出去。怪物在渔网内拼命挣扎,发出吼叫声,然而越挣扎反而被渔网缠的越紧,村民一拥而上……

    魏铁匠歪着头想了一会儿说,没有,那时候,我在睡觉。

    包斩说:我倒是有个办法。

    梁教授问苏眉:能不能用计算机把照片弄的清晰一些?

    在手电筒的照射下,黑影露出了原形,这个怪物像狗似的四肢着地,有着人一样的脸,浑身赤裸,皮肤黝黑,板结的头发挂着泥块和草屑。大家缩小包围圈,怪物围着村口的老井焦急的转来转去。

    刘医生喊道:围住,别让这东西跑了!

    梁教授问道:村里母子被害的当天,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

    刘医生慌乱之中,大喊一声,怪物扔下鸡,像恶狗一样,手足并用,窜上墙头跑走了。

    操蛋局长说:别伤害它,立刻把它送到公安局。

    村口的两户人家,除刘医生外,还有一个打铁的作坊,特案组把铁匠也叫来询问。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