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十宗罪5》
作者:蜘蛛

第一卷 国殇之案 第三章 愤怒青年

    苏眉闲暇时候会看耽美小说,腐女有着强大的幻想能力。

    苏眉注意到那个烟火师,说话发嗲,涂脂抹粉,皮肤保养的非常好,很可能是个同性恋。死者杨小凡长的眉清目秀,演猥琐的日本兵有些可惜。大胡子导演非常好色,也许男女通吃。杨小凡为了上位,很可能会主动献身给导演,但是引起了烟火师的的嫉妒……

    梁教授打断了苏眉的推测,说道:小眉,你再去调查一下这三个人的关系好了。

    苏眉想起大胡子导演,心里直犯恶心,她说:让画龙去吧,我有点不舒服,肚子疼。

    第二天,画龙问苏眉,什么是419?

    画龙调查时并未发现死者在剧组里有什么异常情况,不过,那个烟火师对画龙非常热情,递烟让茶,还索要了电话。半夜的时候,画龙收到烟火师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哥,外面打雷了,我怕,好想枕在你的臂弯里,好想在你怀里,我们419吧。

    苏眉哈哈大笑,告诉画龙419就是一夜情的意思。

    画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犹豫着要不要去揍他一顿。

    警方扩大了搜索和走访范围,全面排查可疑人员。附近的村民提供了一条消息,案发的次日清晨,有人将一只抢扔到了山前的池塘里,因为当时刚刚拂晓,目击者并未看清丢枪人的面貌。陈处长带人去村民家中取回枪支,经过核对,正是死者杨小凡丢失的那支道具枪。

    道具枪已经损坏,村民称,他捡到的时候就是一只坏枪,枪管都被人砸弯了。

    案情有了重大突破,但是这支枪的发现也几乎颠覆了特案组此前的结论。

    如果凶手杀人是为了抢夺枪支,那么为什么又把枪损坏和丢弃呢?

    梁教授说:这个凶手非同寻常,我们不能从正常的角度去揣摩此人的犯罪心理。

    包斩说:凶手极度仇恨日本人,那片竹林附近有个炮楼,这是拍摄影视剧的需要,为了还原真实的战争场面,剧组建了一座炮楼。

    苏眉说:死的可是中国人啊,只是穿了一身日本兵的衣服,人家是演员嘛。

    陈处长说:因为仇恨日本人,就连演日本兵的演员都杀死?

    画龙说:这不是有病吗。

    包斩说:也许凶手觉得这样做是爱国呢!

    案发三天后就是9月18日,为纪念“918事变”,勿忘国耻,恒店镇响起了防空警报。

    因为此前日方右翼登陆我国钓鱼岛,日本政府扣押香港保钓人士,引起中国人民的强烈抗议,全国各地在918这天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日游行。

    上午十点左右,恒店解放路出现了一支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口号震天。

    队伍逐渐的扩大,街道边的围观者热血沸腾,怀着一颗爱国之心加入了游行队伍,很多警察也在现场维持秩序。文学的视角应该如摄像机一样,没有批判和赞扬,只做真实的记录。所以,我们有必要从队伍中走出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清醒的看着这一切。

    我们不得不说的是,当天的爱国游行最终演变成了暴力民众对商家、私家车的烧抢打砸。

    在解放路和长安路的交汇口,几个青年左肩扛着五星红旗,右手拿着砖块、木棍,看见日系车就上前打砸,然后将车掀翻。场面非常混乱,有人喊:那边有一辆日本车。游行队伍气势汹汹跑了过去,那车的车速没有放慢,很多人将手里的东西砸到车上,喊着“打死狗汉奸”,车内副驾驶座位上有个少妇,抱着个孩子,大约只有六岁,吓得抱紧妈妈说不出话。

    车开出很远,孩子问妈妈,他们为什么打架啊?为什么砸我们的车啊?

    妈妈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小孩的问题,拷问的也许不是一个人,而是全社会。

    游行队伍分成了两股,长安路有一家渔具店,因为店名叫钓鱼岛,也被爱国人士砸了,玻璃碎了一地。店主神色惊慌躲在店内,想要报警,但又放下了手机,因为他看到不远处的日本料理店门口有几个警察在用消防器灭火。

    解放路的游行队伍中有人喊了一句口号,“给我三千城管,收复钓鱼岛!”,人们也一起跟着喊口号,随后大家发现这是句玩笑话,于是都大笑起来。

    两只游行队伍在转盘路再次汇总,声势浩大,交通完全瘫痪。也就是在这里,一名日系车车主被暴徒用U形钢锁袭击,最终头部颅骨被打穿,并导致暂时失去行走及语言能力。当时车主软绵绵的倒在地上,老婆用卫生纸捂住他的头部,一个劲的哭,有位好心人上前帮忙,掀开卫生纸,一股血柱涌了出来,还夹杂着白色的脑浆。激愤的人群在涌出的鲜血前停滞了一下,随即散去。队伍继续向前,口号震天。

    警方向媒体公布了车主遇袭的照片及视频,并对袭击车主的暴徒展开通缉。

    这名暴徒名叫陈帅,20岁,在工地上打工。当时,陈帅上班乘坐的公交车被游行队伍堵住,从小爱看抗日片的他立即被队伍的热情感染,他激动的汇入人潮之中,成为打砸抢中是一名勇士。当天晚上,他跑回了家,母亲感到很奇怪,因为儿子只有在逢年过节或者麦种麦收时才偶尔回家。

    陈帅告诉母亲:我的照片已经被发到网上了,我害怕。

    母亲听得云里雾里,她只知道儿子在反日游行中“和人打了一架”,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陈帅用手机上网看新闻,喃喃自语说,我是爱国,抵制日货。

    陈帅不断的安慰自己,他对母亲说:网上对我一半支持一半反对。

    村支书领着便衣警察找到了陈帅的家,母亲从麦地里奔跑回家的时候,陈帅已经被警方带走。临走时,只带了一只装酒的袋子,里面塞了一件毛衣、一条裤子和一条内裤。

    母亲很心疼,问邻居,孩子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

    陈帅当时对警察以及围观的乡亲们说:抓我干什么,我是抗日英雄!

    陈帅故意伤人案在社会上引起了巨大的反响,这一流血事件发生后,报纸电台纷纷报道。

    一个市民在街头对记者说:

    如今,有些观点令人难以理解,非常极端。例如网上说什么买日货花的钱,都有可能变成射向同胞的子弹,可我交的税,够买炸弹的了。义和团还抵制洋货呢,那会儿,家里有盒火柴的都被满门抄斩。我支持理性爱国,我只抵制蠢货。

    有个中学生在电视节目里这样说:

    抵制日货,并不是砸掉自己或者别人的日货,我们应该在自己的各行各业,都比日本做的更好,我们的官员比他们的清廉,我们的街道比他们的干净,我们的桥也比他们的结实,我们的食品更安全,我们的言论更自由,还有我们的年轻人比他们的更有希望,更有未来。

    负责陈帅案件的办案民警向特案组反馈了一条重要的线索,918这天,街上的游行队伍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这是一个老人,白发苍苍,衣衫破烂,竟然戴着一顶柳条编织成的帽子,身上还绑着竹叶,他突然出现在游行队伍中,大家都感到很诧异,有人觉得他是一个流浪汉,有人认为他是一个疯子。

    当时有人说:看,就连老乞丐都这么爱国,更何况我们年轻人。

    老人走在游行队伍的前列,什么武器都没拿,身后是一群手持棍棒和砖头的人。老人神态安详,奋力前进,唯恐落在后面。一个穿校服的学生想搀着他的胳膊,老人摆摆手拒绝了。

    梁教授说:这个老人身上绑着树叶,符合凶犯特征,这条线索我们必须重视,调查清楚。

    画龙说:其实我现在却觉得,也许是愤青干的,开日系车的中国人都能被他们打成植物人,杀死一个穿日本兵服装的演员,也没啥可奇怪的。

    苏眉说:愤青好可怕,我喜欢日本动漫,日本化妆品也不错,这些都要抵制吗?

    画龙说:那老人可能是个老愤青。

    包斩说:也许是个老兵。

    特案组多方走访,很快找到了当时的几个目击者,那位穿校服的学生说,老人在游行队伍里并没有呼喊口号,而是用微弱的声音唱着一首歌。根据这名学生的回忆,苏眉找到了老人唱的这首歌曲: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