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天堂蒜薹之歌》
作者:莫言

第06章

    灭族的知府灭门的知县

    大人物嘴里无有戏言

    您让俺种蒜俺就种蒜

    不买俺蒜薹却为哪般

    ——蒜薹滞销后张扣在仲县长家门前演唱歌谣片段

    一

    金菊昏昏沉沉地伏在高马背上,紧紧地搂住他粗壮的脖子。一过了两县交界的顺溪河,她就感到,与过去的联系与故乡的联系与家里亲人——如果还算得上亲人的话——的联系都一齐扯断了。爹和哥的喊叫声她的耳朵没有听到,她是用脊背感受到的。那喊叫声宛若挂着金钩的丝线,在她身后飞舞着,飞过河来,纠缠在了密密匝匝的黄麻的梢头上。她闭着眼,听着高马的身体冲撞开密不透风的黄麻时,黄麻们发出的柔软的波波声响。

    黄麻动荡不安,像水一样分开像水一样合拢。她有时恍若坐在一叶小舟上——从来就没坐过什么小舟——她试图睁开眼,眼前五彩缤纷,亮得她眼痛。她不敢睁眼。她闭着眼,感觉到建立在极度疲乏基础之上的舒适。高马像牛一样喘息着,奔跑,冲开无穷无尽的黄麻柔软的、富有弹性的羁绊,踉踉跄跄,线条舒缓不带棱角地奔跑,这全是她的感觉。在她的脑海里,巨大的古铜色太阳正在缓缓下落,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几个陌生的字眼跳出来,她不理解它们,也记不清在什么地方见过它们。它们消逝啦。天和地竟是这般的堂皇。一望无际的黄麻被清凉的黄昏风吹拂着,轻轻摇摆,缓缓起伏,好像一片暗红色的大海。她觉得自己和他变成了两条游不动的鱼。

    黄麻,黄麻,黄麻们,你们阻拦他,你们阻拦我。你们抿着青绿的嘴,眯缝着漆黑的、狡黠的小眼睛。你们嘻嘻地怪笑着,你们伸出腿,你们脸上挂笑脚下使绊子。

    高马一头栽到地上,尽管有他的身体垫底,但她还是感觉到了黄麻的弹性。

    无穷无尽的黄麻,像汹涌的浪潮一样涌上来,覆盖了他们。她不敢睁眼,她只想昏睡。她沉浸在梦幻般的意境里,所有的物体都把发出的声音推出去很远很远,只有温存的黄麻,只有清凉的温暖,盛满了她的感觉器官……

    二

    她被一阵浪潮的喧哗唤醒了。声音一点点地扎着她,她醒了,第一眼看到的是一道浓厚的橘黄光线照耀着高马枯干的脸。他的脸是紫红色的,他的唇上裂着几块干皮。他的眼眶子乌黑,乱糟糟的头发像狗毛一样奓煞着。她的心一阵颤栗。这时她才发现他的一只大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手。她看一眼高马,忽然感到他非常陌生,好像从来就没有见过面。而这个陌生人却攥着自己的手。她感到了恐怖,心里竟隐隐地升起犯罪的感觉,这感觉令她十分惶恐。她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把身体往后缩了缩,一排高大坚韧的黄麻倚着她的背,她往后一仰身体,倚在这排高大坚韧的黄麻上。金黄的光线在黄麻的缝隙里流动着,鸡爪形的黄麻叶片微微颤抖着,好像对她暗示着什么。

    是爹的声音,苍老喑哑:

    金菊——金菊——

    她猛地挺直腰,抓住了高马的手。

    金菊——金菊——是大哥的声音,尖利,焦灼,气急败坏。

    大哥的声音和爹的声音贴着黄麻梢头滑过来,又向远方滑去。高马睁开眼,折身坐起来。他的眼瞪得溜圆,像一条被逼到墙角上的狗。

    他们屏住呼吸听着,黄麻之声和从北边河堤上传来的呼唤使傍晚显得异常寂静,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金菊——金菊——金菊——金菊——你这个杂种,这不是成心毁我吗……是爹的声音。

    她似乎看到爹在哭。她扔掉高马的手站起来,眼睛里盈满泪水。

    爹的呼叫声愈发凄凉起来,她答应了一声。高马伸出一只大手把她的嘴捂住了。高马的手上有一股蒜薹的味道。她挣扎着,嘴里呜噜着,双手胡乱抓挠着。高马伸出一只手,揽着她的腰,拖她向前走。她抓挠着高马的头,听到他倒吸了一口气,捂住她嘴巴的那只手松了,同时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指甲刮掉了高马头上的什么东西,一股金红的细血从高马的头发里流出来,流到了他的眉毛上。

    她扑到他身上,双臂搂住他的脖子,哽咽着问:

    你……你怎么啦?

    高马用手掌擦了擦额头,说:

    你把头上的痂抠掉了,你那两个好哥哥用小板凳砸的。

    她把脸贴到他的肩上,低声抽泣着说:

    高马哥……都是我不好……连累你遭罪啦……

    不怨你,是我自己找的。他说,金菊,我想明白了……你回去吧……

    高马蹲在地上,双手捂住了头。

    不……高马哥……她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膝盖,仰着脸说,哥……我铁了心了……就是拖着棍讨饭吃,我也跟着你!

    三

    太阳落下地,天上的颜色淡漠,黄麻的梢头上笼罩着稀薄的青气,透过这青气,他们看到了淡蓝色的天上出现了十几颗金光灿灿的星辰。

    金菊脚崴了一下,身体随势倒下,她哼哼唧唧地说:

    高马……我走不动了……

    高马拽着她的胳膊,想把她拉起来。高马说:

    快走,你爹和你哥会找人来抓咱们的!

    我走不动啦……金菊哭着说。

    高马松开她的胳膊,到周围转了转。

    黄麻地里秋虫唧唧鸣叫,模模糊糊的狗叫声从遥远的村庄传来。

    她迷迷瞪瞪地躺着,腿和脚又胀又痛。她听到高马说:

    你放心睡吧,这片黄麻少说也有五千亩,除非他们到公安局里牵条狼狗来,否则找不到我们,你放心睡吧。

    半夜时分,她醒了过来。睁眼就看到满天繁星,所有的星星都神秘地眨眼。一大滴一大滴的露珠沉重地落下去,打在那些脱落的枯黄黄麻叶片上,发出扑簌扑簌的声响。秋虫的鸣叫声更加响亮,好像有人在用竹片拨弄金属的琴弦。黄麻地里滚动着类似潮水涌流的沙沙声——她在很小时到北海去讨饭,曾在海滩上走过,那些舒缓的灰白色浪花舐着沙滩,发出神秘的沙沙声。她想起海上耸立着几块黑色的礁石,几片洁白的船帆漂在海上。好像动,又好像不动。她看海看得头晕了。她仰望着深蓝色的厚重天幕,竟发现它在旋转。躺着,躺在黄麻地里,她体验到了坐船的滋味。坐船一定也是这般滋味,她想。黄麻散发着苦涩的气味,返潮的土地也把腥气放上去。有两只夜游的鸟儿在半空中飞旋着,清晰的扇动翅膀的声响和怪声怪气的鸣叫,锋利箭镞般穿透缥缈的薄雾,下达到黄麻地里。她想翻个身,但身体异常沉重,腿和胳膊都是僵硬的。黄麻地里有许多细微的声音,好像无数神秘的小兽在跷腿蹑脚地行走,在黄麻的深处亮着一片又一片磷火般的眼睛。她感到了恐怖。

    她用尽全力才爬起来,秋天的后半夜,凉气袭人,她的肢体被潮气侵袭,变得麻木不仁。她突然想到娘曾经说过,在野地里睡觉,遭到雾露的打击和地气的侵袭,会得麻风病。娘的脸在眼前晃动。她后悔了,没有了滚热的炕头,没有了老鼠跳梁的声音,没有了墙角上蟋蟀的啼叫,也听不到外屋里大哥的梦呓和二哥的呼噜,她六神无主。她现在最想的就是那个散发着烟灰味的热炕头。

    白天的事涌上脑中的幕,过去的事也全都回忆了起来,她对夜恐怖对明天恐怖,她感到自己荒唐,她恨高马。

    高马坐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眼睛习惯了黑暗,星光灿烂,黄麻的叶片和主秆上都反映着星的绿幽幽的光。她看到高马坐着,双臂放在屈起的膝盖上,头又放在双臂上。他一动不动,连喘息声都没有。他好像一块石头。她感到这个人现在离自己十分遥远。她感到自己十分孤单。而四周那些绿的眼睛正在步步逼近过来,连尖利的趾爪踩破枯叶的声音也大得震耳了。背后一片冰凉,那些毛茸茸的尖吻已经触着了脖子,她忍不住发出尖叫声。

    高马猛地跳起来,像一只被打懵了的鸡一样转了两圈,黄麻欻欻啦啦地响着,一片细小活泼的绿色光点在他的身体周围闪烁着:

    怎么啦?怎么啦?

    这是个男人,不是一块冰冷的礁石。高马惊恐的询问声唤醒了她,她想。她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热量,背后寒冷的浪潮催着她从地上弹跳起来,扑到了他的怀里。

    哥……我怕……我冷……

    金菊,别怕,别怕。

    他的双臂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他臂上的力量呼唤着她的肉体的记忆力。一年多前,他紧紧地搂着自己,那时候他的扎人的嘴巴就是这样扎在我的嘴上,然后我们就亲。现在,她却没了兴趣。她没有力量去响应他的嘴唇的召唤。他的唇是滚烫的,他的口腔里有股霉变蒜薹的味道。

    她扭着僵直的脖颈,用意识拥抱着他。

    我冷……我全身都麻了……

    高马松开她,她的腿软软地塌下去。在晦暗的夜色里,他周身上下跳跃着绿色光点,一些圆的、椭圆的光点。高马从她刚才躺着的地方捡起了一件上衣,抖抖,连这件上衣上也是绿色的光点,它们溅出来,溅到黄麻上,就附着在那里,膨胀着,收缩着,一明一暗着。

    高马把衣服披到她肩上,衣服湿口答口答的,很沉重,有一股狗皮的咸腥味钻进她的鼻道。

    他坐下了。我坐在了他的的腿上——她后来经常回味这一段情景:他嘴里哈出来的热气喷到我的脸上,他嘴里的气味令我厌烦,蒜薹的气味。在不黑的黑暗中我能看到的紫色的脸,绿色的光点碰撞着他的紫脸。我说:

    我的腿、胳膊……都麻了,全身都麻了。

    高马把金菊平放在地上,用两只粗糙的大手,揉搓着她的腿、胳膊、十根手指头、十根脚趾头,每条肌肉都被他按摩遍了,每个关节都替她捏遍了。他的手捏到哪里,哪里就有触电般的麻酥酥,他的手捏到哪里,哪里就如被烘烤般的热乎乎。温热的感觉从脚流到头又从头流到脚。她眯缝着眼,捕捉那些绿色的光点。他赤裸着背,竟然是瘦骨嶙峋,两颗男人的豌豆大的黑乳头诱惑着她,她产生了捏一下那东西的愿望。后来她就捏了它一下。

    他继续按摩着她,她心里为他的劳动所感动。他的手时重时轻,时紧时松。她的呼吸粗重了,心跳也加快了,她把适才想到的好多事都忘光了。她燥热,这时她感到他的身体是冰凉而潮湿的,他嘴里呼出的气凉森森的,有一股薄荷叶子的气味。她期待着什么。

    他的手指在摸她的皮肤,她有些恐惧又有些好奇。她本能地抬臂去保护什么时,却好像在有意地引导他。现在他的粗糙的手掌在抚摸她的Rx房了,一阵寒热袭来,她周身的皮肤都紧张,电浪一波波在身上滚。

    ……他的身上全是那绿幽幽的光点,周围的黄麻上也沾满了绿光点,它们跳着,飞着,画出密密的、摇摆不定的优美的弧线……这些绿光点笼罩着他,连他的牙齿上也有。

    她听得到自己的呻吟。

    ……这么多绿光点,这么多萤火虫。绿光点在飞行中窸窣有声。

    她有时候把身体用力弓起来,去捕捉绿光点,她的手抓挠着他的背,好像要捉它们。它们不是一味的绿,瞧它们变幻颜色了,变成暗红了……又绿了……又红了……又绿了……最后是一片金子般的辉煌。

    等他们再次醒过来时,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她感到只有被他搂在怀里才是实在的,一离开他的怀抱,什么也变得有影无形。也只有在他怀抱里,她才能看得到那些美妙的绿光点。

    哥……你累坏了吧?身子不要紧吧……

    他的嘴里有一股薄荷味,他把这些气味吹她的耳朵里。

    星星都是碧绿碧绿,星光断断续续。雾气加重,泥土的腥气也加重。秋虫们都累了,歇了嗓子睡觉去了。黄麻沉默了,凝着脸,浪潮声滚滚而来,她把脸放在他的胳肢窝里,眼睛黏黏涩涩的。浪潮声使她产生安全感,便搂着他的脖子,沉沉睡去。

    四

    天亮时,群鸟在天空里噪叫着,黄麻叶片上挂着晶莹的露珠,深绿的叶片十分精神,尖削的叶尖都上指着天。黄麻的秆有深红的颜色,也有淡黄的颜色,每一棵都笔直,每一棵都高挺,初升的太阳把鲜红的光线斜刺里射进来,照耀着高马的脸。他的脸清癯爽朗,两只眼睛里流露着掩饰不住的欢愉。现在她感到一刻也离不开他了。他身上发出的力量紧紧地吸引着她,使她的眼睛跟随着他旋转。想起夜里的事,她心里怦怦地跳,血往脸上涌。她情不自禁地再次扑到他身上,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他的脖子,并且贪婪地地吞咽着被他脖子的灰垢污染成咸汗味的口水。她咬住他脖子一侧那根粗大的动脉时,感到它强有力地搏动着。这澎湃的搏动令她心醉神迷,难以自持。她咬着它,舔着它,用两片嘴唇夹着它。她感到内部的器官像鲜花般开放了。这时她说:

    高马哥……高马哥……就是死了,也不冤枉了……

    黄麻叶片上的露珠扑簌簌地跌落着,湿漉漉的黄麻茎秆像涂了一层油,光彩夺目,地上的潮气上升,蒸发,金红的阳光逐渐增添着白炽的成分,在他们背后有一只花脸鹌哞哞地叫着,叫声很长,很沉闷,好像那神奇的鸟儿是把嘴巴扎在泥土里鸣叫。边也有一只花脸鹑在鸣叫。很长,很沉闷,好像那神奇的鸟儿是把嘴扎在地里鸣叫。在他们前面不远处也有一只花脸鹌在鸣叫,与后边那只遥相呼应。清晨时空气停止了流动似的,黄麻们凝固着,宛若浸泡在静止的红海水里的珊瑚。

    他把她推开了,说:

    我们吃点东西吧。

    她微笑着,仰着身体,望着脸上密麻麻、乱纷纷飞动着的绿光点和金色的光点,全部的意识都集中在头脑深处的一个微妙的地方,那里响着潮的涌动声,遥远而神秘。她希望永远沉浸在这种境界里,身体一动不敢动,呼吸也被屏住,那地方有一颗喜动活泼的水银珠,停在那里,抖抖颤颤,随时都准备滑走。

    起来吧,吃点什么。高马捏着她的手腕子摇动着。

    水银珠飞快地滚走了,她看到了眼前的黄麻和阳光,心里感到很烦躁,但又找不出责怪高马的理由。

    高马从一个蓝包袱里摸出几张白面单饼和一把蒜薹。蒜薹的根部已经枯萎,梢儿也枯萎了。他掐掉蒜薹的根和梢,单剩下中间绿绿的一截。他把六根蒜薹卷到一张饼里,递给金菊。

    她摇摇头,她还沉浸在刚才那种幸福的感觉里,并试图捕捉到它。刺鼻的蒜薹味干扰着她,她早就讨厌蒜薹的气味了。

    快吃,吃了我们就赶路。高马说。

    她犹犹豫豫地接过单饼,拿着,却不吃。一直等到高马咬了一口夹蒜薹的单饼后,她才试探地咬了一口。单饼硬得像在冷水中浸泡过的麻布一样。高马腮上的肌肉抽搐着,滚动着。她听到了生冷的蒜薹在他口腔里又滑又腻地响着。她也咬住了蒜薹,它们冷冷地、像刀子刮竹般响着,她的口水满了嘴,心里有无法忍受的生、冷、滑、涩。

    高马还在狼吞虎咽,一边吃一边粗重地喘息。他还放了一个很响的屁。她厌恶地把脸别过去,把那张饼扔到蓝包袱上,单饼散开,蒜薹暴露出来。

    你怎么啦?高马着急地问着,他的白牙缝里夹着一丝蒜薹的绿筋络。

    没怎么啦,你吃吧!她低声说着,这个男人满嘴的蒜薹味又使她感到和他之间有了距离。

    高马匆匆嚼完一张饼,又把她扔掉的那张饼卷好,说:

    你不吃也罢,等到了苍马县城,买可口的给你吃。

    高马,我们去哪里?她迷茫地问。

    我们先去苍马县城,坐长途汽车去兰集,再坐火车去东北。你哥他们现在一定在天堂火车站等着我们呢!他有些阴鸷地说,让他们的阴谋彻底破产。

    去了东北怎么办?她依然迷茫地问。

    我们去黑龙江省木兰县,我有个战友在那里当副县长,求他帮我们找个工作干。高马胸有成竹地说。

    他又大口吃起饼来。他又放了一个响屁。

    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笑了。

    高马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

    我一个人过惯了,你别见笑。

    她立刻就原谅了他,就像对一个小孩子说话,她说:人人都一样,吃着五谷杂粮,还有不放屁的?

    女人呢?女人也放屁吗?高马说,我怎么也想像不出像你这样的漂亮女人也会放屁。

    女人不也是人么!她说。

    黄麻上的露水干了,北边的原野上,有一头毛驴在勾儿嘎儿地鸣叫着。

    大白天,我们敢走?金菊问。

    敢走,我们越是大胆越是没事,这里离苍马县有三十里,三个小时就能赶到,等到你哥他们回过头来苍马追我们时,我们早就到了兰集啦。

    我不愿意去啦,金菊说,我成了你的人,俺爹和俺娘也许就回心转意啦!

    你别做梦啦,金菊!高马说,你爹和你娘不打死你才怪!

    俺娘还是疼我的……她含着眼泪说。

    她疼你什么?她疼你哥,把你当个家什一样跟人家交换。高马说,金菊,你真的甘心跟那个刘胜利去过一辈子?金菊,别痴了,听我的话,跟我走,我那个战友是副县长,你想想,一个副县长,权有多么大!安排咱俩还不是他说句话的事,在部队里,俺俩好像亲兄弟一样。

    高马,我可是把什么都给你了。我就像条狗一样,你一召唤,我就跟着你跑啦……

    金菊,高马抱住她的肩膀,说,高马即便是卖血,也要让你过上好日子。

    哥……我们就这样搂抱着死了吧……你把我弄死吧……

    不,金菊,我们不死,我们要闯过这一关,闯出个人样来让你爹和你娘看看。

    她看着情人脸上那坚毅得有些残忍的表情,不由得抬起手,去抚摸他额头上那些疤痕,她怜爱地问:

    还痛吗?

    这里痛。高马抓着她的手按在自己胸膛上。

    她把脸伏在他那怦怦跳动的地方,说:

    哥……你为我吃苦啦……我哥他们,是些黑了心的狼……

    也不要这样骂他们,高马宽厚地说,他们也活得不容易。

    是的,他们也不容易,金菊说,我这一跑,他们就完了……

    哎,想起来了,金菊,高马故意地打断了金菊的话,神采飞扬地说,还记得去年那天吗?我帮你割麦子那天,我说把录音机换上新电池后借给你听,一直没捞到机会,现在,它是你的了,你听吧。

    高马解开包袱,把收录机从纸盒里拿出来。他揿了一下键,录音机沙沙地响着,一个女孩子娇滴滴地唱起来:

    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宁静的夜晚你也思念我也……

    这是新磁带,董文华唱的,高马说,董文华也是个当兵的,沈阳军区的,个子不高,胖乎乎的,模样挺恬静的。

    你见过她?她问。

    在电视上看过。高马说,孙宝家新买了彩电,他家里今年种了六亩蒜,光蒜薹就卖了五千多元……不是到了这一步,我也真不割舍离开家乡,种蒜赚钱,明年县里还让扩大种植面积。

    高马把耳机插到录音机上,声音突然消逝,金菊有些惶惑,高马把耳机挂到她的头上,大声说:

    这样更好听!

    她看到高马从包袱里抖出一个牛皮纸信封,信封里装着一沓子十元的钱。

    我把能卖的都卖了,房子让于连水大哥给照望着……也许,在东北待几年咱还要回来……

    她听到耳机里一个女人在吼叫:

    阿里巴巴!嗨!阿里巴巴!嗨!阿里巴巴是个快乐的青年!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