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天堂蒜薹之歌》
作者:莫言

第10章

    仲县长你手按心窝仔细想,

    你到底入的是什么党?

    你要是国民党就高枕安睡

    你要是共产党就鸣鼓出堂

    ——蒜薹滞销后,数千百姓到县政府请愿,县长闭门安睡,不出理事,瞎子张扣站在县政府高台阶上,苍凉演唱之片段

    一

    金菊挨到高马家院子,哀鸣一声,便跌翻在地。腹中的男孩怒目圆睁,双手攥拳,怒吼着:

    放我出去!他妈的,你放我出去!

    她爬过院子,爬过门槛,手扶着门框站起来。高马家徒四壁,生满红锈的锅里,汪着一洼黑水,几只老鼠从锅台后跳下来。屋里乱糟糟的,好像冲进过一头牛。一种不祥的感觉爬上她的心头。

    她趁着那孩子拳打脚踢的间隙哀叫着:

    高马……高马……

    那孩子打了她一拳,说:你别叫了,高马也犯了罪,跑了!碰上你们这样的爹娘,算我倒霉!男孩又踹了她一脚,她抽一口冷气,叫一声天,眼前一黑,就栽倒了,她的头碰到那张没被大哥和二哥砸烂的桌子上。

    ……

    爹已经打累了,坐在门槛上抽烟。

    娘也打累了,坐在风箱上喘着粗气抹眼泪。

    她蜷缩在墙旮旯里那堆乱草上,不哭,也不叫,脸上挂着一丝微笑。

    大哥和二哥回来了。大哥提着两只铁皮水桶,一串干辣椒。二哥推着一辆半新的自行车,车架子上夹着几件半新的军装。兄弟二人气喘吁吁地站着。二哥说:

    这小子,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啦!

    老二要把他的锅砸了,被我劝住了,给他留着吧,事不能做得太绝。大哥说。

    你说,还跟高马跑不跑了?爹的火气又上来了。

    她的耳朵里响着高马的录放机放出的歌唱声,爹的话语远远的,似乎与自己无关。

    聋了?你爹问你,跑不跑啦?娘从风箱上蹦下来,用烧火棍戳着她的额头问。

    她闭着眼,轻轻地说:跑。

    打!打!打!爹从门槛上跳起来,跺着脚喊,吊起来,吊起来,我就不信制不服这个杂种!

    爹,不能啊,金菊是我的亲妹妹,她是一时糊涂,骂几句就行了。妹妹,你是明白人,你知道不?你这一私奔,把咱全家的脸都给丢了,要被人家戳好几辈子脊梁骨。快给爹娘认个错,以后就安心过日子吧。年轻人,谁也不敢说不犯点糊涂,好妹妹,快向爹娘认个错。大哥说。

    金菊轻轻地说:

    不。

    吊起来,给我吊起来!爹暴怒地吼叫着,对大哥二哥说,你们两个,死了?聋了?

    爹,这……大哥满眼狐疑地说。

    我养的闺女,要她死她就死,谁能管得了?爹把烟袋别在腰间,斜愣着眼对娘说,你去给我把大门插上。

    娘浑身哆嗦着说:

    她爹……就随了她吧……

    你也想挨揍?!爹抬手给了娘一巴掌,说,快去插大门。

    娘倒退了两步,迷蒙着眼,转身,像一个纸人一样,晃晃荡荡走向大门,金菊心里替娘难过。

    爹从墙上摘下一条指头粗细的新麻绳子,抖搂开,命令大哥二哥:

    剥了她的衣裳!

    大哥脸色煞白,说:

    爹,我不要那个老婆了,你也别打她了!

    爹抡起绳子抽在大哥弯曲的腰上,大哥的腰猛地抻直了。

    大哥和二哥走上前来,都把头歪到一侧,摸摸索索地来解她的扣子。金菊拨拉开他们的手,自己把褂子脱下来,又把裤子脱下来。她穿着一件破破衫,一条红裤衩,站着。

    爹把绳子扔给大哥,说:

    绑起她的胳膊来!

    大哥攥着绳子头,说:

    好妹妹,你快跟爹告饶吧!

    金菊摇摇头说:

    不。

    二哥把大哥推到一边,把金菊的双臂别到身后,用麻绳拴住了她的手脖子。二哥嘲讽地说:

    想不到咱家里还出了一个宁死不屈的共产党员!

    金菊咧开嘴笑了。

    二哥把绳子扔到梁头上,看着爹。

    爹说:吊起来!

    二哥用力拽起绳子来。她感到胳膊拉直了,胳膊上的条条筋肉都抻直了,肩上的骨头咯嘣咯嘣响着,胳膊上的皮绷紧了,汗水突然涌了出来,她的牙死咬着嘴唇,但一串哀号还是不可遏止地从牙缝里窜出来。

    爹问:说,还跑不跑啦。

    她用力把头抬了抬,说:

    跑!

    拉,拉,拉上去!

    她眼前飞舞着绿色的光点,耳边响着火苗燃烧的哔剥声,黄麻的影子在眼前晃动着。那匹枣红色的小马驹站在高马的身旁,伸出紫红色的舌头,舐着他脸上的污血和灰尘,一道道金黄的迷雾从路面上升起,从万亩黄麻地里升起,从苍马县的辣椒地里升起,枣红马驹在金黄迷雾里时隐时现……大哥的脸是青的,二哥的脸是蓝的,爹的脸是绿的,娘的脸是黑的。大哥的眼是白的,二哥的眼是红的,爹的眼是黄的,娘的眼是紫的。她看着他们,她悬空立着,微笑着摇了摇头。爹跳到院子里,拿了一条使牛的鞭子来,抽打着她,鞭梢打在皮肉上,她感到灼热……

    等她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又蜷曲在墙旮旯里,爹娘住的房间里有好多人在说话,好像还有那杨助理员的声音。

    她手扶着墙壁站起来,头大脚轻,跌进爹娘的炕前。有人伸手扶了她一把,她也不看是谁扶住自己,寻找着爹娘的脸,她说:

    你们能打就打死我吧,打死我我也是高马的人,我和他睡了觉,我怀上了他的孩子!

    说完了话,她放声大哭起来。

    她听到爹说:我成全你们!告诉高马,让他拿一万块钱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她笑了。

    二

    那个眉眼酷肖高马的孩子怒目直视着她,吼叫着: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你不放我出去,你算个什么娘?

    她眼里流着血,推开枣红马驹长方形的冰凉头颅,说:

    孩子,娘想明白啦,你别出来了,你出来干什么?你知道这外边的苦处吗?

    男孩停止了挣扎,问:

    外边是什么样子,你说给我听听。

    她把正用温暖的紫舌舔着她的脸的枣红马驹推开,说:

    孩子,你听到鹦鹉们的叫声了吗,你好好听听?

    男孩竖起了耳朵,认真谛听着。

    这是高直楞家的鹦鹉群,有黄的,有红的,有蓝的,有绿的……五颜六色,色色俱全。它们都生着弯钩嘴,头顶上高挑着一撮翎毛,它们吃肉,喝血,吸脑子。孩子,你敢出来吗?

    男孩好像感到了恐惧,把身体紧缩了起来。

    孩子,你看,那遍地的蒜薹,像一条条毒蛇,盘结在一起,它们吃肉,喝血,吸脑子。孩子,你敢出来吗?

    男孩的手脚盘结起来,眼睛里结了霜花。

    孩子,娘当初也像你一样,想出来见世界,可到了这世界上,吃了些猪狗食,出了些牛马力,挨了些拳打脚踢,你姥爷还把我吊在屋梁上用鞭抽。孩子,你还想出来吗?

    男孩把脖子也缩了进去,整个身体团成了一个球,只有那两只大眼睛还是可怜巴巴地睁着。

    孩子,你爹正被公安局追捕着,你爹家里穷得连耗子都留不住了,你姥爷让车轧死了,你姥姥被抓走了,你两个舅舅分了家,家破人亡,无依无靠,孩子,你还想出来吗?

    男孩闭上了眼睛。

    枣红马驹从敞开的窗户里把头伸进来,用温暖的舌头舔着她的手背,马脖子上的铜铃丁丁当当地响着。她用另一只手抚摸着马驹平整的脑门,和它的深深的眼窝。马驹的皮肤光滑凉爽,好像高级的绸缎。她的眼里盈了泪,她看到马驹的眼里也盈出了泪。

    男孩又蠕动起来,他眯着眼说:

    娘,我还是想出去看看,我看到了一个圆圆的火球在转动着。

    孩子,那是太阳。

    我要看看太阳!

    孩子,不能看,这是一团火,它把娘的皮肉都烤焦啦。

    我看到遍野里都是鲜花,我还闻到了它们的香味!

    孩子,那些花有毒,那香味就是毒气,娘就要被它们毒死了!

    娘,我想出去,摸摸红马驹的头!

    她抬手打了枣红马驹一巴掌,马驹一愣,从窗户跳出去,嗒嗒地跑走了。

    孩子,没有红马驹,它是个影子!

    男孩闭死了眼,再也不动。

    她从墙角上找到一根绳子,拴在门的上框,下端挽成一个圆圆的套,又找来一根小凳子,踏着。她用手摸摸绳套,绳子粗糙扎手,她有些犹豫,想找点油抹在绳上。这时窗外响起枣红马驹的嘶鸣,为了防止男孩再被惊醒,她赶快把头伸进套里去,然后一脚踢飞了凳子。红马驹从窗户里伸进头来,她想伸手再去摸一下那光滑冰凉的马额头,但胳膊抬不起来了。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