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我们的荆轲》
作者:莫言

第四节:决计

    【同前景。

    【三个月后。

    【荆轲、高渐离对坐席上。

    【秦舞阳在一边溜达,连连打着饱嗝。

    【狗屠在一边装模作样地练习剑法。

    【舞台一侧高台上,燕姬与太子在一起,仿佛是在观看台下几个侠士的表演。

    高渐离(厌烦地)舞阳兄,你能不能坐下安生一点?晃来晃去,让人心烦意乱。

    秦舞阳不是我不想坐下,是我坐下就喘不动气儿。不行,该减肥了。

    狗屠瞧"丫"那点出息!少吃点吗!

    秦舞阳我吃得多吗?我吃得不多,是这里的食物太精美了。

    高渐离如果连自己的饮食都不能控制,还算什么侠士?

    秦舞阳如果我不吃,第一是造成了不必要的浪费;第二是对不起太子的一番美意。何况,即便我不吃,身体健壮,行动像豹子一样敏捷,荆卿就能让我跟随他去刺秦吗?再说啦,高先生,在这荆府里住了三个月,我看您老那小长脸儿也变圆了,您那小肚腩也鼓起来了。只有我们荆卿,还保持着健美的体形,这大概是燕姬夫人之功——

    高渐离(无奈地)吾乡有鄙谚曰:一岁长不成大毛驴,永远是只驴驹子。此言不谬也!

    秦舞阳你竟敢骂我是驴驹子!

    狗屠驴驹子多么可爱啊,要我说,你"丫"还不如一头驴驹子,你"丫"只能算做一只狗崽子!

    秦舞阳(怒)你们合伙欺负我乡下人!这是什么世道?王亲贵族瞧不起乡下人倒也罢了,可他妈的连杀狗的、卖菜的、挖大粪的,只要说话嘴里带"丫"的,就敢拿乡下人开涮。

    荆轲(略带同情、嘲讽地)最好的办法是,您说话也满嘴是"丫"。

    秦舞阳我满嘴是"鸡"也不行。

    【幕后高声传呼:太子殿下送熊掌四只,美酒一坛供众侠士享用——

    秦舞阳(低声)老上这些东西,我"丫"能不胖吗?

    荆轲(长叹一声,对高渐离)先生,刺客一道,到了聂政,已经登峰造极,我等无论怎样努力,也难干出超过他们的事情了。

    高渐离荆卿,聂大侠义薄云天,刺杀侠累,但如果不是有后边的决目毁容及其姐的伏尸痛哭,他的事迹,大概也早已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这是一个多么精心的设计。

    荆轲愿先生教我。

    高渐离聂政刺杀的,乃区区韩国一相也,如果没有后边的故事,他的名声,如何能列众侠之首?从古至今,刺客的名声,依赖于被刺者的身份地位和刺杀的环境,俗言曰:"水涨船高",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狗屠偷一头黄牛,那"丫"只是一个毛贼;劫持了王纲,那"丫"就是一条好汉。

    秦舞阳调戏一个民女,那"丫"是一个痞子;勾引了国王的宠妃,那"丫"就是一个诗人!

    高渐离二兄所言,虽然略嫌粗俗,但确切中了时弊。被刺者的身份越高,刺客的名声越大;行刺的环境越险恶,刺客的声誉越隆。纵观成名侠士历史,曹沫所挟持之齐桓公,虽有霸主之名,但毕竟是优柔寡断之辈。专诸刺杀之吴王僚,乃一偏远小国昏暗之君。豫让欲刺之赵襄子,乃赵国一破落贵族。聂政刺杀之侠累,乃区区韩国之相。此四人,无法与雄才大略、狼行虎步的秦王相提并论也。齐之盟台、吴之宴席、赵之茅厕、草桥、韩之相府,更无法与巍峨堂皇之秦宫同日而语也。荆卿如能将令诸侯畏之如虎、闻之色变的秦王刺死在甲兵如云、谋士成群的秦国宫殿之上——那才是千古一刺,终结了侠士的历史,令后代的刺客们,连摹仿都无法再摹仿了!

    荆轲(顿首)吾意已决,先生毋庸多言也!

    【幕后传呼:太子殿下到——

    【众慌忙整衣敛容,膝行迎接。

    【太子登台后,先扑到秦王偶像前,怒批其颊数十,以至手裂血出。然后举着两只血手跪在众人面前,痛哭不止。

    高渐离(感动地)殿下如此痛苦,令我等也痛不欲生了。(号哭)

    【秦舞阳和狗屠也跟着号哭。

    荆轲(冷漠地)请殿下止住您悲惨的哭声吧,荆轲已在洗耳恭听。

    【燕姬上,献一根白绸巾让太子擦手。绸巾染红。

    太子荆卿,高卿,诸位爱卿,本宫即将死无葬身之地了啊……

    高渐离殿下何出此不祥之言?

    太子诸位爱卿,秦将王翦,已经攻破赵国首都,俘虏了赵王,并将赵国国土,纳入了秦国的版图。现在,秦国的大军,已经逼近了燕国的南部边境。王翦率兵渡过易水,灭亡我燕国,已是早晚的事情。诸位爱卿啊,本宫很想永远地将你们供养下去,让你们食尽天下的美味,享尽人间的至福,但看来是不可能了……

    荆轲殿下不要多说了。俗言曰:养兵千日,用在一时。现在,正是我们报效殿下的时候了。

    太子(顿首不止)荆卿啊……

    荆轲但是,殿下,秦王虎狼之君,生性多疑。我等空手而去,别说登堂上殿晋见秦王,只怕一入秦境,就被当成了奸细——

    太子如卿所言——

    荆轲请殿下修书一封,自甘示弱,愿俯首称臣,并将燕京东南督、亢之地,割让与秦,并绘制地图,献给秦王,作为晋见之礼。

    太子此是一场假戏。督、亢地图,不过几尺黄绢,本宫焉有不准之理?马上就办。

    荆轲听说秦国叛将樊於期,现在藏匿太子宫中。樊将军系秦王深恨之人,若能取其首级者,赏黄金千两,食邑万户。荆轲请殿下取樊将军首级与我,以取悦秦王。秦王喜悦,必接见我,如此则有机可乘,大事可成矣。

    太子(夸张地)不可不可!想那樊将军,系本宫在秦为质时旧友,吾穷困之时,曾受其馈赠羊酒。我能够逃离秦国,也多得樊将军助力。他遭秦王迫害,于穷途末路之时,前来投奔于我。我收留庇护他,正所谓"受人涓滴之恩,当涌泉相报也"。我怎能为一己之私利,而伤朋友之性命?荆卿万勿再言,请另谋良策。

    高渐离殿下宅心仁厚,不因危急而负旧友,虽齐之孟尝、魏之信陵,难望殿下项背也。

    荆轲秦国如破燕国,樊将军也必死无疑,愿殿下三思。

    太子荆卿,不要让我背上不仁不义的恶名,不要让我这干净的双手,染上朋友的血迹!(展示血手)

    荆轲既然如此,只好作罢。请殿下搜求一把匕首,做为刺杀秦王的利器。

    太子(咬牙切齿地)宫中即有徐夫人匕首一把,吹毛寸断,锋利无比,并且淬上了剧毒之药,见血封喉,触之即死!

    荆轲如此,差强也算万事俱备。

    太子荆卿何时可以动身?本宫将设宴与君壮别。

    荆轲荆轲近日突患小恙,胳膊酸痛,大概还要将养几日。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