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一章 蜀山三英(上)

    中州大地,人杰地灵。

    四海千山,最高蜀山。

    其实,蜀山很高是没错,但也称不上最高,昆仑凌云峰高达八千,那才是中州第一高峰。这两句诗的意思是,中州大地,门派众多,其中最有名的,那就是蜀山了。

    有人说,天下千山万水,百壑千川,或雄伟或秀丽,灵气旺盛之处,必有洞府门派。

    这句话是夸张了些,但是天下门派众多,那也是事实。其中又以三山二海最为出名,为天下支柱。

    北昆仑、中蜀山、南衡山,是为三山;东海蓬莱、西海瀛洲,是为二海。

    蜀山,那又是支柱中的支柱。

    坐落于中州正中,连绵百里,山峦叠嶂,集雄伟与秀气于一身,这就是蜀山了。最高峰——天心峰,有七千米之高,平日里只见白云环绕山腰,不识山顶真容,周围怪石林立、古木参天,清潭飞瀑、曲涧流泉,景色之迷人,天下闻名。

    蜀山,天下门派之首,就在天心峰上。

    九月十九,深秋季节,山风极冷,尤其是在天心峰上。若是常人,别说是在山顶,就是在半山腰,也得裹得结结实实的。

    有一少年,却是半点也不怕冷,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单衣,在这山顶,手执长剑,缓缓而舞。

    这少年,叫作李玄逸,当代蜀山门主楚地之徒。年方二十,却已经得到楚地真传,是蜀山玄字辈弟子翘楚,极得重视。

    只见李玄逸将手中长剑高高举起,神情肃穆,喝了声:“九天神雷!”脸上蓝光逼人,显见道法已运到极致。

    周围狂风四起,乌云滚滚,正是九天神雷发动前的迹象。才片刻,李玄逸脸色蓝光突然消失,变得苍白,闷哼一声,长剑无力的垂下。

    李玄逸盘腿坐下,调息半晌,才缓缓站了起来,无奈地发出一声叹息。九天神雷不愧是天品道法,威力极大之外,修炼也是极为困难。自己被称为蜀山百年不出的奇才,修炼已经半年多了,却还是半点门道都摸不着。

    “大师兄…”

    山腰处传来一声声清脆的叫唤。

    不用回头,李玄逸也知道来人肯定是自己那个调皮可爱的小师妹。不过,他可不敢真的不回头,这个小师妹可是门中的小公主,蜀山上下没有不宠爱她的,要是惹恼了她,自己以后的日子可就别想安生了。

    李玄逸含笑回头,一条红色的人影蹦蹦跳跳,煞是迅速,转瞬间来到他身前,一阵清香扑鼻。

    来人正是楚玄玄,李玄逸的小师妹,也就是蜀山门主楚地的爱女。

    “小师妹,你再这么大呼小叫的,当心让师父听见。那你又要被训话了。”李玄逸摸了摸楚玄玄的小脑袋,怜爱地说道。

    楚玄玄红扑扑的小脸蛋笑嘻嘻的,不在乎地说道:“我才不怕呢。反正我爹怕我娘,我娘疼我。爹爹不敢把我怎么样的。”她已经十七岁了,由于常年呆在山上,又整天被蜀山宠着,所以还是一副小孩子脾气,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看着楚玄玄的样子,李玄逸不觉宛尔,有师娘护着,师父还真拿她没办法。

    “大师兄,你刚刚是不是在用九天神雷?”楚玄玄仰头看着李玄逸,亮晶晶的眼睛里满是崇拜,“难怪大家都说大师兄是蜀山百年不出的奇才,我和小楞子都还在练地品下阶道法呢。”

    摇了摇头,李玄逸苦笑道:“什么百年不出的奇才,我练这九天神雷都已经半年了,还是毫无头绪。你和小师弟只是年纪比较小,所以修为才会比不上为兄。”

    楚玄玄退后几步,摇头晃脑地说道:“玄逸啊,小小年纪就能修成地品上阶道法,你可真是我们蜀山百年不出的奇才啊。你要好好努力,说不定你会是蜀山开山祖师以来第一个在三十岁前练成天品道法的弟子,那样为师脸上也大有光彩。”这口吻,活脱脱正是三年前李玄逸将上善若水练到地品上阶时,师父楚地说话的模样。所说的话也是一字不差。

    忆及当日,李玄逸感慨万千:“当日,师父说这话时,我还以为自己不用多久就能达成师父的希望。没想到三年过去了,为兄的上善若水仍旧停留在地阶。这半年来,为兄转而修炼九天神雷,却更是不得其门而入。看来还是老老实实修炼上善若水才是。蜀山开山两千年,像我这样的弟子也不知有过多少,大家却说为兄是百年不出的奇才,这让为兄怎能不感到惭愧?”

    蜀山的道法,大致可分为三个级别,天品、地品、人品,每个级别又分为上下两个阶段。每种道法都需要将蜀山心法上善若水练到相应阶段才能修炼。李玄逸心法还没炼到天品,却奢望能驱动九天神雷,自然是不得其门而入。只是上善若水修炼极难,人品还好说,一到地品,进展就变得极为困难,十年努力也未必能有寸进,天品的难度则又百倍于地品。道法这东西,那是尽人事听天命,十分努力也未必能有一分收获。李玄逸、楚玄玄还有二人口中的小师弟,都是年纪轻轻就修炼到地阶下品,蜀山上下提到他们三人,人人引为骄傲,称之为蜀山三英。

    楚玄玄小脸涨得通红,拼命摇头,脑后的马尾晃得厉害,“大师兄,才不是那样呢。大家都说你是蜀山百年不出的奇才,肯定是没有错的。照我说,祖师爷什么的,是不是真的三十岁就练成天品道法那也没人知道,说不定大师兄你才是蜀山千年以来最厉害的。”

    从小到大,李玄逸修炼心法道法都极为顺利,门中同龄无人能出其右,一直受到门中长辈表扬,也一直是楚玄玄的偶像。听到大师兄这么贬低他自己,楚玄玄自然大感不满。若不是说这话的是李玄逸本人,她可不会就这样轻易地放过。

    “小丫头,我连天品下阶的九天神雷都练不成,怎么能跟祖师爷比?祖师爷那可是精才绝艳,不到三十就将上善若水练到极致,除魔卫道,大显神威,门中也是有记载的。你再敢乱说,要是让门里的师叔师伯听到了,当心师娘也护不住你。”

    楚玄玄先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朝李玄逸吐了吐红红的小舌头,嘻嘻一笑,“不小心说漏了。大师兄,你不会说出去吧?那些老家伙烦死了。”

    山风吹过,满天乌云散去,让人神清气爽。

    被楚玄玄这么一搅和,李玄逸因为修炼九天神雷失败的心情也是由阴转晴。

    虽然已是深秋,天心峰顶仍是一片碧绿,不知名的野花随风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李玄逸长吸一口,说道:“走吧,小师妹,该回去了。”

    云雾间,白红两道身影缓缓飘向山腰,那里就是蜀山门人的聚居地。山风吹过,不时传来二人的轻声笑语。轻声的是李玄逸,笑语的则是楚玄玄。

    “大师兄,你说我和小楞子,哪个厉害?”

    “当然是我们小玄厉害,别说是小师弟,门中师兄弟哪个是我们小玄的对手?”

    这可是句大实话,就算是李玄逸,对上楚玄玄,只要她小嘴巴稍稍一撅,眼圈一红,那他也得当场认输。否则的话,就算不被泪水淹死,也会被蜀山上上下下的唾沫淹死。

    “讨厌,人家跟你说认真的,你却取笑人家,我不理你了。”

    “小师妹,你怎么老是叫小师弟小楞子?当心地清师伯找你算帐。”李玄逸呵呵一笑,赶紧转移话题。

    楚玄玄撅着嘴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不理李玄逸。不过没多久就忍不住,又笑开了。

    “嘻嘻,我就要叫他小楞子,谁叫他傻傻地,反正他也不会生气。”

    ……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