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二章 蜀山三英(下)

    蜀山一派,人数不少,足有千人。

    天地玄黄,如今的蜀山,辈份最高的就是天字辈的天闲道长一人,而且常年闭关,从未走出白云洞一步。掌门楚地这一辈,师兄弟加上师姐妹,一共也只有二十来人。玄字辈的,人数较多,山上山下,有上百人之多。还有一些则是黄字辈,以及一些算不上正是门人的弟子。

    不过,留在天心峰上的,却是不到五十,其他人大多在山下斩妖除魔,或者为国效力。

    天心峰山腰处有一平地,蜀山的房屋大多在这里。修道之人,崇尚自然。这些房屋也就都建得普普通通的,跟山下那些香火鼎盛的道观大相径庭。

    正中央是一个主殿,平日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都是有各位长辈在那里协商,最后由门主楚地拍板。蜀山虽有门主,权势却是有限。蜀山并未限制门人子弟加入朝廷,那些追求世俗权势、荣华富贵的人自然会选择投身民间。所以蜀山立派以来,从未因为争权夺势而导致内乱,偶有纷争,也是因为理念不同而非为了权力。很多人都会选择潜修,除非蜀山有难,根本不会出手。

    李玄逸二人到达之后,本想直接回到楚地所在的上羽堂休息。没想到迎面走过来一个黄字辈弟子,李玄逸认得此人道号黄云,乃是师叔地静的徒孙。

    黄云向二人施了一礼,说道:“二位师叔,门主让你们前去大殿,门主和各位师叔祖、师伯祖都已经在大殿等候了。”

    二人对视一眼,都感到有些诧异。最近也没听说有什么事情发生,为何各位长辈会聚集起来协商,还要自己二人前去?

    蜀山主殿名为上善若水,取的是蜀山心法的名称,也是当年祖师莫言建立蜀山之时的本意。意思是说上善的人,就应该象水一样。水造福万物,滋养万物,却不与万物争高下,这才是最为谦虚的美德。江海之所以能够成为一切河流的归宿,是因为他善于处在下游的位置上,所以成为百谷王。一个人如要效法自然之道的无私善行,便要做到如水一样至柔之中的至刚、至净、能容、能大的胸襟和器度。

    李玄逸二人走进大殿之时,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一排五张椅子,坐着五个人,面前有一个少年站着。

    站着的那人身着布衣、布鞋,浓眉大眼,憨厚相,正是蜀山三英的老三王玄敦。

    李玄逸二人连忙上前给各位长辈行礼,然后退到王玄敦边上,一同侍立。

    “玄逸、玄玄,你们两个跑到哪里去了?让各位长辈等了你们这么久,这可是作晚辈的本份?”坐在正中的楚地看着姗姗来迟的弟子,脸色有些不高兴。

    “好了。门主,玄逸和玄玄可能是修炼去了,蜀山这么大,一时找不到也是应有之义。你就不要责怪他们了。”一个长着长长胡须的老头捋着胡子说道。这人就是地清道长,楚地的大师兄。

    “就是。人家哪里会知道你在找我们。”楚玄玄嘟着嘴,小声地抗议。李玄逸静静站着一边,不敢说话,小丫头可是一点都不害怕,虽然不敢大声,发点牢骚还是敢的。

    楚玄玄委屈的模样让大殿内的长辈都是心疼,地清道长更是直接招手,“小丫头,到师伯边上来,你爹也就随口说说,别理他。”

    听到招呼,楚玄玄立刻走了过去。地清和蔼地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小丫头也像个乖宝宝一样躲到背后给他捶背,弄得地清更是眉开眼笑。

    楚地无奈地说道:“师兄啊,这丫头都快被宠坏了,无法无天得很。你们再宠她下去,估计她连这个大殿都敢拆掉。”

    “去,少胡说,小丫头只是调皮了一点,哪里有你说的那么不堪。你呀,有你这么当爹的吗?当年,你们…”

    这个地清,道法高强,脾气也好,就是实在是罗嗦了一点,一说起当年,就有完没完。地清道长年纪将近七十了,他的师弟们至少也比他年轻二十岁,当年都是由他带出来的。听到地清说起当年来,那是个个面色尴尬,可又不好阻止。

    看着平日里一个比一个严肃的长辈尴尬的样子,李玄逸忍不住就想笑,连忙暗自运起上善若水,压下笑意,才避免当场笑出声来。

    幸亏楚玄玄也觉得烦了,娇声叫了几声地清师伯,又大力捶了几下,才让他停止了疲劳轰炸。

    地清身边的人大大松了口气,连忙用眼神示意楚地赶快谈正事。

    咳咳,楚地咳嗽几声,正色道:“玄逸、玄玄、玄敦,今天叫你们三个过来,是有一件事要宣布。”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屏气聆听,楚玄玄也停止了撒娇,等着楚地说出那件大事。

    顿了顿,等蜀山三英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楚地缓缓开口:“你们三个都已经修炼道地品阶段了,我们几个商量过了,是时候让你们下山历练了。明日一早,你们就出发下山。”

    “好也。”楚玄玄欢呼一声,几乎要跳了起来,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好几年了。李玄逸和王玄敦也都是满脸喜色。

    楚地不满地瞪了她一眼。楚玄玄吐了吐舌头,溜回地清道长背后。

    “修道之要,首在修心。你们三人的上善若水都已经修炼到地品,老是呆在山上,再怎么苦练,也是难有寸进。相信下山历练一番后,自然会有所领悟。”楚地继续说道,“尤其是玄逸,你三年前就已经修炼到地品上阶。三年来却毫无寸进,就是这个原因。”

    李玄逸点了点头,虽然自己这三年来一直埋头苦练,但是上善若水心法确实毫无寸进。

    “之所以三年前不让玄逸下山,那是因为为师希望你能够多多熟悉地品阶段。只有基础结实了,才能够顺利进阶。否则就算侥幸领悟天品,以后要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就更困难了。就像盖房子,基础不行的话,要想盖得越高,那越是困难。”

    默默点了点头,李玄逸恍然大悟,这才明白为什么师父三年前不肯放自己下山。

    地清道长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也是个个点头赞成。

    “你们三人之中,玄逸修为最高,但却以玄敦性子敦厚,心法练得最为扎实。唯一让我担心的就是玄玄。”楚地看着玄玄,严厉地说道,“你的基础最不牢靠,一定要定心修炼。否则就算你比玄敦早一日练成地品上阶,也未必是玄敦对手。”

    楚玄玄嘟着嘴,不敢反驳。

    地清怜爱地说道:“玄玄年纪还小,性子比较活泼,玄敦是个傻心眼,两个人怎么可以相提并论。”

    教训女儿又被师兄打断,楚地无奈地放弃:“玄逸啊,你是师兄,下山后,要多多照顾师弟、师妹,知道吗?”

    地清道长也嘱咐自己的徒弟:“玄敦,你下山以后要听师兄的话。另外,一定要记得保护好玄玄,不能让你师姐受到半点委屈。”

    李玄逸和王玄敦急忙恭声答是。只有楚玄玄不满地嘟嚷,在她心目中,应该是自己照顾王玄敦那个傻师弟才是,怎么会轮到他来照顾自己。

    其实这件事情是早就商量好的,只是按照规矩,门人下山之前,长辈要尽可能出席。一来是为了替门人祝福,二来也可以提供一些经验,避免门人走弯路。三英是蜀山这一代的希望,所以在天心峰上的地字辈,才会全部出席。

    等到众人给三英祝福完毕,楚地挥了挥手:“好了,你们下去吧。跟师兄弟道个别,明日一早就下山。蜀山规矩不多,也没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只要记住不要为非作歹就是。”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