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三章 奉命下山

    夜幕降临。

    淡淡的月色洒落地面,天心峰上一片银白。

    上羽堂附近有一片小树林,种满梅花。

    梅花林边上有一个小小池塘。

    李玄逸就站在池塘边的一块石头上,低头沉思。

    微风吹拂,树影婆娑,宛如十伍年前那晚。

    那天的月色也是这样,不同的是那天梅花已经盛开,香气袭人。

    那一年,自己才六岁,一个小孩子,于人群之中苦苦挣扎。以天地为家,与野狗争食,从不知快乐为何物。唯一的同伴只是一个同病相怜的小女孩,也不知她如今如何了。

    幸运的是,那一天,自己碰到了师傅。从那一刻起,师傅、师娘还有师妹的温暖就从未离开。自己也由一个让人可怜的孤儿摇身一变,成为师兄师弟羡慕的蜀山奇才。

    犹记得那晚,自己初上蜀山之时,也是这般天气。看着崭新的房间,自己不敢睡觉,躲到这池塘数星星。却睡着了。幸好被师娘发现了,抱了回去,自己才未着凉生病。

    回忆往昔,再看今日,恍如隔世。

    下午辞别师长后,自己三人离开大殿,正想一同前去向门中同伴一一道别。没想到,刚跨出门口,就看见门外聚集了一群人。师兄师弟、师姐师妹还有那些晚辈,得到消息后,都已经自动前来等候,向他们道别。

    诚挚的祝福,让自己感动异常,小师妹楚玄玄更是红了眼圈。平常时候,门中弟子,散落蜀山,有时半月难得一见,哪想到会为了自己聚集起来。

    喜怒哀乐,人之天性,顺忽自然,道也。世人都以为,修道之人无欲无求,太上忘情,其实大谬。

    沉浸于回忆之际,李玄逸突然感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在身后慢慢走来。转过身子,面前的正是脑中浮起的那张脸。

    看到李玄逸回头,王玄敦憨厚的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扰扰头:“师兄,你也在阿。”

    李玄逸不禁莞尔,这个师弟也太老实了,平时被怎样骚扰都不会生气,难怪小师妹总是喜欢欺负他。

    蜀山三英中,李玄逸和楚玄玄是蜀山掌门的徒弟,而王玄敦则是地清道长唯一的徒弟。地清道长人老偷懒,经常将王玄敦扔给楚地教导,所以三人时常在一起,而且三人年岁又是相近,感情就更好了。

    “小师弟,你怎么还不休息?”李玄逸一向对这个敦厚的小师弟很有好感。

    “师兄,你说我们下山以后会不会遇到危险?”王玄敦踌躇了半天,问了一个问题。

    李玄逸奇怪地看着王玄敦,小师弟为人敦厚老实,却不是胆小怕事之徒。以他的为人,能够下山应该开心才是,不应该会问这种问题啊。

    在李玄逸的注视下,王玄敦不好意思地扰扰脑袋,说出原因:“师兄,师傅要我保护小师姐,可是我道法那么差”

    一样只有十七岁,小师弟甚至还小半年,为什么他就比小师妹成熟那么多呢?摇摇头,甩掉脑子里奇怪的想法,李玄逸安慰道:“小师弟,你不要担心。我听师傅讲过,天下间能够修炼到地品的已经是少数。我们师兄弟三人在一起,不管有什么危险也一定能够应付下来。”

    王玄敦想了想,用力点点头,“嗯。说的也是,何况有师兄在,肯定不会有事的。”

    “师弟,回去好好休息了,明日一早好下山。”

    “嗯,师兄,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心结已解,王玄敦卸下重担,安心的回房休息。

    月光下,李玄逸静静伫立,感受天心峰上熟悉的一草一木。直到明月正中,才走回房间。

    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在山坡上,草木沐浴在阳光和露水下,显得生机勃勃。半空中,李玄逸三人御剑而行,长衣飘飘,阳光下,宛若仙人。

    事实上,半空中的三人却是满怀愁绪。一向叽叽喳喳的楚玄玄更是一言不发,脸上满是不舍,初次御剑飞行带来的快乐抵不上初次离家的难过。

    李玄逸也一样不舍。下山前,师娘的谆谆叮咛,言犹在耳。那种不舍,那种担心,让他差点就不想下山。

    王玄敦则依旧像根木头。

    身为大师兄,这种时候,当然不能让师弟师妹沉浸在难过之中。李玄逸收拾心情,微微一笑,指着四周,说道:“师弟师妹,你们看,是不是很漂亮?”

    蜀山,阳光给它披上了一件金黄色的外衣,淡淡的露水让它闪闪发光,又有云雾飘渺作为披肩。搭配合适,恬淡飘逸,极是迷人。山林里,各种鸟儿温柔歌唱,有如天籁,蜀山也犹如天堂。

    楚玄玄和王玄敦都是第一次这样御剑飞过蜀山上空,从未见过这样的美景,都是心神迷醉。

    欣赏半晌,王玄敦赞叹地说道:“师兄,真的好漂亮,难怪你以前常常御剑飞行。”

    眼前的美丽冲掉了心中的愁绪,楚玄玄来回转了一圈,说道:“都怪我爹,以前老不让人家御剑飞行,否则我哪会到今天才发现蜀山有这么美。”

    楚玄玄这么一说,李玄逸二人都是苦笑。这丫头,贪玩成性,如果放任她御剑,岂不是整天到处跑,那还能静下心来修炼。何况,以她的根基,御剑飞行还是有点危险。这一次她能够顺利飞行,还是因为师娘将以前用的法宝送给她防身的缘故。

    无知的人最是没有自觉。楚玄玄非但没有觉得自己基础差,反而指着王玄敦脚下,“小楞子,你看你,飞得慢吞吞的,像个什么样。你看师兄,脚踏紫霄,潇洒飘逸,那才叫御剑飞行。”

    虽说是御剑飞行,其实王玄敦的脚下没有长剑,而是双脚各踏着一把铜锤。是慢了点,却是很稳。楚玄玄的脚下则是一条两米来长的红绫,也不是她一贯使用的那把青鸾。只有李玄逸是踏着自己惯用的紫霄宝剑飞行。

    被楚玄玄指责,王玄敦一贯不敢反驳,嗫嗫说了几句,“又不是我选的,谁让师父要我修炼铜锤,我也是没有办法。再说了,你还不是一样慢。”

    虽然王玄敦声音很轻,但是楚玄玄跟他是斗惯了的,一下就听见了。

    “你还敢说我,要不是你那么慢,我用得着这么慢?死楞子,我是慢慢飞等你,你懂不懂?”被说中痛脚,楚玄玄一蹦三尺高,嘴上不服地强撑,脚下也逞强地催动红绫。

    红绫一动,像是要加速,身躯如同蛇一样扭动。上面的楚玄玄一个踉跄,差点从半空中掉了下去。结果红绫非但没有快起来,反而是更慢了。毕竟不是自己修炼的法宝,发挥不出全部威力不说,使用起来也难以得心应手。

    李玄逸关心的说道:“小师妹,你就不要逞强了。这混天绫是师娘送给你防身的,毕竟不是你自己修炼的,不能心意如一,你要小心使用才是。”边上,王玄敦懊恼地耷拉着脑袋。

    “为什么小楞子就能够用自己的法宝飞行,我用青鸾就是飞不起来?”楚玄玄蹬了几脚,脸色气得红通通的。搞了半天,原来她生气的却是这个。

    “你用混天绫不也蛮好的?”

    “可是师兄你是用剑的,人家当然也想用剑。”对李玄逸,楚玄玄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崇拜感,一直想跟他一样。

    御剑飞行,只有修炼到地阶阶段的人才能做到。楚玄玄虽然也已经练到地阶,却是不稳,李玄逸师娘莫芊芊偷偷将随身法宝混天绫给了女儿,才让她顺利地飞起来。而王玄敦虽然一样晋级地阶不久,根基却是牢固无比,虽然驾着铜锤飞得很慢,但也很稳当。

    楚玄玄接着自言自语了几句,然后又将矛头指向王玄敦,“师兄,小楞子明明比我还差,为什么他能用自己的法宝修炼?我看,他肯定偷偷让地清师伯帮他修炼过那两个铜锤。哼,我爹就是不肯帮我修炼青鸾,否则我肯定也可以用青鸾飞行。”

    “师妹,师父不是说过了?师弟基础扎实,虽然你们一样是晋级地阶不久,但是他比你飞得好也是正常的。”李玄逸笑着摇头说道。

    “师兄,才不是那样呢?昨晚,我才和小楞子比试过的,明明是我赢了。肯定是地清师伯帮他修炼过的。”

    王玄敦不敢得罪师姐,闭着嘴巴,乖乖地任她数落。楚玄玄越发生气,越发用力数落。李玄逸微笑地看着这两个师弟师妹,天心峰上,这副场景几乎天天上演。

    在楚玄玄的数落声中,三人终于出了蜀山,远处出现了一座小村庄。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