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五章 雾隐鬼故事(2)

    来到闹鬼的宅院门口,牛虻指给三人宅院的位置后就躲了起来,临走前还不让叮嘱三人抓鬼时不要烧了宅院。

    这宅院像是废弃了许久,满是荒草,墙壁斑驳,木门、梁柱等等都已经老旧。通过刚才牛虻的介绍,三人得知,这里原本是林家村一个大族的房产。原本很是热闹,后来那户大族没落了,人丁稀少,也就很少人住,前些日子这个大族最后一户人家搬走,就把它低价卖给了牛员外。

    宅院位于野外,方圆十里之内没有人家。宅子内冷冷清清,除了主屋外,满是灰尘。院子里长满蒿草,都快有半人高了,不时有小动物在其间逃窜。

    王玄敦疑惑地说道:“师兄,这宅子除了荒凉些,也没什么奇怪的。牛员外怎么会说这里闹鬼?”

    楚玄玄抢着回答到:“你这个笨蛋,世上哪有什么鬼。我们修道之人,难道连这个道理都不知道?肯定是有妖人躲在这里作乱。妖人一定是担心牛员外搬进来后,会发现自己,才装神弄鬼,把牛员外吓走。”

    这话粗粗一听,好像极有道理。这里可是在蜀山脚下,会有那个妖人这么大胆,躲到这里?

    “师姐,你不是说是这里有鬼?”王玄敦傻傻地问了一句。

    楚玄玄一下跳了起来,大力敲打王玄敦的脑袋,“你这个笨蛋,我如果直接说是妖人作乱,要是被牛员外走漏风声怎么办?笨蛋,笨蛋…”可怜的王玄敦被敲得双手遮住脑袋,到处乱窜。

    在宅院里转了一圈,李玄逸已经大致明白了,胸有成竹地说道:“师弟师妹,我们先离开。等晚上再来。”

    三更半夜,月光下,老旧的大宅院更显得破旧阴森。李玄逸三人站在院子里,静静等待。

    月色森森,不闻人声。周围风吹草动,鬼影憧憧。

    突地,草丛一阵晃动,一只老鼠猛地窜过,转瞬不见。楚玄玄啊地叫了一声,手上紧紧抓住李玄逸的胳膊,脸色发青。

    “师兄,你有没有觉得怪怪的?”楚玄玄先拉住李玄逸,又一把将王玄敦拉到自己身边,才不再那么害怕,只不过声音还是有些发抖。

    王玄敦不明白白天胆子那么大的师姐,怎么突然胆小了。愣愣地说道:“没有啊,师姐,没人住的房子一向是这样的。都是些老鼠、兔子、蛇之类的,没什么好奇怪的。我们家附近以前也有这种房子,我还去抓过兔子。”

    “你是木头,当然不会明白。你没感觉到四周阴气森森的,像是有那种东西?”楚玄玄生气地骂了王玄敦一句,马上又被四周的气氛吓得缩了回去。

    那种东西?王玄敦不解地扰了扰头,像丈二和尚摸不着脑袋一样,一头雾水。

    李玄逸拍了拍楚玄玄,“好了。小师妹,别担心,没什么奇怪的。等下你们就知道这里闹鬼是怎么回事了。”

    说来也怪,经过师兄这么一说,楚玄玄竟然渐渐地就不害怕了,说话也利索了。“师兄,到底是怎么回事?牛员外怎么会听到半夜敲门声,却又看不见人,难道对方是个高手?还是,他躲在暗处,扔石头?”

    看着她眉心紧皱,凝神苦思的模样,李玄逸摇摇头说道:“别瞎猜,你一会就知道了。”说完,叫过王玄敦,向他耳语了几句。等王玄敦点头领命离开,李玄逸也带着楚玄玄躲了起来。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楚玄玄等得不耐,正要开口说话。

    李玄逸忙将手指竖在唇边,让她凝神细听。

    仔细一听,空气中传来“扑扑楞楞”的声音,还伴随着人耳几乎难以察觉的尖利啸声。楚玄玄刚要开口询问。“咚咚咚….”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月色下,只有几个淡淡的小影子,却哪有半个人?

    “师…兄,不会真的有…有鬼吧?”这下,楚玄玄是真的被吓倒了,说话结结巴巴的,手上不自觉地用力,将李玄逸捏得生痛。

    这丫头胆子明明那么大,在山上无法无天的,却被她自己的臆想吓成这副样子。这世上果真是一物克一物啊。李玄逸感叹一声,一把拉起楚玄玄,走到敲门声处附近,揭开谜底:“小师妹。那只不过是几只蝙蝠。”

    楚玄玄眼睛闭得紧紧的,双手拉着李玄逸的胳膊,整个人拼命乱摇,压根就没有听到李玄逸的话。李玄逸被她摇得又好气又好笑,凑到她耳边,“鬼来了。”

    “啊”楚玄玄吓得尖利地大叫,不过她那双紧闭着的眼睛总算睁开了。那些蝙蝠被她的叫声吓得“扑扑楞楞”振翅飞得老高,李玄逸赶紧动手将它们轻轻打落在地。

    楚玄玄大叫后,反而镇定了下来,战战兢兢地顺着李玄逸手指的方向望去。地上,三只长了老鼠脑袋,又长着一对丑陋翅膀的黑色怪物在不停地挣扎。

    “师兄,这是什么怪物?”一旦明白不是鬼怪作乱,楚玄玄的胆子马上就大了起来。走到蝙蝠跟前,仔细端详。片刻后,却又厌恶地离开了,那地上的东西实在太丑了,她看了几眼就看不下去了。

    李玄逸将眼前怪物的来历娓娓道来,“这东西叫作蝙蝠,我也只是在书上看过。这东西昼伏夜出,吸血为生,向来生长在南边蛮荒之地。”

    楚玄玄崇拜地说道:“师兄,你好厉害哦,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你。”

    “为兄只是多看过一点书罢了。”事实上,李玄逸看过的书实在不少,或者应该说是很多。在山上的日子,由于领悟力太高,他修炼道法总是极快。而心境又跟不上,导致道行无法提高。在师傅的吩咐下,各式各样的书他可没少看。

    不理会师兄的谦虚,楚玄玄小手摆了摆,走到蝙蝠边上,好奇地踢了踢,疑惑地问道:“这么说,牛家闹鬼就是这些蝙蝠搞的?它们是怎么做的?”可怜的蝙蝠在暴力下吱吱哀叫,哪里懂得回答。

    “《神州异志》上有记载过这样的事情。南方有土人,在晚上,将鳝鱼血涂于门上。深夜那蝙蝠闻到味道,便会来啄食血块,因此形成敲门声。开门时,蝙蝠感觉到有人靠近,就飞走了。主人出门看不见敲门的蝙蝠,便会以为是鬼怪作乱。”

    李玄逸解释道:“白天时候,我在好几个门上都看见有残留的血迹,却不像是人血的味道。又想起以前曾经看过的记载,我当时就觉得可能是蝙蝠作怪。如今看来,果然是没有错。”

    天方怪谈般的故事让楚玄玄地嘴巴睁得大大的,来回看了好几遍门上的血迹才勉强相信了李玄逸的解释。“居然有这种事情。难怪牛员外说他每次开门都看不见人。”

    “师兄,这么说来这东西是有人指示的罗。”楚玄玄突然想起她自己原先的猜测,兴奋地说道:“我果然没有猜错。真的是妖人作乱。师兄,快,我们去把那个家伙抓出来。”

    随手顺了顺被弄皱的衣衫,李玄逸手伸到楚玄玄面前,晃了晃手指,神秘一笑,“你等一下就知道是谁在作乱了。”吊足了楚玄玄的好奇心。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