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六章 雾隐鬼故事(3)

    等待了一会儿,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王玄敦提着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来到跟前,他一把将黑衣人推到二人面前,“师兄,我回来了。我按照你的吩咐四处巡逻,就看见这个家伙鬼鬼祟祟的站在围墙上,一直朝这边看,看见我就想跑。照你说的,我就把他抓回来了。”

    李玄逸展颜笑道:“师弟,辛苦你了。”

    一旁,楚玄玄早一把抢过黑衣人,仔细打量。那人四十来岁,獐眉鼠目,普通身材,浑身黑衣,在三人的注视下瑟瑟发抖。楚玄玄皱了皱眉头,她在这人身上感觉不到半丝道力,“师兄,这就是那个妖人?”

    “大仙饶命啊,小人叫做林木森,不是什么妖人啊。”自从看见王玄敦飞檐走壁后,那人就被吓得半死,这下一听到楚玄玄把自己当成妖人,忙磕头求饶不迭。

    楚玄玄还想动手试试对方是否伪装,李玄逸忙伸手止住她。口中将“林木森”三字来回念了几遍,李玄逸若有所悟,“你跟这座大宅院有什么关系?”

    那人抬头看了李玄逸一眼,低头说道:“小人祖上也是这林家之人,后来搬到外地,就跟本家失去联络了。前些天小人回到故乡,想要认祖归宗,没想到本家已经将这座老宅卖掉了。小人当时就找上牛员外,想要买下这座宅院。没想到牛员外知道小人是林家人,想要买回宅院后,狮子大开口,把价钱提高了十倍不止。小人没有那么多钱,无奈之下,只好采用这种办法,想要吓吓牛员外,让他低价卖给小人。”说到这里,林木森嚎啕大哭,声泪俱下,“大仙啊,祖先基业怎么可以轻易卖出?小人只是想要原价买回祖先心血,那牛虻实在是欺人太甚啊。”

    楚玄玄被他哭得心酸,扯着李玄逸袖子说道:“师兄,我们就帮帮他吧,他好可怜。那牛虻也太可恶了,居然转手就要人家十倍钱,也不想想这是别人的祖业。”

    王玄敦也搭腔道:“师兄,那牛虻确实太小气了。虽然这房子被他买下了,可是这毕竟是别人祖业,他总不好这么黑心。”说得楚玄玄频频点头,第一次觉得王玄敦这块木头有的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李玄逸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林木森说话之时,一直低着头,不敢看着自己,而且语气很虚,从这点看这人说的话八成是谎言。想到这里,他开口说道:“你抬起头来。”

    林木森慢慢抬头,一接触到李玄逸的眼睛,头马上又低了回去。

    林木森的表现使李玄逸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怀疑,他没有说话,双眼注视着林木森。边上王玄敦二人看到师兄的举动,内心都觉得奇怪,对视了一眼,也没有说话。感受到无声的压力,林木森浑身颤抖,冷汗直流,头低得几乎碰到地上。

    李玄逸缓缓走到走廊外,月色照在他身上。月色使他身上闪烁着淡淡光晕,白衣飘飘,倍加神秘。回头极为威严地喝道,“林木森。”

    林木森浑身一震,抬头望去。

    李玄逸昂首向天,双手平举,掌心向上,在胸前画了一个圆,双手召唤出天火。如同天神一般,李玄逸一字一句,道:“林木森,你可知道,被这天火烧死的人,死后会沉沦苦海,永世不得超生?你以为你一个区区凡人,也可在本大仙面前胡言乱语,欺瞒本仙。”双眼神光盯着林木森双眼,直射入他心底。

    在这种神威面前,林木森吓得脸都绿了,不停磕头求饶,把事实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原来林木森确实是林家旁支不假,他爷爷因为犯错被逐出家门,从此在各地四处流浪。经过这么多年后,他爷爷父亲都已经过世。林木森好吃懒做,又喜欢同三教九流厮混,家里的钱不久就让他败光了。林木森就开始变卖家产、变卖古董。有一天,机缘巧合,他在清点古董的时候,发现了爷爷的笔记。上面记载着,林家老宅正屋有珠宝埋藏,他爷爷当年就是因为这件事被逐出家门。林木森心动之下,就前来挖宝。

    其实,林木森已经捣乱许久,林家的主人就是被他装鬼吓走的,所以才会把房子低价卖给牛虻。林木森本来以为林家主人搬走后,他就可以进来寻宝,没想到牛家又搬了进来,所以他才会故技重施,想要吓走牛虻。

    居然被骗了。楚玄玄气得娇躯发抖,上前“啪啪啪”,就给了林木森好一顿耳光,打得他脸颊高高鼓起,就像鼓着嘴巴的蛤蟆一样。

    等到师妹发泄完毕,李玄逸才走到林木森身前,衣袖一拂,“你走吧。非分之财,你也就不要妄想了,还是老老实实过日子去吧。记住,举头三尺有神明,万事脚踏实地才是。”

    林木森如逢大敕,狼狈抱头就要离开。

    “慢”李玄逸一口喝住,说道,“把你的蝙蝠也带走。”

    林木森被吓得腿都软了,听清楚李玄逸的话后,赶紧抱起三只蝙蝠,一滚一爬地快速离开。

    “师兄,你怎么这么轻易就放过他?”楚玄玄看着林木森的背影,吐了口唾沫,不满地说道,“要是他再来捣鬼那怎么办?”

    李玄逸摇摇头,“只是装神弄鬼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罪,也没有伤到人。教训一番就行了,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

    这个处理,王玄敦也很赞同。他接着问道:“师兄,接下来我们做什么?是不是把财宝一事告诉牛员外?”

    楚玄玄反对这个提议,“那个牛员外就是一个小气鬼,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干啥把财宝给他?不如我们挖出来送给穷人。”

    李玄逸轻轻一拍楚玄玄地脑袋,颔首赞许:“师妹说得不错。牛员外只是买下宅院而已,这财宝还是送给穷人来得好。”

    对师兄师姐的提议,王玄敦当然不会再反对。可是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难题了,到底那珠宝是藏在哪里呢?

    冥思苦想许久,还是一无所获,楚玄玄和王玄敦都把目光投注在李玄逸身上,冀望这个大师兄能解决这个难题。

    李玄逸原地来回走动,苦苦思索。走了几趟,他突然停下脚步,目光死死盯着走廊下一个角落。楚玄玄二人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那地上却没什么奇怪的,只有一只蜘蛛在那里结网。

    “师兄”二人不知其意,同时疑惑地问道。

    李玄逸抬起头,说道:“你们可记得林木森刚才提过那些珠宝里面有一颗辟毒珠?”二人点了点头,李玄逸接着说道,“但凡毒虫,最是害怕辟毒珠。若是有辟毒珠埋在地下,毒虫就不敢经过那上面。”二人恍然大悟。

    说到就做。三人马上抓了许多蜘蛛,放进主屋。在那间不算太大的房子里,那些蜘蛛到处乱爬。三人就站在里面,仔细观察。

    没多久,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

    房间一角有一张普通的楠木床,那些蜘蛛一爬到床边就停止前进,每一只都是如此。蜘蛛本来是喜欢黑暗地方,为什么会如此?三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

    李玄逸抬脚将一只蜘蛛扫入床下,那只蜘蛛立时就显露出非常痛苦的样子,翻转了肚子,不停挣扎,之后就疯了似地四处乱窜。

    就在这里了。楚玄玄拍掌咯咯直笑。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