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七章 蒙山斗法

    秋日午后,山风轻吹,极是凉爽。

    有道是,斜日金光当头照,红叶黄花满山岗。

    李玄逸一行结束林家之事后,就往北继续游历。这日,三人走到蒙山附近慢慢前行,享受着这秋风秋景。

    那天三人在那楠木床下果然挖出了一包珠宝,三人除了将辟毒珠留给楚玄玄外,就将珠宝全送给山下的蜀山弟子,让其送给穷人。

    事实上对修道之人来说,那珠子并无大用。只是楚玄玄觉得那珠子,圆圆滚滚的,黑黑亮亮的,特别好看,所以才把它留了下来。

    至于牛虻,一听说作乱的鬼已经被解决了,他当然是千恩万谢,差点将地上磕出一个大洞,只不过那谢礼却是一丝也无。

    话说这天地之间,修行法门繁多,无奇不有。但万变不离其宗,无论哪种法门都是化天地为己用。但是正邪终归有所区别。大抵名门正派,都是修行五行之术。像蜀山,就是以上善若水修心,养天地正气,驱使五行为己所用。而邪门歪道,则法门古怪,所擅不一。

    在那蒙山上,就有一人以他人鲜血为法力源泉。这人吸活人、活物鲜血修炼,又喜着大红袍,人称血袍老祖。所炼法门名为血魂功,修炼之时,需要将活人、活物的鲜血喝入肚中,再几经修炼,化为自身法力,极是残忍,被用作修炼鼎炉的祭品都是九死一生。

    常言道修道先修心,这中法门如此残忍,修行之人就算不是生性残忍,也会因为受到法门影响,修行越高,人也会跟着变得越是残忍。

    这血袍老祖道法极高,最是喜欢吸取道门中人鲜血,因为修行之人血中灵气充沛,最是适合充作炉鼎。此人道行已近天阶,而且法术稀奇古怪,极难对付,无人敢惹。这蒙山方圆百里,几乎无人敢至。

    话说这李玄逸三人却是不知前路如此凶险,一头就扎了进来。

    三人有说有笑,走在路上,前头出现一片树林。

    一阵大风吹过,李玄逸突然停了下来,皱了皱眉头,嗅了嗅,说道:“师弟师妹,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腥味?”

    这风腥臭异常,令人作呕,楚玄玄二人自然是闻到了。王玄敦说道:“师兄,会不会有什么猛兽?”李玄逸说道:“这风阴冷腥臭,不似虎风,不似蛇风,定然有些蹊跷。”指着前头树林,又说道“你们看,这风吹过树林,树木摇晃如此厉害。这林中却是鸦雀无声,半点活物也无,大违常理。论理,现在已近黄昏,倦鸟归巢,大风下,不可能半点动静也无。”

    夕阳西下,光线昏暗,林中树木繁盛,黑漆漆一片,似那巨兽,择人欲噬。三人知道古怪,不敢大意,凝神运起上善若水,慢慢靠近。

    林中寂静无声,落叶可闻,飞禽走兽、蛇虫爬蚁,不见踪迹。阴风阵阵,腥臭之气越发扑鼻。

    “桀桀桀”前头突然传来怪笑,“正愁没有下酒菜,刚好就有人送上门来,倒省得本尊者跑一趟了。桀桀桀”

    三人都是修行有成之人,神识何等厉害,在此人开口之前,就已经注意到前方的凶恶气息,脚步都已停下。此人这一开口,三人循声望去,立刻就看见,前头道路五十米处,一个红色长衫,满头黄色乱发的人在那怪笑。林中昏暗,看不清脸孔。但单凭笑声,三人也能确定此人绝非善类。

    李玄逸三人伫立不动,等那人渐渐走近,才发现此人端的可怕。满脸血红,双眼精光闪烁似蛇阴冷,瞳仁处还有一道血丝,倍添诡异。从头到脚,裸露在外的皮肤隐约可见红光流动。微风吹过此人,腥臭气味阵阵。眼前这人所练道法,绝对邪门。

    楚玄玄捏着鼻子,厌恶地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人大口一张,一股恶臭扑鼻,让人恶心欲吐,“什么东西?本尊者不是东西。本尊者乃是血袍老祖座下二尊者王动是也。”

    听到这人的回答,李玄逸哈哈大笑。楚玄玄更是笑得直不起身子,“不是东西,不是东西师兄,这人说自己不是东西”

    王动身为二尊者,哪曾受过这种嘲讽?胸中怒气勃发,脸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红,双手捏了个法决,双手平平推出。只见一股红雾突然从他掌心处涌出,腥臭扑鼻,缓缓滚向李玄逸三人。

    李玄逸早有准备,随手招出狂风,轻易就将红雾驱散得一干二净。一番交手后,李玄逸心神大定,眼前这个敌人道行也就在人阶阶段,自己三人随便一个都可轻易对付。

    没想到红雾被驱散后王动不但不怕,反而盯着楚玄玄怪笑道:“桀桀,倒还有几分本事。不过,老祖他老人家最喜欢你们这种修道之人了,尤其是将你们的心爆炒后。道法越高,他也是喜欢。老祖说这种心最是滋补,最适合下酒。本尊者大师兄喜欢咀嚼人腿,每一顿都要一条大腿,你们三个也够他吃几天了。而本尊者最喜欢你这种小姑娘的**了,清蒸之后,又香又嫩,那种滋味,啧啧啧”说完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涎水滴落地上,溅起一阵青烟。

    王动自恃有法宝在身,且有血袍老祖在身后撑腰,虽然明知眼前三人也是修道之人,却是毫不在乎,还是大咧咧的。

    李玄逸三人看得一阵反胃,楚玄玄更是忍耐不住,拔出青鸾,娇叱一声,就要动手。

    青鸾青光闪烁,一望而知不是凡品。修道之人的法宝,大多是自己修炼,法宝越好,主人也越是厉害。王动虽然嚣张,却不是傻瓜。当下收起轻视之心,郑重地从怀中拿出一面黑色小旗。那小旗小巧玲珑,旗杆长不到十寸,通体漆黑,非铁非铜,不知是什么材料所制。旗子六寸见方,也是一片漆黑,上头隐隐幽光流动。这小旗子叫做血魂旗,乃是以七七四十九个修道之人的心头鲜血为引,又用地阶上级的血魂功全力炼制七七四十九天,才炼制而成,端的是了不得之物。以王动的修为,原本是不可能修炼出这种法宝的。这乃是血袍老祖为了让王动在外捕捉修道之人所制,王动还是在血袍老祖的协助下,才勉强能够控制它。

    小旗在手,天下我有。王动一拿出血魂旗,就有这种感觉。得意洋洋地说道:“你们三个,还不快束手就擒?”

    李玄逸不敢大意,伸手止住跃跃欲试的楚玄玄,示意师弟王玄敦看住她,自己拔出紫霄,凝神对敌。

    血魂功配上血魂旗,威力何止倍增?但见随着王动旗子挥动,股股血雾,如潮涌出。一时之间,场中红烟滚滚,怪声连连,腥臭气味直冲云霄。这招叫做血雾滔天,常人只要吸入一口血雾,马上就会手脚瘫软,昏迷到底。即使是一般修道之人,也撑不了三刻。王动靠这一手,残害了不少修道之人。这一招极为厉害,要是经由血袍老祖施展,那更是了不得。那时就不是区区浓雾,而是狂风巨浪,连树木都会被吹倒,甚至只要碰到血雾,身体都会被腐蚀掉。

    识得利害,李玄逸上善若水全力施为,脸上一片湛蓝,手中紫霄紫光骤地亮起,冲透层层红雾。

    前头说过,邪门歪道所修功法往往古怪异常。实际上,这些功法都脱离不了五行,只是变异杂交,难以分辨罢了。初初修炼,往往进展极快,但是修炼到后头,往往因为五行杂而不纯,难以到达巅峰。像这血魂功就属于五行的一种变异,实则还是以五行之水作为根据,这血雾滔天,本身所驱动的也是五行之水。

    随着李玄逸玄功运起,紫光欲盛。以他为中心,紫光所过之处,风声大作,尘土落叶飞扬,一股强风平地生起,直直冲向王动。这是李玄逸利用王动所聚集的无形之水,施展引风决,以水对水。

    血魂旗终究是他人炼制之物,王动无法完全发挥出它的威力,何况王动本人修行也就人阶水准,如何敌得过李玄逸?但见狂风所过之处,血雾纷纷溃散,连连怪声还有那腥臭之味也随之消失。

    李玄逸收起功法,神色轻松。反观王动,脸上血色褪尽,一片苍白,显然是受创不轻。他狠狠瞪了李玄逸一眼,转身就逃。

    风头不对,抽身就逃。这人反应也是极快,只可惜有人比他还快。

    “哪里逃!”一声娇叱响起,一道绿光闪过。

    绿光极快,转瞬就到王动身后。

    感应到身后凶器,王动心神俱丧,哪敢回头。手中血魂旗脱手朝后飞出,整个人猛地又加快了速度,拼命朝前逃窜。

    绿光、黑光交汇,一声极大的闷哼,然后诸光散去,一切归于平静。

    地上,血魂旗静静躺在尘土上,原本是幽光流动的旗面变得黯淡无光。

    楚玄玄手执青鸾,跃跃欲动,“师兄,你怎么不拦下他?”

    李玄逸走上几步,拿起血魂旗,凝神细看。

    这旗子通体漆黑,旗杆上刚才被青鸾撞了一个凹痕,隐隐有鲜血似要渗出。李玄逸一拿起旗子,立刻就觉得一股极其凶恶的气息从旗杆上传了过来,让他心烦气躁。大惊之下,他急忙运起上善若水,连转几转,才驱走心头的烦闷。

    王玄敦凑了过来,问道:“师兄,这黑旗子有古怪?”

    李玄逸颔首:“这旗子气息极端凶恶,一拿在手上就会觉得不舒服。”

    楚玄玄说道:“师兄,干脆把它毁掉算了,也省得留在世上害人。”

    李玄逸将血魂旗放在地上说道:“师妹说的对,我这就毁掉它。”说完,祭出紫霄宝剑,上善若水运到极致,全力砍下。

    又是一声极大的闷哼。在李玄逸的全力施为下,血魂旗果然被砍成两截,一滴黑色的血液从断口出滴落,浓烈的腥臭味熏得三人几乎呕吐。李玄逸忍住恶心的臭气,挥手招来天火。旗子在天火的烧烤下,发出青色的火光和烤肉般的焦臭味,慢慢地变成一滩灰烬。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