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八章 蒙山斗法(2)

    毁掉旗子后,三人继续前进。穿过树林,眼前出现一片光秃秃的山坡地。那地面寸草不生,到处是恶形恶状的石头,尽头处是一个巨大的洞穴,洞口上端用骷髅头镶嵌着“血魂洞”三个大字。洞口黝黑,状是极深,隐隐透出危险。

    王玄敦性格稳重,担心进洞之后会不会碰上危险。询问李玄逸道:“师兄,我们进不进去?”

    楚玄玄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压根就没想过危险这种字眼。她当下就兴奋地说道:“当然进去。除魔卫道乃是我们修道之人的本份。碰上这种人,怎么能够不进去收拾掉他?”

    李玄逸思考了片刻,说道:“除魔卫道当然是应该的。不过我们也不需要进去。等里面的魔头自己出来就是。”

    说完,他朝着洞口,高声叫道:“洞中魔头听着,蜀山弟子李玄逸携同师弟师妹前来,尔等还不快快出来受死!”声音传进洞内,来回振荡,远远地传播开来。

    不久,“桀桀桀”一声怪笑从洞内传了出来,紧跟着三朵红云飘出洞口,落在三人对面不远。

    当头那人,从头到脚,一身血红,无论是头发,衣服,还是皮肤,全都红得滴血。就是那瞳仁处也有一道极粗血丝,几乎遮住了整个瞳仁。整个人就像一头被扒了皮的野狼。另外二人伺立他左右。左边那人双目直欲喷火,愤恨地盯着李玄逸,正是刚才逃走的王动。右边那人穿着打扮和王动一样,只是块头魁梧许多,看起来也凶残了许多。瞳仁处一样有一道血丝,看起来也比王动眼中的血丝来的粗。

    李玄逸细细观察,觉得这三人瞳仁处的血丝绝非寻常,肯定是三人所炼邪法所致。当中那人应该就是血袍老祖,从他那粗得几乎遮住瞳仁的血丝来看,此人的邪功要比他那两个徒弟厉害多了。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血魂大法一修炼到人阶阶段,瞳仁处就会出现一道血丝。越是高深,血丝越深,直到遮住整个瞳仁为止。

    血袍老祖也自打量着李玄逸三人,他刚才已经从逃回洞中的王动那里得知眼前三人都不好对付。这一打量,更发现眼前这三人年纪虽轻,道法却是不低,比想象中还难对付。话虽如此,血袍老祖也不想弱了自己气势,说道:“兀那娃娃,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在老祖洞口大呼小叫,真是不知死活。我来问你们。我二徒儿的血魂旗可是被你们拿走了?只要你们交出血魂旗,老祖就放你们一马。”

    李玄逸微微一笑,正要说话。楚玄玄已经抢着说道:“那旗子已经被我师兄烧成一堆灰了,不知被吹到哪里去了。”

    “气煞老夫也!”血袍老祖原本还想拿回旗子就息事宁人,没想到宝物竟然被毁掉了。他原本就是凶恶之人,哪还忍耐得住,祭起法宝就攻向李玄逸。

    随着血袍老祖出手,其他五人也纷纷祭起拿手的法宝。

    这一斗法,半空中法器飞舞,你来我往,煞是好看。

    血袍老祖所用的法宝是一条用小黑骷髅头串成的项链,在半空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在他法力催动之下,项链不停旋转,十八个大口似张未张,发出尖利的怪啸声,与李玄逸的紫霄宝剑化成的游龙缠斗在一起,斗得不亦乐乎。

    王玄敦和楚玄玄各自对上血魂动的大尊者和二尊者。

    不得不说蜀山楚地对王玄敦的评语确实正确。虽然王玄敦不像他师兄一样,能轻松击败血魂旗,但是面对比王动更强的大尊者,尤其是对方使用的血魂旗也更强的情况下,王玄敦仍然表现得极其轻松。他那大锤每次砸下,连那影子都有如实物,砸在黑旗上都如同雷霆一般,每次都震得大尊者不停怪叫。若是换成楚玄玄只怕没有这般容易。

    刚一开始,还打得难解难分。时间一长,这高下就分出来了。

    依赖丧心病狂修炼而成的法宝,血袍老祖不但抵住了李玄逸,而且勉强还站了上风。在他的打击下,紫霄宝剑的光芒已经大为暗淡,而骷髅头那妖异的光芒则依旧明亮。但是他那两个徒弟就不是楚玄玄和王玄敦对手了。尤其是二尊者王动,丢了看家法宝,实力大减。若不是楚玄玄临地经验太少,他早被毙于飞剑之下。绕是如此,仍然被一把青鸾追得东躲西藏,

    再过片刻,王动和大尊者同时发出闷哼,双双被打倒在地。

    血袍老祖顾不得再逼迫李玄逸,大喝一声“血魂噬日!”,身上大红袍猛地炸裂,半空中十八个骷髅头眼睛猛地一亮,同时张开嘴巴,喷出浓浓血烟。

    一时之间,场上到处是血色浓雾,伸手不见五指,还夹杂着刺鼻的味道。还未吸入浓雾,李玄逸三人就觉得头晕眼花,裸露在外的肌肤也是刺痛不已。这威力比当初王动所使用的血浪滔天何止大了十倍?

    李玄逸三人大骇之下,忙收回法宝,全力护身。这浓雾是这样的厉害,以致于王玄敦和楚玄玄竭尽全力,才能护住自己。唯有李玄逸还有余力,能够勉强施法驱散浓雾。

    等到浓雾散去,三人才发现血袍老祖已经踪影全无了。原来他发出这一招后,也是元气大伤,根本没有能力进一步攻击,直接逃之夭夭了。

    边上血魂洞的两位尊者在血雾下,已经是魂归九天。身上红衣已经变成焦黑,又破又烂。就连身体也到处是溃疡和烧焦状。脸部烂成一团,溃疡和脓血缓缓流出。整个人身上不断冒出黑泡,这又使得血肉更加迅速糜烂,居然还发出了孳孳作响另人牙酸的恐怖声音。极其凄惨可怖。

    好歹毒的血魂噬日!三人面面相觑,都是心有余悸。

    “师兄,这两个死得好恶心啊。”恶心的景象吓得楚玄玄干脆躲到李玄逸背后,不敢再看。

    李玄逸连忙安慰她:“好了,别怕。我们进洞去看看。”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