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十一章 蒙山斗法(5)

    想到这里,李玄逸长长吁一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似在安慰师妹,又似在安慰自己。

    王玄敦疑惑地问道:“师兄,这些人怎么会作出这种事情?”明明只要找到通道,就可以逃出去了,就算肚子再饿,应该也能忍受得住才是。何况他们吃的可是人啊…

    “这些人吃人只怕不是一次两次了。”李玄逸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些人,说不出是厌恶还是可怜,或者是兼而有之吧。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朝王玄敦使了个眼色。

    幸好王玄敦这次挺聪明的,马上反应过来。明白师兄是担心刺激到师姐,立刻改口道:“师兄,我们走吧,还是找暗道要紧。”

    事实上,李玄逸的猜测一点都没错。这些血奴自从被血袍老祖师徒抓来后,就被关在这里喂养。一开始,由于黑洞里没火,而且血袍老祖的两个徒弟也只扔给他们野兽尸体,他们只得被迫生吃野兽血肉。虽然不习惯,肚子饿了,也只得勉强吃下。到后来,由于血袍老祖的两个徒弟经常忘了往黑洞扔食物,这些血奴逃不出去,又受不了饥饿的煎熬,开始变得疯狂,开始吃人。这洞里的尸体,全都是他们吃掉的。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同伴已经是一种正常的食物了。

    到现在为止,那七具骷髅居然还是毫无反应。王玄敦感到有些奇怪,走过去一瞧。才发现那七个人都已经断气了。原来那七个人受尽虐待,身体极差,刚才被大力撞到墙上,当场就承受不住了。

    这种人没什么值得可惜的。王玄敦随手施法将那七具骷髅扔进黑洞里面。尸体掉在地上,发出“叮叮叮”的声音。

    李玄逸抱着师妹正要离开,一听到这声音,他脑子里有根弦突然被触动了。他蓦地停下,眉心紧锁。“师弟,你说这声音怎么这么怪?”

    王玄敦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还是走进洞里查探。洞里脏乱潮湿,臭气熏天,墙壁是黄土构成,一片赤黄。唯有地上是黑黑的,用力一敲,发出金铁般的声音,极是坚硬。

    “师兄,这地上被施过法,坚如铁石。”

    李玄逸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为了怕血奴挖地道逃跑?”脑中灵光蓦地一闪,不对!一帮手无寸铁的血奴怎么可能挖得通地道,哪需要大费周章!

    “师弟,你仔细敲敲,暗道应该就在这里。”大喜之下,李玄逸立刻冲进黑洞,拔出紫霄开始四处敲打。

    一听到可能找到暗道了,王玄敦也是精神振奋,就连楚玄玄都忍住了害怕,帮忙寻找。

    由于黑洞味道太恶心了,而且不认为血袍老祖会将暗道藏在血奴居住的地方,三人刚才都没有进来仔细搜索过。现在进来后,才发现地上散落者许多骨头,有人有马,种类繁多,上头还留有牙齿啃噬的痕迹。

    三人强忍着恶心,仔细搜索。一番搜索后,三人果然找到了暗道。暗道口很小,只能一个一个下去。关键是盖子很厚,足有三尺,而且几乎跟周围地板连成一体,除非是会道法的人,否则根本没有能力打开。血袍老祖之所以将暗道藏在这个黑洞,就是认为敌人不会注意这个黑洞,就算注意到黑洞地面有古怪,也会认为这是他为了防止血奴逃跑才施法使地面变硬,不会想到地道这一点。没想到,今天,血袍老祖所设想的双重保险还是被李玄逸解开了。

    幸好这条暗道只是入口难找,里面倒是没什么机关,三人很顺利就走到出口。李玄逸三人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在后山悬崖峭壁之上,清新的空气迎面吹拂,点点星光洒落地上。入洞不到三个时辰,却是恍如隔世。逃脱大难,三人互相对视,都是满心欢喜。

    王玄敦忍不住说道:“师兄,原来暗道就在那黑洞里面,那些血奴真是傻瓜,肚子饿也只需要再忍耐一刻,不就好了,非得…”

    想起黑洞里遍地的尸骸,李玄逸也是不胜嘘吁,“那些人早就疯了,吃人已经是一种习惯动作。不一定是肚子饿了,可能只是用餐时间到了的自然反应而已。”回头看见楚玄玄还是心情郁郁,他不禁暗骂自己居然忘了师妹回想起那种场景会害怕。连忙轻声安慰道,“师妹,不要难过了。你想他们连眼睛都变成绿色,已经跟野兽没什么两样了。”

    王玄敦顺着师兄的话茬,也劝慰道:“师姐,那些人确实跟野兽没什么区别,野兽吃人很正常的。我听我娘说,我小的时候,我们村也有人被山上老虎吃掉了。这没什么好怕的。”

    楚玄玄小脸勉强一笑,道:“师兄、师弟,我已经好多了,你们别担心。我只是奇怪那些人怎么会变成那样子。他们只是一般村民,又不是血袍老祖那种恶魔,怎么变得跟他一样呢?”

    其实就是血袍老祖也未必会生吃人肉啊。

    “师弟、师妹,你们有所不知。人啊,最怕的就是饥饿了,要是饿到一定程度,那是没有什么不敢吃,没有什么吃不下的。”李玄逸渭然长叹,“那些血奴,估计一开始是受不了饥饿,才开了口。后来就收不住了吧。”星光照下,将他脸上的感伤表露无遗。

    听到师兄的感伤,楚玄玄和王玄敦诧异万分,目光都转向师兄。

    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还想哪些做什么呢?李玄逸摇摇头,驱散心头的阴霾。转头对上师弟师妹关心的目光,他不禁哑然失笑,“两个小家伙,想什么?师兄只是一时有些感慨,不要用那种表情看着我。”

    他这两个师弟师妹都是缺心眼的人,被他这么一说,就当真了,没再追问。反而是对他把自己称作小家伙纷纷不依,楚玄玄更是埋怨道:“人家都这么大了,还叫人家小家伙。哼,臭师兄。”

    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帮她理好头发,李玄逸说道:“好了。以血袍老祖的小心狡猾,估计他早就逃走了。我们先下山再说。”一阵寒风吹过,三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冷战。楚玄玄二人连忙点头赞成。

    三人祭起飞剑,有如流星,转瞬就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背后那崖壁,张着一张长长大口,在黑夜里如狰狞怪兽。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