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十二章 昆仑一叶

    深秋的天气,多半是萧索的。譬如今日。灰沉沉的天空低低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寒风吹过,卷起落叶片片。李玄逸一行在路上默默行走。此地名叫野岭,离开血魂洞已经有百里之遥。

    血魂洞一事已经过去两天了,李玄逸三人的心情仍然处于低沉当中,就像这天空中的满天阴霾。这件事实在给了这三个刚离开蜀山的少年极大的冲击。

    那晚离开血魂洞后,三人是在山下三十里外的一个小村落过的夜。白天,村民们得知他们是从血魂洞来的后,无不大惊失色。那些亲朋好友被掳掠上山的村民急急追问亲人下落,被告知不幸后,无不伤心离去。等到知道他们打赢了血袍老祖师徒,村民大惊的心立刻变得大喜,四处奔走相告,整个山村锣鼓喧天。可是当村民们知道血袍老祖还活着后,所有人登时噤若寒蝉。更有甚者,村民们为了避免被血袍老祖报复,居然恶言相向,还把三人赶出了村子。

    离开村子后,三人并没有立刻北上,而是在血魂洞附近搜索了一天,结果并没有发现血袍老祖的踪迹。只得失望离开,一路北上,沿途搜索。

    走着走着,李玄逸觉得气氛太压抑了,转头看了师妹一眼。这才注意到那个调皮开朗的小师妹耷拉着脑袋,情绪极度低落。李玄逸不由得大感心痛。一连两天了,师妹就没开口笑过。那晚在那个小村落过夜时,李玄逸更是发现师妹屡屡睡到一半就惊醒,而且每次醒来时都是浑身发抖。

    “师弟、师妹,我们轮流讲个笑话好不好。”绞尽脑汁,李玄逸总算想出一个好主意,“就像以前在山上一样。”以往在山上,楚玄玄每次不开心,就会缠着李玄逸和王玄敦给她讲笑话。每次二人讲笑话时,她都是嘻嘻直笑。可是等到讲完了,她又板起脸嫌不好笑,要求另外讲一个。总是要等到二人讲得有气无力了,她才心满意足离开。

    这次楚玄玄却是没了兴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倒是王玄敦领会了师兄的意思,连忙配合着说道:“好啊,好啊,好久没听见师兄讲笑话了。师兄你先讲一个来听听。“

    一点都不懂得尊敬师长的家伙,李玄逸瞪了他这个师弟一眼:作师弟的,这种时候居然不打头炮。王玄敦扰了扰脑袋,装傻。

    “师弟、师妹,我讲一个‘大大和大神’的笑话给你们听。”无奈之下,李玄逸只好清了清嗓子,讲起这个他不知从哪里听来的笑话。

    “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地方,有一群坐在家里干活的家伙。这些人由于经常坐着思考,慢慢的,头和屁股就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周围的人都感到很奇怪,就把他们叫做‘大大’,就是大头大屁股的意思。”

    “其中有些人特别厉害,头和屁股足足有澡盆那样大。”李玄逸双手比划了个大圆,“这下人们就害怕了。你们想,凡人怎么可能有这样大的头和屁股?因为太害怕了,人们就把这种人称为‘大神’,表示这帮人跟凡人是不一样的。”

    听完笑话,王玄敦笑得前仰后俯,“师兄,你说的是不是那种经常有上面没下面的家伙?”

    楚玄玄也被这个笑话打动,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看到有效果,李玄逸大喜,狠狠地拍了师弟一下,“师弟,别笑了。轮到你了。”

    王玄敦涨红了脸,“那个,那个…”一时半会,这个木讷的家伙哪想得出什么笑话,在原地转圈半天都讲不出来。

    楚玄玄走了过去,敲了敲师弟的脑袋,“别转了。看你那傻乎乎的样子,就够好笑了。”说完,自己嘻嘻笑将起来,将王玄敦打得抱头鼠窜。

    看到他们两个在那里打闹,李玄逸知道师妹总算恢复正常了,心头大石终于落下。

    闹了一阵,楚玄玄走近师兄身边,认真地说道:“师兄,谢谢你。以前一直呆在山上,我都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血袍老祖那样凶残的人,还有那么可怜的事。你不用担心,以后我不会害怕了。我一定会练好道法,除掉那种魔头,为民除害。”

    总算不枉自己一番开解,李玄逸大感欣慰。说道:“师妹,你长大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有很好的好人,也有很残忍的坏人,也就有人会碰上残忍的遭遇。我们修道之人,只有体验了这世间真实的善与恶,才能更好的修心修道。我想,这也是师父要我们下山修炼的原因。”

    其实人总是慢慢长大的,经过这事后,长大的又何止楚玄玄一人?李玄逸和王玄敦不也很有收获?

    心结已解,三人恢复笑容,一路嬉闹。

    这时,前方突然传来有人高声吟诗的声音。“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一旦恢复正常,楚玄玄总是对什么事情都感到那样好奇。“师兄,这首诗满好听的,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只是这声音有些凄凉,吟诗的人好像很伤心。这诗说的是什么?”

    “大概是说月亮很漂亮吧。”李玄逸随口回答道。

    “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是说喜欢的人无法在一起吗?”楚玄玄吐了个舌头,做了个鬼脸“以前山上的师姐们有唱过这首诗,人家早就听过了。”

    李玄逸一把拉过楚玄玄,敲了敲她的小脑袋“你呀,若是认真修炼,怎么会到现在根基都比不过师弟?”

    楚玄玄正想反驳,这时,前面那个吟诗的人慢慢走近了。手提一壶酒,边喝边吟。她的注意力不由得被吸引了过去。

    待那人走近,三人看清楚他的形容后,都不由得在心底暗暗喝采:好个人物。那人眼如星眉如剑,白衣飘飘,脸上虽然写满沧桑,却是掩盖不住的风采。

    “蜀山李玄逸见过道兄。”感觉到此人道行不凡,李玄逸不敢怠慢,连忙打了个招呼。

    蜀山弟子?那人闻声转头,双眼神光如锋,扫过李玄逸三人,迅即又黯了下去。被他神光扫过,李玄逸三人都是一惊:此人的道行好是高明!

    前头说过,李玄逸三人号称蜀山三英,是蜀山不世出的人才。蜀山玄字辈弟子当中,也只有三人能在二十岁前突破地阶阶段。而眼前这人岁数比三人也高不了多少,道行竟然也是一点不差。

    那人也感受到面前三人高明的道行,客气说道:“在下昆仑叶一羽,见过诸位道兄。”

    “道兄,”楚玄玄学着李玄逸,彬彬有礼的行了个礼,但是接下来这句话就露了馅,“你吟诗的口气怎么那么凄凉?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

    “姑娘未免管得太宽了”叶一羽横了她一眼,冷冷地回了一句。

    “道兄”李玄逸刚要道歉。叶一羽已经抛下一句“后会有期”,就离开了。

    “太气人了,居然敢这样对待自己!”楚玄玄睁圆眼睛瞪着他离去的背影,生气地大叫:“姓叶的,姓叶的…”

    “好了,别叫了,人都走远了。”李玄逸有点生气,“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道兄本来心情就差,被你一说,哪能不生气?”

    楚玄玄嘟着嘴巴,觉得委屈得很:“人家只是想知道他为什么伤心而已,又没有恶意。”

    拿这个不通世务的小师妹没辙,李玄逸只好放弃,转头招呼师弟:“师弟,我们到前面歇歇脚。”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