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十四章 半夜迷烟

    龙门客栈,处在洛阳最偏僻的一角,也是洛阳最清幽的一家客栈。至少比城里的道观清幽了许多。其实就连山外大大小小的道观也没有它清幽,洛阳的道观可都是香火鼎盛,远近闻名。这也是为什么李玄逸三人会选择在这家客栈落脚的原因。

    今日白天,楚玄玄缠着二人,逛遍了洛阳的大街小巷,着实把李玄逸和王玄敦累得够呛。所以二人一回到各自房间没多久,就睡着了。本来按理来说,修道之人三五天不休息也不会有什么大碍。只是无论是谁,逛了一天街,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都无法抵挡住那种精神上的疲惫。

    月黑风高日,杀人放火时。

    三更时分,万籁俱寂之时。三道黑影小心谨慎地慢慢走近。其中一人用一根手指蘸了口水,慢慢地将窗户点了个小洞,拔出一根竹管对着房间里面用力一吹。房里顿时弥漫着一股白烟。在那间房间里面休息的楚玄玄浑然未觉,继续高卧。

    那三人像是积年老手,耐心地等待白烟笼罩住房间一段时间后,才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门。其中一个黑衣人蹑手蹑脚进了房,另外两个则留在原地把风。

    那个黑衣人进门几步,一抬头,两眼突然发直,整个人僵住,仿佛见到鬼一样!

    房中仍有烟味,在他对面,楚玄玄就坐在床上,正睡眼朦胧地看着他。

    相对无语。

    半晌,楚玄玄迷迷糊糊地问了句:“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憋了半天,突然急中生智,冒出一句:“走错了,你继续睡。”说完转身就急急走出房门。随着这人离开,楚玄玄往床上一倒,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

    “怎么回事?人呢?”

    “怎么没把人带出来?”

    那个黑衣人一踏出门,两个同伙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轻声追问。

    那人赶紧把手伸到嘴巴边上,作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房内。那两个同伙透过窗户上的小洞往里一瞧:床上一个小姑娘正在呼呼大睡。

    刚才进房的黑衣人比划了半天,也无法让同伴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实在是不行了,干脆不理会两个同伙的疑问,急急地当先离开了。剩下那两个同伙面面相觑,想起白天见到的神技,越想越害怕,也急急跟了上去。

    “喔喔喔…”

    黎明时分,公鸡报晓,大梦谁先觉?

    不是精力旺盛的楚玄玄,也不是一向懂得照顾师弟师妹的李玄逸,反而是那个木讷的王玄敦最先醒了过来,再一个一个将师兄和师姐唤醒。

    待到三人围桌吃早点之时,楚玄玄突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说道:“对了,我昨天晚上好像在房里看见一个很奇怪的人。”事关师妹安全,李玄逸不敢忽视,忙仔细询问。楚玄玄歪着脑袋想了想,将昨夜的印象告诉师兄。

    窗户上的小洞仍在,白烟虽然散去,但是李玄逸毕竟道法高深,仍然轻易地就感觉出房间里残留的烟味。“昨晚有贼!”,这个结论顿时让李玄逸脸色铁青:居然让人摸进了师妹的房间自己还不知道!

    王玄顿也发现了问题:“师兄,这房里好像有股奇怪的味道。”

    “嗯,那边窗户还有个洞口,昨夜应该是有贼人试图用迷香迷晕师妹。”

    听到昨晚可能有贼入侵,楚玄玄不但不生气,反而咯咯娇笑:“我们修道之人,那会被迷烟迷倒,那帮贼人真傻。”

    关心则乱,李玄逸刚才只想到昨夜师妹面临的危险,倒忘了修道之人基本上是不可能被迷烟迷倒的。而且如果有人走近身边也会自动惊醒。经师妹这一说,才想起这一点。他敲了敲楚玄玄的小脑袋:“你才是傻丫头,都发现贼人了,你还把他们当作一般人。以后你们休息前一定要做好准备。”蜀山道法繁多,只要提前预备好一个防御道法,哪会让小贼摸上门?只是三人昨夜都太大意了,所以才会发生这种事情。

    “人家睡得迷迷糊糊地哪想得到那么多。”楚玄玄不好意思地说道,“下次我一定抓住他们。”

    王玄敦问道:“师兄,那些人用迷香迷倒师妹作什么?师妹身上又没带着钱?”

    李玄逸想了想,说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今天在茶楼碰到的那个登徒子?”他心知贼人迷倒师妹多半是为了师妹的美色,只是自己三人都是修道之人,一般贼人绝对不敢作乱,倒是那登徒子自称是太守公子,可能会有这个胆子。

    楚玄玄顿时柳眉倒竖:“就是那个不长眼的东西干的?”

    对那个登徒子,王玄敦也是观感极差:“师兄,这种人一定要好好教训一番才行。”

    “嗯,我们这就去。”

    洛阳太守府邸,雕梁画栋,极是精美,宅院森森,又极有威严气派。

    太守之子柳如风正对着管家大发脾气:“你这个狗东西,少爷让你叫点人帮忙都办不到,养你有什么用?少爷还不如养条狗,至少它还会帮本少爷咬人。”

    那管家唯唯诺诺,任由少爷数落,头都不敢抬。

    柳如风自小锦衣玉食、一呼百诺,哪曾像在茶楼那样当众受过羞辱?昨日他一回到府第,马上就招来管家。要他去请老爹柳重的贵宾出手,替自己教训那些敢让他难堪的家伙。

    原来,柳如风之所以敢对李玄逸放话,也是有所依仗的。他老爹建了个贵宾堂,网罗了不少修道之人。可是他自己又不敢面对那些贵宾,所以才会要管家前去相请。

    只是,那些修道人个个架子极大,任凭管家怎样哀求,都无动于衷。柳如风拿那些贵宾没有办法,就只好拿管家泄愤。

    “少爷,少爷”一个下人满面惊慌,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门口来了三个很厉害的神仙!”

    柳如风正在气头上,一脚就踢翻来人:“乱叫什么,好好说。”

    那人挣扎着站了起来:“少爷,门口来了三个年纪很轻的仙人,还能够空手放出火。他们说要你出去见他们。”

    三个人?年纪很轻?仙人?柳如风仔细一想,马上明白是茶楼上那三个人找上门了。大怒:“好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老王,把贵宾堂的高人全请出来。敌人都上门了,本少爷就不信他们还不出手!”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