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十五章 梅山四圣

    噔噔噔…

    “平常只有本少爷上门欺负人,哪有被人欺上门的时候?”柳如风越想越怒,等不及管家老王请出贵宾堂的高人,自己带着一堆手执棍棒的家丁就冲出大门。出了大门一看,更是大怒:那三个家伙优哉游哉地在一旁闲聊,而自己家的几个门房全畏畏缩缩地跪倒在地上。

    柳如风啪啪啪给了门房一人一脚,大骂:“好小子,本少爷没找你们算帐,你们倒打上门来了。你们三个给我听着,识相的就跪下给本少爷磕三个响头,本少爷就放你们一马。”接着,头转向楚玄玄这边,马上变得嬉皮笑脸:“当然这位姑娘得给本少爷留下…”话还没说完,人已经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哎哟”、“哎哟”惨叫。原来楚玄玄一看到他的嘴脸,已经是气不打一处来,再被调戏,更是如同火上浇油,当即将他扔了出去。

    跟在柳如风后面的家丁见到少爷凭空就被扔了出去,这才知道眼前这三个俊秀的少年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个个跪了下去,瑟瑟发抖。

    “登徒子,说!昨晚你是不是派人到客栈,用迷烟想迷倒本姑娘?”虽然认定是对方所为,但是好歹也得让对方自己承认。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动手,那就太蛮横了。我们的楚玄玄姑娘只是有些调皮而已,这种事情还是做不来的。

    “没有,没有”柳如风缩成一团,连连摇头,“绝对没有。小的对姑娘敬若仙人,哪会作出这样的事情。”边说,眼睛一边偷偷看着门口,暗恨贵宾堂那些死老头怎么还不出来。

    “作了坏事还不敢承认,看本姑娘怎么教训你!”楚玄玄拔出青鸾,作势欲动。柳如风吓得连连磕头,指天咒地发誓绝对不是自己干的。

    李玄逸细心观察,觉得对方神态语气不像作伪。忙一把拉住师妹:“师妹,别冲动。可能真的不是他干的。”

    楚玄玄随手招出一盆水,将柳如风淋了个落汤鸡。“哼!反正他也不是好人,教训一顿总没错。”

    既然不是对方做的,那对方也就只是个登徒子而已,算不上什么大恶。李玄逸三人也已经将其教训了一番,掉头就想离开。

    这时,背后突然有人冷冷哼了声“站住”!

    回头一看:四个岁数颇大的老头从门内缓缓踱了出来。这四人不论是穿着还是神态,都大异常人。一出门,四人全都冷冷地看着李玄逸。

    刚刚还死狗一般的柳如风立刻变得神气十足:“我家的贵宾出来了,看你们往那里跑。”

    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李玄逸静静伫立,神思锁定前方四个老头。他感受得到,这四人的全都是修道之人。身后师弟师妹一左一右,亦是一言不发。气氛一时凝重。

    对峙许久,四人当中为首者缓缓开口道:“好少年,好道力。”

    李玄逸也缓缓说道:“蜀山弟子见过四位前辈。”

    “不敢当。贵客所为何来?”

    “一场误会,这就离开。”

    “来就来,走就走。当我们梅山四圣不存在?”

    四个老头齐齐冷笑。

    李玄逸自小受尽苦楚,对豪门大家半点好感也无,对这些人家的所谓贵宾亦是一样观感。虽然蜀山多年清修,磨去了儿时戾气,但是这种看法仍然根深蒂固。只是因为此番是自己无礼在先,才会好言相对。不想对方却是咄咄逼人。当下也不客气:“四位欲要如何?”

    “蜀山是玄门正宗。我们四个老不死的想要领教领教。”

    “既是如此,郊外相见即是。”

    洛阳郊外一片空地。

    李玄逸嘱咐师弟师妹替自己护法,随即踏入场中,单手一邀:“四位,请。”

    此举绝非托大。那四个老头虽说身上道力不凡,但也只是相对普通修道人而言。对李玄逸这个地阶上段的高手来说,这四人只能说是一般,充其量也就血魂洞大尊者的水准。那日与血袍老祖斗法被压在下风,李玄逸一直谨记在心。他时刻都想提高自身修行,只是斗法机会难得。今日恰巧碰上几个像样的高手,机会难得,所以他才会想以一敌四。

    梅山四圣听到对方想要以一敌四,顿时大怒:“好,好,好!不愧是蜀山弟子。我们兄弟就厚颜领教了。”这四人如此轻易地就被激怒,单从这点来看,就知这四人的修行尚不到家。

    楚玄玄二人对师兄满怀信心,当即遵照师兄的吩咐。退到圈外警戒,防止对方再来帮手,同时也防止凡人误闯受伤。

    李玄逸仍旧是手执紫霄,而对方的法器则是古怪得多。一个黄色小鼓、一把青色古琴,一把褐色铁筝,三样法器在阳光下都闪烁着摄人的光芒。还有一个老头没有法器,但是一双手整个赤红,诡异地跟那三件法器一样发出光芒。

    一阵寒风卷过,落叶与尘土纷飞。

    四人中那个为首的老头突然举起黄色小鼓,咚地敲了一声:“梅山梅若山。”

    一个一拨古琴:“梅山梅若林。”

    一个一拉铁筝:“梅山梅若金。”

    最后一人火红双掌一拍:“梅山梅若火。”

    “梅山四圣,领教高明!”

    话音一落,鼓声、琴声、铁筝声、拍掌声,声声大作。四周风声跟着大作,天色整个变暗,草木、尘土随风滚滚。浩浩荡荡的五行之力以梅山四圣为中心,随着音波一圈一圈向外荡漾。楚玄玄和王玄敦二人,站在圈外,也能感受到这鼓浩荡的五行之力,都是脸色大变。场内的李玄逸身处飓风中心,更深切的感受到随着这音波一圈一圈荡漾,敦实的土力、曲折的木力、刚坚的金力、惊炸的火力,全都朝自己狂涌而来。

    李玄逸夷然不惧,清啸一声,将手中紫霄高举过头。上善若水全力运起,蓝光、紫光大亮。身上长衫无视音波压力,缓缓向外张开。再一声清啸“水龙招来!”,李玄逸紫霄一落,一股白色巨浪从长剑处涌出,所过之处风停叶落,音波溃散。水龙极快,眨眼间就冲到梅山四圣身前。

    四圣齐齐大喝一声,脸色青的更青,红的更红,手中法器拍得越发急躁。道道肉眼可见的波纹从法器处缓缓向外扩散,与气势汹汹的水龙撞个正着。

    “砰”地一声巨响,两股道力一接触,音波立即消失,水龙也随之碎裂。四飞的水珠将地上撞得坑坑洼洼地,周围树木仅存的叶子也在这一击之下被打落了七七八八。

    四圣齐齐闷哼,脸色无一例外地白中发青,身上衣衫破烂。反观李玄逸,虽然也被冲得倒退三步,却是毫发未损,神色自若。

    “好,好,好个蜀山弟子,好个水龙招来!”梅若山惨然一笑,“潜修数十年,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少年人,我门四兄弟还真是四个废物啊。”其他三人也是一脸黯然。

    李玄逸收回紫霄,诚恳地说道:“不然。四位前辈道法运用之妙,晚辈自叹弗如。晚辈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有人能够用音波驱动五行之力,只是四位所用音波,有金、有木、有土、有火,却缺少了五行之水。因而难以达到相辅相成、相生相息的境界。所以才会为晚辈所破。”

    梅若山摇了摇头:“败就是败了,我们兄弟还承受得起。少年人,后会有期了。”说完,带着三兄弟缓缓朝着远离洛阳的方向离开了。

    “师兄,你好厉害哦!”楚玄玄已经扑到李玄逸身边,小脸兴奋得通红。

    王玄敦对师兄的本事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师兄,你刚才那一招水龙招来是不是要到地阶上段才能用得出?”

    李玄逸解释道:“水龙招来是水系道法里威力比较强的一招,它的威力在于将四周的五行之水瞬间凝集,再引导其攻击敌人。道行越深,水龙威力越大。倒不一定是要到地阶上段才用得出,只是若道行不够,召唤出的水龙就跟一条小蛇差不多,那就没什么威力了。”

    王玄敦点点头,若有所悟:“师兄,那就是说关键还是道力罗?”

    李玄逸正色道:“道力也就是道行,是一切道法的根基。但是也无能忽视道法的运用。”说道这里,他缓了一缓,让师弟师妹记住。才接着说道:“刚才那梅山四圣,若单论道行,还在血魂尊者之下,但是四人联手使出的音波攻击,威力大增,即使是四个血魂尊者,若无血魂旗相助,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王玄敦说道:“确实很厉害,我在边上也能感受他们的攻击之中有多种五行之力,只不过…”

    “只不过缺少五行之水,所以难以达到相辅相成、相生相息的境界。”楚玄玄抢着说道。说完,她面有得色的看着王玄敦:“小楞子,你还是比不过我,我一下就看出梅山四圣的弱点了。”

    李玄逸不禁哑然失笑。不过,他也知道师妹冰雪聪明,而师弟虽然为人木讷,但是对道法领悟力极高,也是一点就透。故而也就不再多言。

    王玄敦仍然对昨夜的小贼耿耿于怀:“师兄,你认为要怎样才能找到昨夜那小贼?”

    “谁知道呢。反正也没什么事,不要管他了。师兄,我们还是走吧,洛阳还有好多地方没去过呢?”

    李玄逸没有理会师妹,低头沉思。昨日的经过一点一地在脑海里慢慢浮起,一点灵光突然闪过心头。他猛然抬头,吓了师弟师妹一跳:“昨日在茶楼,有三个修道人也在那里,像是不怀好意。”

    王玄敦和楚玄玄面面相觑,他们可没察觉出来。

    “他们水平太差,又是混在人群中,以你们现在的道行确实很难分辨出来。”

    王玄敦扰了扰脑袋,对自己无法察觉出混在人群中的修道人感到很难为情。

    李玄逸再细细一想,发现事情有些奇怪。那三个人也是修道之人,应该也知道迷烟对修道之人不起作用,为何还会用迷烟这种手段?

    “师弟、师妹,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李玄逸将自己的推测告诉师弟师妹,“我们还是要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才好。”

    楚玄玄好事,一听到有奇怪的事情,马上忘了逛洛阳的主意,兴高采烈的答应了。而王玄敦方面,只要是师兄师姐决定了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有意见的。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