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十七章 银狐迷案(1)

    洛阳里外,道观林立。有一道观名为天心建在城外天心峰上,最是香火鼎盛。所谓“天心峰上天心观,天心观里观天心。”,这天心观能够让人上体天心,自然是信徒众多。何况传言道观主人还是洛阳道门领袖。这一传言又吸引了更多的信徒前来拜神、修道。

    才是清晨,前来道观的信徒已经是骆绎不绝。不过在这进观的人流当中,却有李玄逸三人逆流而出。

    一远离人群,楚玄玄就嚷嚷道:“师兄,什么道门高人,根本就是一些神棍嘛。”

    王玄敦也说道:“确实不怎么样。跟我们山上差好多。”

    李玄逸苦笑不答。他本来洛阳道观也是玄门正宗,纵然道行高低不一,但是所修道义也应该是与自己相差不多。哪想得到这些道观里的道人,都是追求信徒供奉。所说道义虚无缥缈,与蜀山修心之术大相径庭,有的甚至直接以鬼神之说诱骗信徒。

    不过李玄逸一行之所以走访各个道观,并不是为了切磋道法。想到这里,他安慰道:“师弟师妹,这些人且不必理会。反正我们该知道得,也已经知道得差不多了。那夜客栈迷烟之事应该与白莲教脱离不了关系。我们现在就去白莲教问个清楚。”

    王玄敦二人点头就要答应。这时,三人突然有所感觉,同时抬头看向远方。

    远处,一个戴着面具的青衣人向着三人缓缓走了过来。

    来到面前,来人停了下来,以不卑不亢的口气说道:“可是蜀山李玄逸李公子?”

    李玄逸疑惑地回答道:“正是。道兄是?”这个戴着面具的青衣人突然出现在面前叫出自己的名字,让他感到有些奇怪,更奇怪地是他在这人身上感受道一股非凡的道力。那股道力之深厚竟然是他到洛阳之后第一次遇到,即使是号称洛阳道门领袖的天心观观主明月也比不上此人,恐怕与自己师弟相比都是不相上下。

    青衣人微微稽首:“在下是白莲教洛阳分舵舵主千幻。此番前来,乃是来向公子道歉的。”

    一听来人就是白莲教舵主,楚玄玄马上反应过来当夜那贼就是白莲教的。秀目圆睁,生气地说道:“果然是你们搞鬼。竟然敢冒犯本姑娘,看本姑娘怎么教训你。”

    一听到师妹生气,王玄敦立刻作势就想要上前教训千幻。

    李玄逸忙止住二人,说道:“师弟、师妹,别急,还是先让千幻道兄把话说完。”

    千幻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姑娘不要生气。得罪你的是我圣教的三位弟子,他们也是无可奈何之下,才会得罪姑娘。而且本舵主也已经以教规严惩过了。”说完向楚玄玄鞠了一躬:“本舵主代属下向姑娘赔罪了,还望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宽恕一次。”

    楚玄玄把脸一摆:“哼,你鬼鬼祟祟的,还戴着面具。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李玄逸拍了拍师妹的手,说道:“师妹,既然千幻道兄诚心道歉,你就不要再追究了。好不好?”其实李玄逸之所以追查那晚的贼人,并不是因为想出口气。而是担心对方会不死心,再用其他阴谋来对付师妹。如今千幻道歉,那他担心的事自然是不会发生了,也就无意再追究。至于千幻的面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自己的禁区,他无意追问

    那晚的事,楚玄玄压根就没放在心上。师兄已经发话,何况千幻也说得诚恳,她爽快地就答应了。

    事情果然轻易地解决了,千幻笑了笑,张口欲言。接着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重重地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说。

    李玄逸果然上当,诧异地问道:“千幻道兄此来,可是还有其他事情?”

    千幻张口欲言又止。反复三次,直到楚玄玄都快不耐烦了,他才说道:“诸位可知道洛阳城里发生了一件银狐案?”

    “银狐案?”

    太阳已经升起。千幻走到一株大树下,盘腿坐好。待李玄逸三人也坐下,他才将银狐一案细细说给众人听。

    “那是在一个多月前发生的事了。那晚月色很好,大概是三更的时候。在长宁街,有一个更夫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影子。当时他觉得很奇怪,就追了上去,想看个究竟。却看见一只巨大的、足有一人高的银色狐狸回头朝他笑了笑,然后飞速地跑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那更夫当场就被吓傻了。”

    “隔天,那附近有人家报案说丢了一个八岁的男童,但是官府什么线索都没找到。后来,更夫的经过传了开来,大家就纷纷猜测那男童是被那只狐狸吃掉了。”

    “不仅如此,从那天以后,洛阳附近每日都会丢失一个男童。就算是刮风下雨,每到三更,银狐也肯定准时出现。那附近也一定会丢失一个男童。”

    李玄逸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岂不是已经丢了几十个男童?”

    “四十八个,前前后后一共丢了四十八个男童。要不是官府一再封锁消息,洛阳早就乱套了。”千幻冷笑道,“只不过官府虽然能封锁消息,却也只能封锁消息,拿那只银狐是半点办法也无。”

    楚玄玄蹭地站了起来:“那些没用的家伙!师兄,我们一定要抓住那只该死的狐狸!”边上的王玄敦也是义愤填膺,跟着站了起来,满脸怒气。

    李玄逸对那只银狐也是憎恶异常。想了想,问道:“千幻道兄。那只狐狸如此作恶。难道这洛阳就没人出面对付这只狐狸。”其实他本来是想说:难道你没有出面对付这只狐狸?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