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中州纪事》
作者:莫言

第十九章 捉拿银狐

    弯月如钩,半空斜挂。

    夜深了。繁华的洛阳已经入睡,就连依门卖笑的青楼也已经灯火稀微。

    李玄逸三人站在洛阳塔楼顶上——该楼是洛阳城中最高的建筑,注视着这城中的一举一动。

    仔细察看过千幻送来的卷宗。李玄逸发现那只银狐一定是在更夫敲过三更锣鼓后,才会出现。而且每次一出现,那附近人家一定是有九岁以下孩童。一得手,就迅速消失。竟是从未被官府、道门、白莲教三方人马堵住。

    “师兄。”等了许久,楚玄玄有些沉不住气了,“已经这么久了,那只银狐怎么还没出现?”

    “师妹。还不到三更,再等等,那只狐狸一定会出现的。”

    “师兄,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真的能等到银狐吗?”王玄敦不明白师兄为什么只把注意力放在洛阳城内,问道,“要是那只银狐在城郊犯案,那怎么办?”楚玄玄也跟着向师兄投去疑问的眼神。

    李玄逸微微一笑,解释给师弟师妹听:“你们也都看过千幻拿来的卷宗。那只银狐一开始都是在洛阳城内犯案,后来才逐渐扩展到洛阳城郊。而且,比较起来,它每次在城郊出现的时刻,总是比在城内出现的时间迟。从这两点来看,那只银狐一定是在这洛阳城内。”

    楚玄玄和王玄敦恍然大悟,纷纷称赞师兄英明。

    “师兄。为什么我们不找道门还有白莲教帮忙?这么大的洛阳,就我们三个,要是一时没看见那只银狐狸,怎么办?”眼珠子转了转,楚玄玄问了一个新问题,“多叫点人。让他们在洛阳各地监视,岂不是更容易发现那只银狐?”

    这个提议,李玄逸也曾经考虑过。但是,当他仔细思考过后,他马上推翻了这种想法。

    “师妹,千幻和明月等人也不是傻瓜,依我看他们也曾推断出银狐是在洛阳城内。否则,官府、道门、白莲就不会几次在城内撒网,试图追捕银狐。但是,他们每次的举动却都被银狐避开了。这样来看,这三方势力肯定有银狐的内应。”

    听完李玄逸的分析,楚玄玄和王玄敦仔细想想,也觉得师兄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任凭二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究竟有谁可能是内应。

    看见师弟师妹陷入沉思,李玄逸忙唤醒二人,让他们集中注意力,等候银狐的出现。

    已经接近三更了,整个洛阳死一般的寂静,唯有几个巡逻队在街上巡逻,不知是哪方的人马。

    “梆梆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随着打更声传来,李玄逸三人的心一下就揪紧了。全都将上善若水发挥到极致,双眼神光隐隐若现,将四周所有景象收入眼底。

    这时,洛阳西街,在三人视线不及的地方,一只巨大的银狐突然出现。在幢幢房舍的掩护下,飞快地奔跑。而那几队巡逻队这时却还在远离西街的地方。

    银狐速度极快,瞬间就出了西街,但是失去了房舍的掩护,银狐马上暴露在月光下。立刻就被李玄逸三人发现了。无需互相招呼,三人马上祭起飞剑,流星般追向银狐。

    感应到身后的威胁,银狐猛地回头,朝三人示威似地厮吼了一声,然后加快了速度,向着城外飞也似地狂奔。

    就在它回头的这一刹那,李玄逸看得很清楚。那只银狐虽然头部惟妙惟肖,同狐狸并无区别,但是它的两只眼睛射出的神采却是跟人一般。果真是有妖人假扮无疑。

    那只银狐也曾被千幻和明月等人追逐,但它每次都能甩脱掉对方。这次它可能误以为身后三人速度比不上自己,只是千幻之类的修道人,有恃无恐之下,仍然向着城外预定的目的地狂奔。

    事实上,银狐奔跑的速度虽快,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李玄逸三人飞剑的速度。只是李玄逸为了不影响到城内的居民,才特意放慢了速度。

    月色下,银狐的一身皮毛闪烁着诡异的亮光,在城内一闪一闪。每次一闪,下次出现时,身影已经是在在三丈开外,端的是迅即无伦。楚玄玄和王玄敦跟在师兄身后,在半空中,不紧不慢地跟在银狐身后。而城内有两队人马似乎也发现了半空中的李玄逸三人,在地上努力地追赶。

    很快,城外就到了。

    眼看银狐就要逃窜,楚玄玄心急如焚,顾不上师兄的嘱咐。娇叱一声:“站住!”接着催动脚下红绫,一下就落在银狐面前,堵住了它的去路。

    深怕师妹有失,李玄逸和师弟一起,忙催动各自脚下飞剑。“刷”、“刷”两声衣衫破空的声音划破夜空。二人同时落地,分别站在银狐的左右,将正要逃窜的银狐堵了回去。

    银狐如临大敌,发出低低的厮吼声,张开大嘴示威似地朝三人咧了咧牙齿。森森的白牙在月色显得越发恐怖。

    李玄逸仔细端详着面前的银狐。一身毛皮毫无缝隙,浑似天然生成,头部也惟妙惟肖,屁股后面一条尾巴软绵绵地下垂。无论银狐怎么动作,那条尾巴也只是稍微摆动,跟一般野兽差别极大。

    “说!你到底是何方妖人,为何要假扮银狐抓走孩童?那些孩童都被你藏到哪里去了?”虽然知道那些被掳走的孩童多半已经惨遭毒手,李玄逸仍然还是抱着一丝希望。

    银狐转过身子,对着李玄逸,眼神不停转动,张嘴似要说话。接着突然咧嘴露出森森白牙,整个身子往前一冲。前肢人立而起,两只大掌打向李玄逸胸前。这一掌,劲力十足。呼啸的掌风刮起无数枯枝残叶,漫天飞舞。

    幸亏李玄逸虽然看出对方道行不高,但是忆起千幻所说曾被这只狐狸屡次逃走,还是不敢怠慢。手中紫霄早已出鞘,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但是银狐动作极快,李玄逸虽有准备,竟是仍然来不及施展水龙破之类的强力道法。大惊之下,他急忙施展一个简单的法术——风壁。

    这是一个防御性法术,是修道之人非常擅用的一个道法。同水墙、土墙之类的法术一样,都是依赖本身法力,召唤身体四周五行之力,在身前或四周形成围墙,抵挡对方攻击。只要是修行达到人阶阶段的修道人,没有一个不会使用这一招。

    李玄逸修行已经达到地阶,对五行的控制极为高明,而且法力深厚。这一术法一使出,同普通道人所使用的风壁不一样。所有的风力在他身前聚集,几乎凝固成一片有形的墙壁。堪堪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攻势被挡,银狐毫不停顿。身子一跃,一个起落,已经闪到另外一边。锋利的爪子闪着银光,夹杂着尖锐的呼啸声,向李玄逸狂击而出。

    银狐依赖自己的速度,来回纵跃不停,神出鬼没地向李玄逸发动攻势。李玄逸明明道行比对方高了不止一筹,但是在银狐的速度下,却只能不停施展风壁抵挡对方攻击。竟是连一点还击的余地都没有。

    楚玄玄和王玄敦在边上看得干焦急,但是在师兄开口招呼前,二人却又不好插手。

    眼看原本应该是一边倒的局面陷入了僵势,这时,一声声急促的脚步声从洛阳方向传来。银狐再也顾不得同李玄逸周旋,急急攻了几招,转身就想往洛阳逃走。明明洛阳方向来了许多敌人,银狐之所以还会冒险想从那个方向逃窜。这是因为它明白眼前这三个人才是真正的危险,而那后方虽然敌人众多,却是挡不住自己的。

    眼看银狐就要逃走,李玄逸三人立刻祭起法宝,准备给它致命一击。

    银狐立刻感受到危险,顿时全身毛骨悚然。猛地一回头,它立刻发现了空中的三件法宝。大惊之下,它突然大吼了一声,一股凶狠凌厉的气势从身上狂涌而出。被这威势所摄,李玄逸三人齐齐一窒,半空中的三件法宝立刻有不稳的迹象。

    这番过招,看似漫长,其实只是一个瞬间。银狐在一吼之后,毫不恋战,立刻回头加速逃走。待到李玄逸三人回过神来,眼前已经失去银狐的踪影。三件法宝带着三道光芒砸在地上,哄地三声巨响,同时激起老大的灰尘,却连银狐的皮毛都没摸着。李玄逸三人连忙收回法宝,紧追不舍。

    从洛阳追出的这路兵马,其实就是千幻和明月各自带领的两路人马。二人就在人群当中,呼喝着手下四向散开,意图堵死银狐逃窜的方向。

    “啊啊”

    银狐化为一道银光,以一种曲折的线路逃窜。在它所过之处惨叫连连响起。这二路人马连一点道法都施展不出,全被搞得人仰马翻。李玄逸三人越发急躁,但是银狐虽然就在眼前,但是因为害怕误伤旁人,三人又不敢攻击,只好眼睁睁看着它肆虐。

    肆虐一番后,银狐突然停了下来,冷冷地扫视着四周的敌人。它手上赫然提着一个面色惨白的青衣汉子,银狐的利爪就扣着这人的咽喉,利爪下丝丝血迹不停渗出。

    明月眼看有机可趁,大喝一声“上!”,指挥手下就要围殴银狐。

    “慢!”千幻突然大喝一声。他整个脸藏在面具后面,众人看不清他的脸色,但是这语气的冰冷谁都听得出。

    明月是个五十来岁的老道,脸色红润,长长的胡须有些花白。

    被千幻这一叫,他气得胡须直抖。“妖道,你竟敢阻扰本真人除魔卫道,究竟是何居心?”

    千幻不屑地说道:“阻扰你除魔卫道?明月,你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单凭你,拦得住这只银狐?”又对着李玄逸拱拱手,“若不是有李公子三人在,这只狐狸早逃走了,今晚又得有一个孩童受害。”

    明月森森一笑:“李公子的大功,本真人当然知道。妖道,本真人只问你,如今妖狐已经被本真人包围。本真人要动手除妖了,你让是不让?”

    随着明月话音一落,他身后的道人个个围了上来,对着千幻怒目而视。千幻身后的白莲教徒不甘示弱,迎了上去。二者形成对峙的局面。

    场面一时剑拔弩张,银狐反倒被忽略了。若不是还有李玄逸三人紧紧地盯着它,估计它早就趁机逃走了。

    不去对付银狐,反而自己窝里反。李玄逸实在无法理解这二人的思维。苦笑地摇了摇头,说道:“明月真人,千幻道兄。捉拿银狐要紧。万事何不等拿下银狐以后再商量?”

    “公子,不是本真人想引起纷争。只是这妖道恶意阻扰本真人除魔卫道,恐怕是与这银狐有所勾结,饶他不得。”明月一口一个除魔卫道,死死地将千幻扣成妖邪一方。

    “胡说八道,若不是本舵主邀请公子助阵,今晚如何能够堵住银狐?捉拿银狐,本舵主义不容辞。”千幻指着银狐手上的那个青衣汉子,冷冷一笑,“但是本舵主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手下送命。”

    那汉子落在银狐手上,原本自忖必死,已是心如死灰。没想到舵主竟然为了自己不惜和明月真人起冲突,大是感激:“舵主…”

    明月大义凛然地说道:“妖道就是妖道。除魔卫道,哪能畏惧牺牲。我等玄门正宗,为了除魔卫道,纵使牺牲生命也是在所不惜。”月光照在他脸上,使他越发显得圣洁。“李公子,你们几个都是出自蜀山名门。你说本真人所说是也不是?”

    李玄逸已经明白被银狐挟持地那人是一个白莲教徒。明月此举除了是想除掉银狐外,之所以如此咄咄逼人,恐怕还有想在自己三人面前削千幻的面子的意思,甚至有可能是想将自己三人卷入纷争。压制住身后蠢蠢欲动的师妹,李玄逸缓缓说道:“明月真人,除魔卫道自然是不能畏惧牺牲,但是若是不需牺牲岂不更好?何不问问千幻道长有何办法?”

    明月张口就要反驳。千幻不欲再与他争辩,一抬手,止住对方说话。踏前一步,面向银狐,冷冷道:“妖狐。交出人质,本舵主与你单打独斗。只要你赢了,本舵主。就让你离去。若你不肯交出…哼,本舵主就用白莲秘法拘出你的三魂六魄,用阴火日夜烧烤,让你永世不得超生。”其实对对人质的生死,千幻内心里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这般重视。只是面对明月的进逼,他却不绝对能让步,以免寒了手下的心。

    明月不是傻瓜,知道自己若再纠缠下去,不但无法使李玄逸三人敌视白莲教,反而会把他们推向白莲一方。鼻腔里冷冷哼了一声,带着门人弟子威压上前。场中一时鸦雀无声,数十道目光紧紧盯着包围圈中的银狐。

    被四面围攻,敌人道行一个比一个高深,那只银狐竟是傲然不惧。它那头高高昂起,诡异地双脚着地,躯干越发挺拔,提起手中人质,朝众人晃了一晃。李玄逸虽然看不清银狐毛皮下那人的脸色,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对方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骄傲和不屑。

    受到蔑视,千幻双眼逐渐变赤,右手白莲缓缓提起,左手手指骈起捏诀,默运心法,准备放手一搏。李玄逸等人也全都各自默运心法,等待那石破天惊的一刻。各人道法虽然还未施展,潜势已经击得四周尘土飞扬,刮起阵阵旋风。那人质已经绝望地闭上双眼,那份凄楚看得李玄逸不忍得很,想要救他却是无计可施。

    银狐将手中人质缓缓提起,鲜血一滴一滴从爪子旁滴下。众人的心跟着一阵阵的发紧。

    “吼…”

    银狐突然怒吼一声。一片白雾突然出现,夹杂着浓浓白莲香味,弥漫了整个场地。千幻二人带来的门人弟子一闻到香味个个头昏眼花。

    白雾中,银狐一个纵身,就要从千幻身边窜过。

    千幻冷冷一笑,手中白莲缓缓递出。白莲光华流动,数道丝线般的波纹从莲叶处射出,直奔银狐而去。这一招叫做“似水流莲”,只要被丝线稍稍缠住,银狐就绝对不可能逃脱。

    明月唇边突然浮起一丝阴笑,大喝一声:“看招!”手中拂尘幻化出万千银光,将千幻和银狐团团笼罩。看这架势,不但银狐逃脱不了,就连千幻也难免重伤。

    哪想到千幻早有防备,手中白莲递到中途,突然一竖。丝丝波纹死死将拂尘万千光芒完全锁死,任凭明月如何催动法力,也是巍然不动。

    银狐趁机将手中人质一扔,去势愈快,瞬间就脱离出包围圈。

    银狐的举动,李玄逸师兄弟三人完全看在眼里。但是由于银狐左右全是千幻二人手下,却苦于投鼠忌器,三人无法动手,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银狐逃离。

    不过,李玄逸也有所防备。上善若水游走全身,一道光芒闪过,他整个人如飞一般,划破夜空。堪堪在银狐窜入洛阳前将它追上。

    “哪里走!”随着一声大喝,李玄逸手中紫霄脱手飞。在他的控制下,紫光有如游龙一般,矫健有力,冲向狂奔中的银狐。

    紫光速度太快,银狐根本来不及闪躲。大骇之下,它勉强缩起身子,速度不减,仍然向着洛阳狂奔。冀望能躲过这一剑。

    哄地一声巨响,紫光穿过银狐,狠狠砸在地上,溅起大大的灰尘。李玄逸忙招回紫霄,凝神细看。那银狐并没有死于飞剑下,嗖地一声窜进洛阳,不见了。不过这一剑虽然没有留下狐狸,李玄逸还是看见了汩汩鲜血从银狐的肩膀处不停流出。显然银狐也是受创不轻。

    追之不及了,李玄逸只好停步。这时,身后师弟师妹还有千幻、明月都追了上来。

    楚玄玄一上来就急切地问道:“师兄,被它逃了?”

    李玄逸点点头,指了指前头地上的大洞。

    众人顺着看过去,才发现那地上有一滩血迹和一张毛皮、一张碎布。都明白那是银狐受伤留下的东西。

    明月抢着说道:“太好了,银狐既然受伤,我们顺着血迹一定能找到它的巢穴。天心观此番一定要除去这只妖物。”

    只可惜明月的提议只是让众人空欢喜一场。众人顺着血迹搜索进洛阳,一进城,就发现血迹凭空消失不见了。

    “该死的妖狐,实在太狡猾了。”楚玄玄恨恨地直跺脚。说完,她转头指着千幻和明月骂道:“还有你们。要不是你们两个窝里反,哪会让它逃掉。”

    千幻冷冷哼了一声,没有作答。明月就不客气了:“不懂事的小丫头,你懂什么?”

    楚玄玄反唇相讥:“你才不懂事呢。你以为本姑娘没看见?刚才要不是你故意攻击千幻道长,哪会让那只狐狸逃掉?还说自己是真人,哼!不知羞耻!”

    明月恼羞成怒,老脸涨得通红:“该死的野丫头,看本真人怎么教训你!”一挥那掉了不少银丝的拂尘,就要动手。

    楚玄玄哪会把他放在眼里,青鸾流光波动,毫不客气地跟他对峙。王玄敦铜锤高举,也对着明月怒目而视。

    “哼!”李玄逸突然冷冷一哼,声音不大,但是饱含的法力却如同惊雷一般,震得明月头晕眼花。明月大惊失色,这才知道自己和对方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虽然李玄逸也认为师妹说的有点过,但是师妹是蜀山的心肝宝贝,他怎么可能容许旁人如此数落。当下不客气地指责道:“明月真人,你这么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李玄逸的凝视下,明月竟是鼓不起半点勇气,嗫嗫不敢说话。在周围千幻、白莲门徒、门人子弟的目光下,明月窘迫不已,半晌才挤出一句“无心之失。”羞惭满面,带着门人就要离去。

    “慢!”

    明月以为李玄逸还要刁难自己,停下脚步,恨恨地怒视对方。

    无视明月那困境中拼命野狼般的神情,李玄逸缓缓说道:“那个假扮银狐的妖人肩膀被我所伤。而且此人武功高强。洛阳城内能有此造诣的人绝对是凤毛麟角。仔细搜索,一定能查出蛛丝马迹。二位都是洛阳城内一派之主,这搜索一事就要有劳二位了。”

    明月今日丢尽脸皮,巴不得快点离开。李玄逸一说完,他撂下一句“除魔卫道,道门自然责无旁贷,不劳阁下费心。”就仓皇离开了。

    看着明月远去的背影,李玄逸暗暗摇头。此人贪财忘义、胆小如鼠,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当上道门之长的。回头却看见千幻伫立不动,似乎陷入沉思当中。

    “千幻道兄,千幻道兄”

    李玄逸叫了两声,千幻才清醒过来:“李公子,你尽管放心。搜查银狐一事,我圣教一定全力以赴,绝不会让公子失望。告辞了。”像有急事一般,说完就带着手下,匆匆离去了。

    清冷的月光下,转瞬就只剩下李玄逸三人。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