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罪全书》
作者:蜘蛛

第九卷

  第三十六章广州车站

  一片树叶藏在哪里最不容易被发现?

  一堆树叶里!

  一个坏人藏在哪里最不容易被发现?

  广州火车站!

  中国下三烂的高手几乎都聚齐在这里,用武侠小说中的恶人谷来形容广州火车站一点都不为过,这是一个藏污纳垢之地:盗窃、抢劫、诈骗、强迫卖淫、拐卖人口、黑公话、假币、假发票、倒票、非法拉客、野鸡车……二十二年来,每天都在这里发生多少犯罪案件?

  治安恶化的那几年,因为受害者太多了,每天在派出所报警的人都要排队,甚至有受害者在排队等候报警时竟又再次遭偷窃或抢劫。

  一个公交车司机说,因财物被偷抢诈骗的身无分文而请求免费乘车的旅客,平均每天有100多人。路过广州火车站的公交车上有一些奇怪的现象,大家都不愿意坐在靠窗的位置,给老人让座老人不敢坐,问路时没有一个人愿意回答。

  湖南岳阳火车站门前的治安岗亭,有这样一幅醒目的标语:“请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广州火车站广场有个牌子,最初,上面写的是“有困难,找民警。”几年后换成了“请不要在此大小便。”又过了几年,在各种办理假证件,招聘公关小姐的信息中,可以辨认出一行黄色的字:“坚决打击两抢一盗”

  我们的眼泪应该从1983年流起。

  潮汕人最先来到火车站周边,他们经营小生意,集聚一些资本后,就开始炒票。火车票、汽车票,成为黄牛党在市场上呼风唤雨的盈利资源。面对市场竞争,老乡聚合在一起,“潮汕帮”出现了。这是一个以生活地域和方言为划分特征的松散团体,除了倒票之外,还从事拉客,两年后,私人运输的车辆越来越多,一个以广州本地人为主的拉客仔群体出现了。原本互不干涉的“广州帮”和“潮汕帮”开始出现摩擦,爆发了几次大规模的械斗之后,“东北帮”和“湖南帮”悄然崛起,“潮汕帮”失去霸权地位转而向旅客兜售假发票,他们找了一群臭烘烘的老娘们在出站口卖地图和列车时刻表,老娘们装成发传单的样子,如果有人顺手一接,那么一大群人马上围了过来,无奈之下,只得花高价买下才安全走掉。

  在90年上半年,操东北口音的在火车站无人敢惹,下半年换成了湖南人称霸一方。广州人也开始雇佣外省的无业游民,发展壮大自己的力量,广州火车站形成了三足鼎立的形势。

  1991年,春节前后的“民工潮”超出了人们的预计。客流高峰迅速出现,大批外来务工人员滞留在广州火车站,几千人流浪街头。广州火车站及其周边地区的治安状况迅速恶化。从事非法营运的黑车越来越多,数以百计的拉客仔将人哄骗上车然后将旅客在半路甩下。

  “踩脚帮”和“丢钱帮”就是那时兴起的。

  “喂,小子,你踩我脚了。”一个人故意往你的拉竿箱上踢一下,然后对你这么说。在这一刻,你的机智和应变能力会受到考验。

  你有三种选择,一,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二,大吼一声滚蛋,三,低三下四的道歉。任何一种选择都有可能导致一大群痞子把你包围,包围之后就是敲诈和勒索。

  “丢钱帮”属于一种低劣的骗术,利用人贪财的心理,很容易被识破,值得一提的是,广州火车站附近的骗子在恼羞成怒之后会实施抢劫,也就是说,这是一群伪装成骗子的劫匪。

  随着警方的打击,不少犯罪团伙不得不另辟蹊径,“湖南帮”在逃避警方打击的过程中改变了作案方式,利用孕妇儿童、病人和老人来卖假钞和假车票。以四川人张凯为首的犯罪团伙,开始拐卖和强迫妇女卖淫,他们在广州火车站四处寻找那些从外地来打工的年轻女子,以介绍工作为由,骗上车将其拐卖。广东陆丰县一个以手淫度日的老光棍,花8000元买了一个媳妇,多年后,当地警方将那女子从一个封闭的石头屋子里解救出来时发现,女子已经精神失常。

  91年,内地的“发廊”还被称为“理发店”,而在广州就出现了不洗头的“洗头房”,还有很多小旅馆,旅馆设施非常简单,多数房间内只有一张由两条凳子架起的床板,那床不是提供睡觉的,而是提供卖淫的。

  92年,东北人周伟,纠集46名老乡,也开始介入到拐卖妇女的犯罪中来,不仅如此,他们还联合广州当地烂仔,结伙在广州车站以冒充旅客亲戚、朋友或朋友的司机等接站的方式,对旅客实施诈骗和抢劫。

  从此,各种新型犯罪现象不断滋生。

  93年,王井记专门物色一些流浪街头的少年,负责他们吃、住,并对这些孩子进行犯罪技巧培训,一帮职业小偷出现了。

  广东中山大学的傅未明教授一下火车就被偷走了包,警察在多方调查未果的情况下不得不使用特殊手段才找回来,在一个出租屋里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我来找你,我现在的身份不是警察,就是你的朋友。”

  “直说吧,你丢了什么?”

  “一个包。”

  “包里有多少钱?”

  “一分钱也没有。”

  “那……”

  “就有几张破纸,是一份学术论文。”

  “好,你等我二十分钟。”

  “恩,请你喝酒。”

  95年,有一伙喜欢穿黑衣服的人长期在火车站抢夺旅客财物,被称为“黑衣党”。他们大多在晚上活动,如果是在白天,他们就蒙面抢劫。

  97年,以三文钱为首的“丐帮”悄然兴起。

  98年,迷药抢劫频发,帮派内称这种手段为“杀猪”,以“河南帮”居多。而后演化成飞车抢劫,又以“砍手帮”臭名昭著。

  99年,手持据称有艾滋病毒的注射器威胁索要旅客钱财的“扎针党”也出现了。各种犯罪行为的聚集,使广州火车站一度有了一条200多米的“惊心路”。

  西广场通道人行天桥的二层平台上,每天都有十几名男女或坐或卧,他们大多神色萎靡,衣衫褴褛,深陷的眼窝中流露出冷漠的神色,一个三十岁的人看上去象五十岁,一名面色发青的男子,朝天撅着屁股,褪下的裤子都懒得提上去,他刚刚在自己的腿股上注射了用水稀释的白粉,裤子还没提起来就把眼睛闭上了。这里是火车站附近吸毒者的栖息地,他们正大光明的吸毒,为了搞到毒资就在天桥上向过往旅客偷、抢和敲诈。离天桥不远处,火车站雇佣的保安手握一根棍子,紧紧盯着天桥上的“瘾君子”们,他的职责除了看管寄放在这里的摩托车和自行车外,最重要的就是阻止“瘾君子”下到这里来,如果他们要是下来,他就拿棍子打他们。

  面对严峻的治安形势,从83年以来,各级政府年年组织多方力量,开展“严打”行动,大量犯罪团伙被摧毁,然而,“严打”的效果并不能持续很久,整顿过后,故态复萌。犯罪团伙重新洗牌,通过暴力分割势力范围。例如“拉客帮”被打掉之后,分裂成五大帮派:“郑老五帮”,湖南人,负责站西路一带;“汕头帮”,负责走马岗一带;“潮州帮”,负责沙涌南一带;“刘老四帮”,四川人,负责草暖公园一带;“老杨帮”,也同在站西路。当时5个帮派中,“郑老五”和“刘老四”稍大,相互之间经常发生摩擦,但都不能吃掉任何一方。

  在各帮派之间争抢地盘的过程中,“东北帮”逐渐控制了广州火车站的拉客市场,来自黑龙江省鸡西市的邹光龙成为了野鸡车市场的老大,他拉拢腐蚀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很快控制了站东广场的拉客市场,又控制了“野鸡车”的客源。

  2000年,以邹光龙为首的广州“背包党”出现。

  据广东电视台《社会纵横》调查报道,有近1000名从事“拉客住宿”的成员活跃在广州火车站广场。他们分成20个队,每队由一名队长分管50人。

  “背包党”最初只是为野鸡车和旅馆拉客,后来他们的包里装上假发票、假车票、酒店介绍和假证件,整日游荡在广州火车站、省汽车站、市汽车站和流花车站之间,主要瞄准外地来穗人员,偷、抢首饰、手机、背包,卖假发票,调换假钞。随着队伍的壮大,“背包党”甚至敢与执法人员对抗。在广州火车站,曾经有多次群殴事件,几百“背包党”成员与保安数次发生冲突,警察鸣枪才得以制止。

  邹光龙名声渐响,成为广州火车站的黑帮老大,多个帮派都想拉其作为靠山,他开始招集马仔一两百人为打手,向各帮派收取保护费,甚至一个水果摊一个电话亭都不放过。

  直到一年以后,广东省委领导三度微服探访广州火车站,要求“重典治乱”,广州火车站进驻大批核枪实弹的武警,开展了最大规模的一次“严打”行动,邹光龙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在这次“严打”中被摧毁,邹光龙被判死缓。

  2000年10月19日,邹光龙的两个马仔率领几十名打手向火车站周边的店铺收取保护费,众多店铺对黑恶势力往往委曲求全,甚至有店铺老板主动寻求保护,在登峰街有一家卖叫花鸡的富贵菜馆拒绝交保护费,马仔令手下将桌椅板凳及门窗等砸得稀烂后扬长而去,临走前威胁说如果晚上不交钱就再砸一次。

  当天晚上,四个人在一片狼籍的店内点着蜡烛商议对策,他们是三文钱、大怪、寒少爷、高飞。

  三文钱说,“这事,忍了吧。”

  大怪说,“挣那么多钱有啥用,还被人欺负。”

  寒少爷说,“咽不下这口气。”

  三文钱说,“咱们斗不过,人少。”

  寒少爷说,“去东北,叫上炮子那帮人,都拿上枪,不信制不了他们。”

  三文钱说,“离的太远了。”

  大怪说,“是啊,咱就是人少。”

  高飞说,“咱的人不少。”

  寒少爷说,“人呢,都在哪?”

  高飞说,“火车站。”

  房子里很快挤满了各式各样的陌生人,挤满了全国各地来的不可救药的二流子,这一切即将使用砖头,匕首和木棍的人都是从火车站广场找来的。

  高飞对他们说,“一会,我们要和人打架,每人发100块钱,不愿意的就滚蛋。”

  “150,”人群里一个人喊道,“100太少了。”

  “现在就给钱还是打完再给钱?”

  “打谁?”另一个人问。

  “邹光龙的人。”大怪回答。

  “不干。”房间里的这帮乌合之众听到邹光龙的名字就纷纷而逃,只剩下一个戴墨镜的人站在墙角。

  “你怎么不走,你不怕邹光龙吗?”寒少爷问。

  “刚才有50人吧。”戴墨镜的人说。

  寒少爷说,“差不多。”

  “给我5000元,”戴墨镜的人说,“我干。”

  “你一个人?”大怪问,“你很能打架吗?”

  “打我。”戴墨镜的人指了指自己的脸。

  大怪的右拳还是非常有威力的,他用尽全力,猛击那个人的下颚,然后,他的手痛得像断裂了一样,而那个人则面不改色,微笑着站在那里。

  “能挨打,”高飞说,“不代表你能打。”

  “那好吧,看着啊。”戴墨镜的人先是一个垫步,然后飞身一记漂亮的侧踹,轰隆一声,他把墙踹出了一个窟窿。

  “天,你叫什么名字?”三文钱问道。

  戴墨镜的人回答:“我叫画龙。”

  三十七章街头斗殴

  一场大雨下起来了,画龙拿着一根木棍站在门口,他对前来收保护费的那帮痞子说,“我,操你们所有人的妈。”

  然后,画龙拖着那根长棍向街头疾奔,一群人手拿砍刀、钢管、链子锁杀气腾腾的在后面追,他们喊着“找死”“砍死他”。

  画龙将他们引到空旷的广场上,站在大雨中巍然不动,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背心,雨水浇淋得肌肉光溜溜的,一个痞子将手中的酒瓶用力掷向画龙,瓶子在空中翻转着,画龙眼疾手快,侧身一棒将瓶子打碎。另一个痞子气势汹汹率先冲到了面前,画龙举起棍子,斜刺天空,然后棍子挟着风雷划出一道弧线将其打倒在地,这一招是南派龙虎棍中的大劈杀,与日本剑道有异曲同工之妙。后面的痞子蜂拥而至,画龙转身一记劲道凌厉的横扫棍,扫翻几个,而后,痞子们散开,画龙开始反击。

  他以一种诡异的步法奔跑,飘忽不定,进退自如,这是截拳道中的蝴蝶步和八卦趟泥步结合而成的,目的是快速接近敌人又能防御自己,在实战棍法中尤其重要。

  画龙曾经在树林里练习移动棍法,在跑动中,接近任何一棵树,用刺、点、扫、拨、抡、撞、捣、杵等棍法攻击,一攻即走,绝不停留!奔跑时切忌跑直线,应该曲线跑,拐弯跑,不要正对着树木,要从树的侧面出其不意地一击,这一点非常重要,是街头实战的秘诀。

  画龙出手极快,或刺敌小腹,或挑敌下颚,或扫敌胫骨,均是一击成功。棍法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包含了少林风火棍、武当玄武棍、五郎八卦棍等诸多棍法中实用的招数。那棍子只是一根普通的棍子,春天不会开花,秋天不会结果,多年前是一棵树的一部分,多年后成为锄头的一部分,它经历过田间的劳作生活,见证过大怪的乞讨生涯,而后,遗忘在房间角落,蒙尘,染垢,画龙使其光芒四射,闪棍连击,划空而出,刹那间卷絮随风,风平浪静,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画龙就将一群人打倒在地。

  当天夜里,三文钱宴请画龙,他对画龙说,“我酒量一斤,我和你喝两斤。”

  画龙,“好,刚才打的痛快,现在喝的痛快。”

  大怪,“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画龙,“武术教练。”

  高飞,“你好象很缺钱?”

  画龙,“是啊,我在我们那边犯了事,跑出来的,警察到处找我呢。”

  寒少爷,“你犯的什么事,杀人啦?”

  画龙,“这你别管。”

  大怪,“也不瞒你了,我们干的也是杀头的营生。”

  画龙,“什么?”

  大怪,“贩白面的,也卖冰。”

  三文钱,“你入伙吧。”

  画龙考虑了一会,说,“行。”

  街头那场斗殴带来的后果是更大的报复,邹光龙纠集大批人马,甚至准备了猎枪,要为自己的兄弟报仇雪恨。三文钱也从东北紧急搬来了救兵——三个带枪的年轻人连夜赶到广州,其中一个年轻人非常嚣张,声称要把邹光龙的眼珠子打出来然后吞到肚子里,另外三文钱联合了广州各大娱乐场所的老板,这也是他的贩毒下线,广州的两大黑恶势力矛盾激化,双方火拼一触即发。

  10月21日,邹光龙亲自带领数百人来到富贵菜馆,大怪被打成重伤,他的脸肿的象脸盆那样大。

  10月22日,画龙率领五十多名壮年乞丐将邹光龙的流花车站和走马岗车站砸掉,几十辆非法营运的野鸡车被砸烂。

  10月25日,广州的几家涉嫌贩毒的D厅、夜总会,被一伙拿枪的痞子黑吃黑端掉。

  26日,三文钱找了一个赌场老板做中间人,要求和邹光龙谈判。当天中午,在那个赌场的大厅里,黑压压的全是邹光龙的人,三文钱只带着画龙一个人前往,人群闪开一条道,邹光龙坐在一把大椅子上,端着一个紫砂壶吸溜溜的喝茶。

  邹光龙说:“自己送上门的啊。”

  三文钱说:“敢来,就不怕你。”

  邹光龙说:“信不信,现在就砍死你。”

  三文钱说:“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是黑龙江鸡西人,上面有个哥哥,下面有个卖假烟的妹妹,你媳妇和你离婚了,带着孩子住在远华路16号,你从小跟着你哥哥长大,10岁时来的广州……”

  邹光龙摔了手里的紫砂壶:“你在威胁我?”

  三文钱说:“我已经老了,就想做点小生意,咱俩斗下去,都没什么好果子。”

  邹光龙说:“小生意?广州有一半以上的毒品都是你卖的,你这老家伙,打个110就能把你弄进去。”

  三文钱说:“警察也得讲证据。”

  邹光龙歪着头想了一会,他并不惧怕三文钱,使他感到担心的是那三个从东北来的年轻人,他也意识到双方无休止的拼杀下去,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

  邹光龙看着画龙说:“听说你很能打?”

  画龙不说话,也看着他。

  邹光龙说:“我有个朋友,叫黑皮,也很能打,这样吧,你俩打一架。”

  画龙问:“怎么打?”

  邹光龙说:“找个地方,不用武器,什么刀子啊,棍子啊,都别用,脱光衣服打,也不讲什么规则,敢不敢打?”

  三文钱说:“赢了,咋讲?”

  邹光龙说:“你们赢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以后咱井水不犯河水。”

  三文钱说:“要是输了呢?”

  邹光龙说:“输了,你们滚出广州。”

  三文钱冷笑一声。

  画龙说:“黑皮是谁?”

  邹光龙说:“打黑市拳的。”

  画龙说,“哦,我打。”

  三十八章黑市拳

  所谓黑市拳,不是专指一种拳赛,而是泛指那些未经过批准许可的非法地下格斗比赛。

  在内蒙古,有集市的地方就有摔交比赛,只要胆子大不怕死,任何人都可以上场,输的人通常会摔断脖子,扭断胳膊,被担架抬着下场。

  在陕西尉县,有两个村子,民风剽悍,为了争夺煤矿,爆发过多次大规模的械斗,他们从89年打到92年,后来经过商议,两个村子各推荐出一个能打架的人,生死自负,胜方拥有一年的煤矿开采权。比赛时,邻近村子的人都跑来观看,就连白发苍苍的老奶奶也会振臂加油,有时他们去外地聘请高手,高手被打死就扔进河里,在河的下游,有个割草的农民去河边洗脸,曾经看到一个人在河底对着他笑。

  在峨眉山下抱佛寺,每隔两年,少林、武当、峨眉三大门派都会派人举行比赛,这种比赛是不公开的。抱佛寺的月季花名闻天下,人们在月季花丛之上搭起了一个高台,从95年开始,民间各种高手也来此切磋武艺,谭腿传人金过夫蝉联三届擂主,台湾咏春拳门人被人打成残废,98年,一只蜜蜂蛰了一个和尚的头,由于比赛并未结束,他捂着头弯腰时,被对手用膝盖顶到面门,当场死亡。

  中国是徒手格斗技术的大国,中国武术源远流长。

  雍正四年,清廷下了一道“禁武令”圣旨,禁止民间人士佩戴刀剑行走,禁止百姓拳斗,禁止擂台竞技,违者按律重处,擂台死亡以杀人论罪,甚至连街头角抵之戏耍都被禁绝。

  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中国可以说被迫打了几百年的“黑市拳”。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有一些港澳东南亚的赌场老板开始介入国内的黑市拳赌博,在此之前国内的黑市拳基本上全是游击队类型和私人俱乐部类型。他们开始组织更大型的比赛,吸纳更多的赌注,一些拳手也被他们带到国外打拳。

  黑市拳的特点是没有规则,没有裁判。这也是世界上KO率最高的格斗比赛,负者不死也是残废,最轻的也是被击昏,失去抵抗能力。

  黑市拳是真正的“无限制格斗”,除了不能使用武器,参赛者可以用任意方式击打对手。越是残忍的方式越受到鼓励,正因为这样,黑市拳才能调起满足人们渴望刺激的欲望。

  在黑市拳赛中伤亡情况极为普遍。顶级比赛中,几乎每场比赛都有人受重伤,死亡率也很高。一旦走上了拳台,就只有两种选择:将对手打死打残,或被对手打死打残。比赛没有时间限制,没有中途休息,这种比赛相当残忍血腥,用一种最极端的方式展示着他们惊人的能量和潜力。

  国内的一些散打高手,他们一登上领奖台时,就被黑白两道盯住。国家希望他们为社会出力,于是他们中间出现了像杨建芳这样的优秀警察;黑社会也想利用他们,于是出现了徐化昂这样的杀手。世界散打冠军乔立夫绑架谋杀香港富豪,这也说明正规的散打比赛并没有多少奖金,而黑市拳赛巨额的酬报是很多人愿意参加的原因。

  黑市拳手都有着赌徒的心理。

  虽然很多人对黑市拳手极度凶狠的攻击和对生命的蔑视感到反感,但更多的人对此热血沸腾。格斗的刺激程度远远高于其他竞技。无限制格斗带来的刺激超过散打、摔交、柔道甚至K-1、UFC的刺激。黑市拳的观众大多是有钱人,狂热赌徒都是富豪商甲,他们下注赌拳手的输赢,常常是一掷千金,澳门的黑市拳赛赌金大多高达1000多万以上。揭阳市六合彩泛滥,江苏南通的赌徒斗蛐蛐,宜昌西坝的赌徒斗狗,买足彩的人看着球滚来滚去都觉得刺激,更何况是看两个一身肌肉的男人进行殊死搏杀。

  三十九章无限制格斗

  画龙和黑皮的决战在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展开,工地上有一个干涸的游泳池,四十多辆助威的轿车将游泳池围成一个大圈,在强烈的车灯照射下,夜晚如同白昼。

  赌场老板从几天前就开盘坐庄,吸纳赌金,大多数人将赌注押在了黑皮身上,因为黑皮参加过多次黑市拳赛,他的格斗纯粹是要把人置于死地,也就是说,他的格斗技术等于杀人技术。

  画龙和黑皮站在游泳池的两端,两个人都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的原因是为了防止他们携带武器,这是个有趣的画面,他们并不是来游泳的,因为那游泳池没有水。

  观众的情绪都非常激动,开始大吼大叫,“黑皮踢死他”“打爆他”“把他的屎打出来”。

  高飞对画龙说,“你有把握吗?”

  画龙摇摇头。

  三文钱给画龙点着一支烟,说,“好好打,你会赢的。”

  画龙点点头。

  赌场老板吹响了一个哨子,尖利的声音划破夜空,比赛开始了。

  这场比赛,有两个裁判:上帝和死神!

  黑皮一个漂亮的侧空翻跳下游泳池,稳稳的落在水泥地上,获得观众的喝彩。他握着拳头,象疯子一样大吼了一声,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气势十分骇人,其实这也是一种心理战术,借此来震慑对方,让对手感到紧张,在气势上先声夺人。

  画龙叼着一根烟,慢吞吞的从台阶上走下来。

  双方越走越近,周围的观众屏住呼吸,画龙已经看到了黑皮眼中的杀气,很多格斗者认为杀气可有可无,其实不然。杀气可以加强意念。同样一拳,滞留意念和穿透意念的伤害是完全不同的。

  在众人的目光中,两个人已经走到游泳池的中间位置。

  画龙先出手了,他将手中的香烟向黑皮一弹,黑皮躲过,画龙一记迅猛凌厉的低鞭腿踢向黑皮,黑皮提膝护裆,对脚时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听得人头皮发麻。提膝护裆是泰拳的基本动作,提膝可以挡住大部分的下盘攻击,前提是腿骨够硬。这是双方的第一次试探性较量,两人都意识到对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强大,画龙已经判断出黑皮所练习的是泰拳,黑皮也感觉到了画龙鞭腿的威力。

  两个人的脚背上都有一层厚厚的茧子。

  黑皮也使用了一招低鞭腿,画龙躲过,一旦被踢中裆部,那么也就意味着比赛结束。

  在正规比赛中,很多人喜欢用高鞭腿,高鞭速度慢,距离长,容易被对手躲过,在实战中,低鞭腿是最理想的,距离短,速度快,即隐蔽又能造成伤害,踢人裤裆也许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是是最实用的。

  双方处与胶着状态。

  画龙左臂自然下垂,放松,自由摆动,右手做绞肘式防御,这也是散手技的防守式。黑皮发动了一轮进攻,他的进攻是立体式的,拳,脚,肘,膝,以惊人的速度挥舞,一点也不吝惜体力,泰拳以凶狠著称,进攻即防守。画龙一边后退一边以咏春拳的勾离手防御黑皮的直拳和勾拳,大臂平举小臂划弧,配以水人桩功力,弧线化解对方的攻击。腿法是泰拳最主要的重击武器,训练方法也非常独特,踢树干就是其中最著名的一项,例如泰拳王亚披勒每天踢树干两千次。面对黑皮威力极大的腿法,画龙硬碰硬时显得略占下风,只好腾挪躲闪。在近身贴打中,画龙用太极散手闪开一个空挡,太极的原理是撑不住就把力的方向改变让对方过去。他所擅长的散打中的近身摔,比如抱腿摔,根本用不上,因为任何一种摔法都可能导致对方冲膝击脸,肘击后脑。泰拳的膝法和肘击并不丰富,但绝对是杀伤力最大的,泰拳王迪希兰曾连续用膝法KO了九位缅甸拳王,K-1冠军瑞米.本加斯基号称“铁膝王”,他的重膝力量达到1700磅。

  一轮攻击过后,画龙由守为攻,使出了他的绝招——侧身垫步腾空侧踹。在他从事武警教官的10年中,这一招他每天都反复练习,他自信中国能抵挡住他侧踹的不超过5个人。惊人的爆发力排山倒海般击中黑皮胸部,然而黑皮只是踉跄后退了几步,并没有摔倒在地,黑皮惊人的挡击打能力让画龙感到吃惊。画龙抢步上前,瞬间踢出两脚,黑皮使出一招旋风肘,逼退画龙。

  双方又转为防守阶段,借此恢复体力。

  画龙意识到站立式格斗自己很难取胜,所以想转变成地面格斗,他冒险使用了一招极真空手道中的舍身踢,也叫光速回蹴或大回环踢,这招和跆拳道中的腾空后旋腿很像,其实这样具有观赏性的招数,在实战中往往是送死。果然,黑皮轻易的躲开了,画龙踢空摔在了地上。

  黑皮一个侧扑,扑在画龙身上。画龙迅速旋转做翻身动作,使用擒拿技法,抓住对方脚腕,拧住,反其关节,同时右腿后蹬使对方失去重心,两手抱牢,完成转身,形成十字固锁,这也是地面终极技。巴西人格雷西多次获得世界终极格斗大赛UFC冠军,他使用的就是关节技、绞技等地面格斗技术。

  画龙基本上控制了局势,他锁住黑皮的脚腕,以自己的腿为支点,用力的向下一扳,黑皮惨痛一声,感到自己的腿要断了。黑皮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用手连连拍地求饶。画龙紧紧拧住黑皮的脚腕关节,侧身,一手从胯下抱住对方,扛在肩上,他对黑皮悄悄的说:

  “你要是不想死,你就装死。”

  然后画龙使用美式摔角中的背后过肩摔,身体后翻,凌空而起,摔的过程中身体向地面旋转,使对方的头部栽向地面,借助坚硬的地面和自身的力量给对手重创,这也是摔法中的必杀技。

  画龙并不想杀死黑皮,有心放他一马,所以在摔的过程中,他没有使黑皮的头部撞击地面而是背部触地。

  观众看到画龙将黑皮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三文钱高飞等人欢呼起来。

  画龙站起来,黑皮躺在了地上,如果黑皮装死或者装昏,比赛也就结束了,但是这个卑鄙的家伙并不领情,他用另一只没有受伤的脚用力揣向画龙的脚踝,画龙豪无防备,失去重心,一倒地就被黑皮勒住了脖子。

  画龙立刻感到呼吸困难,他用拳击打黑皮的头,越挣扎黑皮勒的越紧。

  医学已经证明,一个上吊的人,只需要1分半钟,就会手脚不听使唤,慢慢失去知觉。上吊而死的人不仅舌头会吐出来,有的还会大便失禁拉一裤裆,有的下身勃起瞬间射xx精。

  画龙此刻的意识就有些不清晰了,有种想大便的感觉。他的眼球暴突却视线模糊,他觉的自己快要坚持不住了。

  这时,他隐约看到身边的地上有一个红点,原来是他扔的那个烟头,烟头快要燃尽了,并未熄灭,在风里一亮一亮的,画龙用手捏起来,将灼热的烟头按在黑皮的腋窝里,黑皮痛的松开了手。

  人的命运有时会因为一些细小的事物而发生转折,例如,一句话,一个眼神,一面墙,一个烟头。

  画龙摆脱控制,站了起来,黑皮的脚刚才被画龙扭伤了,这使他非常被动,在后面的对抗中完全失去了反击的能力,画龙很快就结束了战斗,以一记右摆拳重重地击在黑皮的太阳穴上。

  黑皮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也许死了。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