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罪全书》
作者:蜘蛛

第十三卷

  第五十四章赌徒

  1983年,一个头上插着一把水果刀的人曾经走过七条街。

  1984年,一个脸上扎着碎玻璃的车祸受害者曾经跑过一个农贸市场。

  1990年的大年初一,街头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的眼眶里嵌有两粒骰子,那是被人砸进去的,有时人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他先是被送进了医院,回家后卧床半年死掉了。

  他给儿子留下的遗言只有两个字:不赌!

  儿子叫宝元,当时16岁,后来成为了享誉大江南北的赌王。

  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拉扯成人,盖上房子,娶了媳妇。他们一家过的安宁而幸福,他有一个儿子,还有一辆机动三轮车,往返江边和市场,贩卖水产。有一天,几个鱼贩子凑在一起,其中一个人说了一句话:我们玩扑克吧?

  这句话改变了宝元的一生。

  那是在一个废弃多年的工厂,齿轮上爬满牵牛花,厂房里甚至长出了一棵梧桐树。当时下起大雨,鱼贩子们把机动三轮车扔在江边,纷纷跑进岸边的厂房避雨,其中的一个鱼贩子提议玩扑克,大家说好,那个鱼贩子随手折断梧桐树,每人分得一片树叶,垫在屁股底下,盘腿而坐。

  宝元抱着胳膊看,大家动员他一起玩,他笑着说,“不会。”

  玩法其实很简单,叫做扎金花,各地也叫“三张牌”“斗鸡”“拖拉机”的,玩法规则类似梭哈。三张一样的牌面最大,其次是同花顺,同花杂牌,杂牌顺子,对子,杂牌。也有235通吃的。如果俩家是一样的牌,就要比牌面最大的一张。三张都一样大的时候,则要比花色,依次是红桃,黑桃,方块,草花。

  这种赌博的扑克游戏在全国是很普及的。

  宝元看了一会,就学会了。

  一个鱼贩子对他说,“老表,玩玩嘛,人多热闹。”

  他热血沸腾,搓搓手说,“好。”

  他继承了他那个赌徒父亲遗传下来的冒险基因,正如每个人都保持着另一个人以前的模样。

  废旧工厂里的蚊子很多,在他身体上叮下了密密麻麻的疙瘩,他用指甲轻轻的掐,整个下午他都享受着这种挺舒服的感觉。待到黄昏,雨停了,收鱼的鱼贩子一哄而散,他点点钱,赢了2000多,这是他第一次赌博。

  他站起来,拍拍屁股,一片树叶掉了下来。

  从此,宝元的兜里天天都装着一副扑克牌。扎金花也是一种斗智的游戏,如果摸到好牌放声大笑或者摸到臭牌沮丧万分,那么别人会很容易看出来,所以宝元在赌博时是面无表情的,他的喜怒哀乐都躲进了扑克的背面。他在各种地方赌钱,在码头的空地上,在邻居家的床上,在大排档油腻腻的餐桌上,因为经常赢,他开始不满足于几十元的小局,赌友便帮他联络了大的赌局。

  从那天开始,他越陷越深,渐渐输光了存折上所有的积蓄。他以为自己手气不好,后来有人提醒,是赌博过程中有人搞鬼,具体是怎样搞的鬼,他百思不得其解。明明知道有人在出千,他也执迷不悟,天天筹集赌资去赌博,外面已经欠下了好几万的债,后来,没人敢借钱给他了。

  母亲发现了宝元赌博的事情,让他跪在父亲的遗像前。

  “你爸咋死的?”

  “病死的。”

  “放屁,放屁,是赌博,出老千被抓,人家把两颗骰子砸到他眼眶子里,知道用什么砸进去的吗?”

  “不知道。”

  “用板凳!”

  宝元没了赌本,但是他每天照样去赌局,去了就在旁边呆呆的看人家赌。

  1997年2月19日,宝元在街上捡到了一个打火机,从此他的命运发生了转折。打火机是铜质的,经过抛光打磨,光可鉴人。他灵机一动,想到自己可以利用光线反射看清楚底牌。也就是说,把打火机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在发牌的时候,牌从打火机上面发出去,这样他只需要低头看一下打火机,就可以知道每一家发到的是什么牌。

  当时,高科技出千还没出现,像“透视扑克”“感温变点扑克”“遇水变点扑克”“扑克扫描分析仪”都是2000年之后流行起来的。当时老千主要是靠手法和简单的道具,有的把墨镜随便放在桌子上,有的利用桌边的烟灰缸,有的把一盒红色的包装精美的香烟随便地丢在自己手边,或者有的人喜欢在边玩的时候边喝茶,那杯茶泡浓了也可以达到光线反射的效果,发牌时掌握好角度,都能够看到牌底。魔术中出现的背面认牌,一般是在掌中夹一枚图钉实现的。

  这个想法简直让宝元欣喜若狂,他自己实验了几次,认为确实可行,就把房子悄悄给卖掉了。

  他的兜里有一个打火机,他的内心里有一团火焰在燃烧,通过这个打火机,他窥视到了赌博中最不可思议的黑暗一幕。

  那是在一家茶楼的包间里,几个老板玩的挺大,底钱100,封顶1000,一场下来输赢都是十几万。宝元去的时候,已经玩的热火朝天了,赌友和他打个招呼,他就加入了赌局

  他点燃一根烟,把打火机随便往面前的桌上一放,轮到他发牌的时候,他借助打火机的反光能看到场上所有玩家的底牌,慢慢赢了不少钱。他玩的很谨慎,天快亮的时候,他摸到了三张K。

  一把定输赢的时候到了,宝元想,就这一把,捞回了钱再也不赌了。

  他脸色苍白,心里紧张而又激动,以至于拿牌的手都有点哆嗦。桌上的钱已经堆成了小山,其他人跟了几轮就放弃了,只剩下一个穿西装的男人,一千一千的往上押,宝元心里清楚,对方的底牌是两张A和一张红桃6。

  穿西装的男人问宝元,“你还有多少钱?”

  宝元回答,“4万多吧。”

  穿西装的男人拿出4叠钱说,“一千一千的太慢了,咱把钱都押上,怎么样?”

  宝元明白对方是想把他吓退,他把所有的钱都扔到桌上,说,“行,开牌吧。”

  穿西装的男人把自己的牌慢慢的拿起来,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把牌往台面上一丢,说,“自己看吧。”

  宝元目瞪口呆,直到多年以后他还记得对方的牌:三张A!

  他明明看到了对方的底牌是两张A和一张6,他不明白怎么就变成了三张A。

  那个冬天可真冷,冷的他终生难忘。

  宝元家的大门上被人用红色的油漆喷上了醒目的大字“还我钱”,然而他身上只剩下了8块钱,他买了一瓶白酒,一包花生米,喝一口酒,冷的发抖,他就躺在被窝里继续喝,想想家没了,母亲回到乡下被迫和姑姑住在一起,老婆带着儿子去了岳父家。外面鞭炮齐鸣,家家户户都喜气洋洋,宝元禁不住悲从心来,放声大哭。

  宝元去岳父家找老婆,儿子开门,喊了声爸爸,老婆狠狠掐了孩子一下,一边打孩子一边咬牙切齿的说,“不许喊他爸爸,他不是你爸爸,你没爸爸,你爸爸死了!”

  三岁的儿子用含泪的眼睛看着宝元。

  多少年来他总在梦里看到儿子那无助的委屈的眼神,总是被噩梦惊醒,然后就是彻夜失眠。

  第五十五章千王之王

  从此,宝元所有的故事皆在异地。

  江西瑞州老官桥下有个卖凉皮的,他在那卖了5年了。有一天,他的凉皮店快打烊的时候,一个凶狠狠的人走了进来,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开过门,他被洗劫一空。

  那个抢劫的人正是宝元。

  假设他的面前有一条河流,他会跳下去。他想过自杀,站在桥上的时候又胆怯了,他看着河流,云彩映在水面上,有鱼游过,船上的人在撒网,有些鱼是网不住的,因为它们属于天空。宝元在桥下吃了一碗凉皮,吃饱后抢劫了卖凉皮的老头,开始了四海漂泊的生涯。

  在河南温县,他做过铜厂保安,在河北吴桥,他做过餐馆学徒。吴桥也是中国杂技之乡,无论是街头巷尾还是乡间村野,上至老人,下至小孩,吴桥人个个身怀绝技。

  有一天,宝元在车站闲逛,路边围着一群人,挤进去看到是一个瘸腿老人在玩扑克,老头拿三张牌,其中两张是红桃,一张是黑桃A,他将三张牌扔在地上,押中黑桃A者赢,下大赢大,下小赢小,由于他的动作很慢,即使是小孩子都可以看清楚他将黑桃A扔在什么位置,一会,他就输了不少钱,有点急了,嘟囔着说,“今天遇到的各位都是高人啊,在玩最后一把就收摊。”老头依旧慢悠悠的将三张牌扔在地上,观众都看到黑桃A在中间的位置,一些心动者纷纷下注,宝元也押上了10块钱,老头将中间的那张牌翻开,却不是黑桃A,很多人就输了。

  这是一个广为流传的街头骗局,也不是魔术,只不过是运用老千手法,使人产生错觉。

  宝元每天都去车站,一来二去就和老头混熟了。老头自称是东北人,说话却是南方口音,闯荡江湖十多年了。有一次,宝元刚发了工资,请老头喝酒,在一家牛肉面馆里,老头表演了几个扑克戏法给宝元看。

  老头拿出一副扑克,把最上面一张牌掀开给宝元看,那是一张草花7。他连续发了四家的牌,让宝元猜猜看草花7在哪家。宝元就把第一张牌掀开说:“在这里嘛。”结果不是,宝元把所有牌都掀起来看,见鬼了,根本没有花7。老头嘿嘿的笑着说,“花7还在上面,没发。”说完就把那花7翻给宝元看。宝元说,“不算,再发一次,我好好盯着。”他说,“别说你盯着,就是一千个人都盯着看也是这么回事,谁也看不出来的。”

  老头哗哗的洗牌,洗完之后,发了四家,宝元翻开自己的牌,眼睛一亮,是三张K,老头翻开自己的牌,洋洋得意的一笑,竟然是三张A。

  老头把一张A丢在桌上,让宝元随便补发一张牌,他将那张牌翻开,居然还是一张A。

  宝元以为自己遇到了神仙,就央求老头教他,老头说,“不能白教,得给学费。”宝元就把自己的工资拿了出来。那天,老头教给他如何洗牌,编辑牌,还有偷牌,换牌。老千偷牌时可以将牌弹到袖子里,大都是在袖子里放个纸壳,作为滑道,也有的是把袖子用米水给熨烫过,方便扑克的进出。宝元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自己当初是怎么输的了。

  宝元问老头,“你这么厉害,干嘛不去赌呢。”

  老头说,“伢子啊,可别这么说,这些都是三脚猫的东西,要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上海杂技团有个魔术师,叫陈世荣,那才是真正的高手。”

  宝元是个很有悟性的人,老头演练了几次他就掌握了全部的动作要领,但是千术是个功夫活,讲究一个字:快。在以后的日子里,宝元没事就拿着扑克练,虽然扑克只是一张硬纸片,但是时间长了就成了刀片。为了练习手法和速度,时间长了,他的手被扑克割出了无数的小口子,一出汗就钻心的疼。

  他练习的也是千术的基本功。

  底发:“从牌下面发牌,例如发最下面的一张牌,台面上的人看到的是从上面一张张的发牌,因为速度非常快,即使别人怀疑也抓不到。”

  中发:“自己想要牌中间的任何牌,只要移动少许,露出一点边,就可以拿出来发。前提是要知道那张牌是不是自己需要的,需要就发给自己,不需要就发给别人。”

  收牌:“观察一下,把桌子上杂乱的牌在心里快速计算出如何相配,收牌的时候看似一把划拉回去,其实已经把牌都给编辑好了顺序。”

  洗牌:“也叫假洗,或者不动洗牌,就是哗哗的洗牌,让大家看着,其实牌一点也没动,根本没有洗,还是原来的顺序,因为手法巧妙,看的人发现不了。”

  偷牌:“桌上的牌亮出来之后,看中了哪张,当着全场所有人的面把那张牌偷走,用手掌覆盖住那张牌,也可以用手指头弹,可以弹到袖子里,或者弹到自己发好的牌中间。一定要掌握好力量,初级老千练习时会将牌弹进一本书中。”

  换牌:“换牌的形式大同小异,可以换一张牌,也可以换很多牌,还可以当大家的面把整副扑克都换成另外一副编辑好了的牌。”

  编辑:“计算场上的玩家人数,配合收牌使用,只需二至三秒钟便可洗好2-10张牌自己所需要的牌,编辑时应该知道发出的牌间隔多少张才能发到自己手里。”

  下面简单介绍一下老头的那一招,其实很简单,那张草花7在牌的最上面,老头发牌时发的是第二张,也就是草花7下面的那张牌。

  动作要领:以左手拿牌,准备发牌,用拇指按在牌顶,接近牌的前端,其余各指在牌的右边,指间与顶牌相平,把牌压向手掌。左拇指往下移动,把顶牌下移少许,露出第二张牌的右上角,右手拇指和食指将它拉出。也可以用拇指的左边把顶牌向右推出约半寸,把拇指略转动,使其同时接触顶牌及第二张牌,把这两张牌同时向右推,直到拇指伸直了。把右手放在牌上,拇指在上,食指在下把第二张牌拉出去,使它脱离出去,发给别人。同时用左手拇指将顶牌移回原来的位置,在做这个动作之时,可以把左手略向左拉,左腕暗暗地弯下。手法多次练习已经熟练以后,就可以减少左手移动的动作了。当然,左手的其余手指的作用(除拇指外)是阻止拇指把多过两张的牌推出来。在数张牌发出去之后,顶牌的下端会斜出来,可用右手的小指在拿牌的时候把它轻轻的一推,将它推正就可以了。整套发牌的假动作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的,利用人的视觉残留,同时可以继续发下去,当两手距离接近之时,左手拇指再将顶牌下移,让右手将下面的一张牌拿出来。由于速度非常快,旁人一直以为拿起的是顶牌,其速度大约是一秒钟发三张牌,但是应该先集中学好这个拿起顶牌的假动作,然后再练习速度。

  赌徒们总能找到赌局,正如野狗可以找到大便。

  宝元练的熟练了,就跃跃欲试。虽然这些只是初级千术,但是在一些小的赌局上也无人识破,宝元依靠这些小技巧也赢了不少钱,渐渐的,大家都不和他玩了。他听一个老乡说起石家庄有个地下赌场,第二天就去了石家庄。

  地下赌场的黑暗深不可测,人们所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

  摇骰子的荷官可以自己控制出豹子,骰子是特制的,砸碎了检查也和市面上卖的一样,有的利用一个简单的遥控装置,有的甚至把摄像头巧妙的安装到盅里,即使是瓷碗,也可能是安装了探头的,只是制作的天衣无缝,外人怎么看都看不出来。

  百家乐的作弊是把洗好的牌放进牌楦,牌楦一般都是透明的,方便玩家监督。把牌放进牌楦后,上面用个隔挡推进去,这样就形成了一个长方形的周边都透明的盒子,外侧就一个出口。作弊之处就在出口处,牌楦比牌高一点,补牌的时候由荷官根据赌注来选择,不要小看了这一张牌,这是决定生死的牌。

  梭哈、21点、28杠、轮盘的作弊更是多种多样,这样才能保证赌场就是最大的赢家。

  赌场看场子的分俩种,一种是打手,有的高级赌场会给打手佩枪,防止黑吃黑抢劫;另一种是赌场聘请的台面主管,就是高级老千,也叫暗灯,暗灯就是防止赌客出千捣鬼的。

  宝元对自己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很自信,他进了赌场,刚一出千就被抓住了。

  赌场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把他毒打一顿就给放了。

  宝元在一个简陋的车站旅馆里躺了半个月,然后去了上海,他准备拜师学艺。吴桥车站的瘸腿老头曾经告诉他上海东方杂技团有个叫陈世荣的魔术师,他准备一边打工一边慢慢寻找,没想到陈世荣名声很大,在上海街头问了几个人,就打听到了。东方杂技团享誉四海,多次获得国际大奖,陈世荣是80年代就登台表演的老魔术师,尤其擅长扑克魔术。杂技团每天都在剧院演出,宝元去的时候,正好是陈世荣的节目,陈世荣表演了空手变牌,满场撒牌抓一张A,然而观众的掌声寥寥无几,只有宝元站起来大声喝彩。

  陈世荣看着宝元说,“这个小兄弟,给我捧场是我的荣幸,我再给大家表演一个绝活吧!”

  他从兜里拿出一副牌,抽出一张,随手一甩,那张牌旋转着飞到空中,观众仰头看着,那张牌竟然在空中渐渐消失了。人们难以相信飞在空中的扑克牌竟然在自己的视线里消失,观众席上鸦雀无声,随即是雷鸣般的掌声。

  陈世荣鞠躬谢幕,宝元绕到后台,走到陈世荣面前,扑通跪下了。

  宝元说:“我要拜师。”

  陈世荣说:“可以啊,你报名了吗?”

  宝元说:“报名?”

  陈世荣说:“我们团有个魔术培训班,每周我都去讲课。”

  宝元说:“我不是来学魔术的。”

  陈世荣说:“那你想学什么?”

  宝元说:“我想学千术。”

  陈世荣微微一笑,并不感到意外,他把宝元扶起来,仔细的打量着,然后拿出一副扑克,让宝元把自己会的全部演示给他看,宝元也毫不保留尽力表演了一番。陈世荣看完后说,“我看你很有天赋,也不想拒之门外,只要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收你为徒。”

  宝元问,“什么事?”

  陈世荣说,很简单,就两个字,“不赌!”

  宝元想了一会说,“好。”

  陈世荣撇撇嘴说,“你撒谎。”

  宝元的脸一阵白,连忙说,“没有。”

  陈世荣拿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扔到宝元面前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来找我拜师,只要你能把这刀子插到自己手掌上,废掉自己一只手,我就收下你,否则,你就和那些人一样,回去吧。”

  宝元拿起刀子,犹豫良久,自己学会千术,却不能赌,那么学这个还有什么用呢,突然,他心里有了一个想法,自己不赌,不当老千,但是还可以抓老千啊,这想法如同夜空中划过的闪电,照亮了他以后的道路,最后他下了决心,将匕首举起来狠狠扎到自己手背上,然而没有一丝疼痛,匕首像弹簧一样伸缩进了刀柄。

  那把匕首只是一件魔术道具!

  陈世荣正式收下了宝元,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敢拿刀子插自己手的人,他也一直想找一个传人。白天,宝元就在杂技团里做些勤杂工作,晚上,就跟陈世荣学习千术。陈世荣告诉宝元,自己是洪门中人,父辈当年叱诧风云,上海滩无人不晓,千术属于祖传技艺。千门八将是:正提反脱风火除谣!

  正:利用千术或牌技做假。

  提:布置赌局。

  反:利用人际关系拉对手下水。

  脱:赢了钱想办法逃跑。

  风:派专人望风。

  火:以武力处理问题。

  除:利用谈判处理问题。

  谣:利用谣言使对手中招。

  陈世荣说,魔术是天堂,千术是地狱。他彻底纠正了宝元的出千手法,并且告诫宝元,“在赌博的时候绝对不能使用道具,带赃就意味着有可能被人抓到证据,低级老千才会使用道具,一旦被抓现形,下场会很惨。还有自己握牌的手型要纠正,高级老千一看对方的手型就知道其水平,洗牌时切忌洗那么多花样,洗的好只能让人怀疑,应该伪装成一个普通人。”

  陈世荣又教给了宝元一些高级手法以及对高科技出千的认识,包括麻将和牌九的出千技术。高级千术手法归纳起来就是:力量+速度。这些手法练上一年半载都不一定练得熟练,例如往赌场里的牌楦里送牌,例如别人切完牌之后自己恢复成原来的顺序,这些必须在一秒钟之内完成才可以达到欺骗视觉的效果。

  陈世荣说,“出千的最高境界就是不出千。”

  宝元问,“那靠什么赢钱呢?”

  陈世荣说,“概率!”

  美国拉斯维加斯以及澳门的赌场都是不作弊的,世界四大赌城盈利靠的都是概率。一个赌客每一次下注是输是赢,都是随机事件,背后靠的虽然是你个人的运气,但作为一个赌客整体,概率却站在赌场一边。赌场靠一个大的赌客群,从中赢钱。而赌客,如果不停地赌下去,构成了一个大的赌博行为的基数,每一次随机得到的输赢就没有了任何意义。在赌场电脑背后设计好的规则赔率面前,赌客每次下注,赌场都是赢多输少。

  第一个有意识地计算赌博胜算的是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卡尔达诺,他几乎每天赌博,并且由此坚信,一个人赌博不是为了钱,那么就没有什么能够弥补在赌博中耗去的时间。他计算了同时掷出两个骰子,出现哪个数字的可能最多,结果发现是“7”。

  陈世荣对宝元说,“永远有比你高的老千存在,一些数学家,物理学家,化学家,都有可能是你从来都没见到过的高手。”

  三个月之后,宝元出师了。

  从那以后,黄河以北开赌场,开赌船的,都知道了他的名字。

  第五十六章寒冰遇

  2001年3月10日,老枪的第四家赌场开业了,当时赌场聘请的主管就是宝元,大吆子手下有一帮打手,个个有枪,负责维持赌场的秩序。

  老枪对宝元说,“你只要坐在赌场里,赌场每天收入的十分之一就是你的。”

  宝元说,“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没人敢出千。”

  老枪说,“你家里还有什么人,派大吆子去接来,买套房子住在一起吧。”

  宝元说,“要是这样,我这辈子就跟定你了。”

  刀枪炮的黑势力遍布东北三省,小刀主要从事色情行业,炮子不仅贩毒,还打通海关干起走私的生意,他在丹东长山群岛租了一个荒岛作为走私中转站,因为毒源紧张,夏季时,他也派人种植罂粟。

  2001年5月21日,宝元对老枪说,咱们场子里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老枪问,“怎么奇怪了?”

  宝元说,“他每次来都赢,赌场最近亏损严重。”

  老枪说,“肯定是老千。”

  宝元说,“可是我没看出他有什么问题。”

  老枪问,“他是哪的人,做什么的?”

  宝元说,“大吆子偷看了那人的驾驶证。”

  老枪问,“那人叫什么?”

  宝元说,“寒冰遇!”

  第五十七章蝴蝶效应

  2001年5月22日,一只蝴蝶起飞,翅膀和花瓣同时颤栗,花瓣落下来,惊动一只熟睡的猫,猫窜向墙头,叼走了邻居家的鱼,邻居去买鱼,回来的路上打了个传呼,一个司机低头看传呼机,车撞上了护栏,翻滚到沟里,车上的四人全部死亡。

  这四个人是:大吆子,宝元的母亲,宝元的老婆和儿子。

  蝴蝶的翅膀成为一场悲剧的源头,它扇了一下,扇的暮色黑了,远方就出现了一场车祸。蝴蝶起飞之际,无法预知飞行中暗藏的危险,它有着自己的弧度和方向,也改变了别人的路线和轨迹。

  清理现场的交警注意到,一个老太太的腰间扎了一根电线,这电线也是腰带,一个孩子的手里还拿着一袋汽水,这种袋装的汽水当时的价格是一毛钱。

  老太太正是宝元的母亲。

  那根电线不仅是腰带,也是一切苦难的见证和象征!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