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阅读
一个免费的网上图书馆
图书分类
图书分类
金庸西游记金瓶梅三国演义渡边淳一
图书分类
《罪全书》
作者:蜘蛛

第十五卷

  第六十章遗书

  2001年5月23日,有个人站在一个水果摊前。

  老板问,“要买点什么,橘子,苹果,梨,还是香蕉?”

  他摇摇头。

  老板继续问,“你想买什么水果?”

  他掏出兜里所有的钱说,“我买那把水果刀。”

  他就是宝元。

  宝元走向一片田野,麦苗青青,手里的水果刀闪耀着阳光。

  他仰面躺在碧绿的麦田里,开始清清楚楚的回忆往事,那些往事如碧空一样晴朗。

  以前他有一辆机动三轮车,有次下起大雨,他和老婆开着机动三轮车在雨中欢笑。他们每天去集市上卖鱼,卖不掉的鱼就存放在冷库里,他还记得那间冷库,房顶上耷拉着冰柱,地面上耸立着冰柱,地面上的冰柱是房顶上的冰柱造成的,滴水,迅速的冻结。老婆说,我冷。宝元抱住了她。儿子出生后,整夜的哭,他和他妈夜里轮流抱着孩子哄,他妈白天卖鱼的时候常常打哈欠。儿子渐渐长大,儿子向鱼群挥拳,鱼群散开。有一年冬天,他和儿子在院里堆了个雪人,然后父子俩笑着向着雪人狠狠揍去。

  老婆并不漂亮,但是她站在月季、玻璃上的冰花、石榴或者夹竹桃后面的时候会显得很漂亮,他家墙壁上的相框里有些这样的照片。

  儿子脸上有雀斑,很淘气,很馋,常常花一毛钱买汽水或者棒棒糖。

  他妈爱吃卤煮的鸡头、猪肝、羊肺,这些东西是最便宜的。

  后来,宝元迷恋上了赌博。

  他妈,他老婆,他儿子,他们都成了一天到晚吃白菜的人。

  现在他们全都已经离去,家门紧闭,寂静无声,再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只有风吹过窗户,吹着灰暗破败的墙壁,吹着蚊帐,吹着蚊帐里吊着的小风扇,他们全都走了。宝元闭上眼睛,他看到了儿子,看到了老婆,看到了他妈。有些人和事物确实是需要闭上眼睛才可以看到的。在这时间和空间深处有一个弯道,类似与胡同的拐角,只需要闭上眼睛,就能够对往日岁月进行最后的眷顾。

  宝元喃喃自语,“我来了。”

  他用水果刀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鲜红的血溅在绿油油的麦苗上。

  三天后,警方发现了宝元的尸体,在清理遗物的时候警察发现他怀揣着一封信,纸上的墨迹并不一样,有时浓黑,有时很淡,可以看出这封信是在不同的日子里用不同的笔写下的,有些被水打湿洇开的字迹证明写信的人曾经哭过,警方始终没有搞明白这封信为什么没有寄出去。

  摘抄如下:

  “妈,玲,鹏鹏,我现在外面给人家打工,过的挺好,这是一家汽修厂,等我挣了钱我就回去,不用担心我,我再也不赌了,我对不起你们,这几年不知道你们过的怎么样。咱再也不过穷日子了。妈,我给你买烧鸡,我知道你爱吃鸡皮。玲,一定要等我啊,我很想家,很想你们。我还带着家里的钥匙,天天都挂在腰上,没事的时候就看看,现在这钥匙就在桌子上,这一个是开大门的,这一个是开屋门的,这个是抽屉上的钥匙,还有一个,玲,是你自行车上的钥匙,我还记得那辆自行车,我带着你回老家钓鱼,你还记得吧,从公路上一直骑到河边,我钓鱼,你坐在旁边唱歌,把鱼都吓的不上钩了,我还记得你唱《心雨》,为什么总在那些飘雨的日子,深深的把你想起……我一听这歌就伤心的想哭,这些我都记得,我真想回家啊。

  鹏鹏,爸爸想你,爸爸想抱抱你,我得有多长时间没抱过你了?你也想爸爸了,对不对,我知道你想了,我很想你啊,鹏鹏,写到这里,我哭了,爸爸对不起你。鹏鹏,你要是看到爸爸的信,你就喊声爸爸,我能听见。爸爸不是坏人,你以后要好好上学,一定要考上大学。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爸爸送你什么东西好呢,爸爸真想在你生日那天回家,敲开咱家的门,手里提着方便兜,里面全是你喜欢的东西,到时候鹏鹏别忘了给爸爸开门,爸爸会把你抱起来,举起来,大声说,爸爸回来喽,再也不离开你们喽。”

  第六十一章阿弥陀佛

  周兴兴、画龙、寒冰遇失踪之后,大案指挥部立即行动,一个由武警和特警组成的抓捕大队一星期之内共抓获刀枪炮犯罪集团成员近百人,收缴大批赃款赃物,小刀落网,他开设的色情场所被取缔关闭,高飞、老枪、炮子、二吆子四人在逃,马有斋在家里束手就擒。

  马有斋穿着袈裟,一个警察给他戴上手铐,他双手合十,说,阿弥陀佛!

  马有斋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他身上的袈裟蒙着一层晨曦,他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这个睡眠颠倒的瞎子,即使是在夜里,也依然感觉到外面阳光灿烂。

  警方审问每一个涉案人员,希望得知周兴兴、画龙、寒冰遇三人的下落。

  一个月后,有个船伙计投案自首,他向警方交待了一个重大线索。当时大案指挥部总指挥白景玉正躺在凉席上,他出了一身汗,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坐起来,汗津津的皮肤与草席分开的时候发出一种撕裂般的声音。他冲进预审室,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抓住船伙计的领子就问:

  “他们在哪?”

  “在一个荒岛上。”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白景玉下达命令,一定要把他们找到。

  在那个船伙计的指领下,海警立即派出巡逻直升机,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那个荒岛,然而岛上空无一人,也没有发现任何尸体,只有海浪冲刷着沙滩,搜救人员面面相觑,他们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在附近海域搜索了一个小时,没有任何发现。

  第六十二章罂粟岛

  曾有个船长对水手说:“这个指南针,不指南,也不指北。”

  水手问:“那它指向哪?”

  船长回答:“罂粟岛。”

  很久以前,一些沿海的居民就有一个愿望,想在这荒岛上种出五谷杂粮。他们一次次播种,又一次次失望。麦子和玉米就象野草,长不到抽穗就枯黄了。荒岛还是荒岛,种下的东西颗粒无收。清朝末期,一伙海盗乘船登陆,他们在岛上种植罂粟,大获丰收,从那时开始,人们就把这个岛称为罂粟岛。

  太阳从海上升起,天边,云层的缝隙中漏出玫瑰色的朝霞,海面风平浪静。

  寒冰遇脸色苍白,依然昏昏沉沉的,画龙和周兴兴帮他脱掉上衣,子弹打穿了胳膊,伤口露着白骨,触目惊心。脱掉上衣的寒冰遇显得比较胖,荒岛上缺医少药,伤口已经感染化脓,用不了几天,这个胖子就会变成死胖子。

  他们已经一整天没有吃东西了。

  第二天,他们搭建了房子。

  第三天,他们吃掉了房子。

  所谓的房子就是在土坡上挖了一个坑,上面搭着几片海带。海岛的晚上很冷,整个晚上都刮着风,白天又很热,太阳晒的人头昏脑胀。海带是画龙在沙滩上捡到的。海浪把一团海带冲到沙滩上,画龙捡回来,本来想作遮阳挡风之用,但他们又饿又渴,填饱肚子是迫在眉睫的问题。

  饥饿是什么感觉?

  一些上了岁数的老年人,他们在回忆往事的时候,依然会感到恐惧。曾经有个老人对本文作者讲起他是怎样将一把扫帚吃下去的。三年自然灾害过后,有个生产队长种植的土豆获得丰收,他饿怕了,他将土豆煮熟,捣烂成泥,在自家的院子里用土豆泥砌了一面墙,等到灾荒再次来临的时候可以吃墙度日。

  画龙说,“我现在可以吞下去一头牛,如果有人请我吃饭,我会把今天的,昨天的,还有前天晚上的饭一块吃下去。”

  “嚼起来像牛肉干,很筋道。”周兴兴撕下一片海带,示意寒冰遇要不要尝尝。

  寒冰遇摇摇头,过了许久,说出一个字,“水!”

  失血过多的人必须补水,海带的味道是咸的,吃多了更感到口渴。

  周兴兴吃完一片海带,仔细观察着海带的根,试图从上面找到什么。根系粗壮,发达,这说明海带正处在成熟期,海浪能将海带冲上沙滩,这说明附近海域生长着大量的海带,这样也就解决了吃的问题。他让画龙去周围的海滩看看,一会,画龙回来了,不出所料,他又抱回来一团海带。

  周兴兴找了一个凹坑,在坑的周围铺上海带,压上石块,免得夜里被风吹跑。

  画龙问,“你这是干嘛?”

  周兴兴回答,“明天就有水了。”

  到了夜晚,海上的潮气和雾气会凝结成水珠,水珠顺着海带流到凹坑里,积少成多。第二天,画龙和周兴兴去看,不禁大失所望,水,确实是有了,但是只有一点点,他们必须在太阳升起之前喝掉,否则就会被阳光晒干。周兴兴和画龙把这仅有的一点水让给了寒冰遇,寒冰遇毫不客气,两口喝光,周兴兴和画龙只能吞咽口水。

  周兴兴尝试着用干净的沙子过滤海水。他挖了一个坑,装上沙子,将海水倒进沙子里,经过沙子层层过滤后,再由坑下方的一个出水口流出来。然而海水经过沙子过滤后,水质并不会发生根本的改变,喝起来依然又苦又咸,不能饮用。

  画龙焦躁不安,周兴兴坐在沙滩上沉思,俩人的嘴唇干燥,他们已经三天没有喝水了,肚里只有一些海带。沙滩上很干净,没有蜗牛和贝壳,周兴兴站起来,叹了口气,大海让他感到失望,他把目光转向荒岛,荒岛地势平坦,一些洼地里有些干枯的海带,已经不能食用。那些海带成熟之后,根部脱离礁石,被海水冲上沙滩,被阳光晒干,又被风吹进洼地。

  周兴兴惊喜的大叫了一声,“有水啦!”

  画龙跑过来,“在哪?”

  周兴兴指了指大海。

  画龙说,“操!”

  周兴兴蹲下,用手将面前的土聚拢成一堆,他问画龙。

  “你怎样用这堆土杀死一个人?”

  “用土迷他眼睛,然后……”

  周兴兴呵呵一笑,说,“这堆土也是杀人凶器,只需要用水,用火,它就会变成一块砖头。”

  画龙说,“是的。”

  周兴兴说,“除了砖头,这堆土还可以变成别的东西。”

  画龙说,“什么?”

  周兴兴回答,“锅!”

  画龙点点头,又疑问道,“没有水,要锅又有什么用?”

  周兴兴说,“有了锅也就有了水。”

  我们在中学时都做过一个物理试验,将一张纸叠成船的形状,纸船里放入水,点燃蜡烛,在纸船底部烧,纸船不会烧着,而纸船内的水会烧开。

  假设在远古时期,某个山洞里住着两个猿人,一个会使用水,一个会使用火,如果他们是一雄一雌,则可能会交配,他们的孩子长大,懂得使用石头、土、树枝等简单的工具,孩子的孩子长大——一个器皿就出现了。在石器时代和铜器时代之间出现了一些碗,陶罐和盆。

  周兴兴做的是一个砂锅!

  他用袜子筛土,掺入细沙,沙子经过高温会结成圆润的晶体,这样使得砂锅表面圆润,可以耐高温,更结实。他用水活泥,制坯,晾干,在土坡上做了个简易的窑洞,经过高温,一个砂锅就烧制成功了。

  我们不得不说,这个砂锅的样子很丑,像一个很大的砚台。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画龙钻木取火试图点燃那堆干枯的海带的时候,寒冰遇将一个打火机扔到他脚下,寒冰遇抽烟,所以随身携带着打火机。

  周兴兴用同样的办法烧制了一个锅盖。

  等到这一切都做好之后,画龙问,“水在哪?”

  周兴兴说,“等着看!”

  他在锅里加入海水,在下面烧火,一会,海水就沸腾了,蒸发为蒸汽,盐留在锅底,蒸汽冷凝为蒸馏水,水珠沿着锅盖预留的缝隙不断滴落出来,这即是淡水。蒸馏法的原理很简单,像新加坡、瑙鲁等岛屿国家也是采用这种海水淡化技术。

  他们用石板做了个简易的蓄水池。

  画龙高兴的说,“我请你们俩喝海带汤,我的手艺不错呢。”

  周兴兴说,“晚上,我们吃清蒸螃蟹!”

  画龙说,“没有螃蟹。”

  周兴兴说,“有。”

  画龙说,“我怎么没看见?”

  周兴兴说,“沙滩上有螃蟹的脚印,你到退潮的时候去看看吧。”

  等到晚上退潮的时候,画龙果然在沙滩上捕捉到一些螃蟹,还有活蹦乱跳的小虾小鱼。他们三人饱餐了一顿,寒冰遇的状况似乎也有所好转。蒸馏淡水需要大量的燃料,很快,海岛上干枯的海带就烧完了。画龙每天都去打捞海带,他从一块礁石游向另一块礁石,每块礁石周围都生长着大量海带,海带属于浅海植物,画龙并不需要多么高明的潜水本领就可以捞到很多,在沙滩上经过暴晒,就可以作为燃料了。

  太阳升起一次,周兴兴就在石头上画一条线,时间过的很快,他们被困在海岛上已经七天了。那天下午,他们三人正在闲聊,寒冰遇指着天边突然说,“快看!”

  三人站起来,不禁看得呆了。

  乌云从天边翻滚而来,海面静得出奇,顷刻间,狂风大作,天空一刹时阴云密布。平静的海平面涌出很多气泡,乌云越压越低,一个大气泡升起,破裂后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股细细的黑色云柱从乌云中向下伸展,底部下垂的漏斗状云柱渐渐与漩涡相接,水面“砰”的一声,海水开始快速旋转,逐渐形成水柱冲天,与黑云相连在一起。

  画龙惊呼道:“海龙卷!”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壮观而又恐怖的场面,人在大自然面前显得太渺小了。

  周兴兴大声喊道:“那边还有一个!”

  天边又出现一个海龙卷,从东南方向缓慢移动,它的上端与雷雨云相接,下端直接延伸到海面,很快,两个海龙卷慢慢接近,巨大的能量使云层打转,云的转动也带动了空气的转动,海龙卷越转越快,一瞬间,两个海龙卷合二为一,一个巨大的海龙卷出现了,旋转飞舞,气势汹汹,周围的云层释放出闪电,海龙卷的根部四溅着如蛇的水花,场面惊心动魄,非常壮观。

  龙卷风是一种强大的风暴,它与低气压和旋转的风向有关。当地表和海面的空气被加热,柱状空气从积雨云风暴的上部下降,龙卷风发展的迹象就变得非常明显——空气低压区域开始剧烈旋转。

  海上的龙卷风可引起海龙卷,水中的鱼虾,甚至搁浅的沉船都会被卷入空中,一只水母在浪花的蕊间被抛出来,在天空打开裙裾,一只飞鸟的眼神也在此时闯进一条鱼的回忆。沿海的居民有时会看到奇怪的景象,海龙卷过后,鱼从天而降,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

  有些龙卷风只能保持几秒钟,有些会持续一个小时以上。

  二十分钟后,龙卷风消失在云层中,暴雨夹着冰雹倾盆而下。

  周兴兴和画龙躲避进坑洞里,寒冰遇让他俩出来。

  画龙问,“干嘛?”

  寒冰遇说,“老天有眼,这场雨下的好。”

  周兴兴说,“明白了。”

  他们冒着大雨和冰雹,在岛上建立了几道堤坝,拦截雨水,等到雨收云住,他们将积水引导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池塘,这样就彻底解决了淡水危机。

  岛上的生活孤独而又平静,他们用海螺喝水,用砂锅煮海带、螃蟹、鱼和虾。他们看到过一条海蛇断成三截,依然还会活着。有时,海面上会漂着的一片片红色的树叶,他们觉得那叶子实在太美了,于是把手伸进水里,想捞片树叶瞧瞧,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树叶”竟然漂动起来,一会儿没入水中不见了。原来,这不是什么漂亮的树叶,而是叶形鱼在水面上闭目养神!叶形鱼总是把自己装扮成树叶,可以骗过人的眼睛。

  自从那场暴雨过后,寒冰遇的伤口就恶化了,大面积溃烂,他的胳膊已经抬不起来,浑身都散发着臭气,更糟糕的是被雨水淋了之后,他开始发高烧,如果不加以治疗,周兴兴和画龙只能眼睁睁看着寒冰遇慢慢死去。

  画龙对寒冰遇说,“把你的胳膊砍下来吧?你看整条胳膊都烂掉了,还有这味道真的很让人作呕。”

  周兴兴说,“把胳膊砍下来也不一定能保住命,那样会出现一个新的伤口,再说,我们没有刀子,拿什么砍,然道要用石头砸?”

  画龙说,“那只有慢慢等死了。”

  寒冰遇不说话!

  当一个人快要死去的时候,他会听到苍蝇的嗡鸣。

  寒冰遇的脑子就嗡嗡响,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一天到晚躺在土坑里。

  有天傍晚,一只海鸥,在飞行中突然死去,落在海岛上。

  周兴兴和画龙跑过去看,这只海鸥应该是死于谋杀,凶手是风,疾病和人类。它的一只脚爪受伤了,可能是在捉鱼的时候不小心弄伤的。污染的大海,到处乱扔的垃圾,这些是它致命的死因。

  画龙说,“老天要是能空降一个医生过来就好了,并且带着手术刀,药品,还有青霉素。”

  周兴兴看着海鸥沉思,“会有医生的。”

  画龙半信半疑的问道,“什么时候?”

  周兴兴语气坚定,“明天早晨。”

  画龙嗤之以鼻,“骗人。”

  周兴兴说,“再耐心的等一个晚上。”

  画龙说,“我们打赌,如果明天看不到医生,那你就去捞海带。”

  周兴兴说,“好!”

  第二天,海鸥的尸体腐烂了,发出难闻的臭味,周兴兴坐在地上,对着海鸥自言自语。画龙走过去,问他医生在哪,周兴兴低头不语,过了一会,周兴兴问海鸥,“你从哪来?”

  海鸥不回答。

  周兴兴继续问,“你有没有看见医生?”

  海鸥一动不动。

  画龙不解的问道,“周兴兴,你是不是吃海带吃成傻子了?”

  周兴兴继续审问海鸥,“你想顽固到底是不是,我们的政策难道你不知道?”

  画龙哈哈大笑,“你可以对它刑讯逼供。”

  周兴兴严肃的说,“我是一个刑警,也干过多年的预审,现在我在审问海鸥,请不要打扰我好吗?”

  画龙说,“它要是能开口,也只会对你说——我死了。”

  周兴兴回头瞪他。

  画龙忍住笑,看周兴兴到底想干什么。

  周兴兴问道,“你有没有看见过苍蝇?”

  画龙说,“我看到过。”

  周兴兴不理他,对海鸥说,“看来我只有验尸了。”

  周兴兴拔掉海鸥的羽毛,撕开它的身体,海鸥的五脏六腑已经生了密密麻麻的小蛆,一股臭气弥漫开来,画龙捂住嘴,感到一阵阵恶心。周兴兴用两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捏起一只小蛆,他对画龙说:

  “在这里,这就是医生!”

  死亡的第一个见证者通常是苍蝇。这是因为苍蝇的嗅觉非常敏锐,它们往往在几公里之外就能嗅到新鲜的尸体。一只雌蝇只需10分钟就能找到一具尸体,然后在上边产卵。这些卵经10~30小时,即可蜉化成蛆。从蛆的孵化、吃掉尸体组织、发育到蛹阶段、最后作为成虫飞走,这一全过程需要8至14天。法医也是因此来推断一具尸体的死亡时间。

  蛆虫确实是最好的外科医生。

  医院对伤口腐烂经久不愈的病人常常感到束手无策,因为腐烂组织用人工方法很难清理干净。在几个世纪前,蛆就已经被用来治疗伤口感染,从滑铁卢战役到索米战役,以及美国内战时期,蛆的治疗作用就被战场上的外科医生发掘利用。在伤口处放入蛆,蛆可以吃掉腐烂的伤口中坏死的组织和细菌,蛆是一种食腐幼虫,对新鲜的肉并不感兴趣,所以不必担心蛆会把整个人都吃掉。在战争时期,很多野战军人在没有药品的情况下,就是用这种方法来治疗的。

  周兴兴把一些小蛆用盐水简单的消毒,然后放进寒冰遇的伤口,他撕破衣服,帮寒冰遇包扎好伤口。

  寒冰遇说,“谢谢。”

  画龙问,“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要知道,蛆正在你的胳膊里爬呢。”

  寒冰遇回答,“有点痒。”

  周兴兴说,“蛆必须经常更换,要不然,你的胳膊里会飞出来苍蝇。”

  十天之后,寒冰遇奇迹般的好了,蛆不仅吃掉了溃烂组织,还促使伤口生成一种有助于新组织生成的生物酶。这样,伤口很快长出了健康的新组织。

上一页
记录当前位置
下一页